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7章 只要她高兴,我都可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黑灰色背影色,看似单调而空洞,却反而衬得画上被从上打下一束光影笼罩下的女人触目惊心。

    女人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惨烈浩劫,她身上完美惊艳的礼裙凌碎,精心扎挽的头发散乱,一些拂在她脸上,一些垂贴在她细长白皙的脖颈上,她的双手微微伸出抬起,修长纤白的手指心弯着,似要抓住什么。

    这是夏云舒看到的第一幅画。

    画中,她只能看到女人的侧面,悲凉、惶恐、胆怯以及卑微的哀求,和她眼睛里哀寂晶亮的泪,在谭婧高超的工笔下,仿佛活了。

    第二幅。

    女人蹲坐在地上,她眼角的泪依旧晶亮,可她脸上的表情如数消失,就好像一块没有纹路的木板,可她曳地的被撕裂的礼裙却好似在话里片片飞了起来,像花一般微微包裹着她。

    夏云舒眼角涌起滚滚热流,双脚不自觉朝前走。

    徐长洋心头的震惊久久不平,他看着夏云舒走到那面墙下,她的背脊清瘦却挺得笔直。

    徐长洋好像看到了订婚宴那晚的夏云舒!

    第三幅。

    是女人穿着那套被撕裂得礼裙疾奔向前的背影,而她奔跑的方向,却是狂风烈烈卷席而来的方向,礼裙高高飞扬,可她脚下的高跟鞋,且颤烈的崴斜着。

    第四幅。

    女人孤单单站在街道边,双手紧紧攥着,她眼角那滴泪,还是那么的明亮摄魄,只是她的眼睛却黑得只能融进刻骨的恐惧和无助。

    第五幅。

    女人脸朝地栽倒在走廊上,裙摆滑到她腿上,她断掉的鞋跟以及后脚跟的血痕直直蔓延到走廊上,这一副也同第三幅般,看不到女人的眼泪,而代替眼泪的,是那双好似在颤抖的高跟鞋,以及女人脸下方和脚后跟潺潺摊开的血。

    “感觉在看一个故事呢。”

    有低低讨论的声音从耳畔拂来。

    夏云舒盯着第五幅画,双眼通红。

    ”你看这副,她是不是想抓住什么人?或者她抓到了什么人?她是在参加一场婚礼,还是订婚宴?难道她被心爱的人抛弃了么?“

    “又或者她心爱的人没有来,是因为出了事故。女人听到后着急的便要赶过去见她的爱人,可是等她赶到,她的爱人已经……所以女人受了刺激,倒地不起。”

    “不。我觉得可能是女人被抛弃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女人的家人出了事故,女人赶过去时,她在意的家人已经不在了。”

    “看着好难过。”

    “嗯。只能大师就是大师,画得太好了,让人看了,仿佛能与画中的女子感同身受。”

    “你们,这个女人承受了这么多苦痛和屈辱,她会死么?”

    “不会!”

    一道斩钉截铁的女声从众人背后传来。

    众人回头去看,见是谭婧,便自觉往两边让开一条道。

    夏云舒也微微收回神,偏首看向谭婧。

    谭婧径直走到夏云舒面前,盯着她的眼睛,“她很坚强,是我遇见过的,最顽强的人。”

    夏云舒眼眸里的红润怎么都眨不掉,她看着谭婧,心绪很复杂。

    因为这些画,让她好似身临其境,又再次的经历了一回。

    弥漫到她心尖的微疼无法消褪,她只能勉强对谭婧扯了扯嘴角。

    “难道只有我发现,她跟画里的女人很像么?”

    突然有人盯着夏云舒。

    瞬时。

    无数道目光朝夏云舒投射了过来。

    夏云舒眉心一跳,瞥开了头。

    谭婧见此,便轻提气,领着众人去看她另外的画作。

    周围的人散去了些,夏云舒才觉得稍稍自在些,抬眸重新去看那几幅画。

    她完全没想到,谭婧会……画她!

    而且还是订婚宴那晚,如此狼狈绝望痛苦悲惨的她!

    也许。

    是真的需要足够惨,才能引起共鸣吧?

    常曼从惊愕中收回心神,看看身边的徐长洋道,“万万没想到,谭婧会画下当时的云舒。云舒这孩子,受了太多本不该在她那个年龄阶段承受的苦和痛。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对云舒,弥补这么多年云舒所遭的罪。“

    徐长洋双瞳牢牢锁着夏云舒,心口处,犹如被钝刀一点一点的划割。

    如果当时他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没有管林霰,而是在她问他相不相信她时,坚定的告诉她,他相信她!

    如果他没有抱林霰离开,一直守在她身边,那些痛苦绝望和无助,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妈,我真是个混蛋!”徐长洋哑沉道。

    是他因为一个突然冒进他脑海里的念头,不计后果,不顾她的意愿而强行招惹了她,将挣扎排斥的她几乎强迫性的拉进了他的生活里。

    他事先没有问她愿不愿意,甚至,一意孤行的没有在乎过她的想法。

    他非要跟她在一起,跟她结婚……

    一切只是他想,他在强迫,他在主导!

    他虽然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

    可是,他还是狠狠伤害了她,更可笑的是,他伤害了她,反而恨上了她!

    恨她什么呢?

    恨她在被他伤透了心,怀揣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头以死相逼离开了他!

    凭什么呢?

    徐长洋,凭你是个混蛋么?!

    常曼看到徐长洋眼角渗出的暗红,在心里轻轻一叹,伸手握了握儿子的胳膊,,“长洋,妈相信,你是真心爱云舒。妈也相信,你一定会让云舒幸福。”

    徐长洋艰涩的滚动了下喉结,便要朝夏云舒走去。

    “长洋。常姨。”

    “噢,是霰霰啊。”常曼听到声音,先徐长洋回头看去。

    徐长洋步伐微微一顿,但没去看林霰,眸光追随着夏云舒。

    林霰今日可谓盛装出席,穿郑重的黑色v领礼裙,无袖。

    她提着裙子款款走到常曼面前,先是亲热拉住了常曼的手,才轻抬眼皮柔婉望向徐长洋,见徐长洋盯着夏云舒,也没表现出任何情绪,依旧面色婉约,对常曼,“常姨,没想到你们会来。”

    比起对夏云舒,常曼面对林霰时的态度要冷淡矜持许多,道,“我跟长洋是陪云舒来的。”

    林霰看看云舒,笑,“我也没想到婧婧也邀请了云舒。”

    常曼对林霰回以一笑,便看着徐长洋,“长洋,你去陪云舒吧。”

    徐长洋没回头,“嗯。”

    “等等。”

    林霰却道。

    常曼眼波快速一闪,看向林霰。

    林霰倒是自然,松开常曼的手,走到徐长洋面前,一副打起了十二分的勇气般,深吸口气仰脸看着徐长洋,,“长洋,你,对我有意见么?”

    “没有。”徐长洋都没看林霰,淡淡道。

    常曼本想去到夏云舒身边,抬步时,脚尖却一转,迈到了徐长洋边上站着。

    这样,云舒看到也不会误会什么的,毕竟她在呢。

    林霰看到常曼过来,轻怔了下,一丝冷意浮上心尖,林霰抿唇,错开视线,盯着徐长洋道,“没有,为什么最近这两三个月我给你打电话,你从来不接?”

    林霰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和不解。

    常曼,“……”其实有点尴尬!但还是坚守着,没动!

    不知道是听到了林霰的话,还是看到谭婧走到了夏云舒旁边,徐长洋一双长眉拧了起来,“没有。”

    没有?

    常曼嘴角轻抽。

    林霰后牙槽微微咬紧,双眼快速眯了下,“长洋……”

    “没别的事就先这样。”徐长洋着,便要迈步向前。

    林霰眉心紧紧一跳,竟是伸手握住了徐长洋精瘦的胳膊。

    徐长洋眉间的折痕加深,总算肯转头看一眼林霰,只是那一眼,却带着不耐和一丝恰到好处到不易察觉的狠。

    林霰心口一恸,竟觉得悲凉。

    他什么时候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难道……他不再喜欢她,一丝一毫都不喜欢了么?

    林霰不放,反而更紧的握住徐长洋的手臂,凄然望着徐长洋的双眼荡着缕缕水痕,“长洋,你这样,算什么没事?你分明像是恼我嫌我了。为什么?”

    常曼看着林霰抓着徐长洋的胳膊,就不太高兴,也怕夏云舒突然转头看到,她不好出手强硬拉开林霰的手,便默默挪动位置,用身子巧妙的挡住了林霰抓着徐长洋胳膊的手。

    林霰看了眼常曼,隐忍不住的皱眉。

    一个夏云舒而已,她至于这么紧张么?怕长洋再找不到不成?

    徐长洋幽沉凝着林霰,声音无温,尽显疏离和客套,“林霰,注意场合。你现在和卿窨还没离婚,而我又是有家室的人,这样不合适,放手吧!”

    林霰悲哀的看着徐长洋,“长洋,你至少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突然这样冷淡,你要我怎么想?我们还算朋友么?”

    徐长洋面无异色,“我答应过你,会帮你找名医,一旦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仅此。”

    仅此?

    林霰心头发寒,“什么意思?是,我们现在连朋友都不是了么?”

    “只要她高兴,我都可以。”徐长洋。

    林霰手一颤,竟抓不住他的手臂,滑垂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徐长洋,“她?是,是云舒不高兴你跟我联系,所以你才跟我联系的么?而现在,你为了让她高兴,要跟我绝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