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76章 倾尽所有要你幸福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心脏的位置咚咚响了两大声,随后她伸手抱住他精瘦有力的蜂腰,脸贴着他快速跳动的心脏位置,缓缓笑,“我本来早就到医院了,不过再去医院找你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熟人,她约我聊聊,我就去了。让你担心了么?”

    徐长洋又收了收手臂,“接到你的电话,就在想你问我在哪个医院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你会来。你来医院的事还是相思打来电话探问我妈病情时告知我的。是张政送你到医院后已经折回别墅。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么?”

    “嗯。”夏云舒乖乖应,“是我忽略了,我应该告诉你我来医院了。”

    徐长洋脸转向夏云舒的耳畔,薄唇重重印在夏云舒的耳朵上,沉哑道,“我以为你跑了!”

    夏云舒心尖轻颤,抱紧了紧徐长洋的腰,“我跑去哪儿啊?要不是你,我这个孕妇怕是连乘机都有问题。”

    徐长洋浅皱眉,松开夏云舒,垂眸深虑盯着她。

    夏云舒伸手摸摸他的下巴,眼神勇敢看向他,“我决定了。”

    “……什么?”徐长洋滑动喉结,沉然凝视她道。

    “跟你坦白!”夏云舒。

    徐长洋心绪难平,不上的滋味萦绕在他心头,他放在夏云舒腰上的双掌微微裹紧,眸光焦紧盯着她,“坦白什么?”

    夏云舒扬扬下巴,与徐长洋对视的双眼几分桀骜和果敢,她,“我必须跟你承认,这四年,我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爱你!”

    徐长洋瞪大眼,心头狂颤,“你什么?”

    夏云舒已是满面通红,但望着徐长洋的眼神却闪烁着坚毅灼人的光芒,“徐长洋,到目前为止,你依旧是,我唯一爱过,且依然爱着的男人!“

    “夏夏……”

    徐长洋激动到捧高夏云舒的脸,低头就要狂吻她。

    可在他碰到她唇的那一瞬,夏云舒却把脸偏开了。

    徐长洋怔然盯着她,双瞳赤热,一颗心,亦被狂热充斥。

    夏云舒透亮的双眼快速闪过一道道羞涩,抿了抿唇,挑眼骄矜盯他,“我还没完呢。”

    徐长洋深汲气,炙热的手掌揉了揉她的脸,喑哑道,“你,我听着就是。”

    夏云舒两扇密睫扑闪了几下,轻轻,“我跟你坦白我对你的情谊,是因为我否认不了,骗不了我自己。同时,我也想赌上我所有的勇气和尊严再试一次。若到头来还是我输,我就是挖心剔骨,也要把你从我心里剔除。若赢了,便是我的幸运。”

    “我不会让你输,夏夏,我不会!我会向你证明,你是对的!”徐长洋低喘道。

    夏云舒双眼亮亮的看着徐长洋,挑高唇冲他笑,“但是徐叔叔,我也必须跟你坦诚,四年前的事,以及那晚在星辰会所的事,是我心里的结,它们曾经折磨我折磨得快死了!所以这些,在我心里没那么轻易就过去!我现在还做不到释怀。我需要时间。”

    “我明白,理解!”徐长洋在她脸颊的手附后,握着她的后颈,低头,鼻翼抵着她的,沙哑。

    夏云舒盯着徐长洋狂喜却也压抑着痛楚的双眼,眼眸温热,“徐叔叔,我希望你明白,这一次,我真的是赌上了我的全部……谁叫我,就是忘不了你呢!”

    爱情啊,不就是一腔热血,一股脑热,一抹冲动么?

    若总是那么理智,瞻前顾后,怕这怕那,你敢你那是爱么?

    “夏夏,我用生命让你保证,我一定会倾尽所有让你幸福,此生不负!”徐长洋嘶哑完,猛地将唇覆压到了夏云舒唇上。

    夏云舒喉咙一哽,用力抱着他,闭上双眼,张唇热烈回应。

    两人站在路边,心无旁骛的深深拥吻,周围的花草树木,路过的行人,仿佛都已不存在。

    现在,在他们心中,只有彼此!

    ……

    一吻毕。

    徐长洋仍是不舍放开夏云舒,抓着她的一只手放在唇边不停的亲吻,凝着夏云舒的眼眸,各种黏腻,各种柔情。

    夏云舒脸红到脖子根儿,抿着红肿的唇,用脚轻轻踩他的,“走啦!”

    亲也亲过了。

    她可没忘记他们现在还在大马路上,而且她还挺着个大肚子,想想也是挺醉人的!

    “去哪儿?”徐长洋软声问。

    夏云舒羞道,“什么去哪儿,当然是去医院看伯母!”

    徐长洋温情脉脉看她,“可我现在不想让你去。”

    “……”夏云舒一怔,粉红的脸跟着又是一僵,看着徐长洋,“怎么?”

    徐长洋见状,便在心里低低一叹,从后抚着她的脑袋往他怀里摁了摁,啄了下她的发丝,“我现在只想跟你待在一块。”

    还以为什么呢?

    夏云舒吐了口气,噘嘴掐了下他的腰,“我还以为你不让我去看伯母,是觉得我们俩现在的关系还不到资格去见伯母!”

    “想多了。”徐长洋笑,搂着夏云舒的腰转身,朝医院的方向走,“今天刚下飞机,我就想带你回家,不过……你拒绝我了。”

    夏云舒耳尖红红的,埋头不吭声。

    徐长洋俯低头在她耳边腻了会儿,,“不用觉得有什么,我完全理解你当时的选择,所以我并没有强迫你跟我一去回去。”

    夏云舒看他一眼,声道,“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啊。”

    徐长洋一怔,旋即咬了咬牙,故作凶恶的瞪了眼夏云舒。

    夏云舒鼻子一皱,冲他快速做了个挑衅的鬼脸。

    徐长洋瞧着,一颗心简直被蜜糖水给浸泡着,又软又酥又甜。

    这丫头肯这样跟他闹,真好!

    走到医院前,徐长洋停车的地方。

    夏云舒望了眼医院的方向,犹豫的看拉开副驾座车门看着她的徐长洋,“徐叔叔,就这样走了不太好吧?我人都到了,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看看伯母才是啊。”

    徐长洋双眸微眯,伸手扣住夏云舒的手腕,将她拉到他面前,垂眸柔和睨她,“我出来找你时,我妈正好睡着了。等我妈醒了,再带你来医院见她,嗯?”

    听他常曼睡着了,夏云舒也没怀疑,毕竟常曼是病人,需要多休息。

    于是,夏云舒便上了车。

    徐长洋弯身替她扣上安全带,轻然关上车门,转身朝驾驶座走时,眸光迅速掠过一抹沉凉。

    ……

    徐长洋载着夏云舒离开逸合医院不到五分钟。

    常曼徐桓恩以及徐长风和古向晚的身影便出现在通向医院大厅的台阶上方。

    常曼一脸郁苦,由徐桓恩搀着。

    徐长风和古向晚走在常曼和徐桓恩身边,面面相觑保持沉默。

    “……我生的叫什么儿子,分明是债主!来找我讨债的债主!“

    常曼憋了又憋,实在没憋住,甩开徐桓恩的手,跺脚道。

    徐桓恩,“……”

    徐长风和古向晚黑线,默默望向常曼。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常曼叠声道。

    “……曼曼,你冷静点。”徐桓恩弱弱,

    “我冷静不了!他是我儿子,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一句?我还能害他么?”常曼捏着拳头委屈。

    徐桓恩抽抽嘴角,望了眼徐长风和古向晚。

    徐长风扬眉,低头看身边的古向晚。

    古向晚汗了汗,对对手指,走到常曼身边,挽住她的胳膊,,“妈,瞧您的,我们都知道您是为长洋好,长洋他自己也知道。只是妈,我还是得,您这演技也太好了吧,连我跟长风都被您给骗了,还以为您真的病得很严重呢!”

    徐长风点头。

    今早刚被徐桓恩“传唤”回家时,常曼一脸雪白怏躺在床上,呼吸都时有时无,虽然体温这算正常,但看着也怪吓人的。

    再后来家庭医生过来给她检查,也常曼病得很严重,还一通的“吓唬”。

    毕竟是自己亲妈。也没有“装病”的“前科”!

    徐长风哪敢掉以轻心,只好亲妈什么就做什么咯!

    现在看来。

    估计那会儿家庭医生也已经跟常曼对过戏了!

    常曼脸一红,也不好意思不是!

    其实她以前也觉得为人父母装病要挟子女或是其他原因,挺幼稚的!

    还曾暗自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干!

    谁曾想……自己也有沦落到这一步的一天!真是世事难料啊。

    古向晚瞄到常曼红了的脸,暗笑,一本正经,“妈,你长洋心急火燎的从俞市赶回来看您,把您都送到医院了,结果一同检查后,发现您压根就没啥事,您长洋怎么想啊?要知道,在长洋和长风心里,您可是全天下最通情达理最开明的母亲,处得跟姐弟似的。现在倒好,您整这么一出,长洋当时估计心都凉了,失望啊!”

    “你少这些有的没的!”

    常曼气得敲古向晚的脑袋。

    徐长风一见,赶紧过去,在常曼的手落下来之前,把古向晚拥到另一边,笑着打圆场,“妈,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常曼气瞪了眼徐长风和古向晚,严肃道,“他心冷,失望?也不想想凭什么?他有什么道理对我心冷失望?你们以为我愿意这样啊?我不想酷一点!长洋目前的状况我若是不想点办法把他叫回潼市,难道要继续让他留在俞市,与云舒纠缠不休么?”

    “你们给我弄清楚重点!云舒她现在不是单身,她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我这个当妈的,心脏病都快急出来了,你们倒好,两袖清风的,还有心情跟我这儿和稀泥!你们到底是不是长洋的亲爹,大哥和大嫂?!“

    被一通厉训的徐桓恩三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