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32章 四年后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夏,我不可能放开你,更接受不了你离开我,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徐叔叔,你放我一条生路吧。你要是坚决不肯放手,就是在往死路上逼我!我现在就站在悬崖边,你的一句话,可以让我生,也可以让我死!“

    “不,不,夏夏,我爱你,我不可能让你死!我们会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徐叔叔,看在我曾真心实意的爱过你,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付给你过,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很痛苦,很痛苦。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

    “夏夏,我不要,我接受不了,你爱我,我也爱你,我们为什么要分开?”

    “不分开我就会死!你是想要一具尸体跟你不离不弃么?徐叔叔,放手吧!我真的,真的很讨厌现在的一切!请你不要剥夺我最后一丝求生的渴望!”

    “我放不开,做不到!夏夏,不要对我这么残忍,不要离开我……”

    “夏夏……”

    从俞市回来后,徐长洋又一次在这样的梦中惊醒。

    满屋子的酒气浓浓郁郁的铺开,徐长洋手扶着胀痛不已的额头,缓缓从沙发里坐起。

    现在大约是中午,阳光从窗口洒进,将一室狼藉照得无所遁形。

    徐长洋轻堪着黑长微湿的睫毛,一点一点看过茶几上,地毯上歪七竖八躺着的酒瓶。

    胃里又开始隐隐作疼了。

    徐长洋伸手抹了把眼睛,手撑着沙发把手从沙发里站起,?踉的朝洗手间走。

    叮——

    门铃在这时响起。

    徐长洋布满红丝的双眼掠过一道阴光,盯着洗手间的方向,没有理会身后那道门铃声,去了洗手间。

    近二十分钟。

    徐长洋赤身**的从洗手间出来,全身都是水,墨色的短发被水打得软塌塌贴着头皮,大汩大汩的水珠顺着发尖往下淌。

    叮,叮叮——

    门铃声此起彼此固执的继续响来。

    徐长洋面容阴凉,赤脚往楼梯迈。

    “老徐,老徐,你丫听到了么?听到了就赶紧来开个门,哥几个担心你呢!”

    翟司默暴躁的声音震震拂进。

    徐长洋充耳不闻,继续朝楼上迈。

    “长洋,我们来了很久了,你不开门也行,你吱一声,我们知道你没事就放心了。”是闻青城的声音。

    “老徐,你这样真特么让人担心!”楚郁哼道。

    “老徐,老徐,你听到了吗?哥,我叫你哥,叫你徐大爷也成,你倒是应一声啊……”翟司默抓狂。

    徐长洋眼睫毛都没眨动一下。

    “老徐……”

    “让开!”声音凌寒、霸气!

    嘭——

    一声巨响!

    房门被从外踹开。

    门板在撞到墙壁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门口。

    翟司默、楚郁以及闻青城皆是咋舌的盯着刚把大长腿收回来的战廷深:老哥,稳!

    战廷深泰然自若,把门踹开了,便径直走了进去。

    刚走进门,战廷深就后悔了!

    因为他隐约看到了一块白花花的肉从他眼前迅速的闪过。

    那团白花花的肉,应该是……屁股一类的东西!

    战廷深嘴角狂抽,果断退了出去,转身把眼睛闭上了!

    翟司默三人奇怪的看着战廷深:几个情况?

    “……廷深,你咋了?”翟司默凑到战廷深边上,迷惑的看着战廷深,“你闭着眼睛干啥?”

    “……辣眼睛!”战廷深隐忍。

    “什么东西辣眼睛?”

    翟司默皱眉,回头看楚郁和闻青城。

    楚郁和闻青城对视了眼,抿唇先后走了进去。

    将屋内的环境扫视了遍,两人表示都没有看到任何辣眼睛的东西,便转头看着翟司默,耸了下肩。

    “我去找老徐!”楚郁。

    闻青城点头。

    “廷深,我进去看老徐了?”翟司默古怪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仍是闭着双眼,“去吧,我平复一下。”

    翟司默,“……”平复what?!

    ……

    “你们看看,看看,照他这种把酒当饭吃的行为,能不胃穿孔么?”

    确定徐长洋在楼上,兄弟四人走到客厅。

    看着满地的空酒瓶,翟司默登时气不到一处来,一下踢了好几个空酒瓶,愤愤道。

    楚郁眯着一对狭长,看战廷深,“长洋这回去俞市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回来后整个人大变样,比四年前云舒刚离开那会儿还堕落!”

    “不仅仅是堕落!”闻青城嫌弃的看着地上的污渍,抿唇,“脾气也变得阴晴不定,整个人透着一股消散不去的戾气!我总觉得,要出事!”

    “呸!”

    翟司默回头呸了下闻青城,“能不能点好的?乌鸦嘴!”

    闻青城皱紧眉,从裤兜里抽出一只白晃晃的手,指了指地上那些酒瓶,有点忍无可忍,,“五,收一下。”

    “……”翟司默气乐了,盯着闻青城,“你怎么不叫楚郁和廷深?”

    闻青城抿唇,看了看楚郁,又看了看战廷深,停顿了几秒,,“可以么?”

    “你呢?”

    楚郁冷呵呵。

    战廷深直接给了闻青城一个“做梦”的冷酷眼神。

    闻青城眼角轻抽,只好又去看翟司默。

    翟司默狂翻白眼。

    他算是看出来了。

    这几位爷之所以跟他交好,八成就是想找个免费的下苦力的!

    嗯,翟司默依旧记得徐长洋让他翻垃圾桶的事!

    这群心机老boy,他看得透透的!

    “盯着我干什么?我就问你盯着我干什么?”翟司默怨气极重的瞪闻青城。

    楚郁和战廷深瞧着翟司默炸毛的样子,一挑眉,,“收拾!”

    “你们……”翟司默痛心疾首的看着几人,“你们这群万恶的资本家,就知道压榨我等良民,我今儿偏就誓死不从!”

    “确定死都不收拾?”楚郁边活动骨节边朝翟司默走。

    翟司默表演**一下来了,正气凌凌的伸出一只手往前一挡,一副要与恶势力斗争到底的模样,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行,我今儿非宰了你不可!”楚郁狞笑,蓦地跃向翟司默。

    在他逃跑之前,勾住他的脖子,扼住他的喉咙,“呵,,收不收拾?”

    “我……是不会向你们这群恶势力屈服的!我死都不收拾!”翟司默慷慨激昂道。

    楚郁眯眯眼,看了眼闻青城,“青城,把他裤子扒了!”

    “脏死了!”闻青城一下拒绝!

    “……”翟司默还没从惊悚中回过神来,就被一个暴击,痛心的看着闻青城,人家哪脏了,哪脏?

    楚郁阴笑,”这样弄死你太便宜你了,所以我决定在弄死你之前,先废了你老弟!“

    “我艹,这么毒的点子你都能想出来?怎么不变态死你?”翟司默寒毛都竖起来了,盯着楚郁道。

    “废话少,收不收拾?”楚郁瞄着翟司默某个部位,哼。

    翟司默气死了,“士可杀不可辱,既然你要这么羞辱我,那我……收拾就收拾!”

    楚郁和闻青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战廷深静静看着楚郁和翟司默闹,深沉的眸光时不时扫向二楼。

    其实。

    闻青城和楚郁也没真想翟司默收拾,毕竟稍后便会有佣人来打扫。

    不过是在等徐长洋的过程找找乐子,彼此逗乐逗乐罢了。

    因此。

    徐长洋从二楼下来时,翟司默压根就没收拾,拿着一枚啤酒罐在手里把玩转动。

    徐长洋一身干练精神的西装,从头发丝到他脚下的皮鞋,一丝不苟。

    战廷深四人看着这样的徐长洋,心头各自都藏着一抹叹息。

    他就是这样,天大的事都自己扛着的,撑不下去也扛着。

    除了地上躺着的这些酒瓶能证明些什么外,出现在大众眼前的徐长洋,永远是那个无往不胜,犹如神话般存在的,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大律师!

    徐长洋抬手扣衬袖纽扣,眸光清和看四人,声音与平日无异,温和低醇,“你们今天都很闲?”

    翟司默盯着徐长洋,微微犹豫,,“老徐,哥几个这么多年的情谊,你就别在我们几个面前逞强了。你要是遇到什么事,你跟我们,我们兴许能为你排忧解难。”

    战廷深三人都赞同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笑了下,“放心,如果真遇到难事,你们几个一个都跑不掉。”

    战廷深盯着他,“别一个人扛着。”

    徐长洋伸手握了握战廷深的胳膊,“现在相思怀着身孕……”

    孕字一出,徐长洋猛地顿住。

    温润的面庞一瞬凝硬了分。

    战廷深和楚郁几人对看了眼,都沉眸看向徐长洋。

    徐长洋放在战廷深胳膊上的手缓缓用力,再缓缓松开,他垂低眸,没让战廷深等人看到他眼里的灼红,,“你应该留在家里多陪陪她和孩子们。”

    徐长洋又停顿住。

    战廷深眼廓敛缩。

    “我这儿,不必操心。我能处理好。”

    徐长洋完,跨步朝大门口走。

    能处理好?怎么处理?

    战廷深几人的目光随着徐长洋移动,各自的眸光里都潜藏着一抹担忧。

    “老徐,你去哪儿?”翟司默盯着徐长洋的背,问。

    “还能去哪儿,律所!”

    徐长洋清淡的嗓音从门外飘来。

    翟司默微微吸气,去看战廷深几人,讷言,“我怎么觉得这么不得劲儿?我靠老徐,太不正常了!”

    战廷深眯眼。

    从进门看到一片白花花的屁股肉,他就已经觉得很不正常了好么!

    “你们,老徐真的是去律所了?”楚郁挑眼。

    战廷深三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