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84章 一个比一个野蛮霸道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这一眼过去,夏云舒登时吓了一跳。

    竟是慕子栩神色慌急的从酒店内追着一对男女出来了。

    而那对男女,男人身形挺铸,虽强拽着女人柔细的皓腕,可面容清华,气质清远无双,分明是谦雅君子的模样。

    女人长发飘飘,身段纤细,不算高,约只有一米六三四的样子,圆脸,尽管她脸色苍白,可仍掩不住她精致的五官。

    匆忙一打量,夏云舒便要上前。

    徐长洋眼眸半眯,及时拉住夏云舒的胳膊,“别过去!”

    夏云舒怔住,不解的看徐长洋。

    徐长洋面容清肃,将夏云舒拉到自己身边,望着她轻声道,“这是家事,我们不便参与。”

    家事?

    夏云舒迷茫。

    徐长洋握握她的手,望了过去。

    夏云舒双眼轻闪,皱眉也看了去。

    这时,慕止熙插着兜,神情冷漠的从酒店出来,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淡然看着前方牵扯的慕卿窨三人。

    夏云舒看着慕止熙,面带忧色。

    慕止熙约莫全幅身心都在慕子栩三人身上,是以并未注意到徐长洋和夏云舒。

    “卿窨,是我给伊沫打电话约她出来见我,也是我不让伊沫告诉你,她出来是为了见我,你要怪就怪我,不关伊沫的事!”慕子栩见乔伊沫被慕卿窨拽着的手腕都青了,急道。

    “上车!”

    慕卿窨仿佛压根看不到慕子栩,拖着乔伊沫走到车旁,便轻眯眸盯着乔伊沫。

    他的声音不大,甚至听着很是清和,可夏云舒却分明看到乔伊沫整个身子都抖了抖,脸也跟着惨白了。

    她瞪着一双大而亮的眼睛盯着慕卿窨,樱桃嘴发着抖。

    随即,夏云舒看到她抬起了另一只手,冲慕卿窨用力的比划。

    夏云舒见状,惊愕的张开双唇,“她,她是哑巴?”

    徐长洋眼眸收紧,闻言看了眼夏云舒,并未回答。

    “不要让我第三次,上车!”慕卿窨看着乔伊沫。

    乔伊沫瘦削的肩头抖得厉害,又用手狠狠比划。

    慕卿窨却似乎是不打算在浪费时间,甩开乔伊沫的手,身子一矮,拦腰将乔伊沫单臂横抱起,便要迈进后车座。

    “卿窨……”

    慕子栩情急之下握住了慕卿窨的另一只胳膊,焦虑望了眼被他夹在手臂下脸色充血的乔伊沫,抬眸盯着慕卿窨清冷的侧脸道,“你听不到妈妈话么?今天是妈妈约的伊沫,跟伊沫无关,你有气你冲妈妈撒,伊沫是无辜的!”

    妈妈?

    夏云舒提气,飞快望了眼站在酒店门口的慕止熙,惊得眼睛都睁大了分。

    她记得慕止熙跟她过,他是家里的独子……

    “怎么回事?”夏云舒蹙紧眉,喃声道。

    徐长洋薄唇抿着,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淡淡拂开慕子栩握上来的手,清绝的面容缓缓浮上一缕薄薄的笑,看向慕子栩的眼眸却寡凉无温,“这位女士恐怕是认错儿子了,我的母亲在我五岁时就死了,从那时起,我就没有母亲了。”

    慕子栩心尖钝疼,望着慕卿窨薄凉的脸,半响不出一句话来。

    慕卿窨不再看慕子栩,抱着乔伊沫上了车。

    在他上车时,夏云舒看到他的左腿似乎是跛了下。

    慕子栩站在车旁,捏紧双手盯着慕卿窨的手下将车门毫不犹豫的关上。

    车窗没有开。

    慕子栩无法看到车内的景象,眼前的视线有一些模糊,她颤巍的朝前迈了一步,伸手似想去拍车窗。

    然,她的手刚抬起,身前的车猛地疾驶了出去。

    慕子栩浑身僵硬,车子从她面前驶过卷带而过的风,如凶烈的刀子,刮着她的身体和心。

    慕子栩抬起的手,放到自己的左心口,含着泪悲苦的笑,“是我自作孽,自作孽。”

    夏云舒看着慕子栩哀凉的身影,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可她更揪心的,却是另一个人。

    夏云舒慢慢看向原本慕止熙所站的位置。

    然而视线投映过去时,已不见慕止熙的身影。

    夏云舒一颗心微微一提。

    “去吧。”徐长洋道。

    夏云舒一只脚迈了出去,可是下一秒,她又收了回来,看着慕子栩枯站的背影,摇头,“慕止熙现在一定不希望让人看到他此刻的样子,所以我不能去。”

    夏云舒吸气,收回目光望向徐长洋,“我们走吧。我晚点再过来。”

    “你确定?”徐长洋盯着她。

    夏云舒点头,“我了解慕止熙,他骨子里很骄傲,他绝不希望在这时候看到我。因为他一定会把自己真实的感受藏起来,在我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我不想我去,非但不能安慰到他,反而给他增加负担。”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

    他知道夏云舒爱的是他,也能理解夏云舒对慕止熙出自朋友亲人的情分。

    但是见夏云舒如此了解慕止熙,徐长洋心里还是咯噔了下。

    “怎么了?”夏云舒见徐长洋盯着她不话,拉了拉他的手问。

    徐长洋眼皮轻抬,拉开车门,牵着她上车,“没什么。”

    夏云舒看了看他,也没多想。

    在徐长洋关上车门时,夏云舒滑下车窗,去看慕子栩。

    慕子栩依旧呆呆的站在那儿。

    而这时的慕子栩,不再是她印象中干练潇洒的女强人形象,而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

    因为她的背影,充满了落寞和寂凉。

    夏云舒在心里叹了口气,收回了视线。

    ……

    车子平稳行驶。

    夏云舒心情却有些复杂,“慕止熙肯定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哥哥。”

    徐长洋斜睐她,语气平和,“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夏云舒抿唇默了两秒,偏头看徐长洋,“他就是慕卿窨吗?”

    “……嗯。”徐长洋眼皮微微一跳,颔首。

    “噢……果然气度非凡,一看就不是池中物!”夏云舒高度评价。

    其实也不算高度,而是慕卿窨给她的感受就是如此。

    在慕卿窨身上,你可以看到所有形容一个男人清雅淡泊的词语,但这些却又不尽是他,他的身上,还有一种神秘感。

    他会让你觉得,你所看到的他,也许并不是真正的他,但你又不上来是为什么,因为明明就是他……

    夏云舒对慕卿窨很好奇,也有探究欲。

    但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这样的男人,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比较安全。

    徐长洋俊脸微绷,皱眉觑了眼夏云舒,“肤浅!”

    夏云舒撇嘴,“我看你是嫉妒吧!慕卿窨看上去就是那种名副其实的贵族气质,真正的谦逊儒雅。”

    “那看到你是喜欢被人夹着走,成,等你生了孩子,我天天夹着你!”徐长洋蹙眉冷哼。

    夏云舒一下想到了乔伊沫被慕卿窨夹在胳膊下带上车的画面,眼角便抽了抽,这么一想,慕卿窨还真也称不上绅士。

    夏云舒看了眼徐长洋,忍不住嘀咕,“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喜欢在人前戴一张面具啊?个个拉出去看,都是正人君子,绅士有度。可私底下我怎么觉着一个比一个还野蛮霸道!”

    夏云舒本来想一个比一个禽兽,但话到嘴边没敢真。

    毕竟眼前的人她都惹不太起,别其他几只了。

    要是其他几只知道,呵呵,那就“喜”剧了!

    徐长洋压着眉毛,没搭理夏云舒。

    夏云舒盯着他,半响,笑了笑,“徐叔叔,你跟我实话呗,是不是特嫉妒慕卿窨?”

    徐长洋脸黑了黑,憋了会儿,道,“呸!”

    “噗……”

    夏云舒乐,一脸调戏的看徐长洋,“你跟我实话我又不会笑话你。”

    虽慕卿窨算是男人中绝对的极品,可在夏云舒眼里,徐长洋无疑更让她心水,谁让她一颗芳心就死压在他身上了呢。

    她只是好奇。

    当初林霰选择慕卿窨没选他,他心里会不会有那么一丢丢嫉妒慕卿窨?

    徐长洋薄唇抿直,默了默,声音严肃且正经,“从来没有!”

    夏云舒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嘴唇轻轻含了下,“不应该吧……”

    “不信算了!”徐长洋道。

    “嘿嘿。”夏云舒没信,也没不信,嘿嘿笑了两声,移开了目光。

    徐长洋皱着眉,眯眸斜斜望了眼夏云舒,,“卿窨是我兄弟,我不会嫉妒他。”

    夏云舒看着车窗,似是随口一,“就算林霰嫁给他,你对他也没有过半点怨愤和妒忌么?”

    徐长洋转头盯着夏云舒,眸光深沉。

    待他收回目光时,沉沉道,“没有。”

    夏云舒睫毛往下微微一掩,声,“那如果是我……”

    “没有这种如果!”

    不等夏云舒完,徐长洋便狠硬打断道。

    夏云舒的噘了噘嘴,“你是笃定我不会嫁给别人是吗?”

    “是我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嫁给除了我之外的其他男人!”徐长洋阴鸷道,“哪怕那个人是我的兄弟!”

    夏云舒含住嘴唇,默默把脸转向车窗。

    徐长洋抓紧方向盘,拧紧眉峰偏首看夏云舒,“你,不会真的看上卿窨了吧?”

    夏云舒面无表情转过头,望向徐长洋。

    本还想逗逗他,但瞧着这人貌似真的紧张了,心尖微微一疼,舍不得了,柔声道,“我要是想变心早就移情别恋了,还用等到现在?我刚……就是想试探试探你。”

    试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