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8章 夏夏,我不许你有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也许,早该如此!”

    徐长洋目色玄淡,盯着林霰道。

    也许,早该如此?!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林霰面色一白,心头的冷意叫她控制不住自己,朝他低吼着质问出声。

    林霰的声音在还算安静的展厅不可谓不突兀。

    她话音一落,周围便有不少人从朝两人望了过来,包括夏云舒和谭婧。

    夏云舒之前沉浸在画里,这时看过来,看到徐长洋和林霰,寂清的眼瞳便微微眨过一抹凉。

    谭婧是看着林霰朝徐长洋走去的,见况,面上倒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眉头轻皱着。

    常曼见夏云舒看过来,有些紧张的抿了唇,走了过去,“云舒,你别误会,长洋……”

    “伯母,您不用跟我解释,我相信他!”夏云舒平静的打断常曼,。

    常曼松了口气,站到夏云舒身边。

    夏云舒望来的瞬间,徐长洋便看到了,清雅的面庞有了丝紧绷,视线从林霰身上错开,深凝向夏云舒,嗓音淡薄,“我清楚知道什么对我而言是最重要,最值得我关心和在意的。夏夏是我的命,试问,为了我自己的性命,我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还有什么是可以与她相提并论的?我想不出来。”

    夏云舒安静的看着徐长洋,她脸上没有表情,可眼神却比什么时候都要温柔。

    徐长洋对夏云舒勾唇,“等我两分钟。”

    夏云舒挑动眉毛,看了眼林霰,转过了身去。

    林霰将落在夏云舒身上的视线收回,受伤的看着徐长洋冷硬的侧脸,沙哑道,“长洋,我在国内就你一个亲人,我把你当成我最信赖的人和最大的依靠。十多年的情分,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你也过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轻易的就舍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徐长洋不为所动的望向林霰,“你不是一直跟我,希望我幸福么?”

    “是,我是希望你幸福,我比谁都希望你幸福!可是,你的幸福不一定非要舍弃我们的感情?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我们的青春都一起度过的啊。我不明白,你的幸福为什么非要抛弃我们的友情?是云舒误会我们么?没关系,我可以跟云舒解释。你最爱的人是她,我们只是朋友,我希望她不要这么介意我们,误会我们,这样行么?”

    林霰到最后,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恼和愤。

    “不需要。我已经决定了。”徐长洋着,便要跨步朝夏云舒走。嗯,好了两分钟就两分钟!

    林霰双眼猩红,疯狂的妒忌和恨恼赤着她那颗心脏。

    她觉得自己快绷不住了!

    她猛地闭上眼,深呼吸的同时,睁开双眼,先徐长洋一步往夏云舒的方向走去,“我去跟云舒解释!”

    徐长洋一顿,眉峰顿时不悦的蹙紧,淡色的薄唇抿直。

    林霰直直朝夏云舒走。

    然而,她走了不到两步,眼角一抹冷芒如闪电迅速闪过。

    与此同时。

    一道女声惊恐响起,“啊……”

    身后的脚步声猛地一重,林霰双手一瞬捏紧,往前的身体倏然朝后倒去。

    一截冰冷的裤脚从她手背疾风般的刮过。

    裤腿的主人竟然就那么视若无睹的迅疾奔向了前。

    咚——

    林霰重重倒在地上,后脑勺在地板上砸出咚的一声闷响。

    林霰摔得眼前一阵模糊。

    耳边的尖叫声此起彼此,林霰摇摇头,眯起眼试图将眼前的景象看得仔细些。

    只是她的眼前人越来越多,全都围到了一处去。

    “云舒……天,长洋,长洋……”是常曼惊恐万状的声音穿过人群洒来。

    “夏夏,夏夏!!”

    接跟着,是徐长洋慌张惊摄的喑哑声音。

    林霰嘴角微微一扯,任自己躺在地上。

    成功了,是么?

    杂乱慌促的脚步一**从她身边踏过。

    林霰看着天花板,全身发冷,可她想笑。

    尽管没有一个人在她身边停留,没有一个人,朝她伸出一只手。

    夏云舒,夏云舒,别怪我,怪只怪我的孩子因为你没有了,怪只怪,你命不好!死了好,死了才好?

    眼角有泪滑过。

    林霰闭上眼,蹙紧眉疯狂的笑。

    也不全是疯狂,这抹笑中,仿佛还有点别的什么东西,也许是痛苦,也许是其他,只有她自己知道。

    ……

    逸合医院,产房室外。

    常曼看着徐长洋鲜血直流的右手,身体便直发抖。

    她想让他先去清理他手上的伤,可是她现在不出话,耳边回响着的,是赶来医院的路上,夏云舒撕心裂肺的痛吟声。

    突然,产房室打开,一名护士匆忙走了出来,“徐先生,您太太不肯配合,非要见您,您快进来吧!”

    常曼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像是一头随时会发狂的野狼,从他赤红眼眸里折射而出的芒光犹若一根根见血封喉的毒针。

    听到护士的话。

    徐长洋先是滞缓了两秒,随即朝产房疾冲而去。

    常曼双腿发软,缓缓蹲了下来,颤抖看着产房的方向,哽咽呢喃,“云舒,你和孩子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否则,长洋也活不了,妈妈也,不想活了……”

    ……

    “答应我,如果待会儿有什么意外,我,我跟孩子只能保,保一个……一定要保孩子,保孩,啊……啊……好疼,好疼,啊……”

    徐长洋抓着夏云舒的手,看着夏云舒被汗水湿透的苍白脸,薄唇蠕动着,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无边的恐惧,如无形的利爪,钳着他的咽喉。

    “快答应我……啊……”

    夏云舒痛到双眼犹如被烈火灼烧般,身上全是汗水,可她眼中反而没有一点泪。

    徐长洋握着夏云舒的手放在唇边不停的亲吻,无法出一个字。

    夏云舒看徐长洋,印入她眼帘的,是他潮湿而苍白的脸。

    夏云舒心痛如绞,拿过另一只手掐放在徐长洋手背上,“徐,啊……徐叔叔……啊……”

    “这样下去不行啊!”

    医生看到夏云舒两腿间的红,神经紧绷道,“徐太太,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为了您孩子的安全,从现在开始,你务必要配合我,务必!“

    “啊……好痛……”

    夏云舒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在一点点流逝,她觉得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她的身体,她很痛,只有痛!

    “老师,徐太太好像没有力气了,我们需不需要准备紧急剖腹?”助理医生看着医生道。

    “不行,现在已经不适合剖腹,再不生出来,我怕会出现宫内缺氧的情况,到时候孩子就危险了。”医生检查后,深呼吸道,“徐太太,你一定要坚持住,深呼吸,深呼吸,慢慢用力,对,用力……”

    “啊……我不行,我不行……啊……”夏云舒一生中没有体会过这种疼痛,她很恐惧,很害怕,甚至觉得自己真的会死!

    “徐太太,为了您的孩子,您可以的,您一定可以!坚持啊徐太太!”医声急得满头大汗,但她还是维持着冷静,鼓励夏云舒道。

    夏云舒抠着徐长洋的手背,叫声减弱,不是因为压抑,而是没力气,“唔……”

    医生看了眼夏云舒,见夏云舒竟是要晕了过去,呼吸一沉,看向跟个哑巴木头人似的抓着夏云舒的手不吱声的徐长洋,忍不住低吼,“徐先生,您太太现在正是危急时刻,也是最需要你的时候,您不能晕!您了解您的太太,知道什么最能刺激您太太,让您太太重新振作起来。为了孩子和您太太的安危,您现在也得配合我们啊!”

    医生完,产房内的助理医生和护士都盯向徐长洋。

    徐长洋僵滞了数秒,缓缓俯下头,冰冷的薄唇贴着夏云舒的耳朵,哑哑道,“夏云舒你听着,如果你不能好好的给我活下来,我就陪你去死。我到做到!”

    “啊呜……”夏云舒猛地掰下徐长洋的手,狠狠咬了上去。

    徐长洋依旧伏在她耳边,“我不许你有事!今天,要么我们一起离开产房,要么一起死在这里。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啊……啊……”

    “出来了,出……”

    医生欣喜的声音冷不丁戛然而止,抿着唇抬头盯向夏云舒。

    夏云舒仿佛将一生的力气都用光了,在隐约听到医生“出来了”三个字时,便放任自己昏睡了过去。

    医生心跳加速,又去看徐长洋。

    徐长洋却一门心思都在昏睡过去的夏云舒身上,没往这边看一眼。

    医生闭闭眼,看了眼复杂站在一边的助理医生,“把孩子送去育婴箱,我马上过来。”

    助理医生赶紧点头。

    看着助理医生匆匆抱着孩子出去,医生仔细做了善后,心情复杂的望向心抚着夏云舒毫无血色的脸的徐长洋,道,“放心吧,她只是太累睡着了而已,等她休息好了,就会醒了。”

    徐长洋没看医生,但还是点点头。

    医生见徐长洋的视线始终没有从夏云舒身上离开,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见他这般紧张孩子的亲生母亲,她真要怀疑孩子是不是他亲生的了。

    那孩子……

    医生呼吸一窒,蹙紧眉,转身,紧步往外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