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82章 你一定是故意折磨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回到家,刚进玄关,徐长洋一把抱起夏云舒,朝二楼走。

    夏云舒看着他,眼神明亮。

    到二楼卧室,徐长洋动作轻缓放下夏云舒,大掌在夏云舒肚子上柔柔抚了把,,“先洗澡?”

    夏云舒抿了口嘴唇,伸手拉住徐长洋的大手时,耳尖飞过一片红,“你帮我洗吧。”

    “……”徐长洋眼廓缩紧,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脸一下红得不能看了,羞耻的闭了闭眼,放开他的手,“我只是,只是肚子大了,自己洗不太方便。你要是不愿意,就,就算了。”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红彤彤的脸蛋,慢慢笑了,扬扬长眉道,“这样的好事,哪个男人会不愿意?”

    夏云舒提气,仿佛是想表现得不拘节一些,可扬起脖子看徐长洋时,脖子根也跟着红了。

    夏云舒感觉自己的脸正火辣辣烧着呢,也不强撑了,一闭眼,再次拖起徐长洋的手,默默牵着朝洗浴室走。

    ……

    洗浴室内,热气氤氲着不算宽敞的淋浴间。

    重重雾气中,夏云舒攥着手心,因为微耸着肩头,在她的锁骨部位勾陷成了两个明显的锁骨窝,热水从她修长的脖子洒下,滴落进她的锁骨窝,倒成了两弯撩人月塘。

    夏云舒一丝不挂,徐长洋却还穿着衬衣西裤。

    虽两人更亲密的事都做过,可中间两人到底分别了四年,且四年前她也没这么单方面的在他面前果着……

    夏云舒的往他身前走了步,伸手抓住他衬衣一角,低着头声,“你,你就不能快点么?”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的清眸带着些氤氲的潮湿,“站得累了?”

    夏云舒嗓子眼也像是含着一把火,干脆走到他跟前,抱住他。

    徐长洋本就被热气打湿的衬衫,这回妥妥的湿透了。

    在她身上的手微顿,徐长洋轻闭眼,低头埋进她的颈边,苦笑,“你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折磨我!”

    夏云舒咬唇,“你不正经,还怪我。”

    徐长洋深汲气,眼眸带着火焰扫过夏云舒的身子,旋即将夏云舒微微从他身前退离,三下五除二把她清洗了遍,便扯过宽大的浴巾裹着她,抱着人出去了。

    夏云舒把头使劲儿往他怀里拱,耳根子飞烫。

    走到床边,徐长洋吻了吻她的耳朵,引得夏云舒反应强烈的抖了下。徐长洋一怔,而后无声笑了起来。

    夏云舒丢死个人,紧紧闭着双眼,把呼吸压到最轻。

    徐长洋心将人放进被窝里,双臂撑在她颈侧,脉脉盯着她反复看了又看,才低头在她额头上碰了下,去了洗浴室。

    听到洗浴室再次传来的水声。

    夏云舒张唇,大大吐了好几口气!

    ……

    徐长洋洗漱出来,见夏云舒在床上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颗脑袋,双眼里闪出温柔,走过去,坐到床边。

    夏云舒脸还热着,大约是刚洗过澡不久的缘故,一双眼睛分外清明乌亮,看着徐长洋。

    “不是累了么?快睡吧。”徐长洋。

    夏云舒双瞳转了下,快速,“你呢?”

    徐长洋微顿,轻翘薄唇道,“我看着你睡。”

    “我睡着之后呢?”夏云舒盯着他。

    徐长洋微眯眸,伸手在夏云舒耳边抚动,“怎么?有事?”

    夏云舒垂了垂睫毛,旋即从被子里拿出一只手,掀开靠近徐长洋一边的被子。

    徐长洋看了眼,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掀起眼皮,“来。”

    徐长洋似是无奈,便听从的躺到了夏云舒身边,一只手臂从她颈后穿过,将她往怀里勾了勾。

    夏云舒的脸靠在他胸膛蹭了蹭,闭上了双眼。

    徐长洋低眸望着夏云舒姣好的面容,一只手掌放到了夏云舒的肚子上抚摸。

    “我很在乎慕止熙,但是我对慕止熙的在意,跟我对你的在意不一样。”夏云舒的声音静静的响起。

    徐长洋呼吸屏了一寸,拧眉盯着夏云舒。

    “我最知道以为自己爱的人,心里还装着别人是什么样的滋味,所以我就不会让我爱的人尝到这种滋味,因为太痛苦,太压抑。”夏云舒平静。

    徐长洋眸光深了深,心口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了上来。

    “我清楚知道我爱的人是你不是慕止熙。对慕止熙,我只有朋友亲人的感情。在过去四年,慕止熙帮了我很多,如果没有慕止熙,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熬到现在。因为只有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感觉有时候真的让人很崩溃。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还存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努力活着,活着的意义在哪儿?”

    夏云舒蓦地把手覆到徐长洋落在她肚子上的手背上,紧紧抓住。

    徐长洋凝着夏云舒的瞳眸震颤,只觉得心头压着他的那件东西更沉重了。

    “徐叔叔,你在担心什么?”夏云舒低低问。

    徐长洋呼吸紧绷,整个人亦绷硬得像块石头,“也许我知道过去对你伤害有多大,所以我不敢相信你这么轻易的原谅我了。我总觉得,离你心甘情愿跟我在一起还要很久很久。”

    也许是太了解她的性子,总担心她如此坚强分明的性子,他要想求得她的谅解和重新得到她的心,会困难重重!

    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她就答应回到他身边了!

    徐长洋真的没底!

    这一切,对他来像梦一样不真实!

    他心翼翼的,就怕一个不心,便将这美梦打碎了!

    夏云舒非常大力的抓着徐长洋的手背,大力到她连她自己的胳膊都在抖,“今天慕止熙问我,为什么我能这么轻易的原谅你,答应重新和你在一起?我告诉他,我你不肯放过我,但我想放过我自己。因为我骗不了自己,我还爱你的事实。”

    今天之内,他再次听到她爱他。

    徐长洋内心的喜悦和震动,丝毫不亚于第一次听到她爱他的心情。

    “其实我也鄙视过我自己,也瞧不起我自己,怎么就非你不可呢?为什么呢?”

    夏云舒声音沙哑,“直到上午我跟你表白,我才明白,因为这就是爱情,没道理可言。我还是那句话,谁让我放不下你呢!我认了!”

    “徐叔叔,我认!”

    手背因为她大力的捏握传来阵阵疼意,提醒着徐长洋,这并不是梦境,而是真真实实的发生着。

    徐长洋箍紧夏云舒的肩,下巴重抵着她的发顶,眼眸腾起缕缕烈红,“夏夏,你跟我,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夏云舒却是吸了吸鼻子,一把丢开徐长洋的手,“不!你以后要再让我那么伤心,我还走!”

    徐长洋赶忙握住夏云舒的手,亲着她的额头叠声道,“不会,绝对不会了!好夏夏,就一次,一次行么?”

    徐长洋跟个焦躁的毛头子般,哄着夏云舒,非要夏云舒那句不可!

    夏云舒噘嘴,坚持,“我现在不出口,就算出口了,也不是我真心想的。反正你记住,我跟慕止熙不是你想的那样,慕止熙是我的亲人,朋友,同时……他还是你孩子的救命恩人!你徐长洋介意谁,都不能介意慕止熙!”

    话到这儿,夏云舒皱眉停顿了下,,“我该解释的都跟你解释清楚了,至于你信不信,你自己想吧!”

    徐长洋哼了声,在夏云舒脸颊微用力咬了口,“丫头片子,叫你张狂!”

    夏云舒气呼呼的推他,红着眼角瞪他。

    徐长洋瞧见,在心里低低一叹,摁着夏云舒的脑袋靠在自己胸膛,微微沉默后,道,“你刚才慕止熙是我孩子的救命恩人,是什么意思?”

    夏云舒双眼轻闪,低下头,故意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还能什么意思?孩子是那晚有的,我受了那么大的羞辱,恨都恨死你了,当然第一时间就想打掉一了百了!”

    徐长洋心口一颤,到底还是难受了,蹙眉盯着夏云舒,出口的声音都哑了哑,“是慕止熙劝你留下孩子,所以你才留下了?”

    “……算是吧。”夏云舒嗓音也多了抹低沉。

    徐长洋喉咙里像是被人塞了一把苦草,沉默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深呼吸,整理了情绪,抬眼看徐长洋道,“那会儿临近毕业,所有的大四生都在开始找工作,我也投了墨唐的简历,一切对于我来,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只要毕业了,只要找到工作,我就又有希望了。可是就在这时候,这个孩子来了,他突然来了。他打破了我的所有计划和憧憬,更重要的事,我下定决心要完全摆脱过去,摆脱你啊……因为这个孩子,我甚至一度更加恨你。”

    徐长洋心如刀割。

    “我把我遇到的所有不幸都归结到了你的身上,是你让我变得这么悲惨这么狼狈这么卑贱,所以我要打掉这个孩子,以此终结我所有的犯贱和难堪!”

    “我像是中邪了,满脑子只有这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打掉这个孩子……我连流产同意书都签了,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我看着医生拿着注入麻醉药的针管慢慢靠近我。”

    “无尽的恐惧在我脑海里嘭涌而出,我像是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另外一个世界拉回了现实世界,我猛然察觉到自己的残忍,我后悔了。这也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以亲手杀死他……”

    “可是我太害怕,反而无法话,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医生一点点靠近我……”

    夏云舒眼泪滚了出来,对那时的恐惧,仍能身临其境的切身感受到,“幸好,慕止熙在这时冲了进来,否则,否则……”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惨白的脸,和因为后怕直哆嗦的唇,强忍着心头蔓延的痛楚,抚着夏云舒的脸,拥紧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