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73章 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早餐吃到一半,徐长洋的手机震了起来。

    夏云舒看他一眼,便没理会,继续吃自己的。

    徐长洋放下筷子,拿起桌边的手机,视线掠过手机屏幕,徐长洋眼底滑过一缕无奈,伸手抚了抚夏云舒的头发,轻声道,“你慢慢吃,我去接个电话。”

    “哦。”夏云舒淡淡道。

    徐长洋起身,走到客厅,才将手机拿到耳边接听,“哥。”

    “长洋,什么情况?”徐长风压低了声音。

    “你回家了?”徐长洋侧身看夏云舒。

    “是啊。妈病了。”徐长风叹声。

    “病了?”徐长洋蹙眉,“怎么回事?”

    病?

    夏云舒停住,抬眼看徐长洋,眼神疑惑。

    徐长洋没有回避夏云舒的视线。

    “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听爸,昨晚跟你打了通电话,就一直哭,在露台干巴巴坐了一夜,爸想尽办法劝她都没劝动,这不,身体扛不住就病了。”徐长风道。

    听徐长风常曼哭了一晚,徐长洋眼角微微抽动了下。

    常曼年轻时就是个不服输的,走的是律政女强人的路线,打起官司来不要太犀利太酷帅,年轻那会儿估计也只有徐桓恩能弄哭她,其他人要看她掉眼泪,窗户都没有!

    只是随着年纪大了,常曼的性子才多了些感性,但也绝不是动不动一哭哭一晚的性子!

    所以徐长洋咋一听,是有点不太相信的。

    徐长风大约知道徐长洋心里在想什么,便无奈笑道,“惊讶对不对?不敢相信对不对?爸给我打电话这事时,我也跟你一样,觉得这样的事可能会出现在其他母亲身上,但绝不可能出现在咱妈身上。”

    徐长洋抿紧唇,“妈现在如何?”

    “如何?发着高烧呢!家庭医生刚来家里看过,建议去医院,但咱妈死活不去,等你呢!”徐长风语气里充满了无可奈何。

    到这儿。

    徐长洋已经完全相信徐长风的话。

    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以常曼的性子会装病啊什么的,就为了逼他回去,她一向不走这个路线!

    “妈能接电话么?”徐长洋道。

    “……我不接电话,他要是还在意我这个妈,就赶紧回来。”

    隔了会儿,手机里传来常曼虚弱至极的声音。

    徐长洋心口便是一馅,看来是真的病得很严重。

    “长洋,你句话吧,怎么办?”徐长风也是急了,道。

    “你们先送妈去医院,我马上订最快的航班回来!”徐长洋紧声道。

    “妈,长洋答应回来了,咱们先去医院,行不?”

    “……除非看到他人,否则我不去!”常曼道。

    徐长洋抬手捏鼻梁,心下焦灼与无奈并存。

    “你听到了吧?”徐长风沉郁道。

    “我知道了。”

    徐长洋敛眸完,便挂了电话,几步走进夏云舒,半蹲在她面前,握住她一只手,“夏夏,我们得立刻回潼市了。”

    夏云舒呆呆的看着他。

    “我妈病了,很严重。”徐长洋拢紧眉峰,低沉道。

    夏云舒眨眼,“那,那你赶紧回去吧。”

    “夏夏……”徐长洋抓紧夏云舒的手,深沉盯着夏云舒,“你跟我一起。”

    “……”夏云舒回避他的视线,放下手里的筷子,“我,我……太,太突然了。你,你先回去吧。”

    “留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徐长洋用另一只手掰过夏云舒的脸,与她目光对视。

    夏云舒看着他,表情有些不知如何应对的慌乱,“我,我没事,我能照顾好我自己。你,你别耽误时间了,快回去吧,看你妈妈要紧。”

    “夏夏,你必须跟我一起!”徐长洋沉沉道。

    “我……”

    “如果你不跟我一起,我绝对不会一个人走。夏夏,你要我在你跟我妈之间做选择么?”

    夏云舒一震,蹙眉盯着徐长洋,“你,你是在威胁我么?”

    “我在赌!”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我在赌你舍不得让我这么为难!”

    “你……”夏云舒瞪他,“你凭什么敢赌?我才不在乎你为不为难!”

    “那我就是赌输了。夏夏,你不肯跟我走,那我只好留下来陪你!为了你,我也只好担了这个不孝的罪名!”徐长洋绷唇道。

    比起之前那句,夏云舒觉得徐长洋的这句话才真正像是在威胁她!

    夏云舒气得想踹他,狠狠抽出手道,“订票!”

    仿佛毫不意外夏云舒会妥协。

    徐长洋清眸溢出灼人光辉,起身用力抱了抱夏云舒,“去换衣服,我马上订票,我们立刻走。”

    夏云舒拉着脸,推开他,站起朝卧室走了去。

    其实,她心里也着急!

    她看得出来,徐长洋很担心常曼,想来常曼的病情必定不轻,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着急回去!

    在心里长吸了口气,夏云舒虽没料到这么快便回去,但至少也没有先前那般排斥回去,甚至于,她自己心里隐隐也在期待着回去!

    她……也是想家的啊!

    自然。

    夏云舒的“家”,并不是指夏家。

    而是那座她从长到大,安眠着她至亲之人的城市!

    ……

    因为匆忙,夏云舒没来得及收拾行李,领走时便只带了两三套衣服和一件对她而言意义非凡的东西。

    近乡情怯,约莫就是形容夏云舒此刻的心情。

    不过才刚坐上去机场的出租车,夏云舒一颗心,便如火车轰隆隆从她心头驶过般激跳不已。

    与上一次回去看聂相思时的心情,截然不同。

    因为这一次,宛如一次归途!

    夏云舒看着车外流逝的街景,心绪复杂中,淌动着难以言的心酸和悲伤。

    只有夏云舒自己知道,她有多想念那座城市!

    尽管那座城市,有她太多不美好甚至残酷的回忆,可她真的很想回去!

    “第一次到俞市,下飞机时是八点多,我拉着行李从机场走出去,路过的每一个人我都觉得好陌生。我上公交车,因为上班高峰期,人很多,没有位置,我就站着。我听着他们聊天话,用我听不太懂的方言。我看着他们的脸,心里很胆怯。”

    夏云舒细细的声音从身畔传来。

    徐长洋轻怔,转眸看着她。

    夏云舒望着窗外,长发将她的半张脸隐隐遮住,徐长洋看不太清她脸上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她语气里的酸楚,和情绪到了,想要表达想要倾诉的心情。

    所以徐长洋没有出声打扰她,只是握住她一只手。

    “其实在潼市,我看到的也几乎是陌生的面孔,但我心里很踏实,那座城市让我有安全感,我心里并不觉得害怕。可是在俞市,我像一个异类,跟所有的一切都格格不入。那一刻,我无比想念潼市!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我也并没有像我自己想的那样,那么想离开潼市,我想离开的,仅仅只是那个,从来没让我有家的感觉的所谓的家!“

    夏云舒低头,伸手勾了勾自己的耳发,笑了下,“我以为,我真的不会再回去了。也许会回去,但应该也是来去匆匆,不会在那里久留……”

    “从今以后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去,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徐长洋握紧夏云舒的手,坚定道。

    夏云舒抬眸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隔了会儿,她,“我给相思打个电话吧,知道我回去,她一定开心死了。”

    徐长洋深深看着夏云舒,扯唇,“嗯。”

    夏云舒抬头望着他笑了笑,“你我要不要先不告诉她,下了飞机直接去她家,吓她一跳。”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俏皮的模样,顺着她的话,“得避开廷深,不然你发挥不好。”

    “嘿。”夏云舒笑,“对对,我得避开相思她们家三叔,我一见他就怵,到时候肯定反被他吓一跳。”

    徐长洋坐进夏云舒,伸臂轻拥着她,让她的头靠在他左侧胸口,勾唇,“要我先打电话支开廷深配合你么?”

    “哈哈,你比较贼!”夏云舒冲徐长洋比了个大拇指。

    徐长洋被“贼”,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郁闷,垂眸无奈且包容的看着夏云舒。

    与徐长洋故意岔开话题,“胡闹”了一通,夏云舒才觉得心下复杂的情绪熨帖了不少。

    ……

    潼市,珊瑚水榭别墅。

    聂相思瞪圆了眼珠子盯着眼前的大活人,几秒后,才“啊”的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只是两人一靠近,先碰到的却是两人的肚子!

    两人都是一怔,旋即噗的爆笑出声,盯着彼此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以为我在看大变活人的魔术表演呢!”聂相思拉着夏云舒的手,红着眼睛,克制着心头的激动,沙哑道。

    夏云舒笑,“女盆友有没有很想我这个男盆友?”

    “去你的!有你这样的男盆友?”

    聂相思盯了眼她的肚子,哼道。

    夏云舒耳尖微微一热,冲聂相思掩饰的吐吐舌头。

    聂相思紧紧拉着夏云舒的手,双眼湿漉漉的朝她身后看,“怎么就你一个人啊?你自己过来的么?”

    夏云舒脸红红的,不太自在,“不是。那个,你徐叔送我来的。”

    聂相思盯住夏云舒,表情有意外也有惊喜。

    夏云舒咳了咳,拖着聂相思朝沙发走,“他妈妈不舒服,他送我过来就急着赶回去了。”

    “徐奶奶不舒服?怎么了?”聂相思惊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