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30章 彻底分开了,没戏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度过了十八年以来,最漫长的一个暑假。

    九月初,夏镇候和余素华才带着夏阳夏朵度假回来。

    一家四口回来时,夏云舒就坐在客厅沙发里。

    余素华挽着夏镇候,与夏镇候恩爱低语。

    便连夏阳,此刻都牵着夏朵的手,跟在余素华和夏镇候身后。

    夏云舒一只手撑在沙发背上支着头,无声无息的看着几人。

    “姐姐。”

    夏朵最先看到夏云舒,漂亮的眼睛一瞪,欣喜的甩开夏阳的手朝夏云舒跑了过去。

    夏云舒瞄了眼夏朵,面容平静如一汪死水。

    听到夏朵这声“姐姐,夏镇候余素华及夏阳三人先后望向夏云舒,神色各异。

    夏镇候仿佛还是有些惭愧和心虚的,是以看着夏云舒的双眼闪烁不定。

    余素华则眯着眼睛,防备的眼神中藏着厌憎。

    夏阳面上便是毫不掩饰的浮出不屑和憎恶。

    “姐姐,这次去旅游的地方好好玩,可惜你没去。”夏朵大眼亮闪闪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挑眼,盯着站定在原地的三人,“气色看上去都很不错,看来是真的玩得很开心。”

    夏镇候面色讪讪,朝沙发走,“最近家里发生了太多事,出去散散心。”

    “给我十万!”

    夏镇候走到沙发,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夏云舒道。

    夏镇候怔住,盯向夏云舒。

    余素华亦高度打起精神,皱着眉头走了过来,眯眼看夏云舒,“十万?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我没有问你要,你没资格过问!”夏云舒看着夏镇候,声音冷漠。

    “……”余素华一噎,不忿的咬唇看向夏镇候,,“镇候,十万可不是数目!”

    夏镇候双瞳缩了缩,双手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坐进沙发里,吸气看夏云舒,“云舒,素华得对,十万不是数目。你一开口就要十万,这让爸爸很为难啊!”

    听夏镇候这般,余素华心落了落,坐到夏镇候边上,紧紧盯着夏云舒。

    夏阳也走过来,歪坐进沙发里,嚼着口香糖冷笑看夏云舒,“不得了了,一开口就是十万十万。现在是十万,过段时间是不是就二十万,三十万,一百万。爸,您可要想好了。人心,是不足的!”

    夏朵懵懂的歪歪恼道,看着夏云舒声问,“十万很多么?姐姐,朵有存零花钱,朵可以把所有零花钱都给姐姐。”

    “就你那点钱!”

    夏阳愤愤的一把拽过夏朵,把她的脑袋往他怀里按,整她。

    “啊……哥哥,坏哥哥……”

    余素华蹙眉,瞄了眼夏阳和夏朵,见夏阳分寸着,便抿着唇没什么。

    夏镇候笑了下,盯着夏云舒,“云舒,你能跟爸爸,你要这十万干什么?你要是了,爸爸觉得合理,爸爸就是没有那么多,也会想方设法给你凑上。”

    凑?

    夏云舒冷冷看着夏镇候,换作之前,夏云舒已经开撕了。

    但今天她没有,因为,不值得!

    “十万块,买断你跟我的父女关系!“夏云舒清楚道。

    夏镇候一愣。

    不仅他,便连余素华和夏阳也都惊愕的看向夏云舒。

    她什么?

    买断父女关系?

    她是想,跟夏镇候,一刀两断?!

    “云舒,你什么意思?”夏镇候反应过来,脸当即就沉了,威严盯着夏云舒道。

    夏云舒斜了眼余素华,“十万块,你就可以成功把我赶出这个家了。这么多年过去,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么?现在只要十万块,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余素华,“……”

    夏阳看向余素华,双眼里光芒熠熠。

    夏阳从便厌恶夏云舒。

    他厌恶夏云舒的点,不仅仅是夏云舒也厌恶他。

    最根本的,是因为从到大,夏云舒一遍遍的提醒他,他的母亲,是个可耻的第三者!

    而他,就是他母亲破坏别人家庭怀上的野种,私生子!

    哪怕后来夏镇候娶了余素华,可仍然无法掩饰,他是在余素华当三的那段时间怀上的!

    对夏阳而言!

    这是他最大的污点和每每想起便会痛苦的所在!

    如果夏云舒能彻底离开这个家,就意味着他不用再看到她。

    不看到她,他就不会不受控制的想起这个事实!

    所以。

    夏阳想将夏云舒赶出夏家的信念,绝不比余素华要弱!

    现在就有这么个机会,只要十万,十万而已!他就可以永远摆脱她的影响,摆脱这个污点!

    “妈。”夏阳声音里难掩激动。

    余素华看了眼儿子,她握了握自己的手,心头同样跌宕起伏。

    可是这个时候她是不能什么的。

    因为决定权在夏镇候手里!

    夏云舒不管如何都是他的骨肉,她要是在这时候鼓吹夏镇候同意给夏云舒她要的十万块,夏镇候必定会对她侧目,必定会认为她居心叵测。

    所以,她现在不能。

    至少,此刻还不是开口的最佳时机!

    余素华稳了稳那颗激跳的心脏,看向夏镇候。

    夏镇候脸色很难看,相当难看,“云舒,你十八岁,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你不要像个不懂事无理取闹的孩子,想到什么就什么,完全不过脑子!”

    “如果我,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呢?”夏云舒冷淡看着夏镇候,“夏镇候,你其实也早就想甩掉我这个麻烦了吧?以前没甩,是因为你要顾及你的脸面,怕人闲话。可现在不同了。现在是我想跟你了断,其他人不会什么的。十万块而已,对你而言,九牛一毛而已不是吗?”

    “我看你现在是神志不清!”

    夏镇候猛地一拍沙发,怒吼,“我是你父亲,你是我女儿,血缘至亲,哪是了断就能了断的?夏云舒,别以为你现在有徐家撑腰,你就可以任性妄为,不把我这个父亲看在眼里!”

    夏云舒放下支着头的手,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清明的双瞳直直锁着夏镇候,“夏镇候,你扪心自问,你对我有尽过,哪怕一天父亲的责任么?”

    “我怎么没尽到?给你吃给你住供你读书,别人有的,你夏云舒缺过什么?”夏镇候高声道。

    这份理直气壮,夏云舒不得不服!

    夏云舒冷涔涔笑,“夏镇候,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跟徐长洋在一起?“

    夏镇候眸光一闪,眯眸哼道,“不管你跟谁在一起,你这辈子都是我夏镇候的女儿,谁都改变不了!”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

    夏云舒低下眼睛,轻讽,“免得你被蒙在鼓里,所以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我跟徐长洋分开了……”

    话到此,夏云舒抬眼盯着夏镇候惊诧的脸,“是真的,彻底分开了,没戏了!”

    夏镇候定定看着夏云舒,“怎么会……”

    “有什么不会的?”夏云舒笑,“徐长洋心有所属这件事你们恐怕比我还早知道吧!”

    夏镇候脸一白,全身的血液无法自已的发冷。

    如果她和徐长洋分开,拿徐长洋给的钱……

    余素华面上也露出丝丝悚然,紧张的看着夏镇候。

    夏云舒将夏镇候和余素华的神情看在眼底,无波无澜的双瞳快速闪过一抹冷光,扯唇道,“徐长洋之前给的聘礼是多少?两个亿还是三个亿?”

    夏镇候面无血色,“云舒,虽然长洋以前是有喜欢的人,但爸爸看得出来,长洋现在最喜欢的还是你,他跟他心里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他喜欢的人已经结婚了。云舒,你不要冲动……”

    “你们以为是我要分开的么?”夏云舒绵密的睫毛将她眼底的波光尽数遮挡了去,“不是的。是徐长洋突然发现他不爱我,他心里依然忘不了他心里深深爱着的那个人,他无法欺骗自己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是他跟我,分开!”

    什么?

    夏镇候一震,面如死灰。

    夏云舒没看夏镇候的脸,都能知道他此刻的表情有多么的万念俱灰。

    夏云舒心头有短暂的畅快,她觉得真是解气啊!

    才到这儿,他就这么的沉不住气,泄了底。

    那她接下来要的话,他听了,岂不是要疯?!

    夏云舒勾起嘴角,扬眉,“毕竟是徐长洋提出的退婚,分开,他有心补偿,便也不打算要回那笔钱。”

    夏镇候死了的心都活了过来,惊喜望着夏云舒,“长洋不打算要回那笔钱?”

    余素华也惊喜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叹气,“原本他是这么的!可是我怎么能答应呢?我想啊,如果我心安理得的收了他的钱,那我不是太没自尊了么?我收了他的钱,不就要哑忍下他退婚带给我的屈辱么?所以我坚决拒绝了他要补偿我的想法!我告诉他,我一定会还他这笔钱,并且,让我的父亲,也就是您夏镇候,亲自送到旭风律所,把钱还给他!”

    “混蛋!”

    “夏云舒,你是不是疯了?”

    夏云舒话音刚落。

    夏镇候和余素华暴怒的瞪着她吼道,满脸的不可理喻!

    夏云舒这才慢慢抬起眼,无辜的看着夏镇候和余素华,“我怎么了?徐长洋当初给的那笔钱就是我的聘礼,现在婚都不接了,我们要是不把钱给退了,那就太厚脸皮了!这钱,必、须、还!”

    夏镇候气得脸充血,感觉随时能倒进沙发里再也爬不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