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72章 你对我而言,独一无二!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瞳孔微微凝住,嚼着泪花看徐长洋,半响,,“我会啊。”

    “如果对方是慕止熙呢?”徐长洋直直盯着夏云舒的双眼。

    “……”夏云舒脸微抽,嘴唇勘动了许久,“我,我应该……”

    “哼!”

    徐长洋附送夏云舒一枚高冷牌的白眼。

    夏云舒咬咬嘴唇,“那林霰在你心里,还是很重要啊。”

    “你是把慕止熙在你心里的重量衡量了,在跟我这句话么?”徐长洋阴沉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闭上嘴巴,不话了。

    慕止熙当然重要,很重要!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倒也没在这个时候,与夏云舒纠缠慕止熙的问题,,“夏夏,我不想对你谎,我与林霰认识多年,也一同经历过一些事。现在我虽然认清我心里真正深爱的人是你,但林霰也是我的朋友。更何况,她还是卿窨的妻子!就是因为卿窨,我也没办法在那时出那句我相信你的话!”

    话到此,徐长洋稍顿了顿,道,“有关卿窨,你了解不多,但卿窨是我的兄弟,我对他,不能完全了解,但也了解的差不多。如果卿窨知晓他和林霰的孩子因为你没有了,不论你是故意与否,他都不会善罢甘休。哪怕我跟他是兄弟,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不会要你以命抵命,但免不得要一番为难。”

    对于慕卿窨的为人和行事作风,徐长洋在言语上已是留了余地。

    但一句“以命抵命”仍是让夏云舒心下震栗不。

    夏云舒暗吸气,看着徐长洋,“他是做什么的?难不成还敢……杀人?”

    徐长洋没回话,只丢给夏云舒一个眼神。

    但已经足够让夏云舒明白,他真的敢!

    夏云舒脸微微一白。

    “有我呢。”徐长洋皱眉,清柔的抚了抚夏云舒的额头。

    夏云舒深呼吸,“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徐长洋顺势在夏云舒身边躺下,长臂从她颈后穿过,轻楼着她的肩,“有关于卿窨……很复杂。”

    夏云舒主动往他怀里靠了靠,轻耸着肩头,“可是林霰的孩子掉了,他总得知道。那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他们的孩子没有了,跟我有关?他会不会不放过我?”

    徐长洋上下搓了搓她细瘦的手臂,亲了下她的发心,“怕什么?有我在,我豁出命,也不会让他动你一丝!”

    “你的命不是命啊!”夏云舒紧张道,“要是要你用命救我,还不如我自己扛!”

    徐长洋一颗心都暖了起来,他知道,他今晚的这番话,她是听进去,且相信了。

    徐长洋禁不住扬唇,低头亲吻她的侧脸,柔声,“没你想得那么悲壮!卿窨不会要你的命,更不会要我的!”

    夏云舒拧紧眉头。

    徐长洋微眯眸,“其实,林霰并没有告诉卿窨孩子因为而流产的实情,只是她身体的原因没能保住这个孩子。”

    夏云舒惊愕,“她,她为什么不告诉她丈夫实情?”

    徐长洋看着她,“她跟我,她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孩子没了就是没了,她不想横生枝节,以免卿窨找你麻烦。”

    “……”夏云舒快速吸气,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徐长洋将夏云舒往怀里搂了搂,“虽然隐瞒卿窨孩子的事让我对他很愧疚,但当时你的情况也让我不敢让卿窨知道实情,所以我就承了林霰的情,又欠她一次!这几年我很努力在找名医替林霰治疗,就是想弥补她和卿窨。夏夏,我这么跟你解释,你能理解么?”

    夏云舒心情沉重,让她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我不知道。”

    夏云舒内心深处非常理解徐长洋的立场。

    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

    只是。

    若是林霰无法生育的状况一辈子都解决不了,治不好了,难道,她们要一辈子背负起这个责任,以及承受着对她的亏欠和负疚么?

    夏云舒知道自己此刻生出这样的念头,有些无耻,且非常不应该!

    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她失手推的林霰,导致她痛失孩子,并且,丧失了作为母亲的资格!

    但她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了,对林霰,她竟是无法生出一丝一毫的抱歉和愧疚。

    她没有那种感觉!

    夏云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所以她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因为这个“罪名”太沉重,这份责任太压抑,她不知如何扛起,她就逃避了,她就,索性不管了!

    但是,她能要求徐长洋也不管么?她得出口么?

    徐长洋拥紧夏云舒,不停的吻她的脸和微凉唇角,“夏夏,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爱的是你,你对我而言,独一无二!”

    夏云舒把脸轻轻转靠到他胸膛,湿润的双眸慢慢闭上,“徐叔叔,你不要骗我。”

    “我永远不会对你撒谎!”

    徐长洋立誓般道。

    夏云舒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我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很难受,很不舒服。”

    徐长洋便附手过去,轻轻揉她的心,“我明白,所以我才不打算告诉你这件事。”

    夏云舒摇头。

    她不舒服的并不是因为负疚感,而是,他注定无法跟林霰划清界限!

    他他爱的是她,可是也否定不了他也喜欢过林霰的事实!

    她不愿意看到他跟林霰来往,一丁点都不愿意!

    所以夏云舒难过,不舒服!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她的感受。

    “夏夏,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徐长洋吻着夏云舒的耳朵,沉然道。

    夏云舒抿紧透凉的唇,没有回应他。

    她把他所有的话都听了进去,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

    可是她一点都不高兴,一点都不!

    ……

    这一晚,徐长洋再没回到沙发,而是躺在床上,整晚拥着夏云舒。

    自分别以来,第一次,踏踏实实的抱着她!

    夏云舒因为听了他那番话心绪杂乱,刚开始睡时,根本睡不着。熬撑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才睡了过去。

    饶是如此。

    清晨七点刚过,夏云舒便醒了。

    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眼前散发着热气的铜色胸膛,夏云舒呆愣住。

    “不多睡一会儿?”

    磁性慵懒的男音从头顶拂下。

    夏云舒双眼微微瞪圆,仰头看上去。

    还没看清人,眼前便一黑,被一只大掌捂住,紧跟着,一抹温热覆到了她的唇上,温柔碾转。

    夏云舒心跳轰然,轻张开唇呼吸。

    不想却因此给了某人可乘之机。唇间的充实感叫夏云舒从尾椎骨窜起一股子酥麻,整片背脊都轻轻战栗了起来,曲折在他胸前的双手不自觉抓紧了他胸前的睡衣。

    徐长洋捉着她温柔吻了半响,才从她眼前拿开手掌,一双含着薄笑的好看眼眸出现在夏云舒眼前。

    夏云舒眨眨眼,两颊已红成熟透的樱桃色。

    徐长洋退开,温情脉脉凝着夏云舒,“再睡一会儿,我起床去买早餐,回来了叫你,好么?“

    夏云舒无意识抿住双唇,感觉到唇上的湿润,两只耳尖登时红了个透,赶紧一推他,哆嗦道,“你去吧!“

    徐长洋抱住夏云舒,在她额头上重重亲了口,“遵命!”

    夏云舒一颗心啊,简直慌乱成一根被绞紧的麻绳了,赶紧闭上双眼,装“死”!

    徐长洋瞧见,心头吐口气的同时,薄唇卷起一抹心满意足的弧,甘心情愿的起床,去当买早餐的男保姆!

    ……

    徐长洋收拾妥当,又跑到床边,按着夏云舒亲了一通,才出了门。

    夏云舒浑身滚烫,脸上的热气许久许久才散了干净,在床上睁着眼睛瘫了十来分钟,确定自己睡不着了,便索性扶着腰起床,去洗浴室洗漱!

    徐长洋买好早餐回来,夏云舒已经在餐厅坐着了。

    徐长洋看见,忍不住一乐,高高挑起眉峰,提着早餐朝夏云舒走。

    “买了什么?“夏云舒问。

    “燕窝粥,酥肉卷,鸡蛋蒸饼,蟹黄饺和水晶包。”徐长洋。

    “这么多?”夏云舒眼睛发亮。

    徐长洋浅笑,知道夏云舒饿了,便飞快拿出东西,将粥打开放到她面前,让她先吃着,自己再慢慢拿出其他的,推到她面前。

    “还不错。”夏云舒连吃了两口粥,。

    “那就多吃点!”徐长洋坐到她旁边,夹起一只蟹黄饺喂到她嘴边。

    夏云舒脸微热,但还是张嘴吃了。

    末了,故意评价道,“这个就一般!”

    徐长洋失笑,“我喂的就一般。”

    夏云舒坏坏的挑动眉毛看徐长洋。

    徐长洋夹了块鸡蛋蒸饼送到她嘴边,“尝尝这个,是一般还是很一般?”

    夏云舒张嘴咬了一角,咀嚼咽进喉咙后,“不好吃。”

    “……是么?”

    徐长洋看她,“那我尝尝。”

    然后。

    夏云舒就见他对着她刚咬的位置,咬了口。

    夏云舒脸又是一烫,眨着睫毛垂眼喝粥。

    徐长洋见状,边笑边,“嗯,可能这个比较对我胃口,我觉得味道,很棒!”

    “……”夏云舒险些被一口粥噎住!

    挑起眼皮一角斜看徐长洋,在心里腹诽道:他这句话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在耍流氓,老不正经的臭男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