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3章 徐叔叔,爱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胡伟学卷着钱跑路,柳玬受刺激晕倒住院,赵家仅剩的家底也就差不多耗光了。

    而这个圈子里,从来不乏落井下石和看热闹的人。

    赵家完蛋以及柳玬住院的消息不消多时便传了个遍,夏家自然也知道了。

    中午一向不回夏家吃午饭的夏镇候破天荒回来了。

    趁着夏阳夏朵上学,夏镇候去公司,出去与一帮富太太搓麻将的余素华也回来了。

    余素华回来时,夏镇候刚到不久,坐在沙发里抽烟。

    看到夏镇候,余素华登时笑了,“镇候,你也听了吧?赵家彻底垮了!”

    夏镇候皱着眉啜烟,闻言看了眼余素华,没话。

    余素华扭着腰边朝夏镇候那厢走边低低笑,“也不知道赵家得罪了什么人,一天之内就破了产。你知道吗?现在整个商界都在讨论呢。”

    “整个商界?”夏镇候冷瞅了眼余素华,“赵家算老几,值得整个商界讨论?”

    “赵家当然没那么有影响力,各个谈论的自然也不是赵家,而是灭了赵家的那个人。”余素华坐到夏镇候身边,拿起茶几上果盘里的一颗葡萄往嘴里喂。

    夏镇候眯眸,又嘬了几口烟,斜觑余素华,“你知道搞垮赵家的是谁么?”

    “不知道。”余素华笑着摇头,“不管是谁,我看着高兴就行!”

    赵家和夏家虽来往不对,可赵家到底是赵婷姗的娘家。

    且当初夏镇候之所以舍弃她,而与赵婷姗结婚,也是因为赵婷姗背后有赵家。

    起来赵家在前二十年,在潼市也算是风光过,至少根基稳,轻易撼不动。

    赵老爷子又是个极会做人的,嗯,通俗点就是八面玲珑,圆滑,遇事总也能找到个帮手转换危机。

    但赵老爷子过世后,赵家就由柳玬掌控在了手里。

    柳玬虽有一定的商业头脑,但为人太过狭隘尖刻,且“保守”,掌管赵氏以来,一心只想把赵氏的权利全抓在自己手里,对那些赵氏的老臣子也十分不客气,老臣子寒了心,怨言颇多,直接导致赵氏各方面的运营和每季度的盈利每况愈下。

    如今的赵氏,与二十年前的赵氏,不是能比的!

    现在赵氏终于跨了,余素华就跟再次将赵婷姗打败了一次般,兴奋着呢!

    “妇人就是妇人!”

    夏镇候呲道。

    余素华奇怪的看夏镇候,“怎么了嘛?”

    夏镇候脸微微绷着,神色深沉,“背后出手的人是徐家!”

    “徐家?哪个徐家?”余素华一时没意会过来,引得夏镇候像瞪蠢货一般狠瞪了她一眼,吼道,“在潼市,还有哪个徐家弄垮谁就弄垮谁的?”

    余素华被夏镇候吼得脑子一木,放到嘴边的葡萄僵硬的拿着。

    就这么保持了几秒,余素华猛地吸口气,瞪大眼道,“徐长洋?!”

    夏镇候紧紧压着眉毛,阴沉的“嗯”了声。

    余素华惊愕的张大嘴,难以理解,“徐长洋为什么要针对赵家出手?赵家做了什么事得罪他们徐家了么?他们徐家给人的感觉一向平和,以前根本就没听过他们徐家刻意针对整治旁人的事!再者,徐家的地位名望摆在那儿,赵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招惹徐家,而且还把徐家惹到出手灭它的地步!太不可思议了!”

    夏镇候没话,因为他也在琢磨这事。

    “赵家到底跟徐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徐家出手这么狠,把人的根都给拔了!”余素华呼吸密了密,看着夏镇候。

    夏镇候夹着烟从唇边拿开,抬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余素华,“你,徐家突然对付赵家,会不会是因为当初他为了娶云舒给我下的聘礼?”

    余素华心尖一凉,愣了好一会儿,才,“那难道不是应该针对我们么?为什么他不针对我们,反倒盯上赵家了?”

    夏镇候想了想,慢慢点头,“也是。总之徐长洋当初给我的那笔钱,这几年始终是我的心结。我是生怕哪天他们徐家突然想起这笔钱,问我要来了。”

    别夏镇候怕,余素华也怕死了。

    夏镇候只不过是刚刚提了一嘴,余素华这会儿是再也笑不出来了,整个人微微耸着,望着夏镇候,“……镇候,当初咱们家因为徐长洋这笔钱渡过了危机,这都过去四年了,公司也盈利了吧。万一,我是万一,徐长洋真的找我们要这笔钱,我们肯定是不能不还的。就是还了之后,咱们家也不会垮是不?”

    “不会垮?现在我就是卖公司卖房子,再把你也给卖了,都还不起这么大一笔钱!若是徐长洋真来要了,咱们一家四口,就等着到大街上要饭去!”夏镇候狠邦邦扔下这句话,双手撑在大腿上猛地一起身,朝二楼走了去。

    余素华看着夏镇候的背影,心拔凉拔凉的。

    暗自警告自己,千万别自寻死路的跑徐家人跟前刷存在感!

    ……

    某中餐厅。

    餐上桌,常曼没顾上自己吃一口,一直不停的给夏云舒夹菜,舀汤,甚至给她擦嘴角,跟只勤劳的“”蜜蜂似的。

    夏云舒实话实,挺怵的!

    虽然她也一直在吃,但她十分担心自己会消化不良。

    “云舒,你看你怀孕八个多月了,这么瘦。看看你的胳膊,再看看妈妈的,妈妈的胳膊能当你俩了。”常曼念着念着,突然就改了称谓。

    “咳咳咳咳……”

    夏云舒这回是真没憋住,涨红着脸咳嗽了起来。

    徐长洋被常曼赶到了对面,是以坐在夏云舒身边的,是常曼。

    徐长洋见此,刚要起身。

    常曼赶忙放下筷子,双手一前一后的抚她的背和胸口,担忧道,“深呼吸,深呼吸。“

    夏云舒想哭,轻压着咳嗽,求救的去看徐长洋。

    徐长洋也紧张啊,一收到媳妇的眼神求救,便立刻抿紧唇看着常曼道,“妈,您吓到夏夏了。”

    常曼听话,愣了愣,无辜的望向徐长洋。

    徐长洋轻抽嘴角,“您一口没吃呢,您自己吃自己的吧,夏夏我来照顾。”

    “我不用谁照顾,吃饭我自己还是会的!”夏云舒悻悻道。

    徐长洋、常曼,“……”

    之后,常曼收敛了些,但每次开口,必带上两个字——妈妈!

    夏云舒听着听着,竟也从刚开始猝不及防的尴尬,到最后听到常曼自称”妈妈“时,心里浮现微微的暖。

    常曼的手机响了起来。

    常曼瞥了眼,就挂了。

    徐长洋和夏云舒见状,彼此看了眼。

    表示一顿饭,常曼的手机响了不止十次,全是徐桓恩打来的。

    不过常曼次次都给挂了!

    夏云舒没作她想,只以为俩老人家拌嘴闹点矛盾什么的。

    当然,夏云舒也没好意思开口劝问。

    ……

    从上午两人见面那会儿起,常曼一直跟着夏云舒和徐长洋,对夏云舒各种黏糊。

    夏云舒以为吃了午饭,常曼总会离开了。

    不曾想三人从餐厅出来,在徐桓恩打来电话,常曼又一次挂断后,对徐长洋,“长洋,你要还有事你就去忙,云舒交给我。“

    徐长洋、夏云舒,“……”

    徐长洋没出声,常曼便轻轻推了把徐长洋,自己挽着夏云舒的手,心翼翼的把她往车里带,“云舒,从今天开始,妈妈就全天候的照顾你,你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妈,啊?”

    她可以……拒绝么?

    夏云舒回头看徐长洋。

    徐长洋看看夏云舒,再看看常曼,双手往胯上一放,头微微一撇,哭笑不得。

    夏云舒叫常曼扶老佛爷似的扶上了车。

    常曼刚要朝驾驶座走,就听啪的一声。

    常曼一愣,看过去,就见徐长洋已经坐进了驾驶座,常曼再愣。

    徐长洋快速给夏云舒系上安全带,嘴角嚼了抹笑,挑眼看愣在外的常曼,“妈,夏夏我亲自照顾比较放心,喏,车钥匙!”

    徐长洋话落,便将自己座驾的车钥匙扔了出来。

    常曼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

    然后……眼睁睁看着徐长洋开车离开了,开了,了……

    “臭子,连自己的亲妈也信不过?”

    徐长洋的车子驶离良久,常曼握着车钥匙,眼含泪光看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哑声喃喃。

    手机响起。

    常曼深呼吸一口,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拿出手机。

    电话依旧是徐桓恩打来的。

    事实上,徐桓恩从俞市赶回潼市还不到十一点半,这会儿都快一点半了。

    这两个时间,徐桓恩一直在给常曼打电话,常曼都没接。

    不过常曼这次倒没有挂断,把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许是没料到常曼会接,徐桓恩在那端生生愣了数秒,才猛地提一口气道,“曼曼,曼曼你终于接我电话了?你在哪儿?啊?”

    常曼瘪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老公,咱们真的要当爷爷奶奶了。”

    徐桓恩,“……”

    ……

    不知不觉,夏云舒回潼市半个多月了。

    晨起。

    夏云舒站在落地镜子前,左左右右看自己,看够了,从镜子里看,就在她身后不远换衣服的徐长洋,,“徐叔叔,你过来。”

    徐长洋扯唇,边挽衬衫袖子边走到夏云舒身后,单臂从后环着她,低头吻她的头发,“干什么?”

    夏云舒盯着他,杏眸里似溶着星光,“爱你~~”

    徐长洋一愣,受不了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