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9章 你吓死我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医生赶过去时,新生儿儿科医生已经在场紧急处理。

    常曼在助理医生抱着孩子出来,便紧忙跟了过去,当助理医生将孩子放进保温箱里,常曼才看清孩子。

    那一眼,常曼捂着嘴当即泣出了声。

    孩子皱巴巴的,眼睛都无法全部睁开,像是有什么东西粘黏在他的上下眼睑处。

    孩子特别,看着恐怕连两公斤都没有。因为,孩子的肚子和腿部,更是皱得像年迈的老头的皮肤。

    常曼还注意到,孩子一直没有哭……

    儿科医生很快赶来,紧急查看孩子状况并迅速确定,是因为孩子在母体内缺氧导致呼吸时吸入羊水,引起肺部感染。

    常曼闻言,紧张的直抠门板,一颗心像是被尖锐的刀子切割着。

    不忍再看下去,常曼退站到门外的墙壁,死死捂着嘴,没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赶来的医生看到常曼,在心里一叹,便走了进去。

    因为救治及时,加上孩子吸入的羊水不多,医生采取措施将羊水吸出后,便立刻给孩子做全身检查。

    徐桓恩徐长风以及古向晚赶来时,医生仍在给孩子做检查。

    看到徐桓恩,常曼再也隐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嗡嗡哭了起来。

    常曼这一哭,哭得徐桓恩的心凉了半截,半抬起的双臂都愣了好半响,才落到常曼背上。

    徐长风和古向晚脸都透着白,盯着常曼。

    “怪我,都怪我!我就在云舒身边,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对不起她和孩子,对不起长洋。”常曼哭道。

    她是真难过,也是真害怕。

    常曼的恐惧,不仅是夏云舒生产的艰辛,和孩子情况的未知。

    还有,在画展现场突发的一幕!

    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在那种高规格的画展现场,会有人手持利刃出现?

    这种人,到底为什么能进入画展?

    常曼咬着牙,恨怒得一双眼更红,“一定,一定不能放过她!如果,如果我的孙子有事,我非叫她偿命不可!”

    “妈,到底发生了什么?”古向晚指尖冰凉,握住常曼的手臂。

    常曼把头抵在徐桓恩胸口,声音已是嘶哑,“在画展现场,赵菡蕾突然握着利刃冲向云舒,我跟云舒反应不及,听到尖叫声才看过去。长洋比我和云舒先发现,迅速冲过来试图阻挡,可是我跟云舒看过去时,正好看到赵菡蕾拿着刀捅向长洋……云舒大约是以为赵菡蕾刺中了长洋,她哪里受得了,当时就倒了……”

    徐桓恩听到常曼的叙述,谁不是背脊骨发寒?

    且不夏云舒是否怀着身孕,临近产期,便是赵菡蕾年纪,却做出如此恶毒凶狠的举动来,就足够让人唏嘘!

    徐桓恩一张脸完全阴沉了下去。

    平素待人笑容蔼蔼的知性男人,此刻,满目森冷,“我会让他们赵家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徐长风凝目望了眼徐桓恩,朝常曼迈进一步,“妈,云舒现在如何?”

    常曼一震,倏然抬眸惊惶看向徐长风,“你快去看看云舒和你弟弟!”

    徐长风心脏沉了沉,点头,和古向晚一道去找夏云舒和徐长洋。

    看着徐长洋和古向晚的背影,常曼心酸哽咽,“我的云舒和长洋遭的什么罪啊这是!”

    徐桓恩双眉沉厉压着。

    ……

    医院外。

    谭婧几大步上前,拦住往医院里走的林霰,盯着林霰的双眼,头一次冷如寒冰,“是不是你告诉赵菡蕾,我邀请了云舒来参加我的画展?”

    林霰镇定自若的抬眼,看着谭婧,“云舒?婧婧,你什么时候跟云舒这么要好了?”

    “林霰,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你!?”谭婧脸色沉寒。

    林霰朝医院看了眼,无奈,“婧婧,如果我我根本不知道云舒会出现在你的画展现场,你信么?”

    谭婧冷笑。

    林霰望着谭婧,苦笑,“你看,你不信我。所以无论我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因为你在心里已经认定,是我告诉菡蕾云舒会来参加你的画展。”

    “林霰,你真是我的好朋友!”谭婧讽刺道。

    林霰轻皱眉,“菡蕾是跟瑜一起来的,我事先并不知道。婧婧,这就是实情。”

    谭婧眯眼。

    她一向不喜欢赵菡蕾,是以画展根本没有邀请她。

    但她邀请了伍瑜,且赵菡蕾的的确确又是跟着伍瑜进来的……

    “我知道云舒在你的画展上出了这样的事,你很难受,甚至觉得是你的责任,因此而愧疚。”

    林霰双目坦荡看着谭婧,“这些我都理解。事实上,今天发生的事我跟你一样难过,一样担心云舒。同时……我也心疼你。”

    谭婧冷扯唇,“心疼我?”

    “是,我心疼你。因为我知道,你为了这次画展准备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多精力,比愿望任何一次都要上心在意!可是却因为菡蕾的疯狂而毁了。这是你的心血啊!”林霰动情道。

    谭婧听完,微微沉默,,“林霰,最好别让我知道,这件事你有份,否则,我一定会追究到底。到时候,你跟我之间的情分,也就什么都不剩了。”

    林霰深吸气,自嘲的勾唇,“所以,因为云舒,先是长洋要跟我绝交,现在轮到你了么?”

    谭婧拧眉,却没什么,转身朝医院走。

    林霰看着谭婧的背影,喃喃自语,“恶心的同性恋,你以为我真的在乎你么?”

    林霰完,便也朝医院跨了去。

    而林霰抬步走之后。

    却有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

    傅雪婵看了看林霰,再看了看已经走出很远的谭婧,呆得像块木头。

    好一会儿,傅雪婵眨眼,再眨眼,“她在我的偶像是同性恋?而且,她们不是好朋友么?可她怎么偶像……恶心?”

    傅雪婵又木了半响,脸突地一垮,噘嘴哼道,“呸,虚伪的坏女人!”……

    儿科医生检查完出来,告诉常曼和徐桓恩,“孩子只有一点九千克,属于低体重儿婴儿,除了出生时吸入羊水导致轻微肺部感染,孩子其他各方面都是正常的。不过孩子需要在保温箱里待一段时间,等孩子体重达标,并且各方面检查合格,才能出院。”

    听到医生的话,常曼腿一软,又倒在了徐桓恩怀里,哭了起来,“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徐桓恩用力拥着常曼,也不禁湿了眼眶。

    ……

    这厢,徐长风和古向晚找到徐长洋和夏云舒所在病房,见徐长洋满手的血,因为他始终握着夏云舒的手,导致夏云舒的手也跟着沾满了血。

    徐长风无奈和心疼的看着自己这个弟弟。

    不知道是心有余悸还是失血过多,一张脸白得跟蜡似的。

    古向晚典型的嘴硬心软,一见徐长洋的样子,眼泪就开始掉,哑声劝道,“长洋,云舒我看着,你快去找医生处理你手上的伤吧,流了这么多血……”

    夏云舒输着水,脸色苍白,眼角还微湿着,呼吸浅而细。

    古向晚走到夏云舒另一边,坐在床边,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云舒……”

    “思思,慢点……”

    “云舒……”

    病房内走进两人,战廷深和双眼通红的聂相思。

    见聂相思挺着个大肚子,心急忙慌的朝这边走,战廷深愣是拉都没拉住。

    古向晚心里一紧,赶紧起身扶她道,“我跟长风来之前找医生了解过,云舒没有大碍,只是太累睡着了,别担心。”

    聂相思呼吸都是抖的,颤巍巍坐在床边,握住夏云舒一根手指,喑哑道,“你吓死我了。”

    战廷深拢着长眉,忧虑看了眼聂相思,大约是想:你才要把我吓死了呢!

    战廷深和聂相思到不久。

    闻青城楚郁翟司默三人也到了。

    在得知云舒没事后,几人或明显或不明显的都松了口气。

    “徐叔,你的手在流血!”

    聂相思一门心思都在夏云舒身上,过了好半响,才注意到徐长洋受伤的手,紧张道。

    “没事。”徐长洋垂着眼皮,看着夏云舒。

    “你的脸都白成鬼了,还没事?”楚郁上前,抓住徐长洋的肩,“走,包扎!”

    徐长洋抬眼,众人才看清他的双眼,里面的血丝纷纷聚拢凝结成块状,遍布了他的眼球。

    众人微微屏息。

    “孩子呢?”

    徐长洋看徐长风和古向晚。

    众人眼波收紧,又齐齐转向徐长风和古向晚。

    徐长风和古向晚面色微微变了变。

    徐长洋见此,眼眸内的血块仿佛忽而之间更浓稠了些,“怎么?”

    其实他知道孩子出生是要哭的。

    可是他没有听见孩子哭!

    他守着夏云舒在等孩子的消息……

    聂相思握着夏云舒手指的手不由轻轻抖了起来,她盯着徐长风和古向晚。

    隐隐约约觉得孩子许是有事,可她,不敢问。

    “不,不会吧……”翟司默见徐长风面容轻绷,俊脸微微掺了抹白,盯紧徐长风。

    徐长风扫了眼众人,缓慢摇头,“我跟晚过来时,孩子正在检查,所以,目前还不清楚。”

    徐长风将完,聂相思一下站了起来,朝病房门口走。

    战廷深当即跟上。

    楚郁等人望着聂相思和战廷深走出病房,各自都深敛了眉目,沉静盯向昏睡的夏云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