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6章 你是我的女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看见,嘴角淡出一缕薄笑,也没什么,拿过衣服给她换。

    等衣服穿上了,夏云舒才抬头瞪着他,哼哼唧唧,“不知道先一声么?上来就脱人衣服,你流氓惯了唔……“

    夏云舒话还没完,就被堵住了嘴。

    徐长洋认认真真亲了一回,才啄着她红红的脸腮,“你是我的女人,我脱你衣服天经地义,需要跟谁?”

    “去你的。”夏云舒羞臊的掐他的腰。

    徐长洋将人抱出被窝,“我跟你一块去。”

    夏云舒愣了愣,看他,“去哪儿?”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徐长洋嘴角轻翘。

    夏云舒嘴一抿,甜滋滋的把头靠在他怀里,“徐长洋,你这张嘴铁定在蜜罐里泡过。”

    徐长洋拖着她腰的那只手倏地往下,引得夏云舒登时绷紧了,惊盯着他,“干嘛?”

    徐长洋正经得不能更正经,,“嗯,在你这儿……蜜罐里泡过。”

    感受到他指尖的动作,夏云舒一颗心臊爆了,脸大红,呸呸直骂徐长洋猥亵。

    夏云舒只有在羞极了的情况下才会骂他,徐长洋早前便发现了。

    是以夏云舒这儿骂得越狠,徐长洋就受虐般的越愉悦,想逗她的念头根本停不下来。

    徐长洋和夏云舒洗漱收拾好从卧室出来,常曼已经准备好早餐等在楼下客厅。

    见着徐长洋搂着夏云舒,两人恩恩爱爱的从楼下下来,常曼就忍不住高兴,嘴角都合不拢了。

    餐厅。

    夏云舒吃了早餐,正拿着牛奶杯喝最后一点牛奶。

    何仪在这时捏着衣角到了餐厅。

    常曼瞧着何仪一副有话想的模样,便问,“何仪,有事?”

    常曼完。

    夏云舒和徐长洋都朝何仪看了去。

    何仪有些尴尬,看夏云舒,“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见何仪看着自己的,夏云舒抿了抿下唇沾上的牛奶,问,“何姨,您有事就直吧。”

    “那,那我就厚着脸皮直了。”何仪看看夏云舒三人,讪然道,“我知道太太今天要去参加一个画展。我女儿是学画画的,太太今天去参加的画展是我女儿特别喜欢的一个画家举办的,她的梦想就是去现场看一次这个画家的画展……”

    何仪到这儿,徐长洋三人也都明白了。

    夏云舒扯唇,“何姨,您是想我带您的女儿一起去是么?”

    “……诶。”何仪紧张的看着夏云舒,“我知道这个要求很不合适……”

    “好,我答应。”夏云舒道。

    何仪,“……”

    “太太,您,您答应?”何仪意外夏云舒这样痛快。

    夏云舒与徐长洋对视了眼,大方,“只是顺便带您女儿一起而已,又不是什么难事,我为什么不答应?”

    确定夏云舒答应了。

    何仪万分欣喜,“谢谢,谢谢您太太,您真是大好人,都是大好人。哎呀,我是撞大运了,遇到像太太你们这样的好人,我,我都不知道什么好了。“

    ”那就什么都别了。“常曼和气笑道。

    何仪笑着吸气,指了指门口,“我女儿就等在外面,很早就来了,一直等着……”

    “在外面等着啊?怎么不叫她进来呢?”夏云舒道。

    “不合规矩。”何仪。

    “没事,是你的女儿,又不是陌生人,你让她进来吧。一大早就来了肯定没吃早饭,让她进来吃了早饭,我们再一起去参加画展。”常曼看着何仪。

    “这……好吧。”何仪兴许也记挂着女儿在外头忍冻受饿,犹豫了翻,便道。

    ……

    何仪的气质婉约朴素,她的女儿也生得清清秀秀,很是文静。

    何仪领着女儿到夏云舒三人跟前,介绍,“这就是我女儿,傅雪婵。雪禅,这是徐夫人,徐先生以及徐太太。”

    何仪一一介绍。

    傅雪婵穿着简单,雪白色的宽松毛衣加九分脚牛仔裤和白色板鞋,留着齐耳短发,脸颊两边的头发都别在耳后根,加上额前的空气刘海,整个人很是干净清新。

    听何仪完,傅雪婵才慢慢抬起头,一张白净脸彻底露了出来,长相不算惊艳,但绝对清秀,放在人堆里也是美女一枚。

    常曼便笑,“不愧是你的女儿,很漂亮呢。”

    何仪谦虚,“哪有漂亮,能见人罢了。雪禅,快叫人。”

    常曼三人都看着傅雪婵等着呢。

    结果半响过去,傅雪婵都没吱声。

    常曼轻眯眼,,“怎么了?是我们长得太吓人,把你吓着了?”

    夏云舒微笑,盯着傅雪婵。

    傅雪婵也盯着夏云舒,一双眼瞪得又圆又大,抿紧的嘴唇轻轻发着抖,倒真有点是被吓着的模样。

    徐长洋倒也不在意傅雪婵叫不叫人,见她不话,便抬起清眸看一脸尴尬的何仪,温声,“何姨,时间差不多了,带你女儿吃早餐,吃完我们就出门。”

    何仪觉得不好意思,便一把拉起傅雪婵朝厨房快走了去。

    厨房离餐厅进。

    不多时,何仪训斥傅雪婵的声音便从里传了出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病又犯了是不?不是你让我替你求的情,让太太带你一块去参加画展?太太心好答应了,怎么,要你开口叫个人都不会?书白读?“

    夏云舒三人听到,不由皆是一笑,其实都不在意。

    ……

    九点,一行人出门。

    前往画展的车上,徐长洋开车,为了照顾夏云舒,常曼和夏云舒坐在后车座,是以就让傅雪婵坐到了副驾座。

    一开始,傅雪婵有些纠结,毕竟她一个外人坐副驾座也不太好。

    还是夏云舒跟她让她别拘谨放心坐,她才“吓”得赶紧坐了上去。

    车内。

    常曼和夏云舒想到什么什么,相处起来很自在,只是夏云舒每回不经意扫过后视镜时,发现傅雪婵都在偷瞄她。

    这让夏云舒很是惊讶。

    再有一次扫到傅雪婵在偷瞄她时,夏云舒忍不住开口道,“雪禅,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没,没!没见过!从来没见过……”傅雪婵身板一下挺得笔直,双手都摆动了起来,急急忙忙。

    傅雪婵这反应可不像是“没见过”!

    连带着目不斜视的徐长洋都不由望了眼傅雪婵。

    傅雪婵懊恼的闭眼,一张脸绷得跟石板一样,攥着两只拳头喘息。

    夏云舒狠狠抽动嘴角,也没敢在做什么,怕把这丫头逼急了“跳车”!

    只不过她这反应,倒让夏云舒确定,她们应该是见过的,只是她不记得了。

    而且不定,两人见面的记忆,兴许没那么美好。

    ……

    约九点四十,车子抵达画展地点。

    谭婧出自艺术世家,加上谭婧,爷孙三代都是名画家,是以谭婧举办的画展规格相当高,没有邀请函是绝进不去的。

    夏云舒一行四人刚进展厅,谭婧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惊喜道,“夏云舒,你来了。”

    看到谭婧发光的眼睛,夏云舒轻怔,心头略略有些怪异,扬唇正要话。

    一阵一阵的抽气声却从她背后传了来。

    夏云舒眨眼,回头看。

    就见傅雪婵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大,一只手摁着自己的胸口,直勾勾盯着谭婧大口抽气。

    夏云舒闷笑,干脆伸手拉过傅雪婵,望向谭婧,“她叫傅雪婵,是你的粉丝。”

    谭婧看了眼傅雪婵,目光又移向了夏云舒,笑道,“是么?”

    “是。我是您的粉丝,我特别喜欢您画的画,你真的画得好好。”傅雪婵挤到夏云舒和谭婧中间,星星眼盯着谭婧,“可,可以,可以给我签个名么?”

    夏云舒挑眉,自觉地往后退,对谭婧笑笑,便要挽着徐长洋和常曼一道离开,让丫头跟谭婧单独相处。

    谭婧见夏云舒离开,眼睛里快速闪过一道暗光,淡淡看了眼傅雪婵,“可以。”

    “谢,谢谢,我,我一定会把您的签名好好保管,当传家之宝传下去的。”傅雪婵边边拿下背包,打开,从里拿出一本崭新的笔记本递给谭婧。

    谭婧接过,又看了眼傅雪婵,见傅雪婵兴奋的额头微微冒汗,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神的望着自己,谭婧倒不自觉扯动了下嘴角,低头签名。

    “看来你跟谭婧交情是不错。”在看墙上的画时,徐长洋突地。

    夏云舒不解的抬头看他。

    徐长洋抿着薄唇,不吭声。

    倒是常曼在一边笑,“有些人脸上挂不住了吧。”

    徐长洋勾唇,看一眼常曼。

    常曼也含笑盯了眼儿子。

    夏云舒听到常曼的话,稍稍一想,便明白过来,也忍不住抿嘴乐,“原来某人是介意刚刚被冷落了啊。”

    几人一同进来,可谭婧冲过来,却是直接无视了徐长洋和常曼,只顾着与她话……

    “我要是在乎这个,我心眼得有多……”

    “长洋,云舒,你们看那边的画……”

    常曼忽地指向正前方的墙壁,。

    徐长洋收住话,和夏云舒一同忘了过去。

    印入眼帘的景致,叫徐长洋和夏云舒心下都是狠狠一震。

    那悬钉在墙上的每一幅画上,都画着同一个女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