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6章 徐叔叔,你信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看看自己的双手,再去看不知道怎么就撞到沙发上,躬身捂着肚子沿着沙发背沿缓缓往下滑的林霰,她很……迷茫。

    一阵彻骨寒风从她身边擦过。

    夏云舒卷翘的睫毛颤了下,看着出现在林霰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带进怀里,焦急询问的男人。

    他问了些什么,夏云舒微微把耳朵往那边转了转。

    嗡嗡嗡……

    可她只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夏云舒眨眼,脑子出现轻微的眩晕,她快速舔了下干燥的嘴唇,看看惊摄盯着林霰的赵菡蕾和谭婧,她转了身,急急朝门口走。

    “啊……“

    又是一道几乎要穿破她耳膜的尖叫声从后拂来。

    夏云舒抬手捂了捂自己的耳朵,跑了起来。

    “血,林霰姐姐,你流血了,你会不会死……”

    死?

    夏云舒已经跑到了门口,可听到这个字,她便像是被一根粗绳套住了双腿,再也无法往前迈一步。

    冷汗从额角滑了下来,夏云舒捏紧双手,转过身,颤抖的望过去。

    入目的景象,让夏云舒整个往后颤退了两步,背脊剧烈发着抖,贴着墙壁,惶然瞪大眼,满脸煞白。

    “好痛……“

    林霰一张脸亦是青白,汗水糊了一脸,她低头看着血从她白色礼裙里渗出,先是一团,接着,面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啊……”

    林霰猛地抓紧徐长洋的胳膊,眼泪和汗水疯狂往下掉,她整个完全无力的靠在徐长洋身上,“长洋,我好痛,好痛,好痛……”

    徐长洋双臂绷着,眸光紧缩,快速扫了眼已经蔓延到林霰脚踝的血,稳了稳心神,道,“别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

    “是,是夏云舒……”

    徐长洋微滞,抬眸凝视赵菡蕾。

    赵菡蕾六神无主,含着泪看着徐长洋,“是夏云舒推了林霰姐姐,她知道林霰姐姐是你最心爱的女人,她嫉恨林霰姐姐……她太恶毒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好可怕,她好可怕!”

    徐长洋眸光寒沉,听话,他垂眼抱起林霰,便要朝门口走。

    毕竟目前最为要紧的,便是林霰肚子里的孩子!

    “长洋,云舒不是故意推我的,她是不心……我不怪她。”林霰却拉住了徐长洋的袖子,惨白着一张脸对着徐长洋,双眼猩红,咬着下嘴唇隐忍道。

    徐长洋闻言,抬眼朝夏云舒看去。

    夏云舒瑟瑟发抖的站在墙壁上,看着他的样子,像个彷徨无助的孩子。

    他从来,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徐长洋心脏狠狠一揪,狠心收回视线,看着林霰,“别了,我先送你去医院,你……不能有事!”

    夏云舒喉咙似是被猛地钉入了两颗铁钉,她感觉到喉咙里血腥的黏稠,和连接至心脏的无法用语言言的疼。

    她盯着徐长洋,一双眼睁得很大,眼睛里全是令她涩疼的水光,她缓缓张动亦是血肉淋漓的喉咙,喑哑,“我,我应该,没,没有碰到她……如果,如果不心碰到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真的……”

    夏云舒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碰到林霰。

    当时的情况太混乱,赵菡蕾一直跟她纠缠拉扯,林霰冲过来的时候她也不知道,她只是想摆脱赵菡蕾,所以推了她……可是,可是关键是,她记不起来,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失手碰到林霰……

    “我不知道……真的,我不知道……”夏云舒看着徐长洋,胸腔起伏强烈,眼泪一个松懈,便飙涌了出来,“徐叔叔,你信我,你跟我,你信我……我,我也不知道啊……”

    徐长洋紧吸气,抱着林霰大步往前迈。

    夏云舒就站在门侧的墙壁处。

    看到徐长洋抱着林霰过来,她双眼狠狠一跳,慌张的便伸手抓住徐长洋的衣摆,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徐叔叔……“

    “夏云舒,你要害死林霰姐姐你才肯罢休么?”

    夏云舒刚哽咽出声,赵菡蕾便猛然冲了过来,一把扯开夏云舒,“夏云舒,你怎么这么歹毒?你没看见林霰姐姐流了很多血么?她现在需要去医院,你一再的拦着徐先生是何居心?是不是林霰姐姐死在你面前了你就高兴了,痛快了!”

    夏云舒呜咽吸气,仍是盯着徐长洋,双眼里的泪水仿佛永远都流不完般。

    “云舒,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可是我对你,是抱着一颗友善和真诚的心,从没有敌意,我一直试图跟你成为朋友。因为我始终相信,真心能换来真心。”

    林霰死死捂着肚子,脸上的汗密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头发全湿了,黏在脑袋和脸上。

    她哀伤而失望的看着夏云舒,的话却力图字字句句都清晰无比,“我现在依然相信你不是故意推我。但是现在能不能先让长洋送我去医院,谢谢。“

    夏云舒还是看着徐长洋,“你……”

    “……林霰,林霰!”

    林霰昏了过去。

    夏云舒眼前的画面又开始模糊而嘈杂,耳边又响起兹兹的电流声,身体又被猛地推了把。

    后背重重撞到墙壁上,嘭……

    夏云舒转动双眼,肩膀高高耸起。

    她分不清她是撞了背,还是一整颗心都撞了!

    好疼啊,好疼。

    ……

    徐长洋抱着林霰奔了出去,赵菡蕾也跟着去了。

    谭婧看着空空的门口,脑子里一道白光一道白光的闪。

    她整个人怔怔的,备受打击般。

    咚!

    什么东西坠地的声音响起。

    谭婧眼皮轻跳,机械的转动双眼看去。

    夏云舒呆呆坐在地上,她靠在墙壁上,满脸泪水。

    然她的嘴角,却挂着一丝诡异的弧。

    是自嘲,是讽刺,是悲哀,或者,还有什么……

    还有……绝望吧!

    谭婧不受控制迈腿走过去。

    她站在夏云舒跟前,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里,藏着震撼和复杂。

    夏云舒诡异的抬眼看了眼谭婧,甚至还对她笑了下。

    谭婧后背竟是蓦然窜过一丝凉意。

    “你们都是对的,跟她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

    “你啊,他为什么要来招惹我呢?”

    “你们放过我吧,我认输了。”

    谭婧心头忽然涌出一股难以言且巨大的难受感,她轻轻滑动喉咙,道,“你的裙子,破了。”

    夏云舒没去看身上的裙子,她撑着地板,像一个顽强的战士,在一片“鲜血”中站了起来,“不属于我的东西,破了,又有什么好可惜的。”

    谭婧喉头颤动,她似是想什么,可她到底什么都没出口。

    她看着夏云舒挺直背脊,一步一步朝门口走。

    越逞强,越心酸。

    噔噔噔……

    高跟鞋落地的声音突地由远及近。

    夏云舒步伐微微停滞,看着门口。

    很快,一道火红的身影出现在了夏云舒眼前。

    夏云舒看到来人,眼眸里一丝情绪也无,越过她便要继续朝前走。

    “夏夏……”

    伍瑜及时抓住夏云舒的胳膊。

    谭婧目光浮动,看着伍瑜。

    夏云舒极轻的看了眼伍瑜,抬手甩开伍瑜的手,继续向前。

    “夏夏,你奶出事了!”

    伍瑜握手,盯着夏云舒的背影,高声道。

    谭婧猛然倒吸口冷气,一步上前,拉了把伍瑜,“你什么?”

    伍瑜视线瞥过谭婧,抿唇看着颤抖停下的夏云舒,,“刚才向晚姐突然接了个电话离开,就是赶去了医院看你奶。夏夏……我刚得到消息,你奶的情况不好得很,你现在若是赶过去,兴许还能见到你奶最后一面!”

    谭婧瞪大眼,看着夏云舒。

    时间分秒流逝。

    夏云舒起码在原地僵站了一分钟有余,才蓦地提起裙摆,狂奔向前。

    谭婧眼皮一跳,几乎没怎么犹豫,跟了过去。

    伍瑜喘气,她没有跟去,而是靠在门沿,盯着地板若有所思。

    她刚隐约扫到夏云舒的裙子破了,在她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林霰和赵菡蕾她们呢?

    伍瑜皱眉,疑惑的朝房间内望了眼。

    几秒后。

    伍瑜撇撇嘴,管她呢,反正今天这宴会是肯定不能顺利举行了!

    伍瑜站直身,拍了拍手,勾唇离开了。

    ……

    “上车!”

    酒店门前。

    夏云舒怎么也打不到车,她抓紧双手,越是在心里暗示自己冷静,越是慌乱无措,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

    这时,一辆车滑停到面前。

    夏云舒怔怔盯着坐在驾驶座的女人。

    “快点啊!”谭婧从驾驶座倾过身,一把推开车门,催促。

    夏云舒双眼颤了颤,弯身跨坐了进去。

    “安全带!”

    谭婧重新发动车子时,道。

    夏云舒手抖得厉害,用了好几分钟才把安全带扣好。

    谭婧面色严肃,从后视镜看了眼夏云舒,见她扣好了安全带,这才猛地一踩油门,车子便如疾风骤雨飚了出去。

    车速很快,车窗外的景致如幻影从夏云舒眼前飘逝。

    她的心脏高高悬着,却不是因为这车速,而是,在这个世上,唯一真正在乎她的那个老人!

    奶,不要离开我,不要抛下我!

    如果连你也不要我了,我要怎么活下去!?

    奶,舒只有你了!

    求求你,留下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