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92章 软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和常曼同时往后看去,当看到凌步而来的徐长洋时,两人心中亦都浮现一抹安然。

    夏云舒的安然,纯碎是因为徐长洋这个人。

    而常曼的安然,是因为突然有了底气,总归儿子在呢,还怕人继续跟她抢儿媳妇么?

    常曼喜上眉梢,但同时,眼睛里又晕着缕缕赧颜,,“长洋,你来了。”

    徐长洋看了看常曼,神色晕着一丝捉摸不透,淡声应,“嗯。”

    常曼抽动嘴角笑。

    夏云舒面颊清柔,两腮微微飘着抹粉红,盯着徐长洋的双瞳明亮而信赖。

    徐长洋走上前,便将一只手轻搭在夏云舒的肩上,温温浅浅望向含笑打量他的慕子栩,“慕姨。”

    “嗯。”慕子栩大方应,看着徐长洋的眼睛里没有掩饰那抹欣赏,“我人在澳大利亚都时不时听到你在律政界的光辉战绩,因为跟你母亲的关系,每每听到,都有种与荣有焉的感觉。今天总算跟你见到,嗯,比起你父母亲,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常曼心头一紧,看慕子栩。

    慕子栩扬眉盯常曼,“怎么,我夸你儿子让你很意外?曼,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这心,还不够宽敞。”

    话到这儿,慕子栩话锋急转,再次看着夏云舒,“云舒,听慕阿姨的话,再考虑考虑,慕阿姨当婆婆,绝对是天底下最开明最大度的婆婆。你来给我当儿媳妇,绝对比你给曼当……”

    “栩姐,你话怎么变来变去的?”

    常曼抿唇,一会儿夸她儿子,一会儿贬她儿子,一会儿只要她这个婆婆和长洋对云舒好她就抢不走,一会儿又尽跟她争,她是真没见过比她还反复无常的!

    慕子栩闻言,也不辩驳,只眯着眼睛笑。

    慕子栩不话,常曼自然也不会再什么。

    到底,她这会儿在慕子栩面前,真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比她不上。

    惭愧这两字,时不时便浮上心头。

    常曼在心里叹气,歉疚的紧紧握着夏云舒的手。

    “慕先生。”

    徐长洋看向慕止熙,“能否单独一聊?”

    夏云舒愣住,紧张抬头看徐长洋。

    徐长洋垂眼看夏云舒,手掌在夏云舒肩上轻拍了两下。

    ……

    徐长洋和慕止熙没有离开早餐店,只是寻了个与夏云舒所在的餐位较远的位置面对坐了下来。

    慕止熙清绝的面庞挂着冷硬,“徐大律师有何指教?”

    “指教没有,感谢倒有几句。”徐长洋坦诚。

    慕止熙皱眉,清淡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没有回避他的视线,周身的气流再不似先前两人碰面时的阴翳和敌视,气息随和温润,“夏夏在俞市的几年,是你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关心她,如果不是你,我想象不到夏夏如今会是什么模样。慕止熙,夏夏有你这样的知己、好友、亲人,是夏夏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

    “你现在是以胜利者的身份在向我发表获奖感言么?”慕止熙冷呲,“虚伪!”

    徐长洋轻卷薄唇,微微摊手,“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那么无论我怎么,得再真挚,你也不会相信。”

    “少得这么理直气壮,坦荡道义!如果现在我跟你身份对换,我也可以对你同样的话!”慕止熙凌厉盯着徐长洋,“徐长洋,我跟你不是朋友,是情敌!我告诉你,只要你敢对云舒不好,我慕止熙就是不要命,也要把云舒抢走!”

    徐长洋眼眸滑过一抹沉,定定盯着慕止熙看了半响,轻启薄唇道,“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最好是!”

    慕止熙狠硬扔下这句话,便豁然起身,阔步朝夏云舒等人的方向走去。

    徐长洋半眯眸,站起身,偏头朝夏云舒的方向看,却正好看到慕止熙拉着慕子栩大步朝外走的场景。

    徐长洋抿了口薄唇,清眸转向夏云舒。

    夏云舒扭着身,神色凌乱焦急不舍,看着慕止熙离开的背影。

    徐长洋握了下拳头,抬步走了过去。

    “长洋,你陪着云舒。”

    常曼。

    徐长洋颔首。

    常曼起身,快步追慕子栩去了。

    徐长洋看着常曼追出餐厅,方收回眸光,轻然凝向夏云舒。

    夏云舒眼角闪着泪光,贝齿几分用力咬着下唇,双手紧紧揪着她大腿上的裙子,极力忍着没哭。

    徐长洋心尖戳了下,上前一步,探臂揽住夏云舒的头,让她靠着他的腹部,“所有的离别,只要有心,总会有再见的一天。”

    夏云舒落下泪来,把所有的哽咽都压在喉咙里,“慕止熙,我一定会幸福的。你也要……”

    “会的。”

    ……

    “栩姐。”

    常曼追出来时,慕子栩正要上车。

    听到常曼的声音,慕子栩拍了拍儿子的肩,回身看着跑着朝她来的常曼,勾起嘴角道,“不是怕我跟你抢儿媳妇么?现在追出来干什么?”

    常曼脸一热,苦笑,“栩姐,你就别臊我了。比洒脱,我一向比不上你。”

    “我那些话可不是为了臊你,而是心里头真的不舒坦!”慕子栩笑笑,“曼,云舒是个好孩子,我跟慕慕都是真心喜欢云舒。在来潼市时,我也听慕慕了许多云舒的事,云舒这孩子年纪就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和苦难,让人心疼。”

    常曼点头,“栩姐,从第一次见云舒开始,我就喜欢她。云舒所经历的这些,我也同样很心疼她。以后,我会把云舒当成我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决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你啊,就不是苛刻难处的婆婆!”慕子栩拉起常曼的手,眼眸里流露出一丝凝重,“曼,帮我……”

    “别了栩姐,我会的。”常曼郑重道。

    慕子栩喉咙颤了下,深呼吸一口,放开常曼的手,“我走了。保重。”

    常曼盯着慕子栩,眼睛红了圈,“有空,我去澳大利亚看你。”

    “等你有了孙子,你哪有那么空?不过,我等着。”慕子栩完,对常曼笑了下,转身坐进了车里。

    常曼看着慕子栩,在心里沉沉叹息。

    这个世上,总是有那么多的无奈和无能为力,即便强悍如慕子栩,也做不到独善其身。

    ……

    车子已经驶出早餐店前好长一段距离。

    慕子栩看了眼,依旧不舍将双眼从后视镜移开的慕止熙,一抹叹息滑到嘴边,又被她强自压了回去。

    慕子栩强忍着没有在这时开口。

    慕止熙的声音却静静沉沉的响起,“这里是您的故乡,但对我来,它很陌生。可我却把我心里最珍贵的部分,留在了这里。”

    慕子栩眼角猝不及防狠狠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她把头微微转到另一边,轻张着唇,慢慢吸气。

    “妈,这里也有你很宝贵,眷念不舍的部分吧,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情,是么?”慕止熙。

    眼泪还是滚掷了下来。

    慕子栩双手握着方向盘,几乎不能开车。

    慕止熙转过头看慕子栩。

    慕子栩那张总是潇洒不羁的脸,此刻淌满泪水。

    慕止熙心尖揪疼。

    他想。

    跟他一样,他那个所谓的哥哥,也是慕子栩的软肋。轻易便能叫她,软弱至此!

    ……

    赵家。

    “妈……妈……”

    柳玬正在楼下客厅喝茶,赵菲菲心急火燎的声音猛地从二楼炸了下来,惊得柳玬险些摔了手里的茶杯。

    不悦的拧眉,柳玬抬头看噔噔噔从楼梯跑下来的赵菲菲,“怎么你也跟蕾蕾一样,毛毛躁躁的了?”

    “妈……妈,您看!”

    赵菲菲冲过来,手剧烈发着抖,将她刚从书房打印出来的文书递到柳玬面前。

    “什么东西?”柳玬看她。

    “您看啦!”赵菲菲从柳玬手里拿过茶杯,将文件塞进柳玬手里。

    柳玬眉头拧得更紧,垂眼看手里的东西。

    开头显眼的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柳玬眉狠颤,背脊坐直,瞠目看下去。

    赵菲菲放下茶杯,坐在柳玬身边,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

    “喂不熟的白眼狼!”

    末了,柳玬猛地将手里的文件扔了出去,怒斥道。

    赵菲菲看着柳玬,面上有怒有很也有耻辱,牙根打着颤,“我死都没有想到,胡伟学竟然有种跟我提离婚?他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这么多年,要不是我们赵家养着他,就他那窝囊废的样子,早在大街上要饭了!就这么一个人,他跟我提离婚?他提离婚?!!”

    “妈妈,爸爸要跟您离婚?”

    赵菡蕾震惊的桑颖从二楼拂下。

    赵菲菲捏紧拳头,低咒,“胡伟学就是一个孬种!狗都比他有用!”

    “我爸他疯了么?”赵菡蕾叫道,“要是跟您离婚,我看他连自己都养不活!他怎么想的?”

    “不,他饿不死!”

    柳玬猛地抓住赵菲菲的手,咬牙道。

    赵菲菲和赵菡蕾看向柳玬。

    柳玬苍老的面庞抽抖,抓着赵菲菲手的手越来越紧,紧到疼得赵菲菲都想把手抽出来,“妈……”

    “他今早问我要钱租房子,我给他了!”柳玬道。

    赵菲菲脸发白,“妈,租房子而已,您,您应该没给他多少吧?”

    “八十万!”柳玬道。

    “什么?”赵菲菲大惊,“妈,您糊涂了,租房子而已,您给他八十万?”

    柳玬太阳穴两边突突直跳,双眼充红,一张脸透着不正常的蜡黄,“你,你以为现在租房子很便宜?他跟我他租的房子是富人区,别墅!如果我们赵家再翻不了身了,我们还有蕾蕾可以指望,若是蕾蕾能在里面认识一两个有钱人,以后咱们也不愁了!谁知道,谁知道这个畜生竟然坑我!”

    最后“坑我”两字,柳玬是吼出声的,吼完就双眼翻白,晕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