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71章 林霰根本没办法与你相比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夏,我无法向你解释,那晚我为什么会喊你听到的那个名字。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心里、眼里,只有你,只有你一个!”

    “只有我一个?”夏云舒眨掉眼睛里的泪光,“我很想相信你,我真的很想!可是,我也是真的做不到!”

    徐长洋从沙发里坐了起来,眸光邃然盯着夏云舒,“先前你因为相思回潼市,我第一时间便赶过去找你,尽管我知道你并不是因为我而回来。可是那又什么关系,只要你回来了,我就当成你愿意回到我身边。我没有想到,你的态度依然那么决绝,不留一点余地……”

    徐长洋痛苦的轻阖上眼,“夏夏,我不骗你,我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女人如此备受煎熬,如此痛苦不堪,甚至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已。因为你,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他人眼中睿智无敌无往不胜的大律师,在你面前,什么都不是。”

    夏云舒眼底清光流泻,望向徐长洋。

    “如果这样,还不能让我自己清醒的分辨我心里真正在意放不下的那个人是谁,那我真的是彻头彻尾的蠢货!”徐长洋嗓音绷着,沉毅道。

    夏云舒目光闪动,原本坚定的信念和想法在心里蠢蠢动摇,“你爱了林霰十多年,我跟你从认识到现在,除去分开的四年,相处不到一年……我当然比不上你心里的林霰。徐长洋,你这些,到底是想哄我,还是骗你自己?”

    徐长洋涩然低笑,“我不想骗谁,更不想哄谁,我现在的字字句句都是我心里的话!夏夏,如果我这个时候的话你都不肯相信,那只能明,我在你心里,已经没有一丁点的可信度!”

    夏云舒心口一痛,嘴唇轻轻蠕动,却不出一个字。

    徐长洋从沙发站起,走向夏云舒,坐在她床边,从被角伸进一只手,握住她放在肚腹上微微攥着的拳头,“夏夏,那一天我真的很痛苦!我心里很空,很慌,也很愤怒,同时,恨你!”

    听到他一次又一次的出那个“恨”字。

    夏云舒冷笑,含泪便要挣开他的手。

    徐长洋死死握住,“你离开了我四年,漫长的四年!在这四年里,我一遍又一遍的确定我有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得到你,跟你永远在一起!夏夏,你怎么可以跟我那么绝情的话,你当时怎么可以那么?我也有我的骄傲,所以我恨你!然而我更加知道,我的恨,不过是因为太爱你!”

    “你以为你跟我这些我就会相信你么?四年前,我被你当傻子骗了一次又一次,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么?”夏云舒咬紧牙关道。

    “这些都是事实!我没有骗你,你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骗!”徐长洋捏紧夏云舒的拳头,压低声音吼道。

    “我没有那么好骗不也被你骗了么?只能证明你徐长洋骗术高!”夏云舒同样吼回去!

    徐长洋绷紧的面庞抽搐。

    接着从窗口缝隙洒进来的月光隐忍盯着夏云舒,“那一次你回来,我本就是打算跟你表明心迹,我不爱林霰,我爱的是你,只是你!可是你的态度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剑,一剑一剑的戳向我的心口,我也会很疼夏夏!我跟你一样,一样是**凡身,会疼!”

    夏云舒看到徐长洋眼里叠加得越发猩红的眼眸,心尖颤得更厉害,“可是你解释不了,你那晚为什么要叫她的名字?徐长洋,你解释不了!”

    “我现在就是在跟你解释!知道你回来,不管原因是什么,我欣喜若狂,我满脑子都是我要向你表白,我要告诉你,我只爱你,林霰根本没办法与你相比!”徐长洋猛地俯下身,另一只手撑在夏云舒的颈后,如一头困兽死死盯着夏云舒的眼睛,一字一字宛若钝斧劈进夏云舒的耳朵里!

    夏云舒还是吓到了,轻耸起肩头,颤抖的呼吸,看着徐长洋绷紧到近乎狰狞可怖的脸。

    看到夏云舒这般,徐长洋懊悔的咬牙,头一软,窝进了夏云舒的颈边,轻轻蹭抚她的头发,声音透着嘶哑无力,“夏夏,我一定是想告诉你这句话,我一定是。我不爱林霰,我真的不爱,你信我,信我好么?”

    夏云舒整个人狠狠一抖,眼泪滑的从眼角夺然而出,张着唇大口喘息。

    徐长洋亲吻她的耳发,“对不起,对不起……我总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在你面前,我总是这样轻易便失去理智。夏夏,我该怎么办?你教教我,我应该怎么做?”

    夏云舒喉咙梗塞住,不出话。

    “我知道我不应该对你有任何责怪,任何怨恨。四年前你决心离开我,我就知道是我伤你太深,是我让你没有安全感。我知道是我的原因,我的错。”徐长洋在她耳边含糊道。

    夏云舒垂眼看他,一张脸都在不同程度的颤动,张动双唇,发出几个沙哑的字眼,“你依然放不下林霰。”

    徐长洋背脊轻震。

    夏云舒感受到,嘴角便勾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所以这样,他怎么还敢在她面前,他只爱她?

    徐长洋从夏云舒颈边退开,在床边坐正,背对着夏云舒。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宽厚的背,心尖阵阵刺痛,“我知道林霰已经在跟她丈夫协商离婚,因为孩子……”

    这些,是当时她从包房出来,在门口碰到林霰,林霰告诉她的。

    “我放不下林霰,不是因为我爱她。”

    徐长洋打断夏云舒的话,转头严肃看着她。

    夏云舒含紧嘴唇,眉心深深蹙着。

    “这件事我原本不打算让你知晓,因为我知道你最是嘴硬心软。可是事到如今,我不能不。”徐长洋道。

    夏云舒瞳眸闪过疑虑,盯着他,“什么事?”

    “你跟我订婚宴那晚,发生的那个意外,导致林霰流产……终生不孕!”徐长洋紧眯眸,。

    夏云舒心狠颤,双瞳不自觉睁大,“你什么?终生不孕?”

    “是。”徐长洋侧转身,隔着被子握住夏云舒发抖的手,深邃的眼眸疼惜的看着她,“林霰之所以不得不与卿窨离婚,其中就有这个原因。”

    “你,你的是林霰不能生育的事,还是孩子是你和她……”

    “住口!”徐长洋眸光一厉,瞪着夏云舒,“你胡什么?什么我跟她的孩子?”

    夏云舒,“……”

    那晚她从包房出来,林霰跟她话时,总是提孩子,提他……虽然她没有明,可话里话外,就是在引她往那个方面想。

    在刚经历了一场狼狈和羞辱后,听到林霰的那些话,真的不可能不往那方面想!

    徐长洋伸手捏住夏云舒的下巴,严厉道,“你听好了,除了你,我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在这方面,我不是随便的人!”

    “……”听到他完最后一句话,夏云舒蜜汁尴尬。

    从一个男人嘴里听到这句话,还真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徐长洋愣了愣,兴许也是察觉到这句话有点那什么,英逸的长眉拢紧,松开她的下巴,,“这几年,我一直在找治疗林霰这种情况的专家,希望能治好她。这样,也算是一种补偿。”

    徐长洋认真看着夏云舒,“所以我不能答应你做到完全不管林霰,不是因为我爱慕她,而是,不想亏欠她的。”

    夏云舒垂着睫毛,很沉默。

    徐长洋见状,也拿不准她信是不信,望着她的双瞳印出几许焦灼,但忍着没再什么,给她判断的时间。

    “订婚宴那晚,是赵菡蕾先挑衅我,我心情糟透了,她冲过来跟我纠缠,我没有忍,就跟她厮打起来。在最激烈的时候,林霰突然跑了出来,也许是为了分开我跟赵菡蕾,又……”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后面的话夏云舒没出口,她觉得在这样的情况那种话,显得很残酷。

    毕竟,林霰为此失去了孩子,更因此失去了成为母亲的资格。

    夏云舒如今怀着身孕,那种自己身为母亲的感觉,不允许她做出那样的揣测,所以她忍住了。

    夏云舒抬起眼皮看徐长洋,“我是想摆脱跟赵菡蕾的纠缠,就很大力的推搡了一把。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推的是不是林霰,或者有没有在推赵菡蕾的时候不心碰到了林霰……”

    夏云舒双眼通红,眼眸里又茫然又无措也有委屈,“我绝对不是针对林霰,我不是故意的。”

    徐长洋伸手轻抚夏云舒的眼角,轻声道,“我知道,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可是你那个时候不相信我……”

    “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在那时,我必须尽快将林霰送到医院,一来,她有孕在身,二来,我不想你因为这个意外背负责任。”徐长洋凝着她,认真。

    “你相信我就好了啊。”夏云舒固执道,“可是你不,抱着她就走了,那是我们的订婚宴!”

    “夏夏。”

    徐长洋轻抚夏云舒湿润的脸,“你相信我,我在心里了无数次,我相信你,我一定是相信你的!”

    “那你为什么不?”夏云舒委屈道,即使已经过去四年,可是一回想起,还是好难过。

    徐长洋俯低身,额头抵着她的,双眼深深盯着她,“当时林霰已经大出血,孩子和大人都很危险,你让我如何?我知道你有很多委屈,可是那样的情形,换成你是我,就算你心里无条件相信我,但是你会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