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61章 徐长洋,你心理素质绝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酒店,凌晨一点过。

    林霰拿着房卡打开套房门进去,余光扫见客厅亮着的落地灯时,微愣了下。

    “回来了。”

    随着女人的声音传来,客厅的水晶吊灯也亮了起来。

    林霰双眼被这光线照得眯了下,但也看清了坐在客厅沙发,手端一杯红酒,似是而非笑睨着她的女人脸。

    林霰盯着她看了数秒,如常踢掉脚下的高跟鞋,穿上拖鞋走向客厅,“这么晚了,还不睡不会是在等我吧?”

    伍瑜放下架起的腿,同时将手里的红酒杯放到茶几上,拿起红酒瓶另倒了半杯,递给林霰。

    林霰接过,仰头一饮而尽,才在伍瑜边上坐了下来。

    伍瑜看到,笑了笑,又给她倒了半杯。

    林霰又仰头喝了个干净。

    伍瑜高挑眉,继续倒。

    林霰盯着红酒杯中的液体,脸上的神情冷硬陌生。

    伍瑜边看着林霰,边将手里的酒瓶放下,重又将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背靠沙发,慵懒含笑看林霰,“昨晚你也是深夜而归……你不会在俞市也有关系不错的朋友,所以才连续两天约着晚上聚会吧?”

    林霰偏首望伍瑜,眼光扫到她脸上的精明时,嘴角冷冷扯了下,“瑜,我们认识多年,相处多年,我一直把你当成我十分要好的朋友、闺蜜。但是……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

    “这话怎么的?”伍瑜微微眯眼。

    “感觉!”林霰皱眉,再次将手里的红酒,灌进了嘴里。

    伍瑜眼波轻闪,“霰霰,是不是今晚出去聚会碰到不高兴的事了?”

    林霰盯着伍瑜哼笑,“不高兴的事?我最近几年有碰到什么高兴的事么?”

    伍瑜一侧眉不动声色的弹动,看着林霰。

    林霰砰的放下酒杯,面上露出既像是自嘲又像是嘲讽的怪笑,“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值得我相信,信任的东西么?”

    “……”伍瑜狐疑盯着林霰,“霰霰,我,婧婧,我们三个是一辈子的朋友,我们是铁三角。所以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跟婧婧都会陪着你!”

    “陪着我?”林霰笑,望向伍瑜,她双眼里猝然投来的锐利,让伍瑜不自觉错开了视线。

    林霰冷笑,“没有谁能永远陪着谁,不论是你,婧婧还是他,你们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我。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又可怜!”

    他?

    伍瑜眼廓缩了分,眯眼看着林霰低声,“看来你真的是在外面受打击了。”

    “随便吧!反正我也从来没真的指望过你们会真的守着对我的那些承诺!”林霰讥笑,起身,拿着桌上的红酒和酒杯,失魂落魄的朝她的房间走。

    伍瑜双眼快速转动,坐直身,盯着林霰的背影道,“霰霰,你少喝点,早点休息,睡一觉起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呵……”林霰冷冷长笑。

    伍瑜仿佛还能听到那道笑声里,藏着一丝哽咽。

    伍瑜斜靠近沙发里,双手微微握了握。

    林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姐姐!

    不过她姐姐人在国外,又连续生了三个孩子,且丈夫的母亲前两天患癌瘫痪在床,一家子都需要她姐姐的照顾,可以心力绞碎,根本没有空余的精力关心林霰这个妹妹。

    前不久林霰还兴冲冲预留一个星期去国外探望她的姐姐和三个侄儿,可加上来回航程,林霰不到三天就回来了。

    她和谭婧问她怎么回得这么早,林霰没。

    不过估计是她报的期望太大,以为会得到热情款待,不想姐姐照顾一家老,分身乏术,让她备受冷落。

    且她姐姐的生活必然烟火气比较浓,林霰可是自诩女神,那样的生活也必定让她无法适应,所以早早的就回了。

    林霰指望不上她的亲姐姐给她想要的那种依赖感和以她至上的满足感,她便将这种期待转移到了慕卿窨,转移到了徐长洋和谭婧身上。

    前些年,林霰也的确从这三人中不算短暂的得到了她想要的所有期盼。

    她为此满足,为此沾沾自喜,甚至为此对自己都生出了唯我独尊感和尊贵感!

    她觉得这些,都是她的应得!像她这样的人,就该被众星捧月,就该万众瞩目,就该活在世界的中心!

    只可惜。

    世界上万物的发展都是变化着的,之所以不变,不过是因为没有碰到那个让之转变的契机。

    那个契机可能是一个人的出现,也可能是一件事的突然发生!

    而最近几年,这种变化变得尤其明显且显著,远远超过了林霰的想象,也远远超出了她所能掌控的程度。

    和慕卿窨的婚姻岌岌可危。

    和徐长洋的关系濒临分崩。

    甚至连谭婧,都在循序渐进的疏离出去!

    别林霰会失落,就算她发疯她都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伍瑜挑眼看着林霰的卧室房门。

    看到林霰失意颓靡,她问自己,她觉得高兴么?

    伍瑜并不!

    但若要问她同情么?

    她的答案同样是不!

    就比如她自己。

    如果有一天她因为她做了某件事而被万人唾骂,她都觉得是自己活该!

    因为这是她选择的生活方式!

    就算到最后她所追求的东西都事与愿违,那是她的命,她自己选择的命,她承受不住,也得承受!

    伍瑜抿紧唇,最后看了眼林霰的房间,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

    翌日,夏云舒七点一过便起了,不过她并没有走出卧室,而是在飘窗前做些简单的瑜伽动作。

    昨晚出去散步前,徐长洋倒是提醒了她,她之前因为上班就相当于运动了,现在她整天待在公寓里,吃了睡睡了吃可不行,得适当做点运动才行!

    做了半时的瑜伽,夏云舒才去洗浴室洗漱,随后换衣服,出了卧室门。

    刚到客厅,就听到徐长洋微沉的嗓音从阳光传来。

    “除了这些,还有么?”

    夏云舒怔了下,朝阳台看了眼,眨着睫毛,慢悠悠的朝厨房走。

    嗯,她现在很饿!

    徐长洋大约听到了客厅传来的脚步声,侧身望了去。

    当看到夏云舒清瘦的身形时,徐长洋瞳眸泛红,一把抓住栏杆,攥紧。

    “云舒现在工作的地方是墨唐吧?”楚郁问。

    “嗯。怎么,她在墨唐也被人欺负了?”徐长洋阴翳道。

    “差不多吧!”楚郁。

    徐长洋脑门上的青筋都出来了,“谁?”

    “云舒的上司叫什么贾硕!那个玩意儿是个色魔,专挑进墨唐实习的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入手!云舒一进墨唐就叫这个狗娘样的臭东西给盯上了……”

    “贾、硕!”徐长洋双眼充血!

    “至于他怎么骚扰云舒的细节我就不跟你了,省得你受不了!”楚郁的声音也带着几分邪冷。

    “我想宰了他!”徐长洋阴狠道。

    “随你吧!”楚郁淡冷。

    徐长洋闭眼,一颗心又疼又怒,“还有么?”

    “……老徐。”楚郁声音突地变得阴沉。

    徐长洋眉峰紧蹙,“!”

    “云舒肚子的孩子,你怎么想的?”楚郁。

    徐长洋捏紧栏杆,转回身,暗声道,“四,你记住,夏夏怀的是我的孩子!”

    徐长洋将这件事交给楚郁调查,便做好了楚郁会调查个一清二楚包括夏云舒怀孕的事。

    所以楚郁必然也查到,这四年他从未来过俞市的事实。

    既然他连俞市都没来过,夏云舒怀的孩子,自然不可能是他的!

    楚郁沉默了几秒,突地阴鸷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要是我,我他妈立马拉她去堕胎!”

    徐长洋双瞳里血丝团团聚拢成浓血般的圆点印在他的眼瞳里,他太阳穴两边的经络突突跳了两下,喑哑道,“我舍不得!”

    “滚蛋!”

    楚郁骂完,便把电话给挂了!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

    徐长洋紧闭上双眼,抓着栏杆的手背全是蜿蜒的青色血管,好一会儿过去。

    徐长洋才缓缓睁开双眼,拿下手机,再次拨出楚郁的号码。

    楚郁接了,但他没出声。

    徐长洋深吸气,轻卷唇,“干什么?我自己都没事,你冒的哪门子邪火?”

    楚郁凉声笑,“徐长洋,你心理素质真特么绝了!”

    徐长洋心头一刺,出口的声音低了分,“行了,别挖苦我了!我跟你的事,你记住了!”

    “你自己愿意喜当爹,你高兴……”

    “楚郁!”徐长洋皱眉,声音忽然拔高,又忽然落了下来,“够了。”

    楚郁在那端猛地提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楚郁这声后,兄弟两沉默了半响。

    徐长洋伸手抹了下唇,声音透着些沙哑,“我让你查慕止熙,查得如何?”

    话间,徐长洋回身朝屋内望了眼,见夏云舒坐在餐厅吃早餐,微眯了眯眼,收回了视线。

    “慕止熙……”楚郁笑了,笑声里透着兴味。

    徐长洋拧眉,“怎么?”

    “长洋,你应该是猜到了吧?”楚郁。

    “……”徐长洋眼眸敛缩,“你是?”

    “呵……”楚郁轻笑,“没错,慕止熙就是卿窨同母异父的弟弟!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