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9章 夏夏,不要离开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病了,且病势凶猛,远远比聂相思的“死”带给她的“病”严重数倍!

    这病,医生帮不了她,徐长洋帮不了他,就连她自己,也帮不了自己。

    而唯一能帮到她的,大约只有时间。

    数个礼拜。

    夏云舒拒绝跟任何人交流,拒绝与徐长洋对话,她就待在汪珮生前的房间里,足不出户。

    她用套子套住了她自己,用一座牢笼把自己关了起来。

    夏镇候与余素华一家四口的旅行计划如期进行,所以在夏云舒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这段时间,整个夏家只有她一人。

    徐长洋白天用最短的时间将所有的事情集中解决好,晚上便去夏家陪夏云舒,尽管夏云舒从不与他一句话,也从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

    徐长洋唯一会的厨艺是下面条,每隔两条,他会亲自下厨给夏云舒做一碗面条。

    夏云舒也会吃,但不话。

    这晚。

    徐长洋煮好面,端着送进漆黑的房间,不需要开灯,他便能准确的找到夏云舒的位置,把面放到她的面前。

    每次,夏云舒会在一两分钟后,伸手捧过面。

    但这一次。

    夏云舒迟迟没有伸手。

    徐长洋半蹲在黑暗里,看着眼前一片黑,“今晚不想吃面么?”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我不会跟你在一起了。“

    黑暗中,夏云舒的声音虚弱、坚定。

    徐长洋一动不动,“你喜欢重口味的,吃火锅怎么样?我让人送来。”

    “你让夏镇候把那些钱还给你吧。我们两清。”夏云舒的声音很静,很轻。

    “我出去打电话叫餐,是直接送到这个房间,还是你出来?”徐长洋仿佛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精锐的盯住夏云舒的脸般,眸光直接沉遂。

    “该的我都完了,你无视也好,装作没听见也罢,这是我的态度。”夏云舒道。

    徐长洋紧紧盯着那个方向,半响,他突地笑了下,那笑不是真的笑,反而充斥着紧绷,“不可能。”

    夏云舒沉默了半响,也笑了,,“不可能是么?那就麻烦徐老板好好心,也帮我选个风景绝佳的墓地,我死后就把我葬在那里。不论我是上了天堂还是下到用阴曹地府,我都会保佑你徐老板心想事成!”

    徐长洋瞳孔一瞬涌进血光,“你敢!”

    “我在我奶的房间里待的这些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个世上到底有什么是值得我留恋和不舍的。我想啊想,可是我挖空心思,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一个,一个也没有。你,这样的我,有什么敢不敢的,不过是一个选择而已。”

    夏云舒声音空茫,娓娓道来。

    她这样的口气,绝不会让徐长洋以为,她只是为了威胁他而出的。

    而且,她本就是这样想的。

    徐长洋胸膛猛烈起伏,他蓦然上前,伸手在黑暗中一把抓住了夏云舒,将她猛然扯到他面前,两人的脸,几乎在一片黑中撞上那么近。

    “你休想!夏云舒我告诉你,有我徐长洋在,你想死,门都没有!”徐长洋眼眸烈红,咬牙急急吼出声。

    许久没见过光,夏云舒周身的骨头都仿佛是软的。

    徐长洋那样紧那样用力的拽着她的胳膊,很疼。

    夏云舒在黑幕下的那张脸没有一丝情绪起伏,她好似已经失去“感官”这个功能,没有情绪,她缓缓张唇,从喉咙里慢慢溢出两个字符,“虚伪。”

    徐长洋一震,豁然拽着夏云舒起身,带着她朝电源开关走。

    一路磕磕撞撞,发出一连串令人心悸的声响。

    啪——

    房间的灯,亮了。

    突来的光亮,激得夏云舒下意识的眯了眼,低了头。

    肩头被他钳制,抵按在开关一侧的墙壁上。

    夏云舒眯眼,抬头决然盯着他。

    徐长洋面容阴骇,下颚骨绷得作响,盯着夏云舒的双瞳宛若愤怒的野兽的眼眸,“你再一遍!”

    夏云舒无惧直视他,“你虚伪得让我想吐!”

    “夏云舒!”徐长洋扣着夏云舒肩头的骨头,怒吼,“你没有心么?!”

    “呵……”

    夏云舒眼眶干红,不逊的盯着徐长洋,“你是不是想,你帮我奶办了葬礼,还替我奶请了她唯一的侄孙为她送终。甚至墓地都贴心的跟我妈妈的墓地买到了一起。而你现在,还在照顾我这个因为亲人离世而自甘堕落的人。我不对你感恩戴德也就罢了,反而羞辱你,辱骂你。你夏云舒,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给脸不要,是么?“

    徐长洋薄唇绷直,额头的青筋隐隐往外凸,“夏夏,你情绪不稳定,我……”

    “情绪不稳的是你吧?”

    夏云舒讽刺的笑,瞳眸晶亮望着徐长洋,“徐老板,你应该控制你的情绪,你把我捏疼了。”

    徐长洋陌生的看着夏云舒,心里有愤怒,可更多的,却是慌。

    “我真是恨你啊!”

    夏云舒吸气,挑眼看着徐长洋,用漫不经心的口气。

    徐长洋心脏钝疼,扣着夏云舒肩头的双手隐隐发抖,他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道,“夏夏,我们都冷静……”

    “徐老板,是你要冷静!”

    夏云舒直直盯着徐长洋,缓缓又了一遍,“是你要冷静!”

    徐长洋冷静不了,怎么可能冷静,他要如何冷静,她要……离开他啊!

    “夏夏,夏夏,不可以,我不答应,绝不!”徐长洋又痛又慌的看着夏云舒,坚定道。

    “我也是!绝不!”

    夏云舒非常冷静,也非常冷酷。

    徐长洋将夏云舒死死摁在墙壁上,两条手臂的肌肉一块块可怕的凸起,似是要撑破衬衫而出,“我不管,你必须跟我在一起!”

    夏云舒望着他猩红的眼,”那怎么办?我是绝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而你又怎么都不肯放手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都去死好了。“

    “就算死,我也不放你走!”徐长洋猛地抱住夏云舒,唇舌疯狂压了下去。

    他的气息,带着狂怒,狂痛,一股股的涌进夏云舒的口腔。

    夏云舒浑身猛然绷紧如坚硬的石头,她的双眼瞪得很大,一团团血丝从她眼球出深处,很快将她的双眼覆盖,她在他的进攻下,艰难且隐忍的发声,“放开我!”

    徐长洋不管不顾,一手蛮力摁住她,一手去扯她的裤子,“不可能的夏夏,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开你!你死了这条心,就算绑,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你哪儿都别想去!”

    “徐长洋,你要是敢做下去,我立刻去死!”

    夏云舒全身战抖,哑吼出这声后,眼泪也跟着飚了出来。

    徐长洋嘶吼的把脸埋进夏云舒的颈项,他的手停在夏云舒的裤腰处,整个人靠在夏云舒身上剧烈颤动,“夏夏,别这样。你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夏,我爱你,很爱很爱,不要离开我……”

    夏云舒崩溃了。

    在又一次听到那句“我爱你”后,好不容易聚集起的冷漠,聚集起的勇气,聚集起的理智,全部崩塌!

    她痛苦的仰高脖子,闭紧的双眼里,眼泪如大雨从她脸上倾泻而下。

    她的胸腔在悲鸣,灵魂被锋利的刀切割。

    她伤痕累累,她力气尽失!

    与徐长洋的这段感情,将夏云舒对感情的信仰,摧毁殆尽!

    刻在她骨子里的,除了痛,好似也没别的了!

    “……我爱过你。我爱你的时候,谁都比不上你!我自己,我最亲,对我最好的人,都排在你后面。我把我所有的虔诚都捧到了你面前。你,你会对我好。”

    夏云舒睁开眼,眼泪大汩大汩奔涌而下,“我在你眼里一定不聪明,甚至很笨,很愚蠢!因为你的每句话,我都当真了。每个人都,爱情不过是一场游戏,在这场游戏里,谁当真谁就输了。”

    “你赢得很彻底,我输得很彻底!”

    “不是这样……”

    “你不用试图解释,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我的心感受到的。”

    夏云舒流着眼泪轻轻笑,“徐叔叔,你赢了,你高兴么?”

    “夏夏!”徐长洋箍紧夏云舒,“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你记住,我爱你,我真的爱你!请你,不论在做什么决定的时候,记住这一点!求你,夏夏。”

    夏云舒心很疼,她觉得自己一定会被疼死!

    她特别想破口大骂他!

    骂他一次又一次的骗她,骂他卑鄙的招惹了她,骂他混蛋,渣男,甚至叫他去死,她再也不想见到他云云!

    且她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

    可是最后,夏云舒到底没有,到底忍住了。

    忍住了在心里一遍一遍骂过的那些话。

    何必呢,何必呢?

    她最该骂的,是她自己啊!

    “放了我,或者我死……”

    夏云舒勘动发红的唇,一字一字清晰无比的在徐长洋耳边道。

    一瞬间。

    徐长洋有种一颗心都被人生生剜出来般,疼得他眼眶竟是一润,他用尽全力抱着夏云舒,像是要将她钳进他身体里般,沉哑的嗓音带着丝哽,“夏夏,我不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