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48章 往酒店赶,怕人跑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对不起相思,我不想再回忆那晚的事,真的。”夏云舒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愿回想的耻辱。

    聂相思饶是再想知道那晚后来发生的事,但听夏云舒这般,便也只好压制住,没再追问,而是道,“徐叔他怎么看待你怀孕的事?还有,你的打算?”

    夏云舒红着眼眶,“他现在不知道我怀的是他的孩子……”

    “不知道?怎么可能?”聂相思却惊道。

    夏云舒微楞,“……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你怀孕的事就是五哥告诉我的。他和三哥都以为你怀的是徐叔的孩子!”聂相思凝声。

    “他们,这么以为?”夏云舒意外。

    “我还在想,可能是徐叔这么告诉三哥和五哥的。所以他们才这么肯定。”聂相思疑惑。

    夏云舒轻皱眉,双眼无意识瞄向房门,忽然也拿不准了。

    “先不管这个。云舒,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聂相思问。

    夏云舒眉头的皱痕深了深,将她和徐长洋的约定与聂相思全盘托出。

    “一个月?”聂相思沉默了半响,试探性的问道,“云舒,假如徐叔真的做到了与林霰断个干净,你会跟徐叔结婚么?”

    “相思,实话,我根本就不相信他做得到。”夏云舒自嘲的笑。

    聂相思默。

    “退一万步,就算他做到了在这一个月内对林霰不闻不问,但也不保证一个月后,徐长洋还能忍得住不管林霰。”夏云舒得十分笃定。

    笃定到让聂相思心口微沉,“云舒,你就这么信不过徐叔么?”

    夏云舒眼波跳晃了两下,嘴角轻勾起讥讽的笑,“事实如此!”

    “这么来,你也没想过要嫁给徐叔吧?”聂相思有些难过。

    她难过的是,夏云舒深爱着徐长洋,可再深的爱,也抵不过一句不信任。

    若是不信任。

    夏云舒不论是跟徐长洋在一起,还是彻底与他了断,都会在她心头留下难以愈合的伤口。

    “我只是想他放过我。”夏云舒决然。

    聂相思难过得不出话。

    夏云舒一双杏眸荡着晶亮的水光,她轻轻滑动了下喉咙,道,“相思,答应我一件事。”

    “……你。”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孩子的父亲是谁。包括你三叔和徐长洋!”夏云舒严肃道。

    夏云舒这话后。

    聂相思顿了片刻,才讶然且复杂,“所以,徐叔是真的不知道你怀的是他的孩子?“

    夏云舒眼廓微缩,“不管他知不知道,你都不要告诉他!相思,如果你当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就必须答应我,绝不能告诉任何人!“

    “云舒,不管如何,孩子将来生下来,总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你不能剥夺……”

    “剥夺?”夏云舒含着泪笑,“他徐长洋为这个孩子做过什么?有他这个父亲和没他这个父亲对我孩子来没有区别!”

    聂相思没出声。

    她知道自己不该对她这样的话,因为她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

    她都没做到那么无私大度,又拿什么去强迫她必须大度呢?

    她只是……也替徐长洋着急!

    夏云舒岂会不知道聂相思的为难和心思,张唇吐了口气,道,“相思,我没有想过要瞒着孩子他的父亲是谁这件事。我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徐长洋横生枝节。等我和徐长洋彻底有个了结,我和他的生活彼此都稳定下来,我会找个合适的时机跟我孩子,我会尊重他的意见。如果他想认徐长洋这个父亲,我不会阻拦他。”

    聂相思还能什么。

    “相思,答应我!”夏云舒攥紧手道。

    “……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你在俞市有任何事,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必须!”聂相思口气亦是强硬。

    “好!”

    ……

    徐长洋用最快的速度签约,再托人买了些生活用品以及干净的床单被褥什么的,便马不停蹄的驱车往酒店赶。

    自己一个人出门,留夏云舒独自在酒店待着,他是越想越不踏实。

    嗯,总怕人跑了!

    徐长洋微吐口气,又踩了脚油门。

    不到二十分钟,徐长洋便抵达酒店,刚从车里下来大跨步朝酒店内走,兜里的手机适时震了震。

    徐长洋边走边摸出手机,眼角余光扫到手机屏幕时,往前跨的步子微微滞了滞。

    徐长洋薄唇微绷,缓缓凝向手机屏幕的双眸转深。

    “林霰”两字就在他眼前闪动。

    徐长洋眼光幽幽一闪,便将手机放回了裤兜里,重又阔步朝电梯的方向迈。

    ……

    与此同时,潼市某高级定制女装店内。

    伍瑜斜眼看握着手机怔怔出神的林霰,随手挑出一件裙子走到林霰面前,“霰霰,干么呢?”

    林霰快速把手机握紧手里,抬眼看伍瑜,“没什么。你挑好了?”

    伍瑜盯着林霰,举了举手里的裙子,“你看这件好看么?”

    林霰看了眼,“不错。”

    伍瑜却努努嘴,意兴阑珊的把衣服交给了店员,伸手挽住林霰的胳膊,“我们再去别家店逛逛吧。”

    林霰没什么。

    伍瑜和林霰走出店门口,望了眼倚在栏杆前把玩着一盒女士香烟盒的谭婧,“走吧婧婧。”

    谭婧今天装画得有点哥特风格,夸张的印花t恤和黑色破洞牛仔裤,脚上踩着黑色平底凉鞋。

    而她破洞牛仔裤下露出的左侧脚踝上纹着一头咆哮的黑色豹子头,她这一身装扮,加上她四年前忽地剪短,染着酒红色的短发,以及她本身就有一米七几的身高,倒真够放荡不羁,个性的。

    谭婧站直,皱眉低头,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你们还要逛?”

    “什么还要逛啊?我们刚出来好不?”伍瑜挽着林霰走进她,。

    谭婧将烟夹在中指和食指间,抬眼看伍瑜时,余光从林霰脸上扫过,“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们逛了。下次约。”

    谭婧完就要走。

    “婧婧!”

    林霰低落的叫住她。

    谭婧回头看林霰。

    林霰抽出伍瑜挽着的胳膊,又朝谭婧走了步,目光挽留的看着她,“我们三个好不容易一块出来,都还没好好话你就要走?”

    “有事。”谭婧盯着她,。

    林霰伸手拉住她的手,“我不管,今天什么你都不能就这么走了。”

    谭婧不为所动,“霰霰,我真的有事。”

    林霰哀求看着谭婧。

    “走了。”谭婧却错开目光,将手从林霰手里抽出,对伍瑜潇洒的挥挥手,转身就走了。

    “婧婧……”

    林霰蹙眉跟了两步,在谭婧越迈越快的步伐下,不得不停下来,望着谭婧背影的双眼却隐约闪过一抹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谭婧看她的目光,总带着缕缕陌生。

    而从来对她有求必应的她,也开始对她的要求越来越频繁的拒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哦,想起来了,好像是四年前那场订婚宴后……

    “霰霰,你婧婧她是不是有了新的伙伴了?”

    伍瑜玩笑似的嗓音从林霰背后传来。

    林霰脸上和眼底的冷意瞬间消失,换上无奈,回身看着伍瑜,“应该不是。她最近在忙画展的事,忙一点能理解。”

    伍瑜不再谭婧,伸手勾住林霰的胳膊,往前走,”霰霰,你最近跟徐大哥见过面么?“

    “长洋最近好像不在潼市。”

    提到徐长洋,林霰脸上多了层郁色。

    “好像?”伍瑜偏头笑看林霰,“连你都不确定徐大哥在不在潼市啊?太奇怪了。”

    林霰快速用眼角用力盯了眼伍瑜,抿着嘴唇没话。

    伍瑜不打算就此刹车,继续道,“对了,你跟慕大哥谈好了离婚事宜了么?”

    林霰脸一下拉了下来,偏头冷看着伍瑜,“瑜,你很希望我跟阿窨离婚么?我跟阿窨离婚对你有什么好处?”

    “哎唷。”伍瑜忙抱着林霰的胳膊笑,“瞧你的,你跟慕大哥离婚对我能有什么好处?我问你,只是关心你而已。你要是不想我过问,我不问就是了。看你,还生气了?”

    林霰脸色还是沉着,“瑜,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和婧婧都清楚,但我们都不介意,仍然和你成为好朋友。不过我很久之前就跟你明白过,除了阿窨,不论你的下一个丈夫人选是谁,我都不管!而且乐见其成!毕竟你能得到你想要的,身为好朋友,我真心替你高兴!”

    虽然伍瑜就是这样的人。

    但不代表林霰这样直截了当的出来,伍瑜就高高兴兴的听了,且毫不在意。

    相反的。

    她对自己的羽毛还是很在乎的!

    白了。

    你林霰可以这么想,但就是不要当着她的面儿出来让她知道让她难堪!

    伍瑜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但眼睛已经眯了起来,盯着林霰那张唯有在提起慕卿窨时才敢毫无顾忌的怒就怒的脸,“霰霰,实话,慕大哥那样的男人我是不敢肖想的,我不是你,没那个胆量!”

    林霰皱着眉。

    伍瑜盯着她幽幽笑,“但是我呢,还是很喜欢徐大哥的!”

    林霰心头一震,望着伍瑜脸的双眼寸寸沉敛。

    伍瑜转了转食指的戒指,妩媚抬了抬下巴,看着林霰,“徐大哥没跟你他去了哪儿,我倒是稍稍留了心。徐大哥啊……”

    伍瑜直直锁着林霰的眼睛,“是去了俞市!”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