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83章 徐叔叔,你在干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止熙把我医院接回去,我后怕了好久。好多天我睡不踏实,心里特别愧疚自责难受。要是没有慕止熙,我就真的把我的孩子杀死了!”

    夏云舒指甲掐着徐长洋的手背,嗓音挂着重重的哽咽,“那段时间我是疯了,我变得充满了仇恨和愤世嫉俗,脑子里想象不出一点美好,全是黑暗恶毒和丑陋!是慕止熙一直陪着我,想方设法打开我的心结,哄我开心!若是当时没有慕止熙,我不仅可能杀了我的孩子,我甚至也可能毁了我自己!”

    “徐叔叔,慕止熙他同时也是我和孩子的恩人,所以除了无法给他,他想要的感情,他如果开口,他想要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答应他,真的,徐叔叔!”

    徐长洋双眼猩热,嘶哑道,“他若是要你呢?”

    夏云舒含着泪盯着他,心酸的笑,“他不会勉强我。”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坚信的眸子,心下被苦涩和酸楚包裹,可他能什么,怪她,还是憎慕止熙?

    不能了是不是?

    如夏云舒所言,在她最难的时候,是慕止熙不计回报始终陪在她身边,也是慕止熙在关键时刻,替他,保住了他们的孩子。

    夏云舒会如此信赖和看重慕止熙,情理之中。

    而对于慕止熙这个情“敌”,徐长洋除了感激,又如何还能有半分敌意!?

    与其怪夏云舒对慕止熙的信任,倒不如怪自己在她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没有陪在她身边,让她如信任慕止熙般信任自己!

    徐长洋,只能怪自己!

    “徐叔叔,我跟你这些,是希望你理解我对慕止熙的在意,不要误会我跟你在一起,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人。你你不是随便的人,那你看我是么?”

    夏云舒眼眶涩红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低头吻夏云舒,以此回应她。

    夏云舒眨掉爬到眼角的泪珠,“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我到目前为止唯一喜欢过的人,在你那样伤我之后,我还喜欢你……这明什么呢?明也许,我这辈子就是除了喜欢你,再也无法喜欢别人了呢。”

    “夏夏,我不如你!”徐长洋疼痛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的爱,勇敢、绝对、专一、不拖泥带水、目标明确!

    而反观他呢?

    从一开始便三心二意,犹豫糊涂,甚至连自己爱不爱谁都分不清。也因此,而深深伤害了他爱的她!

    愧疚、自责以及更浓烈的疼惜将徐长洋的一颗心充胀。

    徐长洋蓦地抱紧夏云舒,狂烈,甚至有些狠的吻她。

    他的呼吸粗重而有颤然的洒在夏云舒脸上,夏云舒松开他的手,抱住了他的脖子,重重呼吸道,“徐叔叔,我们做个约定吧。”

    “嗯。”徐长洋炙热盯着她,眼眸里的浓情和怜惜似要将夏云舒淹没。

    夏云舒轻握住他的耳朵,双眼还红得很,声线沙哑却坚毅,“从今晚开始,我们再也不要轻易怀疑对方对自己的感情,不要再患得患失。因为我可以肯定,我的心,早就在你身上,从来没有变过。而我现在,也相信你对我的爱,跟我对你的,是一样的。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为这份感情忐忑不安呢?徐叔叔,你是么?”

    徐长洋心尖痛而涩,长指轻拭夏云舒眼角的泪,“夏夏,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好。从今天开始,我徐长洋只为你夏云舒一人而活!”

    夏云舒笑了,更紧的缠住他的脖子,吸着鼻子道,“那就是好了。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

    “永远都不分开!”徐长洋虔诚凝着她道。

    夏云舒点头,“永远都不分开!”

    夏云舒这话时,一行泪又从她眼眶涌了出来。

    徐长洋心疼的蹙眉,深眸里分明又多抹坚定,缓缓低头吻上她轻颤的唇。

    ……

    第二天早上,夏云舒是在感觉到双眼周围的阵阵温热,迷瞪的睁开了双眼。

    迷迷晕晕中,只看到一抹白色在她眼睛上方晃来晃去。

    夏云舒皱起眉头,一对乌溜的眼珠子便随着那抹白色转动,转着转着,她更晕了,微微吸着气又把眼睛闭上了。

    “呵……”

    耳畔传来一抹低笑。

    夏云舒眼皮下的眼珠来回滑动了圈,再次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那抹白消失,夏云舒也看清了坐在床边的,男人秀雅的面庞。

    夏云舒迷糊的盯着他,好半响,才惺忪开了口,“徐叔叔,你在干嘛?”

    徐长洋俯身,一只手揪着夏云舒的嘴角就亲了下来。

    夏云舒一下全醒了,瞪圆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徐唔唔……”

    徐长洋把手里的帕子直接扔到床上,另一只手随即揪住了夏云舒另一侧嘴角,拉开,方便他吻得更深入。

    这大清早的!

    夏云舒一颗心跳得那叫一个激烈,眨动大眼,抬手锤他的肩,含糊的骂他,“流氓,你,你出去,唔唔……”

    唇舌被他堵着,夏云舒发声都困难。徐长洋不管她,摁着她亲够了,方松开人,也不管她是不是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捡起床上的湿毛巾起身去了洗浴室。

    夏云舒幽怨的瞪着徐长洋“果决”走进洗浴室的挺括背脊,好悬没气得背过气去!

    这人百分之九十九是有不耍流氓会死星人的病?!

    其实吧。

    哪能怪徐长洋动不动耍流氓,实在是饿的时间有点太长了,躁得慌!

    现在有个水灵灵娇滴滴的美娇儿成天在他眼前晃悠,若不是不能真动,早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了!

    但不能真动,还不兴人亲亲摸摸什么的,泄个邪火?咳咳。

    徐长洋从洗浴室出来,夏云舒正撑着腰费劲的从床上下来。

    徐长洋轻抿唇,几大步上前,把人抱了起来。

    夏云舒微惊,抬眸看向他。

    徐长洋也低头盯着她,清润的瞳眸里晕着紧张。

    夏云舒嘴有些红肿,本来还想怪他总是搞突袭,而且每次都有些粗鲁。

    但见他这样,心里的怨气就没出息的消了,叹气道,“我只是怀孕了,又不是瘫痪……”

    “不许瞎!”徐长洋瞪她。

    夏云舒黑线,“……我的意思是,你不用这么紧张。”

    “老婆孩子是我的,我能不紧张?”徐长洋挑眉,轻松抱着夏云舒又往洗浴室去了。

    夏云舒声“切”了声,嘴角却也甜丝丝的挽了起来,捏起拳头锤他的胸口,“孩子是你的,知道紧张了,前不久是谁犯病要拉我去流产的?”

    夏云舒故意臊他。

    让他知道他那时做的事有多混蛋!

    徐长洋心尖微缩,歉疚的低头亲了亲夏云舒的耳朵。

    夏云舒看到他眼底的愧意和懊恼,心下不忍,便也没再继续什么。

    给夏云舒洗漱出来,徐长洋,“下午,我带你去医院。”

    “去医院?”夏云舒愣。

    徐长洋盯了眼夏云舒的肚子,眼神温柔,“产检。”

    夏云舒眉心跳了跳,轻轻转了个身,背对他,“……噢。”

    心里的感觉有些奇妙,有甜,也有点点涩。

    夏云舒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她没想过,有一天,由他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陪她去做一次产检。

    身子被从后拥住。

    夏云舒抬眼,往后看,扯唇,“干么?”

    “我不会再错过我们的孩子的出生,以及成长。我会努力做好一个父亲,爱护他,陪伴他,培养他!”徐长洋在夏云舒耳边轻声。

    夏云舒鼻尖涩了涩,提气点头,“我相信你。”

    “夏夏,老天待我不薄。”徐长洋沙哑道。

    夏云舒微红了眼睛,微微一笑。

    ……

    约上午九点。

    徐长洋带夏云舒吃了早餐,将她亲自送到慕子栩和慕止熙下榻的酒店。

    虽然昨晚两人彻谈过,但夏云舒依旧有些担心徐长洋会膈应。

    所以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前时,夏云舒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歪头看着徐长洋道,“你上午打算做什么?”

    “有那么点事。”徐长洋挑唇,好整以暇盯着夏云舒。

    “……什么呀?”夏云舒不大自然的摸摸自己的脖子。

    徐长洋哼笑,探手在夏云舒脑门上轻轻叩了下,“行了,我既然亲自送你过来见慕止熙,心里就不会不痛快。”

    见他都直接了。

    夏云舒摸着自己被他敲的脑门,冲他眨眼,“是心里话么?”

    “当然不是。”徐长洋着,推开车门下车。

    夏云舒微怔,目光随着徐长洋打转。

    徐长洋走到副驾座外,拉开车门,弯身解下安全带,将夏云舒从车内抱下,才又心将她放下,让她稳稳站在地面上。

    夏云舒看着他,双瞳澈亮,“徐叔叔……”

    “逗你玩呢。”

    没等夏云舒完,徐长洋便望着她,轻叹道。

    夏云舒抿唇,一时倒分辨不清他的意思。

    徐长洋拿起她一只手捏在掌心里,顿了顿,淡声,“夏夏,我不会枉顾你的心意。你昨晚跟我的话,我听得很明白。我知道慕止熙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并且,我相信你爱的人是我。所以我现在你去见慕止熙,我并没有感到不快,是真的。”

    夏云舒定定盯着徐长洋,似在确定他话里的真假。

    末了,应该是确认徐长洋的是真的,夏云舒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

    “卿窨,你不要这样对伊沫,你会伤到她的,卿窨……”

    一道焦急无奈低哑的女声适时从酒店门口的方向掷来,打断了夏云舒的话。

    夏云舒和徐长洋快速看了眼彼此,同时望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