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4章 你吃醋的样子,真美!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把她压着镜子前狠狠吻住她的一刻,夏云舒笑眯眯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趁他给她呼吸的空隙时,轻轻,“我好像胖了。”

    徐长洋在她腰上捏了把,高挺的鼻翼抵着她的,清润的瞳眸飘着几丝暗红,“胖了好,胖点我高兴。”

    “徐叔叔……”

    夏云舒松开缠着徐长洋脖子的一只手,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在他胸口打着转。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的眼眸好似能喷出火来,紧吸口气捏住她的爪子,“安分点!”

    夏云舒吐吐舌头。

    徐长洋就直勾勾盯着她。

    夏云舒脸颊也跟着燥热,暗吐气,垂了垂颈子,“这周五我想出去一趟。”

    徐长洋凝着她,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浅啄,“有事?”

    夏云舒轻轻踮起脚尖,用另一只手蒙他的眼睛,“你怎么总是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色死了!”

    徐长洋嘴角抽动,把她的手拍下来,徉怒盯她,“你不知道为什么么?”

    夏云舒抿唇,杏眸却淡出坏笑,用被他拍下来的手把玩他胸前的衬衣纽扣,垂着绵长的睫毛道,“之前我答应谭婧,去参加她的画展。本来我都忘了,是前几天收到她的正式请柬我才想起来。”

    “谭婧?”徐长洋眸光微深,“你跟谭婧还有交情?”

    “我跟谭婧怎么不能有交情了?”夏云舒噘了下嘴,看着他哼。

    徐长洋看着她,闷不做声。

    夏云舒推他,“是啊,谭婧跟林霰是好朋友,所以她怎么可能跟我有交情,你会奇怪也正常。”

    徐长洋拧紧眉,把人抱紧,视线追着夏云舒的眼睛,压低了嗓音,“是谁要无条件相信彼此的?又是谁现在乱吃飞醋?”

    “我才没有吃醋!”夏云舒急道。

    徐长洋凝着夏云舒,绷不住轻笑,“我是你了么?你就急着否认,此地无银三百两。”

    徐长洋点了下她的鼻尖,好心情的松开手,退两步,好整以暇的看着夏云舒羞愤绷着的脸。

    “切!”

    夏云舒气不过,扭身走出了衣帽间。

    徐长洋摸了把自己的下巴,歪头看夏云舒,软哼道,“行了,你们女人家心眼,我明白。”

    “大男子主义!”

    夏云舒回头瞪他一眼,又转过身继续朝门口走。

    “夏夏……”

    徐长洋叫她。

    “干么?”夏云舒恶声恶气道。

    “你吃醋的样子,真美!”

    “徐长洋你不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呵……”

    ……

    夏云舒在卧室还绷着个脸,一出卧室就忍不住低头笑了,脸上透出的甜,掩饰不住。

    “云舒,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这时,常曼温柔轻缓的声音从楼上传了来。

    夏云舒一怔,忙收敛起,红着脸朝楼下的常曼看,“伯母,您来了。”

    “是啊,我赶早过来和何仪一起给你做早餐。”

    何仪是徐长洋请的阿姨,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人如其名,温仪朴素。

    一听这话,夏云舒在心里叹了口气。

    常曼已经连续半个多月,风雨无阻的每天早上过来给她做早餐,中午做午餐,晚上做晚餐,直到夜里九点过给她做了宵夜,才由徐桓恩接着回了家。

    对此,夏云舒一来担心常曼累着,二来也实在不好意思,屡次让徐长洋做做常曼的工作,别让常曼每天来回受累了。

    可徐长洋不知道怎么想的,嘴上答应得好好儿,可就是不张口跟常曼。

    她自己是想,可每回了,常曼也是嘴上应承,但第二天照旧!

    夏云舒能怎么着?她也很无奈啊!

    夏云舒下了楼,常曼便将特调的牛奶果汁端来递给夏云舒。

    夏云舒接过,“谢谢伯母。”

    “跟自己妈妈还客气?”常曼笑笑。

    夏云舒尴尬的垂着眼皮,默默喝牛奶。

    “太太,您也是时候改口了。我听着你们一个妈妈一个伯母的叫,就觉得奇怪。”何仪含着笑意的声音从餐厅拂来。

    嗯,大约是徐家这一家子太好相处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而已,何仪在夏云舒等人面前,也是彻底放开了去。

    听到何仪的话。

    常曼默默拉起夏云舒的手,期待的看着她,“是啊,云舒,你什么时候改口叫我一声妈妈啊?你看,你何姨都开口取笑我了。”

    夏云舒窘迫得很,咬着背沿,“何姨那,不是取笑。”

    常曼拉着夏云舒朝餐厅走,“云舒,你是不是觉得你跟长洋还没领证,所以你改口叫我妈妈不合适?叫不出口?”

    夏云舒确实有些叫不出口!

    她是怀了徐长洋的孩子,但她跟徐长洋没结婚也是事实。

    若是她就这么改口叫常曼妈……她真的是做不到啊!

    常曼望了眼夏云舒飞烫的耳尖,会意勾唇,“妈妈知道你的心思了。回头我跟长洋。”

    ?

    啥?

    夏云舒抬眼看常曼,一张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常曼喜欢的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悄悄话似的,在夏云舒耳边,“让长洋早点跟你把证领了,这样,我就能名正言顺的听你叫我一声妈妈。”

    “别!”

    夏云舒羞红了脸,伸手握住常曼的胳膊,“您别跟他。”

    如果要常曼跟那人了,那人才想起跟她……求婚,那算什么?

    她才不要!

    “为……”

    “什么别跟我?”

    幽哼的男音冷不丁从常曼和夏云舒背后洒来。

    夏云舒脸登时像是肿了一圈,绯红,回头盯着徐长洋,磕磕巴巴,“你,你走路都不,不出声的么?想,想吓死谁?”

    徐长洋似笑非笑的睨夏云舒,眼角瞄常曼,“妈,您刚跟夏夏什么呢?”

    “噢,我……”

    “伯母!”

    夏云舒一着急,抬手捂住了常曼的嘴。

    常曼,“……”

    徐长洋薄薄的两片唇抿着,眼底的那抹子笑在夏云舒看来更浓,更坏了。

    夏云舒赶忙收回手,挽着常曼的手朝餐厅走。

    常曼不解的看夏云舒,“云舒,妈妈刚要跟长洋……”

    “伯母,您真的别了,您,您了我的脸也不用要了。因为,因为丢人。”夏云舒跟个女孩儿般,在常曼耳边焦急的声。

    常曼愣了愣,总算明白过来,回头快速看了眼跟在他们身后的徐长洋,也同样压低声音在夏云舒耳边,“明白了。放心,我不会的。妈妈现在跟你是一边的。”

    夏云舒咬咬嘴唇,又羞又暖。

    这一刻,夏云舒是真的把常曼当成了自己的母亲在那番话。

    而常曼的回应,也让夏云舒打从心底里觉得暖。

    夏云舒感动的看着常曼。

    忍不住想。

    兴许老天是觉得过去对她太坏了,所以想要补偿她了。

    因为这半个多月来,夏云舒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母爱,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她觉得幸福,而且,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幸福。

    夏云舒贪心的想,如果她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该多好!

    ……

    盛林别墅。

    林霰穿着真丝睡袍,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站在二楼落地窗前,垂眸盯着被佣人拦在别墅外的女人,眼神乃至她整张脸的表情,都冷得如没有纹路的寒冰。

    “林霰姐姐,林霰姐姐,我是菡蕾,你在里面对么?你一定在里面!我有事找你,你出来见见我吧,林霰姐姐!”

    赵菡蕾声嘶力竭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林霰面无表情,宛如高高在上的人上人,盯着赵菡蕾的狼狈不堪。

    “跟你了我们太太不在家!赵姐,我记得你之前过来找我家太太帮忙,我家太太就明确过,你这个忙她帮不上,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一个佣人嘲讽道,“赵姐,请你给自己留点尊严,识趣的离开吧。否则,就真的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扔你出去!”

    “不,我不走,我不走!”赵菡蕾使劲朝里奔,“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见林霰姐姐,我今天一定要见到她!林霰姐姐肯定在里面,否则你们根本不会放我进来,我也到不了这里!”

    “赵姐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你能进来是因为你上次进来了,保全以为你是我家太太的朋友,不明所以,因此才放你进来!”佣人拼命拦着,但也没真的把赵菡蕾强扔出去,仿似只是在拖延时间。

    “林霰姐姐,林霰姐姐……”

    赵菡蕾还在楼下拉开了嗓门大喊大叫着林霰。

    林霰却转了身,没有再看下去。

    走到床头,林霰看着自己手中的红酒,她在红酒杯上印出的双眼,在这一刻,仿佛也染进了杯中的红色液体,阴森而诡异。

    “林霰姐姐,啊……”

    赵菡蕾撕破的嗓门隔空划来。

    林霰嘴角突地一扯,仰高脖颈,将杯中的红酒,一下灌进了她的口中。

    嘭——

    林霰将酒杯放到床头桌上,随手拿起床上的外套披裹在身上,眼皮都没抬一下,迈着悠闲的步子朝卧室外走了去。

    ……

    别墅大门外。

    赵菡蕾正被两名佣人强摁着往外拖。

    赵菡蕾两只脚扑蹬着,叫得跟杀猪般,“啊,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见林霰姐姐,我要见……”

    “想见我家太太,死了这条心吧!走,我们把她扔出去!”一名佣人着,作势要下狠劲。

    “天啦,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惶恐震惊的女声从别墅的方向传了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