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7章 我是不是瞎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终究还是,晚了。

    汪珮苦苦熬撑了两个时,到底没能挺过去,这一生,最终结束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

    夏云舒从电梯里失魂落魄跑出来时,蒙着白布的推车缓缓从病房门口推出。

    夏云舒猛然踉跄,幸得紧跟着她的谭婧及时拉了她一把,她才没有扑倒在地。

    推车彻底推出病房,两名护士也看到了夏云舒,脸上的神情皆在下一秒浮出同情和遗憾,停下。

    随后从病房里出来的,是林淮和一名医生,以及古向晚和徐长风。

    古向晚几人一走出病房便注意到了夏云舒。

    看到夏云舒,古向晚几人先是震了震,旋即便露出与那两名护士同样的神色。

    夏云舒自我屏蔽,不去看那张推车,她微微拂开谭婧的手,身子站得笔直,大步走过去。

    古向晚和徐长风都看到夏云舒撕裂的礼裙,眼角眉梢添了重凝重。

    夏云舒走过去,先朝病房里看了眼,后看向林淮,“林院长,我奶呢?我奶换病房了么?”

    林淮,“……”

    古向晚一下抓住徐长风的手,双眼湿透。

    谭婧慢慢走过来,面色沉凝望了眼那张蒙有白布的推车,心头阵阵发寒,缓慢转眸看夏云舒。

    夏云舒直直盯着林淮,笑,“林院长,我奶转到哪个病房了?”

    林淮看了看那张推车,不忍的垂下眼。

    古向晚松开抓紧徐长风手的那只手,朝夏云舒迈了步,伸手拉住她的手,双眼红润看着她,“云舒,你奶,没能熬过去。”

    古向晚话一落,夏云舒激烈抽出手,脸黑沉,狠狠盯古向晚,“不许你诅咒我奶!”

    古向晚眼泪差点掉下来,沙哑,“云舒,你别这样……”

    “我不想听你话!”

    夏云舒冷然撇开眼,看着林淮,“林院长,您告诉我,我奶在哪个病房,我现在就过去找她。”

    “……夏姐,节哀!”林淮了这话,深深看了眼夏云舒,掉头走了。

    “节哀?我节什么哀?嗯,我节什么哀?”

    夏云舒喘息,远远盯着林淮的背影,声线凌乱,“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奶在哪个病房呢?你怎么能走呢?你得告诉我,我奶在哪里啊,你要告诉我……“

    “云舒……”

    古向晚抑制不住泣出声,上前抱住夏云舒。

    夏云舒用力挣扎,“别碰我,别碰我,我要去前台查我奶在哪个病房,我要去查……”

    “云舒。”古向晚更紧的抱住夏云舒,“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很抱歉,很遗憾,我必须告诉你,老人家已经走了……”

    “你胡!”

    夏云舒抓紧古向晚的衣服蛮力扯,“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奶,我有话跟我奶,好多话还没,我要去找她……你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啊……”

    夏云舒到最后,已经失控狂躁的嘶叫,不管不顾的捶打拽扯古向晚。

    谭婧心下隐隐跟着焦灼,可她不知道以她尴尬的身份,她能做点什么。所以她只是站在一旁,紧紧的看着。

    徐长风疼惜古向晚,上前一手将古向晚扯到他怀里,一手把握力度的扣住夏云舒的手腕,不忍看夏云舒,“云舒,你冷静点!”

    夏云舒大口喘息,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嘶哑道,“别拦着我,我要去找我奶。”

    古向晚把脸靠在徐长风怀里难受抽噎。

    徐长风垂眸看了眼古向晚,清俊的面容沉绷着,看着夏云舒,“云舒,大哥和大嫂对不起你,没能帮你留住你奶奶。”

    “我不想听这些,你们都是骗我的,你们就是看不惯我,故意这些话让我痛苦!我才不信呢,我不信我奶舍得丢下我,我奶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她舍不得我的!”

    夏云舒挑着眼睛看徐长风,眼神悲伤。

    徐长风盯着夏云舒,心里各种滋味都有。

    因为他知道,夏云舒不过是在自我蒙蔽,自我催眠!

    她知道,汪珮已经没了。

    谭婧望着夏云舒,心下亦是堵得厉害。

    除了林霰。

    她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生出这么难受的感觉。

    仿佛她的绝望和悲痛,她都能同样感受到般。

    “呵呵呵……“

    夏云舒突地连连笑出声。

    徐长风几人怔然看着她,眼眸里都浮着担忧。

    “呵呵呵……”

    夏云舒从谭婧,古向晚,徐长风以及那两个护士身上一个接一个的看过去,“你们合起伙来演戏骗我,都来骗我……”

    夏云舒边边转身,踩着虚浮的步伐朝背对着那张推车的方向走。

    “骗子。都是骗子!”

    “都把我当成蠢货,笨蛋!”

    “我不会再上当了,不会了,不会……”

    ”……“

    “云舒!!!“

    夏云舒轰然栽倒在地。

    那重重的一个落地,震得徐长风几人皆是心肝俱裂!

    徐长风疾冲上前,一把将夏云舒从地上捞了起来。

    把夏云舒翻转过来的一刻,古向晚和谭婧都抽了口气。

    夏云舒的额头摔破,血模糊了她半只眼睛,而她,已经晕了过去。

    ……

    “舒,过来,快过来……这是奶趁夫人不在家,偷偷给你开的灶,做的饼干,你看,还是熊的。喜欢么?”

    “哎哟,祖宗,谁让你洗衣服了?放下放下,女孩子的手是要好好保养的。瞧把你的手儿冻得,都红了。可心疼死奶了。来奶捂捂。呵……”

    “舒,你要快快长大,你长大了,奶就放心了。奶怕啊,奶这身子骨,撑不到那时候。要是还没等你长到足够大,奶就走了,你让奶怎么放心得下,唉。”

    “奶了多少次了,不要因为奶跟夫人起冲突。委屈?奶不委屈,只要你好,奶做什么都乐意,一点都不觉得委屈。舒,答应奶,千万不要和夫人顶撞,咱们现在还离不开这个家,啊?”

    “我们家舒是最棒的孩子,因为舒,奶奶别提多骄傲了,哈哈。”

    “……”

    夏云舒睁开双眼,汇聚到眼角的湿润顺着太阳穴滑下。

    入目一片昏暗。

    她现在,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一只手猛然叫一股大力握住。

    夏云舒黏湿的睫毛轻抬,转动脖子看去。

    “醒了。”

    暗哑的男声拂进耳蜗,夏云舒盯着男人在暗光里不甚分明的脸,“你是谁?”

    男人裹着她手的大手僵住,透过光影,眸光黏深的盯向夏云舒。

    夏云舒仿佛也并不指望他回答,缓缓滑开视线,一眨不眨的凝住天花板。

    “到今天,你昏睡了五天。”男人。

    夏云舒勘动了下苍白的唇,但没发出声音。

    “饿不饿?”男人用双手包裹着夏云舒的手,压低声音问。

    “没感觉了。”夏云舒嗫嗫出声。

    男人喉头一紧。

    夏云舒长长细细的吸了口气,,”我是不是瞎了。好黑啊。“

    “……是没开灯。现在是晚上。”男人嗓音沙哑。

    “太黑了。”

    “你把眼睛闭上,我开灯。”

    夏云舒闭上眼睛。

    男人倾身,打开了病房的灯。

    病房骤然白亮。

    夏云舒尽管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光线的灼目。

    适应了几秒。

    夏云舒试着慢慢打开双眼。

    刺目的光芒缕缕投进她的眼瞳,令她有几秒感觉自己的眼球要炸裂的疼痛感。

    她便眯起眼睛,另一只手撑着床,想坐起来。

    徐长洋见状,忙从后勾住她的肩,将她从病床上抱起,让她靠坐在床头,自己则顺势坐在了床边。

    夏云舒坐好,徐长洋就在她眼前,她的双眼却只是跳过他,去看窗口,“现在晚上几点?”

    徐长洋看了眼腕表,盯着她,“一点。”

    “一点……”

    夏云舒喃喃重复,数秒后,她轻声道,“我想出去走走。”

    “现在?”徐长洋抿唇。

    “嗯。”

    “……好。”

    ……

    夏云舒昏睡五天之久,一来是心里原因,悲痛过度,二来也跟额头上的伤有关。

    医生判定夏云舒那一摔,有轻微脑震荡。

    刚醒来。

    夏云舒身体虚弱,双腿软得像泡胀的面条,根本无法靠自己走出病房。

    所以,徐长洋便抱着夏云舒出去,到医院后花园,才把夏云舒放了下来,紧箍着她,带她慢慢走。

    夏云舒步挪动,在徐长洋怀里,呼吸细弱。

    徐长洋心如刀绞,唯有更紧的拥着她。

    走了近半时,夏云舒双腿适应,才慢慢有了点力。

    徐长洋便抓着夏云舒的一只胳膊,两人在医院四周走动。

    “你,灵魂真的存在么?“夏云舒突然声,听着像是在问徐长洋。

    徐长洋轻怔,看向夏云舒。

    当看到夏云舒怔忪的侧脸时,他才知道,她并不是在问他,而是在自言自语。

    “有人跟我,爱我的人,无论在哪儿,她的心,与我同在。”

    夏云舒抬头看着天,“这句话好可笑。我要的不是她的心跟我在一起,而是人就在我身边。”

    灵魂总在深夜出没。

    如果真的存在。

    此刻。

    妈妈,奶,以及相思,会不会就在她身边陪着她,看着她呢?

    夏云舒朝自己的另一边看去,眼眸里波光晶莹,“你们,在么?”

    夏云舒声音很轻,很轻。

    可落进徐长洋耳朵里,却让他整个人为之一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