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20章 心碎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谭婧和伍瑜都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霰。

    林霰婉约一笑,掌心更是温柔的在自己的肚子处抚了抚,,“现在才一个多月,还没过三个月的不稳定期。我原本是想过了头三个月再告诉你们的,可我又想,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对其他人忌讳这个,对你们是没必要的。”

    林霰这话时,眼睛却是盯着谭婧的。

    谭婧的脸微微僵了一秒,随即提气握住林霰的手,为了掩饰某种情绪,她将开口的声音压得很低,“慕大哥知道你怀孕的事了么?”

    林霰双眼闪现暗淡,轻摇了摇头,“阿窨还不知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我想,慕大哥要是知道你怀孕的事,一定非常高兴。”谭婧眼角有些红,对林霰笑着。

    林霰看着谭婧发红的双眼,眉心拧了拧,反手握了握她的手,声音更柔了,“我还不知道。再看吧,等到合适的时间,再跟他。”

    “霰霰,你这话我有点听不太懂。你怀了慕大哥的孩子,不是应该立刻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么?怎么还要等?”伍瑜盯着林霰。

    林霰抬抬眼看向伍瑜,苦笑,“我当然也想立刻告诉他。只是……我有我的想法,我想先确定一件事,再告诉他。”

    伍瑜轻眯眼。

    “什么事啊?”谭婧疑惑道。

    林霰抿抿唇,声音忧郁,“我不知道阿窨会不会欢迎这个孩子的到来,所以,所以我想确定这个。”

    “你在什么啊?”谭婧皱眉,“你是慕大哥的妻子,你怀了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欢迎?”

    “霰霰,你多虑了。不别的,以慕大哥现在的年纪,是该有个孩子了。而且我觉得慕大哥应该很想要一个自己的骨肉。他要是知道你怀孕了,高兴还来不及呢!”伍瑜半眯着眼睛瞄着林霰的肚子。

    林霰分别看了看谭婧和伍瑜,却是转开了这个话题,叹着气道,“也不知道云舒和长洋现在怎么样了?”

    谭婧听到夏云舒的名字,本能的就皱了眉头。

    伍瑜微讶,“霰霰,夏夏和徐大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么?”

    “嗯。刚长洋陪我到医院产检,正好碰到了云舒。”林霰双眼藏着担忧,看着伍瑜娓娓,“大约是出了什么事,云舒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你没问什么原因吗?”伍瑜声音夹了丝迫急。

    林霰抿唇,无奈的抬了抬眉毛,“云舒对我很深的敌意,我问过她,但她不肯告诉我,还对我发了脾气……”

    “她对你发脾气?她凭什么对你发脾气?”

    林霰话音刚落,谭婧登时冷笑道,“给她脸了是吧?!”

    伍瑜看向谭婧,眸光带着探究。

    “婧婧,你的脾气该改改了,你看你,每次跟你到云舒,你都这样。”林霰拉着谭婧的手轻轻甩,“别这样了。其实云舒对我有敌意很正常。她要是对我和颜悦色我倒觉得奇怪了。不过你放心,我跟云舒刚认识不久,接触的时间也很短,她现在对我有偏见是因为不了解我的为人。等时间久了,我们彼此接触的次数一多,她自然就会了解我的脾性。云舒是个大气有个性的女孩儿,我相信只要她了解我了,就一定不会再对我心存敌意。”

    “你就是这样。凡是都把人往好的方向想,自己受了委屈也不当回事!霰霰,你这样你会遭罪的!”谭婧急道。

    遭罪?

    她不让别人遭罪就不错了!

    伍瑜在心里默默吐槽。

    林霰笑了,伸手摸摸谭婧绷着的脸,“是你把人性想得太复杂了。”

    感受到林霰的手轻抚过自己的脸庞,谭婧睫毛一闪,板着脸的便控制不住的软化,无可奈何的盯了眼林霰,无声叹气。

    “好了,我有点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林霰。

    “好吧。”谭婧提气道。

    伍瑜没话,眯眼透过车窗口朝医院望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

    夏云舒是知道逸合医院隶属闻氏集团旗下,毕竟之前她曾“到此一游”,当时她听聂相思的。

    只是得知汪珮病重,到医院看到她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话都不出来的样子,她彻底慌了神,一时也没想起这茬来。

    是徐长洋带她到院长办公室详细讨论汪珮病情后,院长林淮通知闻青城,闻青城亲自赶来医院了解情况时,夏云舒才猛然想起。

    在看到闻青城的一刻,过去三天的艰难全部闯进夏云舒的脑海里。

    夏云舒眼眶干涩,痛恨自己的弱和脆弱,在那样危急的时刻,她什么主意都没有,什么都想不起来。

    如果当时夏镇候没有接受她的威胁,答应替汪珮安排转院。

    是不是,她永远都想不到其他途径和方法,然后汪珮就……

    夏云舒在此刻的状况和心境下,是真的很薄弱,任何一点事,都能让她迅速且强烈的察觉到自己的无能和懦弱。

    她根本没有别人眼中那么坚强,甚至,她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无往不前!

    她很弱,很弱……

    闻青城站在窗前打电话,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夏云舒能勉强听懂一些,所以她知道他在帮她联系国外权威医疗机构。

    夏云舒殷切的看着闻青城,握着双手在轻轻发抖,可她自己没有感觉。

    温暖包裹住她的手的一刻。

    夏云舒整个人大弧度的颤了颤,蓦然转眸看向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双瞳里因为盈满了泪水而格外清亮,同时,也格外叫人心碎。

    “放心。”徐长洋怜惜的看着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动听。

    夏云舒盯着他,手在他掌心里越握越紧,她想抽出手来,可她到底没有真的那么做,尽管,她很想,很想……

    闻青城结束通话。

    转身走到夏云舒面前。

    夏云舒睫毛轻抖,紧忙看向闻青城,一张脸绷紧到极致。

    闻青城看着夏云舒,微微犹豫,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他们答应明天便出发到潼市,与本院的资深医学教授共同研究治疗你奶奶的病。“

    “谢谢。”夏云舒哽咽道。

    “自己人,不用谢!”闻青城收回手,目光从夏云舒青黑的眼圈扫过,落到她身边的徐长洋身上,“她应该有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你带她回去休息吧,医院有林淮在,有什么情况,我让他立即通知你们。”

    徐长洋抿唇,伸手握了把闻青城的手臂,”你,我就不那些客套话了。“

    “嗯,去吧。”闻青城,“我去找林淮,交代些事。”

    “好。”徐长洋点头。

    闻青城最后看了看夏云舒,出去了。

    看着闻青城离开,徐长洋握紧夏云舒的手,转回视线,浅柔望着她,“走吧。”

    “我要留在这里陪着我奶,我答应过她,会一直陪着她,不会让她一个人。”夏云舒沙哑道。

    徐长洋将她轻轻拉进怀里,拥着她,“我先送你回去休息,然后再过来,我替你陪着你奶。”

    夏云舒摇头,推他,“不用。我自己陪。谢谢。”

    谢谢?

    徐长洋垂眸看她,眸光漾着几许深幽,“夏夏……”

    “你这几天应该也累了,你回去吧,好好休息下。”夏云舒微低着头,从徐长洋手里抽出手,喑哑的嗓音一派平和。

    “夏夏。”徐长洋蹙眉,再次握住夏云舒的手,深深盯着她,“这几天我……”

    “没事,没关系!”

    夏云舒急忙摇头,抬起苍白的脸看他,含着雾气的双瞳瞠大,让他看到自己的认真和坦荡,“你不用什么都跟我的。我不介意这些,一点都不介意。”

    “夏夏。”徐长洋却是慌了,沉然的声音多了抹痛色,握紧夏云舒的手,“是我不好,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应该第一时间出现在你面前陪着你,不应该让你独自一个人承受恐惧和绝望。对不起夏夏。我跟你保证,类似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

    夏云舒举了举另一只手,轻轻的摆,看似轻松,可谁又知道,她已经用尽了全力,她冲他毫无芥蒂的笑,“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一点都没往心里去,反正从到大,我就,我就只有我奶。我们两个人……什么都经历过。我没事,我没事。”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眼角悬着的眼泪,他看着她努力撑动眼角的纹路,试图阻止眼泪往下滑的模样,心头震痛。

    徐长洋此刻心里有千言万语的歉意和自责,不忍和心疼,可出口的,却只有单薄的一句“抱歉”。

    夏云舒便对他笑,再也没有一个字。

    ……

    闻青城在国外请的医疗团队在第二天傍晚抵达逸合医院。

    一到医院,一行人便和逸合医院的医生去了会议室,商量汪珮的治疗方案。

    夏云舒已经快五天没有合眼,眼睛很疼很疼,有时候看东西都是模糊的,可她硬是撑着,撑着等他们商量的结果!

    在结果出来前,在没有确定汪珮有救前,她不敢让自己闭上眼睛,不敢让自己睡过去。

    夏云舒不知道自己撑熬了多久,五个时,六个时,还是七个时。

    紧掩的病房门,终于从外被人推开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