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38章 夏夏,你还要我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冗长的目光对峙后,徐长洋忽地掐着夏云舒苍白巧的下巴,凌凌低笑,“夏云舒,你好大的胆子。”

    夏云舒绷着脸,“徐长洋,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为所欲为?请你立刻从我身上滚下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不想看到我?”

    徐长洋用指腹掐摁夏云舒的下巴,目光薄凉盯着夏云舒,笑得极为恐怖,“世上的事,哪能都如你如愿?而我徐长洋下半辈子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要你不能如意!”

    夏云舒也笑了,“几年过去,你不做律师,改做变态了?”

    “我是变态,能轻轻松松拿捏你的变态!夏云舒,我告诉你,你下半辈子完了,彻底完了!”徐长洋扔下这句话,便从夏云舒身上起来,舌尖碰了碰刚被夏云舒扇过的那半边脸,阴着脸眯看夏云舒。

    夏云舒跳到喉咙口的心,缓缓回归原位。

    她的手不动声色的拂过肚子,绷抿着唇从沙发里坐起,仰头漠然盯着徐长洋,“徐长洋,你现在比学生还幼稚!你觉得你跑到这里来恐吓我几句,我下半辈子就过不好了么?”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眸光里是铺天盖地的冷,“你到这个时候还以为我只是在恐吓你而已,你到底是愚蠢,还是太过笃定我对你下不了狠手?”

    夏云舒冷笑,“徐长洋,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啊?看我过得不好,你就开心了么?你的人生追求可真够‘别开生面’的!”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心头翻腾着的疼意时时都在挑衅着他薄弱的理智。

    夏云舒现在每一个字,脸上露出的每一丝讥讽和冷漠,都让他疯狂的憎恨,他想亲手撕碎她那张脸上浮现的讽刺和漠视,他甚至想狠狠的弄哭她!

    她到底凭什么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如此笃定!

    徐长洋眼眸里的情绪如浪如潮,他一瞬不瞬盯着夏云舒,面上的神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来冷,越来越冷……

    “我一直在等你,像个傻子一样等着你!”徐长洋眸光猩红盯着夏云舒,隐忍的嗓音里满是痛楚和悔恨。

    夏云舒看着他,态度冷漠到仿佛徐长洋是个无关紧要,不足以引起她丁点情绪变化的陌生人。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冷酷决然的脸,心口似是被万剑刺中,疼得撕心裂肺。

    他没有再继续下去。

    因为他知道,他得再多,对于一个早已变心的女人而言,不啻于惹人厌烦的一堆废话!

    徐长洋缓慢低头,声音喑哑嘶重,“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刚才签的那份合约吧?“

    夏云舒轻怔。

    徐长洋握紧双手,垂下的目光染着血色定定盯着夏云舒的肚子,“从这一刻开始,你是我的专属翻译!这份合约,我不结束,就永远不会结束!”

    夏云舒大惊,一颗心失去方寸,“你什么意思?”

    徐长洋黑软的睫毛根部隐隐闪动水光,他低着头,声音里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虚弱和疲倦,“意思是以后我在哪儿,你就在哪儿。这辈子,只要我不放手,你就只能在我身边,哪都不能去,哪儿都……不许去。”

    “不可能!绝不可能!”

    夏云舒不仅态度坚决强硬的了句“不可能”,还另加了句“绝不可能”来强调她的态度。

    徐长洋伸手捂了捂眼睛,忽地转过身,阔步朝办公室门口走,“除了接受,你没有别的选择!从明天开始,只要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徐长洋!”

    夏云舒急躁的从沙发里站起,红着眼盯着迅速闪出门外的背影,心头被满满的无力和焦躁填充,“徐长洋,徐长洋……你的目的就是想让我继续悲惨狼狈下去么?”

    最后一句话,夏云舒是哽咽地喃出声的。

    夏云舒伸手放在额头上,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滚,“徐长洋,你混蛋!你不是已经得偿所愿跟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么?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我有那么好欺负么?我有那么好欺负么!?”

    ……

    夏云舒调整情绪,便一直待在总裁办公室里等沈缙渊。

    她不会接受这个任务的,她怎么可以接受?

    她根本没办法想象,跟他朝夕相处,她会变得怎么样?

    她不要,绝不要!

    可是夏云舒好不容易等到沈缙渊开会回到办公室。

    还没开始她的打算,沈缙渊一见夏云舒仍在他办公室里,便沉下来,劈头盖脸的就训了夏云舒一通,理由是她在工作时间玩忽职守!

    所以到最后,夏云舒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沈缙渊厉声轰出了总裁办公室。

    夏云舒回到编辑部办公室,眼眶还是红的。

    其实夏云舒这四年很坚强,除了在慕止熙面前红过几次眼眶外,就算当初余素华和夏镇候给她的那张二十万的银行卡不翼而飞了,夏云舒都没哭过!

    实话,如果不是那张卡掉了,补办需要夏镇候的证件,夏云舒这几年也不必过得这么苦逼!

    可今天,她就是觉得莫名委屈,特别想哭!

    她太天真了!

    现在合约签了,木已成舟,她硬着头皮接受外,根本就没有退路!

    找沈缙渊?

    他肯定事先便与徐长洋商量好了。

    怎么可能轻易准许她退出?

    夏云舒抽出纸巾抹了抹眼睛,“卑鄙!”

    “alisa,你怎么哭了?”

    唐静恩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趴在隔板上关切的看着夏云舒道。

    夏云舒轻怔,抬头看唐静恩。

    眼角不经意扫到办公室其他同事,才发现大家都看着她。

    夏云舒脸一热,羞愧的垂下眼睛,,“最近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干得厉害,风一吹就红。”

    “风吹?”唐静恩挑眉。

    夏云舒点头。

    唐静恩盯着夏云舒看了几秒,没再什么,回到了自己的格子间。

    ……

    下午下班,慕止熙来接她。

    也不知道他什么眼神,一眼就看出夏云舒不太对劲,沉着脸推开车门,几步走到夏云舒跟前,抓着她的双臂就问,“出什么事了?”

    夏云舒还怔了下,睁大横着几缕红血丝的眼睛盯慕止熙,讷讷,“没事啊。”

    “没事你哭什么?”慕止熙阴着脸,目光凌厉逼视夏云舒,“!”

    “我真没事!”夏云舒笑,“你是不是看我眼睛红了,鼻子也红了?其实是上午眼睛不太舒服,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眼睛里一样,干得厉害,还有些疼。不过中午休息时间我就去药店买了药,那药有点呛鼻,所以我的鼻子就这样了。不信我给你看看我的药!”

    夏云舒着就要去包里掏药!

    慕止熙拉住她的手,皱眉,“行了别掏了,我信你!”

    夏云舒叹气,“疑神疑鬼的。”

    “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慕止熙探指抚夏云舒的眼角,柔声问。

    “早就不疼了。”夏云舒道。

    慕止熙抿着唇,不放心的又盯着夏云舒的眼睛看了会儿,才沉吸口气,看着她,“下次再有哪儿不舒服给我打电话。你一个孕妇挺个大肚子跑上跑下,危险指数太高。”

    夏云舒想快快结束这个话题,便顺从道,“知道了。”

    见她这么听话,慕止熙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回家。”

    “嗯。”夏云舒掩下睫毛。

    ……

    在发现徐长洋“失踪”,且电联不上赶到俞市的翟司默和闻青城父子俩抵达徐长洋下榻五星级酒店套房时,徐长洋又把自己灌倒在一堆酒瓶里。

    整个套房浸泡在一股难闻的酒气里!

    闻青城和闻希希父子俩表情同步的露出嫌弃脸,立在门口就不动了。

    翟司默靠了声,冲了进去,弯身将倒在酒瓶中央的男人费力托起,“老徐,你他妈是在作死你知道吗?我靠,酒店这他妈都多久没收拾了?臭死了!”

    不是酒店不收拾,而是徐长洋特别嘱咐过,不用收拾!

    “三儿,赶紧的啊,来搭把手!”

    翟司默喊道。

    闻青城深呼吸,松开闻希希的手,,“在门口等爸爸。”

    闻希希瞄他一眼,点头。

    闻青城快步走了进去。

    再严重的洁癖,也没有兄弟重要是不?

    闻青城边朝徐长洋靠近,边在心里自我催眠。

    好容易和翟司默齐力将人扛到酒店卧房的床上,闻青城赶紧撒手便要去洗浴室“消毒”。

    不想脚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动。

    一只手便被抓住。

    闻青城,“……”

    翟司默眼珠子瞪了瞪。

    两人同时看向床上快把自己喝死的男人。

    “夏夏,夏夏……”

    被喊作“夏云舒”的闻青城,一脸古怪。

    他的手,很像女人么?

    他拉着他的手喊一个女人的名字,像话么?

    翟司默盯着闻青城无语的脸,暗自发笑,却一本正经,“理解一下,老徐这不为情所困么?你就委屈一下,当一回‘夏夏’,嗯?”

    “嗯你个屎!”闻青城瞥他,一下把手抽了出来,转身快步朝洗浴室走。

    翟司默噎了下,盯着闻青城的背影哼唧,“三儿,你世上还能找出一个比你这脾气更捉摸不透的人么?”

    翟司默没听到闻青城的声音。

    倒是床上的徐长洋又梦呓出声,“夏夏,如果我不介意,你还要我么?”

    徐长洋声音里的痛苦和委屈,听得翟司默心酸不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