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62章 徐叔叔,我能相信你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过老徐,这件事可别让卿窨知道。你知道他一向忌讳这些!”楚郁。

    徐长洋面色沉着,“我明白。”

    “不过来也奇怪,云舒既然跟慕止熙在一起,以慕止熙的身家才能,云舒没道理选你而放弃慕止熙。更何况,慕止熙应该是云舒孩子的父亲。”楚郁一点没顾忌徐长洋,道。

    徐长洋皱眉,“孩子不是慕止熙的!”

    “你什么?”楚郁微惊。

    “夏夏跟我,孩子不是慕止熙的,我信她!”徐长洋沉然。

    “不是慕止熙的?”楚郁狐疑。

    徐长洋扣紧手机,“你……有没有查到夏夏在俞市这几年感情方面的消息?”

    楚郁微微沉默,,“云舒在俞市连个朋友都没有,除了与慕止熙关系密切外,哪有什么感情方面的消息?所以我才云舒跟慕止熙关系匪浅!可现在你却告诉我,云舒怀的不是慕止熙的孩子!”

    “……你是,夏夏这几年根本没有交往过别的男人?”徐长洋紧声道。

    “你这样一,倒让我有些不确定。先这样吧,我再查查。”楚郁疑声。

    徐长洋轻提气,“好。”

    与慕止熙结束通话。

    徐长洋并没有立刻回房,握着手机看了一阵,又拨出了一个号码。

    “长洋。”很快,电话里传来一道冷酷的男声。

    “……”徐长洋默了默,道,“相思还在睡?”

    嗯,他拨打的是聂相思的手机号,接的却是战廷深。

    除了聂相思还在睡,徐长洋想不到别的可能。

    “嗯,有了身孕后就变得更嗜睡。”到聂相思,战廷深语调便多了丝柔和。

    “我忘了这个时间相思应该还在休息。那我等相思起床再给她打。”徐长洋浅声道。

    “有事?”战廷深问。

    徐长洋轻顿,“……嗯。”

    “只能跟思思?”战廷深声线微扬。

    徐长洋嘴角抽动,“嗯。”

    战廷深就低低一哼,把电话挂了!

    徐长洋,“……”

    ……

    餐厅,夏云舒拿着一杯水果汁喝,眼角斜见徐长洋接了一通漫长的电话后,终于从阳台走了进来。

    夏云舒睫毛微闪,把余光也收了回来。

    徐长洋径直走进餐厅,站在夏云舒身后,伸手握住她的肩头,看了眼她吃空的盘子,道,“够不够?”

    夏云舒耸耸肩,“我吃饱了!你接了那么久的电话,还没吃呢,你吃吧!”

    你接了那么久的电话?

    徐长洋嘴唇轻抿,矮了身子,在夏云舒肩膀处偏头看她的侧脸,柔声,“不是别人,是楚郁。”

    夏云舒抬眼,“你跟谁打电话不用跟我。”

    徐长洋突地从后抱住夏云舒的肩,脸紧紧贴着夏云舒的发丝,高挺的鼻翼用力的蹭动夏云舒的耳畔,“我现在才发现,我有多愚蠢!”

    夏云舒腰杆绷直,脸僵着,吞动喉咙道,“你,又怎么了?”

    “夏夏,我发誓,从今往后,再不让你受一点委屈,吃一点苦!”徐长洋声音低哑道。

    夏云舒轻拧眉,斜看徐长洋,“你最近给我的承诺会不会太多了点?”

    “不多!少了!”徐长洋抱紧夏云舒,“夏夏,我以为暂时放开你,是对你好,因为那样你会开心,你会觉得我在尊重你!你一直很要强,很坚强,你不喜欢被控制,被强迫!所以四年前你以那样决绝的方式要我放开你,我答应了!可是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错误,最让我后悔的决定!我不该放开你,因为那时候,你除了我,什么都没有。”

    因为那时候,你除了我,什么都没有……

    夏云舒眼眶灼痛,身形控制不住的轻轻发抖。

    “我以为这几年只有我一个在忍受相思之苦,只有我一个人在痛苦!我甚至有些恨你,恨你的固执,恨你的有主见,恨你的心狠!我埋怨了你不下万次,也渐渐地开始怀疑,你或许并不爱我!所以这么多年,你一直不肯回潼市!我等得没有尽头,所以我恨你!”徐长洋喑哑道。

    夏云舒努力睁大眼,阻止眼底的灼热往眼眶外蔓延。

    “我知道我错了夏夏,我错得离谱,错得不可原谅!我现在知道了,你恨我,不肯回到我身边的理由我全都理解了!是我太自私,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你的角度为你着想。当年奶奶离世,你伤心欲绝,唯一的朋友不在你身边,家人不值得你依靠,而我呢,我这个口口声声爱你,要娶你的人又干了什么?我陪在别的女人身边,我该死的陪着其他女人……”

    “别了!”

    夏云舒颤抖且痛苦道,“别了!我不想回忆那些,一点都不想!”

    “夏夏,你千万不要原谅我,一定要想尽办法折磨我,让我痛苦,不然不足以慰藉你的痛苦!”徐长洋双目殷红,哑声道。

    夏云舒眼角沁出水光,两只手捏得死死的,“徐长洋,你为什么要提起这些?你知道我有多努力想忘记这些么?我不懂,不管你当初是因为什么答应跟我分开,你就是答应了,我只知道你就是答应了!既然你都答应了,为什么过去四年,你又忽然反悔?为什么你想在一起就一定要在一起?为什么?你想掌控我么?”

    “是我的错!我该死!”徐长洋一颗心似被千刀万剐着,痛彻心扉。

    他不知道,或者他在麻痹自己不想知道她的任何消息!

    所以他不知道原来这些年她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他甚至都没有担心过当初她抱着一颗受伤绝望的心和躯体离开潼市,独自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她要怎么办?她要怎么治愈?

    可是她心里的伤还没痊愈,却又经历了那一些列的针对和恶意!

    徐长洋只要一想起这些,一想起,他就心如刀绞!

    “像你们这种生下来就注定与众不同,注定要被人仰望的人,根本不会知道,世界上还会有像我这种只是单单要活在这个世上,便要花光我所有的力气。你想象不到的生活艰难,我都体会过,经历过。你想象不到的来自于一个陌生人的恶意有多恶毒,我都体验过。你无法想象这个世界可以刻薄到什么程度,而我都,感受到过!”

    夏云舒喉咙刺痛,一双眼红得仿佛下一刻便会溢出血滴子,“你现在看我好好儿的,不是我经历过了,觉得它们过去了,而是我学会了隐藏!你不信你剖开我的心看看,那里,伤痕累累。伤疤好了,又填一块新的,好了,又添新的……”

    “夏夏……”

    徐长洋从来没有如此憎恶过自己,痛恨过自己!

    他为什么,要让他深爱的人这么痛苦,这么难过!

    夏云舒舔了口干燥到发疼的唇,声音沙哑而低沉,“如果不是慕止熙,如果不是慕止熙,我怎么办啊?”

    徐长洋浑身一震,无边无际的恐慌便漫涌压至心头。

    “徐长洋,跟你在一起,普通的疼,能放大无数倍。普通的喜悦,却让人感到伤感。”

    她只要一高兴就会想到失去,想到她不是他最爱的人,想到她每个放弃尊严去爱他的瞬间!

    她觉得这些喜悦,都与那些不快乐,深深纠缠在了一起!

    “不会了!我以后只做让你高兴的事,我不会再让你痛!夏夏,我不会了。”徐长洋捧过夏云舒的脸,低头去吻她带着泪水冰凉的唇,“夏夏,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夏云舒垂眼,泪眼迷蒙的看着深深吻她的男人,他的唇也是凉的,她能感受到他唇上每一丝的颤动。

    夏云舒攥紧的双手慢慢松开,她缓缓抬起,轻轻拉住徐长洋的一截衣角,随即,一点一点揪紧。

    徐叔叔,我能相信你么?我敢相信么?

    ……

    夏云舒哭了一通,眼睛不幸肿了。

    徐长洋这个罪魁祸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便自觉地拿毛巾打湿热水给夏云舒敷眼睛。

    夏云舒觉得很丢脸,也很气愤,在他仔细给她敷眼睛时撅着嘴道,“徐长洋,你知道坐过山车是什么样的感觉么?”

    徐长洋轻轻一垂眼就看到夏云舒微微撅起的嘴儿,眸光便是一紧,想亲下去。

    但,忍住了!

    他刚已经亲了一回,再亲可没那么好话了!

    徐长洋逼自己别开视线,沙哑,“什么感觉?”

    “就是我现在的感觉!跟你在一起的这二十来天,都像是在坐过山车,大起大落!”夏云舒皱眉道。

    徐长洋顿了顿,“对不起!”

    “……”夏云舒嘴角一抽,别扭极了,道,“你,你反正注意控制你的情绪,不殃及我就行了!”

    “嗯。”徐长洋道。

    夏云舒抿唇,长长的睫毛往下搭了搭。

    “感觉好些了么?”徐长洋问夏云舒的眼睛。

    夏云舒眨眨眼,点头,“好多了。”

    徐长洋这才将热毛巾从她眼睛上移开,从沙发起身,将毛巾拿回洗浴室,出来,便又坐到夏云舒边上,盯着她的眼睛看。

    夏云舒特别不习惯跟他眼神直接对视,一双眼始终在闪。

    徐长洋看出来,淡色的薄唇轻扯,探手抓住她一只手捏着,温声道,“想好下午跟你的上司约在哪儿汇报工作么?”

    “……你不是不用了么?”夏云舒怔。

    “我改变主意了。”徐长洋望向夏云舒的眼眸迅速滑过一道冷芒,道,“我跟你一起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