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0章 怕得要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和战廷深赶到时,徐桓恩和常曼正站在玻璃窗前,夫妻俩双手紧紧交握着,盯着监护室内保温箱里的孩子。

    聂相思赶紧走过去,“徐爷爷,徐奶奶,孩子……”

    “相思,廷深,你们也来了。”常曼含泪握住聂相思的手,先是看了眼聂相思的肚子,才望着她道。

    聂相思皱紧眉,点头,声音紧绷,“孩子怎么样?”

    常曼眼角滑下泪,挽唇朝里看去,“在那儿。”

    “……”聂相思微垂了垂眼,沉了一口气,才顺着常曼的视线望去。

    才一眼。

    聂相思瞳孔急速缩敛了两圈,抿着的唇颤抖,“是他么?是那个孩子么?”

    常曼心揪疼,点头,“嗯。”

    聂相思咬住下唇,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喉咙深处有遏制不住的哽咽溢出嘴角。

    战廷深从后轻拥着聂相思,黑眸深邃看着保温箱里的孩子,喉头干涩的上下滚动了下,道,“常姨,孩子什么情况?”

    “肺部轻微感染。”常曼嚼着眼泪,“体重只有三斤多,远不达标,属于低体重儿。所以目前,只能待在保温箱里。不过……”

    常曼看着聂相思隐忍落泪的模样,心里更像是有刀子在扎她,“医生,孩子各方面都很正常。只要体重达标,身体各方面也达到出院的标准才可以出院了。”

    “……”

    聂相思闭眼,眼泪潺潺往下淌,扭头,把脸深深埋进战廷深的胸口。

    这个孩子,竟比时勤时聿出生时还轻!

    虽然孩子的情况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危急严重,可是相信她,没有哪个母亲在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会不痛!

    云舒醒来若是知道孩子的情况是这样……她怎么受得了?!

    ……

    病房内,闻青城接到战廷深打来的电话,让他转告徐长洋,孩子……没事。

    徐长洋这才松了夏云舒的手,去找医生处理他手上的伤。

    古向晚则留下来给夏云舒清理她手上,徐长洋的血。

    ……

    这一天过得不可谓不惊心动魄。

    眨眼,天色全暗。

    谭婧坐在医院某处的长椅上,而从她这个视角望上去,正好能看到夏云舒所在的病房。

    高跟鞋落地的笃笃声由远及近,停在她的脚边。

    谭婧没有看她,脸色冷淡之余,疲惫不堪。

    “我了解过,云舒和孩子都平安无事。”林霰着,轻叹着坐到谭婧身边。

    与谭婧一样,抬头望着那间病房。

    “平安无事?那怎么能叫平安无事?”

    谭婧转过头盯着林霰,眸光里的亮芒照得林霰不由得微微眯了眼,“逸合医院是全市最好的医院,又是闻城集团隶属下,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不会让孩子和云舒出一丁点事。”

    “失望么?”谭婧声音极轻的问。

    “……”林霰低下头,数秒后,勾唇悲凉道,“婧婧,我在你眼里这么不堪么?”

    “告诉我?在展厅里你故意摔倒是为什么?”

    谭婧不是林霰,她太耿直,心里藏不住一句话。

    “故意?”林霰皱紧眉,偏头看向谭婧,“我故意?”

    “监控视频我看过了。现场虽然混乱,但我可以保证没有人碰到你,我想问,你为什么就偏偏往后摔倒了呢?”

    “那是因为我看到赵菡蕾拿着刀冲向云舒,我吓到了,没站稳所以摔倒!”

    林霰眼角红了,声音里水声涟涟,“谭婧,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我的孩子掉了你我是故意的!现在云舒的孩子险些出现意外,你又把矛头对准我!为什么?”

    “你我十多年的感情,十多年的了解,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龌蹉肮脏满肚子坏水的女人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从来没有因此而埋怨你,就以为我不在意,我不心痛?”

    谭婧看着林霰,呼吸紧密,心里多种情绪翻卷!

    “我不管你和长洋喜欢谁,爱谁!我掌控不了也不想掌控!”

    林霰眼泪汹涌,“我们是朋友,十多年的朋友!我只是在乎我们之间的有意,看重我们相处的那些难忘时光!我希望我们能做一辈子的朋友,仅此而已!可是我不明白我这么努力的维持我们的有意,可我只看到你们的疏离和冷漠?为什么?”

    林霰低吼。

    谭婧绷着脸,双唇抿得很紧,双瞳艳红似血,没有话。

    “如果你觉得是我指使赵菡蕾对夏云舒下毒手,你就去告诉长洋吧!”

    林霰死死揪着手里的包,冷笑道,“随便你怎么做我都接受!以后我也不会再犯贱的出现在你面前打扰你,惹你厌烦!绝交也好啊,都不在乎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在乎有什么用!”

    谭婧看着林霰,胸口剧烈起伏,但她始终绷紧嘴唇,没有一个字。

    林霰凉冷一笑,抓着包起身,离开了。

    在林霰起身的瞬间,谭婧背脊微微一僵,充盈在她眼角的猩红漫了出来。

    她抬手捂住脸,整个身子都弯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不值得。”

    一道微的声音从前传来。

    谭婧身子顿了顿,手掌上下搓了搓脸,放下。没往前看,起身便要走。

    “她不值得你伤心,因为,因为她根本没把你当朋友。”

    谭婧身形刚转了一半,那道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谭婧到底还是停了下来,抬眸看向前。

    落入视线的人,穿干净的白毛衣和清新的浅色牛仔裤以及白色板鞋,齐耳短发下的脸,因为紧张微微皱着。

    谭婧眯眼,“傅雪婵?”

    傅雪婵连连点头。

    “多大?”

    “19.”傅雪婵红着脸。

    “19……”谭婧低声重复,末了,看一眼傅雪婵,“一个屁孩,懂什么?”

    傅雪婵耳根子都红了。

    看着谭婧完便潇洒往前的背,傅雪婵鼓着脸跟上,“我19,马上20了,我不是屁孩。偶像你听我,她真的不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你不要傻了。”

    “你我傻?”谭婧冷呲。

    “……”傅雪婵耷拉下眼皮,含了口唇,声气,“那,那你是傻嘛。”

    谭婧白了她一眼,“别跟着我!”

    “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的话?”傅雪婵抓着背包两边的带子,焦急的看谭婧。

    “这话应该问你,你要怎么让我相信你的话是真的?”谭婧大步往前。

    傅雪婵瞅了眼谭婧的腿,暗想,真长!

    难道能垮这么大的步子,她都得跑才能跟上!

    “我没有谎的动机。”

    傅雪婵呼哧呼哧跟上。

    “这不足以让我相信你的是真的。”

    傅雪婵纠结的皱眉,慢慢停了下来,忧伤的看着谭婧的背。

    总不能告诉她,她听到那个叫林霰的女人偷偷骂她是同性恋,还她恶心吧?

    这样,简直就是在碾压她的自尊心,太伤人了!

    ……

    警察局,谭婧没有想到,赵菡蕾在她展厅里蓄意杀人,她要求见一见赵菡蕾警察局的人都不肯通融。

    谭婧不解,稍作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徐家打了招呼。

    在徐家的人来之前,谁都不许见赵菡蕾!

    谭婧只得离开,马不停蹄赶去伍瑜的住所。

    伍瑜现在已是寝食难安的状态。

    谭婧一来,她便抓着谭婧的手急忙替自己辩解,“婧婧,赵菡蕾要对夏云舒下杀手我真的一点不知情,我是蒙在鼓里的!”

    谭婧抽出手,严肃看着伍瑜心神不宁的脸,“你把这话给徐长洋听,你猜他相不相信?”

    “婧婧……”伍瑜吓得发抖,“我是喜欢看热闹,也偶尔掺和,但我从来没有起过要伤人性命的念头!夏云舒是谁?她现在是徐家的掌中宝,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对她起歹念啊!”

    “你就是势利眼!”谭婧冷不丁重哼道。

    伍瑜,“……”

    “赵家破产,按照你的性子你会搭理赵菡蕾?”谭婧不客气道。

    “……”伍瑜有些难堪,瞄一眼谭婧,“也就是你我,我才忍了,因为我知道你是真的拿我当朋友,不会害我。”

    谭婧盯着伍瑜,“那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为什么带赵菡蕾去?”

    “哎呀,我也是被缠得实在没有办法了!”

    伍瑜郁闷得一屁股坐在沙发里,看着谭婧憋气道,“赵菡蕾见天的堵在我家门口,跟个跟踪狂似的我去哪儿她都跟着,是要我带她去参加你的画展,求夏云舒帮她们赵家向徐大哥求情!”

    “所以你就答应她了?”谭婧冷冷道。

    “……你别这么凶,我现在就是只惊弓之鸟,我,我怕得要死,生怕徐大哥把这账算我头上!”

    答应带赵菡蕾去画展,其实伍瑜还有自己的一点心眼。

    万一夏云舒心软答应帮赵家,又与赵家来往了呢?那样她帮了赵菡蕾,赵菡蕾不就欠她一个人情,以后她要是有什么事需要麻烦到徐家时,不就可以找赵菡蕾帮忙?

    毕竟,赵家可是夏云舒亲生母亲的娘家。

    这亲戚间合合分分也是常见的事嘛!

    只是谁料到赵菡蕾压根不是去求情,而是去求死的!

    她想死就死吧,非得带上她!

    她现在真的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连她都想把赵菡蕾给灭了,祸害玩意儿!

    对于伍瑜的话,谭婧基本都是信的。

    看了她一眼,谭婧坐下,道,“云舒要来参加我画展的事,是你透露给赵菡蕾的?”

    “我透露?”伍瑜翻白眼,脱口而出道,“我跟赵菡蕾关系很好么?要透露也是林霰透露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