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2章 夏云舒,你放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眨眼间,便到了八月初。

    夏云舒一日一日的守着病情没有一丝缓转迹象的汪珮,心情焦躁,没底。

    偏偏在这时,一些个讨人嫌的人还排着队的往她眼前凑,而且还都挑在了同一天。

    先是一身贵妇装扮,走进病房都舍不得摘下她眼前那副墨镜的余素华。

    余素华进来,望了眼病床上不省人事的汪珮,伸出两根手指从后招了招。

    于是司机便抱着一捧百合花走了进来,放到了病床一侧的桌子上,退了出去。

    余素华伸手虚抚了抚那把鲜花,抬起眼皮一角看夏云舒,声音清闲,“我给你爸打算在你的订婚宴后,便带着夏阳和夏朵出国旅游。汪姨好歹也为夏家工作了多年,我想着在去旅游之前,怎么也要到医院探望汪姨一番才好。”

    夏云舒只看着汪珮,“人你也探望过了,可以走了。”

    余素华就笑了下,非但没走,反而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夏云舒眉头皱着,偏头盯余素华,视线寒凉。

    “云舒,我劝你也看开些。汪姨年纪大了,抵抗力自然比不得年轻的时候,难免染上这样那样的病根。不仅是汪姨,等我们老了,也都这样。所以你要接受现实。”余素华。

    “我要接受什么现实?”夏云舒声音冰冷。

    余素华看着夏云舒,嘴角勾着,挑挑眉毛,“云舒,我这些你别不爱听,也别觉得我是在诅咒汪姨,而是……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开始,都在通向那个绝对的目的地。那个绝对的目的地叫做死亡……”

    “所以呢?”夏云舒轻咬牙。

    余素华眯眼,视线扫过病床上消无声息躺着的汪珮,“虽然你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但从法律层面来讲,我也算是你的母亲。我现在不过是在提醒你,提前给你打预防针,免得最后等来的结果你承受不住而已。“

    “我的母亲只有一个,而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余素华,我现在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跟你打太极,玩文字游戏,你最好现在就离开,否则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会做出些什么来!”夏云舒寒声道。

    余素华眼角眨过一抹冷,望向夏云舒,“我可是好心过来看汪姨,看你的,你就这个态度对我?我可真是有点伤心呢。”

    “滚!”夏云舒狠厉盯着她,道。

    余素华脸猛地一沉,阴哂看着夏云舒,“夏云舒,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像个十八岁的女孩儿,根本就是个泼妇!”

    “我不介意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泼妇是什么样子!”

    夏云舒豁然站起,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抓起柜子上的百合花,另一只手亦用力揪住余素华的衣领往上拽。

    “啊……

    余素华哪料到夏云舒反应会突然变得如此激进,又惊又吓,只觉得此刻夏云舒抓着她衣领的手“力大无穷”!

    夏云舒青着脸,拖着余素华朝病房门口走。

    “啊,啊……”余素华惊慌失措,被夏云舒拖着走,更是乱得站都站不稳,“夏云舒,夏云舒你放肆,你怎么敢,你怎么能这对我,夏,夏云舒,你放开我,我命令你立刻放开我,啊……”

    夏云舒当真放开她了,只不过余素华是被她拽推出了病房门。

    这一下,余素华的墨镜也被甩到了地上。

    余素华身形不稳,踉跄的往后退,直退到护栏处,才慌张的抓住栏杆稳住身体,大喘着气,惶恐的看着夏云舒,这回倒是一个命令的字眼都没敢出口。

    夏云舒盯着余素华的双瞳冷得掉渣,铁青的脸紧绷,在余素华怯怕的注视下,猛然几乎跨到她跟前,将手里的百合花用力塞砸到身上,狠声道,“余素华,你以为我奶死了,你们就好过了么?我告诉你,如果我奶有个三长两短,你,夏镇候,你们整个夏家,就是我夏云舒的仇人,你们谁都别想有舒坦日子过!所以,如果我是你,就赶紧回去烧香拜佛,祈祷我奶平安无事,否则……”

    余素华直打寒噤,恐惧的盯着夏云舒阴狠的脸,“夏云舒,你,你疯了!”

    “我疯,也是被你们逼的!”

    夏云舒凌厉扔下这句话,转身便要回病房。

    不想转身的瞬间,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走廊一端不知道站了多久的男人。

    夏云舒轻眯眼,抿紧嘴唇,什么都没,大步走进了病房。

    余素华今儿可是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站直,喘了好半天的天都没喘匀。

    “夏夫人没事吧?“

    低沉的男声从一侧传来。

    余素华微怔,捂着心口慢慢抬头去看。

    男人的脸落进眼帘的一刻,余素华倏地站直,盯着男人愤懑道,“徐先生,你刚都看到了吧?我好心来医院探病,她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把我从病房用那么粗鲁的方式给撵出来了!这我也可以不计较,我理解她!可是她后来竟然威胁我,如果汪姨有个好歹,就要把这笔账记在我和镇候身上,凭什么?汪姨生病是我跟镇候过给她的么?她凭什么不让我们有好日子过?我看她是真的疯了……”

    “夏夫人,请注意你的措辞!”

    徐长洋眉一拧,厉声道。

    余素华心尖一颤,惶然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面容冷峻,一丝平日的温润也不见,“既然夏夏不欢迎夏夫人你,那么夏夫人请回吧!”

    徐长洋完,便沉着一张俊脸,也走进了病房。

    余素华眼睁睁看着徐长洋进去,又缓了许久,才闭眼深呼吸两口,捡起地上的墨镜,灰溜溜的走了。

    ……

    徐长洋走进病房,夏云舒的情绪仿佛已经稳定了下来,她如常看了眼徐长洋,,“医生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奶做手术?我奶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这种情况正常么?”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心头的不稳叫他眼眸里的神色有些深浓.

    夏云舒自己兴许没有察觉,也兴许她自己察觉到了,但她管不着。

    她的脾气在最近几天总是呈现出一种大起大落的现象,像是分裂症般,前一秒暴躁易怒,后一秒便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般,安静平和。

    “……我去问医生。”徐长洋。

    夏云舒点头,“辛苦你了。”

    徐长洋盯着她,“夏夏,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我是你的未婚夫,所以,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

    夏云舒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就把视线转开了。

    徐长洋握了握手心,“我去找医生。”

    “嗯。”

    徐长洋轻吸气,离开病房,去了医生办公室。

    ……

    徐长洋离开病房不到十分钟,下一位不速之客便来了。

    夏云舒拧眉盯了她一眼,“如果你是来探病的,那么不用了。如果你是来找茬的,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好走不送!”

    来人看着夏云舒,还带着稚气的脸庞挂着几缕若有似无讽笑和掩饰都掩饰不了的快意,她将双手往身后一背,勾起嘴角道,“表姐,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在你视若至亲危在旦夕的情况下这么没有眼力见的来找你茬呢?我当然是来探病的。”

    ”无论是我还是我奶,跟你们都不是可以彼此担心探望的关系,你根本就不该来!“夏云舒皱眉,有些厌烦道。

    她现在是真的不想搭理这一堆的烦人!

    她看到她们这些人的脸,胸腔便无法自已的燃起怒火,这让她分分钟生出想把她们都撕碎的冲动!

    “表姐你怎么能这么呢?我们是表姐妹,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啊。”赵菡蕾望着夏云舒,笑意压都压不住。

    看到她烦躁,愤怒,无力,痛苦,她就控制不住的高兴,打心眼里觉得高兴!

    夏云舒双瞳猝燃起两簇火苗,死死凝着赵菡蕾,声音压制,隐忍着,“赵菡蕾,你走吧,现在就走,赶紧走。”

    赵菡蕾歪歪头,背着手反是朝夏云舒走近,站在夏云舒跟前,低头看着她,“表姐,你知道么?我之前挺嫉妒你的。因为我以为徐先生喜欢你,他那么宠你让我很羡慕,很向往。可是后来当我知道,徐先生有一个深爱了十几年的青梅竹马时,我突然就不嫉妒了。相反的,我同情你!真的表姐,我同情你!因为你,只是徐先生求而不得,退而其次的选择!他心里的那个人,是谁的都不可以代替,而你,是谁都可以!你,你可怜么?”

    夏云舒冷迎上她的目光,“我最后一次,赶紧走!”

    “我要是不走呢?”赵菡蕾得意的冲夏云舒眨眨眼,“我要是不走,表姐会怎么样?”

    夏云舒盯着她,“真的不走是么?”

    赵菡蕾噘起嘴,慢悠悠摇头。

    “好,很好!”

    夏云舒起身,朝洗手间的走了去。

    赵菡蕾微怔,不解的看着夏云舒的背影。

    约一分钟,夏云舒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而她的手里,多了一只装了半盆水的水盆。

    “……”赵菡蕾睁大眼,莫名的不安,“表姐,你,你要干什么?”

    夏云舒不话,端着盆一步一步朝她逼近。

    赵菡蕾瞄了眼她手里的盆,其实她已经察觉到夏云舒的意图,也能在夏云舒靠近她之前离开。

    但赵菡蕾偏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的主儿,梗着脖子站在原地,瞪大眼盯着夏云舒,“夏云舒,你别想吓唬我,你敢……”

    哗——

    赵菡蕾话还没完,迎面登时迎来一股强烈的阻力,紧跟着,便是一阵的透心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