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1章 夏夏,别这么吓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背脊止不住的战栗,一眨不眨的盯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她干燥的嘴唇动了动,可她不敢开口问,怕听到令她崩溃的答案。

    徐长洋站在门口,隔着一段距离望着夏云舒。

    她脸上的忐忑和惧怕,似一记记闷锤落在他心口,有些疼。

    他看了眼病房门一侧靠墙而站的闻青城,后者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徐长洋轻掩黑睫,抬脚迈了进去。

    夏云舒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双手紧攥,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走过去,与夏云舒隔着一张病床站着,“逸合医院是潼市最好的医院,青城从国外请来的,亦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医疗团队。我相信他们共同携手,一定能创造奇迹,化腐朽为神奇。”

    “……”夏云舒茫然的看着徐长洋,不太懂他话里的意思。

    到底是有办法,还是没办法?

    “夏夏,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徐长洋深深凝着她,道。

    夏云舒眼廓紧缩,盯着徐长洋,眼眸里藏着深深的迷茫。

    他到底,什么意思?

    ……

    第二天,夏云舒发现医生不仅给汪珮换上了新的医疗设备,连服用的药物也都换了。

    夏云舒眼睁睁看着,满心的迷惑下,抱有一丝期待。

    兴许是他们昨晚商量出了一套治疗方案,现在换上新的医疗设备和服用的药物,便是在实行这套医疗方案。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夏云舒再联想到昨晚徐长洋与她的那番话,便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所有“想法”综合起来,夏云舒得出一个结论:汪珮有救了!

    多日来的疲倦和惶恐,让夏云舒明亮的双瞳里总是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阴霾和哀伤。

    而在此刻,这些阴霾和哀伤如数从她眼睛里散去,她的双眼里重新有了光芒和希望。

    心里的重担暂时搁下。

    夏云舒便离开医院,回了趟夏家,今天是填报高考志愿的最后一天。

    夏云舒回到夏家时,余素华和一对儿女在客厅正在客厅商量出国旅游的事,在夏阳升高中之前。

    看到夏云舒回来,余素华蔑然觑了眼夏云舒,刻意将嗓门提高了,“到旅游啊,往年出去旅游还有汪姨看家,我们出门在外也不用担心家里。可今年汪姨住院了,家里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了,我这出去吧,还挺不放心的。”

    夏阳抬高下巴,盯着夏云舒呲笑,“妈,您担心这个干什么?夏云舒不是还在家么,让她看呗!”

    夏朵愣愣的看着余素华和夏阳。

    夏云舒没在客厅停留,甚至都没看余素华几人一眼,径直朝卧室的方向走。

    余素华眯眼,声线又提高了几度,“夏阳,这就是你不懂事了!云舒下个月可就要跟徐家二少爷订婚了,婚一定,她恐怕就要从家里搬出去,跟徐家二少爷住在一起了。我们哪能让未来的徐家二太太给我们看门!”

    “也是!没订婚前就已经住一起,连一向视为亲人的汪姨都顾不上了,更别订婚后,还住在家里帮我们看家了。我们就别强人所难了!让她去过她逍遥快活的生活吧!”

    夏阳的大嗓门穿过门板,拂进夏云舒的耳膜。

    夏云舒站在门前,双瞳血红!

    就是这样一个家,就是这样一个险恶环境,这样的一幅幅嘴脸!

    人怎么可能好?怎么好得起来?

    都是因为他们,因为夏镇候,因为余素华……她最在意,也最在意她的那个人才会落到今天这般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境地!

    夏云舒好恨,好恨啊!

    恨到,想让他们都去死!

    她不能,绝不能再让她最爱的人继续待在这样的地狱里,她要带她离开,永远的离开,再也不回来!

    夏云舒脑门的青筋一根根的往外弹凸,很吓人,像是下一刻就会冲破皮肤,暴血而出!

    夏云舒此刻对余素华,夏阳乃至夏镇候的容忍,与包容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她忍,只是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人要去关心和照顾,她必须积蓄体力和精力,绝不浪费一丝一毫。

    夏云舒深呼吸。

    几步走到课业桌前,抽出那本高考志愿填报指南,放到她面前,摊开。

    她略过了所有位于潼市的重点大学,用了不到十分钟,便决定了自己要填报的大学名称。

    因为这所大学的所在地,是全国闻名的景观圣地,气候宜人,四季如春,适合老人长居。

    决定了自己要填报的大学,夏云舒打开电脑,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填报好志愿,关了电脑,去洗浴室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便离开了夏家,前往医院。

    夏云舒很决绝,不留余地,她甚至只填报了第一志愿,其余的第二第三志愿,皆是空白。

    ……

    夏云舒坐出租车到医院,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便被从一侧传来的声音叫住,“夏夏。”

    夏云舒停住,偏头看过去。

    看到从车内匆忙下来,快步朝她走来的女人,夏云舒脸上的表情没有丁点转变。

    “夏夏。”伍瑜走近夏云舒,竟是一把抱住了她,“我都听了夏夏,我很难过。”

    夏云舒皱眉,面无表情的推开她,目光冷淡看着她。

    伍瑜焦虑的盯着她,“夏夏,这几天你一定过得很煎熬吧,你都瘦了。”

    “没别的事吗?”夏云舒。

    伍瑜兀自轻叹,望着夏云舒的眼神还似带了心疼,“夏夏,我知道你坚强,可你到底是女孩子,再坚强又能坚强到哪儿去?我都能想象到,你当时孤独无助的样子。如果那时候徐大哥能陪在你身边就好了。”

    夏云舒神色不变,依旧是那副冷淡疏离的模样。

    她看着伍瑜,她没有跟她提过任何有关她家庭,有关汪珮的事。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知道汪珮对她而言的意义所在。

    同样也知道自从她知道汪珮病重以来的所有经历。

    所以。

    要么是有知情人告诉她的,要么就是,她在查她!

    “不过夏夏,这次我倒要替徐大哥跟你解释解释。徐大哥之所以没能陪在你身边,也是遇到了无法脱身的危急状况。”

    伍瑜望着夏云舒,一脸真心实意替徐长洋跟夏云舒解释的好心样子,“夏夏你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急。霰霰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突然昏倒,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好在碰到了一个好心人把她送到了医院。”

    “医院为了联系霰霰的家属,所以便用霰霰的手机拨打了霰霰手机通讯录里第一个人的号码。恰好那个人就是徐大哥。徐大哥一接到电话,这才赶了过去。哎呀,我现在一想起霰霰昏倒在陌生街头的场景就冷汗直冒。”

    夏云舒轻掐了掐手心,“你的这些都跟我无关。”

    “夏夏,你肯定是在生徐大哥的气,故意这些气话!”

    伍瑜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其实夏夏,你既然决定跟徐大哥在一起,就要接受徐大哥的过去以及,霰霰对徐大哥来始终是那个最特别的存在的事实。”

    “我知道我这么你可能会不高兴,更生气,但我是真心拿你当朋友,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喜欢徐大哥,想跟徐大哥在一起,就千万别把自己跟霰霰比。“

    “徐大哥爱了霰霰十几年,在徐大哥心里,霰霰是不可磨灭的存在,是心间朱砂,无人能比。你一比较,伤害就随之而来了。”

    “夏夏,我看得出来,徐大哥也是喜欢你的。只是徐大哥再喜欢你,他深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霰霰。听我一句劝夏夏,千万别拿自己跟霰霰比,你比不过她的。你要是不想失去徐大哥,就尽快接受这个事实!”

    ……

    夏云舒乘电梯到汪珮所在的vip病房楼层,从电梯出来,一道迅疾的黑影便蓦地从前跃了过来。

    身体叫一股像是要勒断她骨头的力道箍住,“你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夏云舒眼眸里一潭死水,被他这样用力抱着,也不觉得疼,她平静,“我回去了一趟,抱歉没有跟你,害你担心了。”

    徐长洋抱紧她,脸埋进她的发丝间深嗅,哑然,“夏夏,别这么吓我!”

    “对不起。”夏云舒。

    徐长洋闭眼,声线隐忍,“不许跟我对不起!”

    “好。”

    徐长洋大力揉摁着夏云舒的背:夏夏,你这么听话,这么乖,可是为什么我这么的不安……

    ……

    夜里约八点。

    徐长洋半靠在病房门沿接电话。

    “长洋,明天我跟你爸想到医院探望云舒的奶奶,可以么?”常曼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徐长洋瞥看着坐在病床边的夏云舒,“等老人家的情况好转了再吧。”

    常曼听罢,微微沉默后道,“长洋,下个月你和云舒的订婚宴……”

    “如期举行!”

    徐长洋眼廓猛然敛缩,沉然道。

    “……长洋,我跟你爸觉着,还是等老人家病情稳定,再举行你和云舒的订婚宴也不行。毕竟云舒现在恐怕也无心订婚。”常曼。

    “订婚宴那晚,她只需短暂出现几分钟便好!”徐长洋眯着眼眸,语气坚定不移。

    常曼默了默,虽然不知道徐长洋在这种情况坚持完成订婚的原因,但还是妥协道,”我跟你爸会安排好一切。“

    ”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