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5章 撕碎的礼裙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穿着的风格向来偏休闲,而且都是中规中矩,不会出彩,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主要是合身为主。

    倒也不是夏云舒不想打扮自己,而是没时间,也没有那份精力。

    像今天这般从头发到妆容到服饰都力求精致的模样,在场的几人都没见过。

    抛开各自的偏见不谈,今日的夏云舒,美到犯规!

    这样直观强烈的意识到夏云舒的美,最受刺激,最感觉自己被冒犯的,莫过于林霰和赵菡蕾。

    为什么是冒犯?

    因为她们切实感受到了来自于夏云舒的威胁和压力。

    因为她们疯狂的嫉妒了!

    平心而论,没有哪个男人看到此刻的夏云舒会觉得她不美,不惊艳。

    徐长洋喜欢夏云舒,仿佛也变成理所当然,且必然。

    伍瑜眯着眼睛看夏云舒,眼角余光不受控的溢出丝欣赏,又年轻又耀眼的女孩儿,哪个男人会不喜欢,不动心呢?

    谭婧撑着额头看夏云舒,便连眼底的敌意和不屑,也都不见了。

    谁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也成功让聚焦在夏云舒身上的视线引开了些。

    众人都微吸了口气,瞥向茶几上闪烁轻震的红色外壳的手机。

    林霰目光在手机上定格了两秒,抬眉看古向晚,“向晚姐,是你的手机。”

    “我的?”

    古向晚松开夏云舒,微伸长脖子去看茶几。

    林霰倾身拿起手机,起身递向她,“好像是常姨打来的。”

    古向晚接过手机,扫了眼屏幕,便拿到耳边接听,“妈。”

    “晚,云舒醒了么?”常曼压抑着什么的声音从手机话筒里传来。

    古向晚眯眼,转身看夏云舒,低声回,“嗯,已经起来了。”

    “……”常曼停顿了数秒,道,“晚,现在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古向晚盯着夏云舒,心里隐隐腾出一抹不详感,“您。”

    常曼了。

    古向晚一张脸腾地白了,抓着手机的手指也蓦地扣紧,飞快将视线从夏云舒面上错开,紧提口气,转过身体,声线不自觉又轻了分,“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

    古向晚猛然将手机捧按到胸口,呼吸密集的喘了好几口。

    “向晚姐,没事吧?”林霰看着古向晚,双眼快速划过一道精锐。

    “没什么。”

    古向晚捏紧手机,闭眼深呼吸一口,回身看夏云舒,勾唇,“云舒,我现在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夏云舒看着古向晚,点头。

    古向晚指尖轻抖,又对夏云舒大大咧了咧嘴角,道,“待会儿长洋会过来带你去宴会现场。”

    夏云舒又点头。

    古向晚双眼闪动,嘴角的弧,已经不自觉的僵硬。

    她暗自汲气,在自己绷不住前转向林霰等人的方向,“我有点事要离开,你们随意。”

    林霰眼廓轻缩,笑点了点头,“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古向晚不再什么,僵站了数秒,嚯地提步朝门口疾步迈去。

    夏云舒望着门口,眼神几分空茫和恍惚。

    嘭——

    房门被摔上。

    夏云舒眼睫一抖,便将视线从门口转开了,看向林霰等人。

    除了伍瑜依旧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外,林霰三人的目光又都聚集到了夏云舒身上。

    古向晚不在。

    赵菡蕾似乎也懒得装下去,轻蔑扬眉盯着夏云舒,“表姐,第一次见你穿成这样,还挺不错的嘛!”

    夏云舒静静的看着赵菡蕾。

    林霰看了看赵菡蕾,含笑朝夏云舒走,“云舒,你今天真的很漂亮,待会儿长洋看到你,一定会被你惊艳到。”

    谭婧见林霰走向夏云舒,大约是担心夏云舒突然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也从沙发里起身,跟着走了过去,跟护法似的站在林霰身边。

    赵菡蕾抱起胸,刚从沙发站起,伍瑜突地也蹭了起来。

    赵菡蕾奇怪的瞥向她。

    伍瑜对几人笑道,“我突然想到有件事忘了,我先去办,咱们宴会上见。”

    罢,伍瑜便快步朝门口走了去。

    房门打开又被关上。

    赵菡蕾努努唇,慢慢踱步向夏云舒,“林霰姐姐,有你在,徐先生怕是很难被其他女人惊艳吧。”

    林霰闻言,没有像以前一般急着驳斥,而是轻轻看着夏云舒,笑了笑,“今天云舒不仅是我们几个中最美的,也将会是宴会上最光彩照人的那一个。”

    夏云舒眼睫毛都没动一下,盯着林霰和赵菡蕾。

    “表姐,我们在跟你话呢,你怎么一句话都不?你今天可是主人家,我们是你们邀请来的贵宾。怎么样你都该热情的对我们表示一下欢迎吧?现在一句话不是什么意思啊?”赵菡蕾站在林霰边上,语气挑衅。

    “云舒看上去很累,我们就不要有太多要求了。她不欢迎,不代表她不欢迎我们。是吧云舒?”林霰。

    夏云舒面无表情,“如果我我欢迎你们,你们就能离开这里,让我一个人清静一下,那么我欢迎你们,可以了么?”

    谭婧大约是真的太累,听到云舒的话,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开口什么。

    赵菡蕾倒是立即就哼了,“夏云舒,你就是这么接待前来参加你订婚宴的客人的么?”

    “我没有请你们来参加。你们要是嫌我态度不好,就去找请你们的人好好招待你们。”夏云舒双眼微冷,直视赵菡蕾道。

    “你什么态度?”赵菡蕾瞪着夏云舒,怒道。

    “你也了,这是我的订婚宴,我今天是主人。虽然你不是我请来的,但请你离开的资格我还是有,这就是我的态度!”夏云舒抿着唇,不耐。

    “主人?你真有脸在林霰姐姐的面前自称主人?夏云舒,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徐先生是真的喜欢你才选择跟你订婚的吧?你到底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如果不是林霰姐姐已经她嫁,还有你什么事?”

    赵菡蕾指着夏云舒,“请我离开?你打算怎么请我离开,又像上次在医院那样用水泼么?夏云舒,你跟傅雪婵那样的非主流不良少女有什么区别?”

    白了。

    赵菡蕾一来记着夏云舒在医院用水泼她,害她在徐长洋面前狼狈至极;二来,今天她与徐长洋的订婚宴更是让赵菡蕾嫉恨,她打从心眼里不想让今天的订婚宴顺利举行,她很嫉妒夏云舒,很嫉妒!

    成年人的嫉妒心还能稍微克制收敛,可恰恰是赵菡蕾这个年龄阶段的,一旦生了嫉妒心,是很可怕的!

    因为嫉妒心会促使她们做出什么,是完全无法预料的。

    “赵菡蕾,有病就吃药!我不是你的爸妈,所以少他妈在我面前撒野,因为我不会像你爸妈那样容忍你,对你心慈手软!”夏云舒冷着脸掷下这句话,便要错开三人朝门口走。

    她们不走,她走!

    “你站住!”

    赵菡蕾几乎尖叫着朝夏云舒冲了过来。

    夏云舒太阳穴两边的青筋隐忍突突跳了两下,眸光凌冽瞥向赵菡蕾。

    赵菡蕾惊得又猛然往后撤了一步,手指依旧指着夏云舒,“夏云舒,你得给我道歉!”

    夏云舒看着赵菡蕾。

    她不知道是自己三观有问题,智商低下,还是赵菡蕾。

    她觉得世界都在她眼前刷新了!

    总之,不是她是奇葩,就是赵菡蕾是!

    林霰沉静的站在一旁,这一回倒是彻底的不做“好人”了,冷眼旁观。

    倒是谭婧道,“赵姐,今天是徐大哥的订婚宴,你们表姐妹之间有什么旧账要算,也等到宴会结束后吧。”

    谭婧不喜欢夏云舒,但对赵菡蕾,她更不喜欢!

    夏云舒和徐长洋好歹也勉强算是“你情我愿”,赵菡蕾算个什么?哼。

    听到谭婧的话,林霰睫毛微掩了下,,“婧婧得对。菡蕾,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有什么事等宴会结束后再,行么?”

    “不行!”

    赵菡蕾横了眼夏云舒,“夏云舒,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道歉!”

    “做梦!”夏云舒皱眉,冷冷道。

    “你在医院泼了我一身的水你还有理了!你凭什么不给我道歉?”

    赵菡蕾冲到夏云舒跟前,一把抓住她身上的礼裙,“夏云舒,你给我道歉,你必须给我道歉,否则今天没完!”

    “赵菡蕾,你有毛病!”夏云舒毕竟是常年兼职不断的人,气力比一般女孩儿都大得多。

    见赵菡蕾摆明了是来挑事,胡搅蛮缠的,夏云舒也没客气,扣住赵菡蕾的手腕,狠狠将她扔了出去。

    赵菡蕾一屁股坐到地上,身上的礼服往上堆着,都走光了。

    谭婧是第一次见夏云舒动手,被惊到了般,盯着夏云舒。

    林霰眸光深沉,看着夏云舒。

    “啊……”

    赵菡蕾疯了,大叫着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朝夏云舒俯冲了过来。

    她的头用力撞到夏云舒胸口,夏云舒疼得紧吸气,被冲撞到往后退了两步。

    “夏云舒,我告诉你,我赵菡蕾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今天跟你拼了,拼了!”

    赵菡蕾一边用脑袋抵着夏云舒,一边双手并用,抓扯夏云舒的裙摆。

    就算是高定的礼服,也禁不起赵菡蕾这样撕扯。

    没一会儿,夏云舒便听到了礼服被撕碎的嘶啦声。

    夏云舒眸子血红,已然隐忍到极致。

    谭婧看到了整个过程,孰是孰非也都看在眼里,见赵菡蕾将夏云舒的礼裙都糟践得没了形样了,眉一皱,便要上前分开两人。

    可她还没动,就见身边的林霰蓦地朝夏云舒那边冲了出去。

    “滚开!”

    “啊……”

    “啊……”

    叮——

    这三道女生,几乎和酒店房门被从外用房卡打开的声音同时响起。

    三四秒后。

    整个房间,陡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