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2章 她的心拧得快碎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还笑,不是疼么?”徐长洋疼惜的看着夏云舒,轻叹。

    夏云舒拉着他的手,让他并肩与自己坐一起,头轻轻靠在他胳膊上,“徐叔叔,我想看看我们的孩子,你让护士抱他过来给我看一眼好不好?”

    徐长洋垂眸盯着夏云舒,喉咙微苦,“妈回去给你做营养餐,等她把饭送过来,你吃了,我就带你去看孩子。”

    “可是我现在就想看。”夏云舒抬头,期待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迎上夏云舒乌亮期许的眼眸,心尖被什么尖锐的东西轻戳着,“孩子这个时间应该在睡觉。听话,等吃了饭我就带你去看他。”

    夏云舒微郁闷,幽怨的瞅着徐长洋。

    大概是在埋怨徐长洋不懂她此刻焦急迫切的心情。

    那可是她辛苦怀胎将近十个月的孩子,好不容易等他从她肚子里出来了,她作为母亲,当然想第一时间看看自己的孩子!他怎么就不理解呢?

    徐长洋回避夏云舒的目光。

    夏云舒哼了哼,把头从他胳膊处拿开了。

    徐长洋看着她,薄唇微抿起,伸手抚着她的脑袋,把她的头摁了回来靠着。

    夏云舒拧着眉尖,生闷气。

    ……

    常曼和古向晚送来营养餐。

    夏云舒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埋头狂吃。

    “慢点云舒,心噎着。”常曼心疼道。

    夏云舒笑了笑,含糊,“不会噎着的,您把鱼肉啊菜都炖烂了,不用嚼就可以咽。”

    “你吃这么快也不好消化啊。听妈的话,慢慢的。”常曼。

    夏云舒对着常曼憨笑,吃饭的速度依旧没有慢下来。

    徐长洋复杂的看着夏云舒。

    他知道,她之所以吃这么快,是想早点吃了东西,便可以去看他们的孩子。

    ……

    不到一刻钟,夏云舒就吃好了。

    徐长洋给她擦嘴时,她就期待的盯着他,一双眼亮晶晶的。

    徐长洋掩着双眸,细致给她擦干净,才启唇缓声,“刚吃了东西,不休息会儿么?”

    “不用。我想看孩子。”夏云舒压抑着激动。

    正在收拾的常曼和古向晚闻言,纷纷停了下来,看着夏云舒。

    徐长洋没看夏云舒,默了许久,“好,我们去看孩子。”

    “现在就去!”夏云舒迫不及待。

    徐长洋没什么,站起身,掀开夏云舒身上的被子,弯身将她抱起,朝病房外走了去。

    常曼和古向晚见状,快速对视了眼,跟了去。

    ……

    前往nicu的路上,夏云舒巴掌大的脸止不住的溢出笑意,从她眼中折射而出的光芒,灼得徐长洋眼球干疼。

    随着越来越近,徐长洋面色越来越紧绷,抱着夏云舒的双臂,紧硕的肌肉块块绷鼓了出来,隔得夏云舒的腰和腿弯都微微的疼。

    夏云舒眨眼,仰头看徐长洋。

    当看到徐长洋脸上根根绷紧的线条时,夏云舒心头蓦地跳动,“徐叔叔,你怎么了?”

    徐长洋猝然停下。

    夏云舒惊得抬眉,望着徐长洋的眼睛也不由得紧了紧,“徐叔叔……”

    “夏夏,我绝不会放过那些试图伤害你的人!”徐长洋狠戾道。

    “……”夏云舒看着他,心跳忽然快起来,她猛地扭头朝前看,但看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字样时,夏云舒一双眼球似是被人狠狠锥刺了一刀,血红着再次望向徐长洋。

    看到夏云舒瞬间惨白的脸,徐长洋轻闭眼,压下心头涌动的狂怒,软了声音,“医生,孩子没事,只是暂时需要在保温箱里待一段时间。”

    “我要见孩子!”夏云舒嗓音里淌着浓浓的恐惧。

    徐长洋绷着下颚,抱着夏云舒朝前走。

    ……

    徐长洋抱着夏云舒站在玻璃窗前,目光隐忍着疼痛看着保温箱里待着氧气面罩的他们的孩子,“他就是我们的孩子!”

    夏云舒盯着那个孩子,浓艳的红几乎将她黑润的眼球覆盖,“他,他怎么了?”

    徐长洋收回目光,垂眼看夏云舒。

    夏云舒眼睛里的惶恐和痛楚,让徐长洋无比心疼,“生产时因为难产导致孩子缺氧,吸入羊水,引起肺部轻微感染。以及,孕期孩子无法吸入充足的营养,而使他出生时体重偏轻,只有一点九千克。一般的新生儿标准体重为二点五千克。所以医生判定,我们的孩子属于低体重儿,需要在保温箱里待到孩子体重达标,身体各方面指标合格,方能出院。”

    “低体重儿?低体重儿……”

    夏云舒眼泪倾盆,出口的嗓音瞬间喑哑到极点,“难产,缺氧,肺部感染,体重偏轻……都怪我,都怪我没用……”

    “嘘……”徐长洋眼眶灼热,揽紧夏云舒,“你现在身体弱,刚生产完,医生叮嘱不能哭。夏夏,这不是你的错,责任不在你,怪我,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是我无能。别哭了,孩子看着呢,嗯?”

    “徐叔叔,你告诉我,孩子会没事,会好起来的,你快告诉我……”夏云舒揪紧徐长洋的袖子,哑着嗓子恳求。

    徐长洋低头吻住夏云舒的额头,“孩子吸入的羊水已经吸出来,医生三到四天便可无碍。而且我们的孩子各方面都很正常没有问题,只是体重偏轻。医生,孩子出生后长得快,相信很快就能达标出院。所以,孩子不会有事,也一定会平平安安的长大。”

    “我想进去看他。”夏云舒一只手轻摁着自己的心口,含着泪看着保温箱里的孩子,道。

    她心疼,真的心疼……

    她一直知道她身体弱,会对孩子造成很大的影响。

    回潼市的这近一个月,她能感受到徐长洋的紧张和不安。

    她心里明白,一定是那天在医院,医生与他了什么。

    或许就是孩子营养不良,偏,她生产有问题等等……

    所以这近一个月,她很努力的在补充营养,锻炼。

    尽管很多时候,因为强迫自己吃得太多,常常会忍不住作呕,想吐,可她都强忍着。

    她就是怕,就是怕……

    可是到最后还是……

    ……

    徐长洋陪同夏云舒进去,他以为夏云舒近距离的看到孩子,会崩溃,会痛哭。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夏云舒并没有哭,她一直在笑。

    她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声音温温柔柔的逗他,与他声交流。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母亲身上熟悉的气息,宝宝竟是轻轻翻了身,面对着夏云舒,手朝夏云舒微微张着。

    夏云舒便伸进一根手指,放到他手心里,他便立刻握住了,“家伙,你还挺有劲儿的,不愧是妈妈的男子汉。”

    夏云舒声音清甜,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拧得快碎了。

    他真的好好。

    夏云舒甚至不太敢去看他皱痕遍布的两条腿,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哭,她不能允许自己第一次跟他见面,就让家伙觉得她这个妈妈不坚强,是个爱哭鬼。

    她要让他知道,也相信他一定能感受到。

    她有多开心他的到来,有多欢迎他的出生,多爱他,需要他……

    因此,他也会更加的勇敢、坚持!

    夏云舒用拇指轻轻抚他的手,“宝贝儿,爸爸妈妈爱你,非常爱,非常爱!”

    夏云舒这话后,原本轻闭着眼睛的家伙,竟慢慢睁开了双眼。

    那双眼,干净不染纤尘,纯净而透彻。

    “妈妈爱你……”夏云舒差点就没忍住,落下泪来,盯着他的眼睛。

    家伙扑蹬了下两条腿。

    夏云舒咬住下嘴唇,眼泪奔跌到她的眼眶,害她的视线都模糊了。

    而站在一旁始终默默的徐长洋,在看到孩子一些列变化时,心头亦被满满的感动填充。

    不愧是他的儿子,好样的!

    ……

    等到孩子再次闭上了双眼,徐长洋和夏云舒才离开。

    常曼和古向晚在外看着,眼泪都掉了好几趟。

    见徐长洋和夏云舒出来,常曼上前,握住夏云舒的胳膊,双眼怜惜看着她,“云舒,我们徐家的男儿向来坚强,我相信,我的孙子一定也一样坚强!”

    夏云舒鼻尖酸楚,转头去看孩子,眼泪在眼眶里转着圈,但她始终没让它再次落下,道,“他是我的孩子,我当然相信他!”

    “嗯!”常曼重重点头。

    夏云舒提气,抬眸看徐长洋,眼神里隐藏着难过。

    徐长洋捏了捏她的手,无声的抱起她,回了病房。

    ……

    咣啷一声响,一束微光投了进来。

    这是连续两天,这间照不进一丝光亮的黑屋,第一次有光影洒入。

    咣咣铁链条碰撞的声响从黑屋里凌乱传来,紧跟着,一抹身影冲了过来,“你们是来放我出去的么?我要出去……我一天也不要在这里待了,我快疯了……”

    “老实点!”

    刚冲过来的身影被一把推了后去。

    黑屋很,不足十平米,四周的墙壁仿佛很厚,在黑屋里的人,叫破喉咙外面的人都不会听见。

    而黑屋通向外的那扇铁门,厚实笨重,铁门外还有一扇铁栏,可谓重重封锁。

    那道身影被推撞到坚硬到墙壁上,发出一阵难以忍受的痛吟声。

    “徐老板,徐教授,她就是在展厅行凶的赵菡蕾!”

    一道压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