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63章 我是她的未婚夫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一起去?”夏云舒惊诧。

    徐长洋没再这个话题上与她过多交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便起身朝书房走,“算了,这件事你别管,地方我来定。”

    夏云舒古怪的看着徐长洋,“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去?你有这么无聊么?”

    “你跟我总要找点事情做。”徐长洋这么。

    夏云舒黑线,望着徐长洋走进书房,把房门带上了。

    “昨晚都了不用理会,弄得我以为真的不用去,都没怎么想跟贾硕汇报的工作内容,现在好了,你一个无聊就要赴约,我要怎么汇报工作啊?你们这些老板,一个比一个任性难伺候!”

    夏云舒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不满的碎碎念!

    ……

    既然决定下午去见贾硕,徐长洋中午便带夏云舒出门,找了个环境幽静的餐厅吃午饭。

    吃午饭时,夏云舒见徐长洋不时的看看桌上的手机,眸光轻闪了下,“你,有事啊?”

    徐长洋抬眸看夏云舒,“没事。”

    夏云舒低掩睫毛,“没事你干嘛一直看手机?”

    “我不看。”徐长洋想了想,把手机放到了裤兜里。

    夏云舒瞧见,眼角抽动了下,,“我又没什么,你要有事你处理呗,不用这样。”

    “没事。”徐长洋给夏云舒夹菜,“多吃点。”

    夏云舒点头,“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见我的上司?”

    “有问题吗?”徐长洋看她。

    “……有点扯。”夏云舒想了想,。

    徐长洋轻眯眸盯着她,“扯?”

    “嗯。”夏云舒抿唇,“你想,你的身份是墨唐的重要合作伙伴,我的主要工作对象,结果我跟上司汇报工作进度,还拉你一起,不觉得哪里怪怪的么?”

    “有么?”徐长洋柔和睨她。

    夏云舒汗,“没有?”

    徐长洋挑唇,“那就不我是你的工作对象。”

    “你跟我一起去,我不得介绍介绍你啊?”夏云舒皱皱眉道。

    徐长洋抽了张纸巾,给夏云舒擦了擦嘴角的油渍,柔声,“见机行事。”

    夏云舒看了眼他手里捏着的纸巾,心尖晃动,睫毛勘动间倒也没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垂下头默默吃东西,只是耳根下的脖颈透着抹粉红。

    ……

    夏云舒和贾硕约在下午两点,某人流鼎沸街段的高级咖啡馆。

    徐长洋和夏云舒到达咖啡馆时,贾硕已经到了,带着眼镜,穿得人模狗样的,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杯咖啡,翘着腿坐得像个涵养深厚的高级知识分子。

    夏云舒一眼看到贾硕,看到他那架势,立马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用胳膊肘捅捅身边的徐长洋,声,“我上司,那儿呢。”

    徐长洋先是垂眸温柔看了眼夏云舒,才淡淡挑眸顺着夏云舒的视线望了过去。

    看到靠窗而坐的贾硕时,徐长洋清眸里迅速掠过一阵阴风。

    “走吧。”夏云舒。

    徐长洋握紧夏云舒的手,牵着她朝贾硕走。

    大约是感受到前方传来的目光,贾硕伸手推推眼镜,抬高下巴朝徐长洋和夏云舒这边看了过来。

    相比之夏云舒和徐长洋的淡定,贾硕在看到夏云舒边上的徐长洋时,非常明显的露出意外和吃惊。

    搞什么?

    让她来汇报工作,她带个男的来干什么?

    她夏云舒有没有把他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岂有此理!

    贾硕眉间掠过一道不悦,眨眼便消失不见。

    待徐长洋和夏云舒走近。

    贾硕微微一笑,目光带过徐长洋,落在夏云舒身上,“alisa,这位是?”

    “贾部长,他是……”

    “我是她未婚夫!”

    徐长洋朝贾硕伸手,轻卷唇,儒雅道。

    夏云舒,“……”侧目看他!什么啊?他的见机行事就这样儿的?

    未婚夫!?

    贾硕吃了两斤,瞪大眼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长相身高,乃至气度气场都没话,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

    实话,在他面前,贾硕都觉得自己矮了一大截。

    现在他之所以还坐着,不过是强端着!

    可是这样的人,竟然他是夏云舒的未婚夫?

    贾硕第一个念头是震惊,震惊后是不敢相信,过了不敢相信,却仿佛又是有可能的!

    毕竟……

    贾硕看看夏云舒的脸!

    单看夏云舒那张脸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

    “贾先生,不握个手吗?”徐长洋耐心的伸着手,给足了贾硕面子。

    贾硕猛地眨眼,不自觉的站了起来,把手伸了出去,“幸会幸会。”

    徐长洋握住贾硕的手,笑得清风朗月看着贾硕,“贾先生比我想象中的年轻许多。像贾先生这个年纪便在墨唐坐上了部长之位,实在是让人佩服。”

    呵呵!

    夏云舒冷呵呵徐长洋一脸!

    她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某人也会拍人马屁,阿谀奉承!

    “不敢当不敢当,贾某是运气好。”贾硕颤颤笑。

    夏云舒愣了下,仔细看了看贾硕的脸,才发现他的脸也在抖,而且额头都冒虚汗了。

    夏云舒奇怪的微微睁大眼,缓缓转头看徐长洋。

    徐长洋面庞清隽,看着贾硕的神情也是温温润润的,一点异样都没有。

    夏云舒狐疑的咬咬唇,转盯向贾硕。

    贾硕脸都青了分,强挤着笑看徐长洋,“不知怎么称呼?”

    “噢,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徐长洋歉然笑道,“徐长洋,贾先生可以叫我名字,或者长洋。”

    “……徐长洋?”贾硕有些怔,看着徐长洋,“徐先生该不会是从潼市来的吧?”

    “正是。”徐长洋。

    贾硕轻张嘴,震愕盯着徐长洋,“您不会就是那位人称徐老板的徐长洋徐大律师吧?”

    徐桓恩在“江湖”上被人尊称一声“徐老板”。

    徐长洋接任旭风律所后,称呼上便在徐老板前加了个字。

    不过徐长洋现在都这把年纪了,叫徐老板有点那个啥,所以一般都不带这个“”字,直呼“徐老板”。

    “见笑了,正是徐某。”徐长洋含蓄笑道。

    夏云舒黑线滑了一脑门。

    这些人话要不要这么文绉绉,听得人尴尬癌都快犯了!

    “今天能见到徐老板,我贾某人真是三生有幸啊!”贾硕面色发青中又违和都透着一抹亢奋,抖着脸望着徐长洋激动道。

    “贾先生您客气了!”徐长洋雅达,“您和我未婚妻要谈工作上的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我回避一下。”

    “不不不!”

    贾硕连忙道,“不用回避,不用回避!”

    “不用回避啊?”徐长洋犹豫,“我在这儿,你们不好谈事情吧?”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照样可以谈,可以谈!”贾硕。

    “那……我就不回避了?”徐长洋扬眉。

    “当然不用了。徐老板快请坐,请坐!”贾硕想从徐长洋手里抽出手,不想抽了抽没动,便有些愣,有些尴尬的看徐长洋。

    见此。

    夏云舒这才注意到两人从一开始“握上”的手到现在都没分开。

    而且,她看见贾硕的手都青紫了,一个劲儿的在抖……

    再看看徐长洋的……

    看着也没使劲,就很寻常的握手姿势!

    夏云舒迷惑的斜觑了眼徐长洋。

    徐长洋面色如常,淡然松开手,当看到贾硕颤颤滑下的手时,徐长洋恍悟般,“抱歉抱歉,我是不是用劲大了些,贾先生没事吧?”

    “一点事都没有!”贾硕把那只手往他背后藏了藏,故意大笑道。

    夏云舒都替他尴尬。

    “那就好。”徐长洋笑。

    “您快坐!”贾硕招呼。

    徐长洋颔首,心牵过夏云舒,温柔,“你坐里面,心。”

    夏云舒盯他,面颊微红。

    贾硕愣愣的看着徐长洋对夏云舒体贴有加的举动,心下就起了一层毛。

    徐长洋和夏云舒坐定。

    贾硕抬手招服务员。

    抬的那只手,正好是徐长洋刚握过的。

    夏云舒看到他的手举到半空,抖得跟癫痫病人似的,喉咙一痒,险些控制不住笑出声。

    徐长洋偷偷握了握夏云舒的手,嘴角轻勾着。

    “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服务员过来,看着贾硕徐长洋三人道。

    “我刚已经点了一杯咖啡。徐老板,您看您想喝什么?还有alisa。”贾硕积极道。

    徐长洋看夏云舒,“你想喝什么?”

    “就柠檬汁吧。”夏云舒。

    “好。”徐长洋挑眼看服务员,“就要一杯柠檬汁,一杯美式咖啡,一杯黑咖,和一杯茶。记住,要烫的!”

    “好的先生,您请稍等!”服务员离开。

    夏云舒讶异的看徐长洋。

    干么要强调点烫的?

    而且,他一个人又是喝咖啡又是茶的,喝得了么?

    贾硕此刻的心情比夏云舒更复杂。

    他纠结的点倒不是烫不烫的问题,而是他一个人点怎么多,是不是有点……不合常理?

    想着。

    贾硕谄笑看着徐长洋,“徐老板,稍后您是还有朋友要来么?”

    “没有啊。”徐长洋自自然然回。

    贾硕,“……”还有什么好的?

    徐长洋轻掩下黑睫,眸内冷光熠熠。

    很快,服务员将徐长洋点的果汁,咖啡以及茶都送了上来。

    夏云舒伸手就要去拿她那杯果汁。

    啪——

    夏云舒疼得缩了回来,怒瞪徐长洋,顾忌着贾硕在,她忍着没爆粗!

    徐长洋抓过她的手,用另一只手轻揉她的手背,低缓,“烫。”

    “……”是让你点这么烫的?常温的不好么!?夏云舒怨念众生,死死盯着徐长洋!

    贾硕还饶有兴致,探究的看着徐长洋和夏云舒的互动,不想就在这时,一道略显肥胖的身形猛地冲了过去,二话不,端起桌上那杯果汁,照着贾硕的脸泼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