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87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桓恩沉吟,道,“你,云舒怀的,会不会真的是长洋的孩子?”

    常曼怔住,好几秒过去,才抬起眼睛看着徐桓恩,“你什么意思?”

    徐桓恩垂眼,“长洋不是跟你,云舒怀的是他的骨肉么?”

    “不可能!”

    常曼皱紧眉,摇头,“长洋跟云舒分开四年,这四年都没有联系。而长洋刚去俞市不久,若是云舒怀的是他的孩子,破天还没显怀呢!怎么可能看上去有七八个月的身孕?”

    “……那会不会是长洋去俞市我们不知道呢?”徐桓恩假设。

    常曼看着徐桓恩,隔了半响,还是摇头,“如果是这样,长洋如何放心把怀有身孕的云舒一个人留在俞市?”

    “也许云舒并没有让长洋知道,隐瞒了她怀孕的事呢?”徐桓恩抿唇。

    “更不可能了!云舒孩子都怀上了,就明她是愿意跟长洋在一起的。若是如此,她怀了长洋的孩子,又有什么道理不告诉长洋知道?”常曼盯着徐桓恩,仿佛是在等徐桓恩提出新的可能。

    徐桓恩抽抽嘴角,有种自己什么,都能被常曼见招拆招的感觉,于是便没继续下去。

    常曼眨眼,心下其实也被徐桓恩这连声的假设给问得飘了。

    用力抓了抓手,常曼蹙眉慢慢,“不管怎么样,长洋出手对付赵家,有我一部分的责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赵家破产。不然我这心里实在过不去。”

    徐桓恩眯眸,默了默,却道,“曼曼,我觉得当务之急,先不管赵家,咱们得先弄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常曼迷蒙。

    徐桓恩盯着常曼,“弄清楚云舒怀的到底是不是长洋的孩子!”

    常曼,“……”

    “你是,你还是觉得长洋的话有可能是真的?”常曼声音收紧。

    徐桓恩笑了笑,伸手握住常曼的手,“虽然咱们现在的立场是长洋的父母,但也别忘了咱们是做什么的。做律师的,凡事要将就证据,你是么?”

    常曼脑海里咣的响了声,气息都沉了沉,“是,是!你得对,是该这样!我真是急糊涂了,我糊涂了!”

    她当时一听到赵菡蕾云舒怀孕了,但孩子不是长洋的,她就急了,沉不住气。

    后来给长洋打电话确定,被告知云舒真的怀孕了。

    常曼就有些崩溃,加之她明白云舒在徐长洋心里的位置,也清楚以徐长洋的性子,很有可能为了得到夏云舒,便连带着不是自己的孩子也认了!

    所以她就认定徐长洋是为了跟夏云舒在一起,委屈自己故意那般给她的,她当母亲的,心疼,也急坏了,根本没想过再去调查确认一翻,一门心思就想把人从俞市叫回来!

    常曼反手捏紧徐桓恩的手,“关键时刻,还是你冷静。就算要给一件事下定义,也不能光凭一面之词,得有证可查。”

    徐桓恩在这事上也不算冷静。

    在得知夏云舒怀孕消息时,他首先是一个父亲,其次是一个男人!

    平心而论,这两个身份,都无法轻易做到接受!

    之所以现在冷静下来,起来也是因徐长洋过于偏激弄垮赵家的举动给惊到了。

    因此他便想着,将事实调查清楚。

    如果确定徐长洋只是因为赵菡蕾将实情告诉常曼,他便迁怒于赵家,甚至手段狠硬的让赵家破产再无翻身可能,那么他这个当父亲的,就真该担心儿子的心理状况和将来!

    但若是如徐长洋所言,孩子是他的,而赵菡蕾在常曼面前诋毁夏云舒名誉以及他们的孩子,他出手弄赵家,他反倒要喊上一句“好”!

    自己的老婆孩子被人这般没有底线的诬陷和欺辱了而不作为,那还算什么男人!

    “这样吧,我明天启程,亲自去一趟俞市,找云舒谈一谈。”徐桓恩。

    徐桓恩和常曼并不知道徐长洋回潼市时,就一道将夏云舒给带回来了。

    常曼深呼吸,“好。”

    ……

    徐长洋从茶楼离开,便径直赶来墓地接夏云舒。

    等他赶到,却看到靠在石壁上睡着的夏云舒。

    徐长洋心尖拧了拧,快速脱下身上的外套,裹在夏云舒身上,把人抱起。

    低头,用脸在夏云舒脸上轻抚了抚,感觉到夏云舒脸上的凉意,徐长洋眉头拢成一座山,迈腿,大步抱着夏云舒朝墓地外走。

    徐长洋安排过来照看夏云舒的两人看到徐长洋抱着人过来,赶紧上前替他拉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徐长洋一条腿跨上车,视若珍宝的心翼翼把夏云舒放到车座上,末了,盯着夏云舒的脸,对候在车外的两人道,“辛苦了,回吧。”

    那两人便对徐长洋躬了躬身,走到车后的车上,开车离开了墓地。

    徐长洋俯身,在夏云舒眉心处啄了下,拿过车内的毯子,覆在夏云舒身上,正要反手拉上车门时,听到一道轻轻的笑声。

    徐长洋一顿,凝目盯着躺在车座上的女人。

    夏云舒闭着眼睛,两边嘴角却娇俏的挽着,糯软的哼,“某个人刚偷亲我了。”

    徐长洋一颗心都软酥了下来,大掌捧着她半边脸,含笑轻哼,“某个人明明醒了,却不睁眼,不就是等着被偷亲?”

    夏云舒如偷到甜食的仓鼠吃吃的笑。

    徐长洋叹了声,另一只手也覆上了夏云舒的脸,将她的脸捧高,珍视的吻她。夏云舒脸很红,双眼悄悄打开一条缝,看着眼前的男人。

    徐长洋轻闭着眼睛,面上的浓情和温柔在一刻毫无遮隔的印进她的眼瞳里。

    夏云舒心脏处一柔再柔,忍不住探出之间轻轻描他长而黑的睫毛。

    眼睛上传来微微的痒。

    徐长洋便睁开双眼,在这一瞬映入眼帘的,是夏云舒痴迷宠溺的眼睛。

    见他睁开眼,夏云舒也没有闪避,冲他高高扬起嘴角,“告诉你一个秘密。”

    徐长洋捏住夏云舒抚他睫毛的指尖,心脏怦怦直跳,如痴如醉的盯着夏云舒的双眸,“什么?”

    “你第一次到蔚然高中接相思,我和相思从校门口出来。相思一见你就朝他挥手,高声叫你徐叔,而你也对着她笑,那笑真好看,是我看到过的,最好看最迷人的笑。我当时就在想,你要是对着我笑的,该多好。”夏云舒这些话时,声线轻如羽毛,却一字不落的拂落进徐长洋的耳朵,重重敲在他的心里。

    徐长洋心房战栗,禁不住低低一哼,用力吻住夏云舒。

    夏云舒吸气,伸手缠紧徐长洋的脖子,“你,我是不是在那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徐长洋一颗心仿佛被热烈的火焰裹了一层又一层,他甚至都顾不上回答夏云舒。

    夏云舒很快就有些呼吸不畅,却还是笑,手握成拳头从后敲他的头。

    “早晚被你逼疯!”徐长洋咬着牙根,微微发狠的咬夏云舒的唇和下巴。

    夏云舒抽疼的嘶气,双眼仿似嵌了一潭灵泉,扑闪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还能如何呢?

    只能如泄了气的老虎乖乖匍匐在夏云舒颈边,伤了元气般虚弱的呼吸。

    夏云舒心疼他,想伸手摸摸他。

    不想手还没碰到他的头,徐长洋便凶神恶煞的低斥,“别碰我!”

    夏云舒一愣,哼了哼,我行我素的把手放到他脑袋上,摸巨型宠物似的,抓抚他的短发。

    然后……徐长洋瞥了她一眼,也没怎么地她!

    ……

    之后徐长洋带夏云舒吃了午饭,午饭后,徐长洋带夏云舒回家午休,待她午休醒来,方又才领着她去了逸合医院。

    院长林淮依旧尽职尽责的亲自接待,安排妇产科最资深的专家给夏云舒产检。

    产检的过程中,夏云舒享受到了“女王”般的待遇和坐火箭一般的速度,让夏云舒甚是感叹。

    产检结束。

    专家不知道是不敢,还是其他什么。

    先是拉着林淮一通耳语,后林淮又讪讪的看了看徐长洋,但没话。

    徐长洋微眯眼,看向夏云舒,“累了吧?”

    “不……”

    “徐太太若是累了,不如随我到我的办公室稍作休息?”

    不等夏云舒开口,林淮两步上前,朝办公室门口伸出一只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弄得夏云舒想拒绝都没法拒绝。

    “去吧。”

    徐长洋摸摸夏云舒的头发,柔声道。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可是我还没听结果呢?”

    “不是还有我吗?信不过我?”徐长洋玩笑。

    夏云舒切了声,噘了噘嘴,跟林淮出去了。

    看着夏云舒走出去,徐长洋面容微沉,看向专家,“您吧。”

    “徐先生,经过这次产检发现,由于您太太体质偏弱,营养跟不上,直接导致孩子在母体内无法得到足够的营养,所以孩子偏,这也是为什么徐太太的肚子比孕同期的肚子。以您太太目前的体质,我很担心……”

    专家见徐长洋面色越来越沉硬,硬生生止住了后续的话,提了提气道,“不过情况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在生产前,注意补充蛋白质以及微量元素。更为要紧的事,徐太太务必要保持心情平和,不宜大起大落。“

    专家叮嘱完许久,徐长洋都立在办公室内没有动弹。

    专家便有些无所适从,正想着要不要一些宽慰他的话,徐长洋却蓦地转了身,离开了。

    专家愣了好一会儿,才看着门口叹了口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