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19章 徐叔叔,你来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一缕清幽的薄荷香拂进夏云舒的鼻息。

    夏云舒恍惚,身子全然僵硬。

    她隐约感觉到一只手掌在轻轻拍她的背。

    “天不会塌下来,总有办法的。”

    男人好听到有些虚无的声音从头顶清清浅浅的洒下。

    夏云舒睫毛轻抖,眼泪成串的往下滚。

    “你不是一个人,爱你的人,无论她在何处,她的心,与你同在。”

    “呜……”

    夏云舒额头抵在男人胸膛,她知道面前这个绅士抱着她,也许觉得她可怜,大发善心想给她几分安慰的男人她并不认识,可是此刻,她需要这样的一个拥抱。

    “坚强的女孩儿,不会被一时的困境所打倒。相信自己的力量,你可以帮到你自己,也可以帮到那个此刻正需要你的人。”男人声音好听到不真实,像夏云舒太过悲伤绝望而产生的幻听。

    “我一点也不坚强。“夏云舒的嗓音沙哑到极致,”我害怕。”

    男人的声音消失了好一会儿,道,“如果没有害怕,怎知一个人坚强与否。”

    夏云舒用力掐紧掌心。

    她把头慢慢从男人怀里退开,她没有抬头看男人,,“谢谢你。”

    男人从上而下盯着她,“不客气。”

    夏云舒埋着头,从男人身边擦过,往前走了。

    男人缓缓侧身,望着夏云舒单薄的背影,清泉般幽静的双眸隐约一闪。

    “哎唷,我也是头一回知道,原来我们的止熙大神,还是个看到陌生女孩儿哭泣会怜香惜玉上前安慰送抱抱的大暖男。”

    慕止熙闻言,偏首看走到自己身边的中年女人,挑挑眉毛,转过身,伸手握住女人的肩,半搂着她往前走,“姨,你错了,我不是暖男,我是雷锋,或者你可以叫我红领巾!”

    “去你的!”

    “呵~~”

    慕止熙轻笑眯眼,不动声色的朝身后走廊望了眼。

    ……

    夏云舒心无旁骛的在医院守了汪珮三天。

    这三天,汪珮一有个风吹草动,夏云舒便如临大敌,忐忑难安。

    这天上午十一点的样子。

    医生前来给汪珮例行检查,检查完,医生便让夏云舒去他的办公室一趟,讨论汪珮的治疗方案。

    医生走后,夏云舒给汪珮仔细掖好被角,方才快步朝医生办公室赶。

    医生办公室在二楼。

    夏云舒乘坐电梯下去。

    电梯抵达二楼打开,夏云舒刚要迈脚朝外跨,一抬眼,便看到了站在电梯门口的男人。

    夏云舒和电梯门口站着的男人看到彼此,同时一怔。

    “徐叔叔……”

    这三个字出口的瞬间,夏云舒眼眶便灼红了起来,喉咙亦是哽颤。

    “夏夏。”徐长洋反而有些僵硬,轻诧的看着夏云舒。

    “徐叔叔。”

    夏云舒走出去,踮脚便用力抱住了徐长洋,嘶哑道,“徐叔叔,你来了。”

    徐长洋瞳眸敛缩,双掌轻放到夏云舒的腰上,垂眸看她,“夏夏,你怎么在这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话到最后,徐长洋才猛地紧张起来,握着夏云舒的腰,将她轻轻退离自己,蹙紧眉,上下看她。

    夏云舒抓着徐长洋的袖子,双眼通红,委屈的像个孩子,“不是我徐叔叔,是我奶,我奶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医生暂时还没有办法救我奶。徐叔叔,我快撑不下去了,幸好你来了,幸好……”

    “病重?怎么回事?”徐长洋轻吸口气,沉声道。

    夏云舒一副快哭的表情,伸手再次抱紧徐长洋,“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我奶不会忍气吞声的留在夏家,不留在夏家,也不必受她们的压榨和奴役!那样,我奶就不会因为操劳过度染上那么多的病。都是为了我,奶都是为了我!徐叔叔,我不能失去我奶,你认识的人多,人脉广,你帮我想想办法,救救我奶,好么?”

    徐长洋不停的抚夏云舒的背,“好。我现在便去找院长了解情况。”

    “嗯嗯。”夏云舒赶紧松开徐长洋,抬手快速擦干脸上的泪,抓住徐长洋的大手便要朝办公室走。

    “长洋……”

    一道迷惑的女声适时从后传来。

    刹那。

    夏云舒感觉到自己握着的那只大手僵了下。

    夏云舒茫然的抬眼,看着身侧的男人。

    徐长洋抿唇,抽出手,反牵着夏云舒的手,回身,望着站在两人身后不远,手里拿着张类似报告的东西的女人,,“抱歉,恐怕不能送你回去了。”

    夏云舒这时也转了身,当视线撞到身前的女人时,夏云舒周身的血液便无法自控的冷了。

    “云舒?”林霰惊讶的看着夏云舒,“你怎么在这儿?你……”

    林霰目光掠过夏云舒的肚子,“该不会是不舒服吧?”

    夏云舒盯着林霰,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般,一个字都不出来,也不想。

    徐长洋轻眯眼,“不是她。你现在情况特殊,还是打电话让卿窨或是司机过来接你回去。”

    林霰迈步向前,关切的看看夏云舒,再去看徐长洋,“云舒脸色很难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回,徐长洋还没回答,便感觉掌心一空。

    徐长洋眼廓一缩,垂眼看夏云舒。

    夏云舒将双手捏成拳头,微微背在身后。

    徐长洋面色几许沉凝。

    林霰却仿佛丝毫未察觉夏云舒和徐长洋情绪的异样,皱眉望着夏云舒,句句似发自肺腑,关心,“云舒,出了什么事啊?我能帮到你什么吗?你这样,怪让人担心的。”

    夏云舒眼角四周仿若有刺在轻扎,又疼又涩,她直直盯着徐长洋,声线沙哑,却尽力伪装平静,“多谢林姐关心,我没事。”

    “云舒,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的,看我能不能帮到你。”林霰伸手轻握着夏云舒一直胳膊,柔声。

    “我这么可能很无礼。”

    夏云舒一下将视线从徐长洋脸上瞥开,落到林霰身上,“我跟林姐好像不是可以担心彼此的关系。”

    林霰一僵,尴尬和难堪在下一秒浮上她的脸。

    她看了眼徐长洋,有些委屈的对夏云舒,“好像,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彼此担心是应该的。”

    “我的朋友只有一个,而她已经死了!”夏云舒蓦地挣开林霰的手,掉头大步走了。

    林霰咬唇,僵硬的盯着夏云舒的背影,眼底的情绪难过和失落都有,“云舒好像很讨厌我。”

    徐长洋握了握手,看了眼林霰道,“她心情不好,你别放在心上。”

    林霰垂了垂眼睛,柔柔点头,“嗯。你跟云舒马上就要订婚了,你是我的亲人,云舒自然也是。所以,我怎么会介意呢。”

    林霰抬眼,深呼吸一口,对徐长洋笑笑,“别担心我了,你快去看看云舒吧。”

    “嗯。”

    徐长洋没再看林霰,大步流星去追夏云舒。

    林霰站在原地,含笑盯着徐长洋和夏云舒离开的方向,至两人相继消失在走廊拐角,林霰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报告,轻眯了下眼,从包里拿出手机,拨出了谭婧的号码。

    谭婧很快接听,“霰霰,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了都!”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不过我没事,长洋这几天都陪着我呢。”林霰。

    “徐大哥?”谭婧惊讶。

    “嗯。”林霰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婧婧,你现在有空么?我在医院,你能来接我一下么?”

    “医院?你还没事,都去医院了!”谭婧紧张万分。

    林霰柔柔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过来吧,咱们见面了再。”

    “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

    林霰挑起眉,又朝前看了眼,这才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走了去。

    ……

    医院大门前,一辆外形时尚的白色轿车里。

    林霰笑看着一见她便抓着她的双手上上下下打量她的谭婧,无奈叹气,“婧婧,我都了我没事了,放轻松。”

    谭婧见她确实也不像是有事,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责备的盯着她道,“你下次不许再这样了。你知道这几天我联系不到你,我有多担心么?我都差点报警了!”

    “是啊霰霰,我跟婧婧都担心死了。”

    林霰打电话给谭婧时,伍瑜正好与谭婧在一块,一听林霰让谭婧到医院接她,便跟着一道来了。

    林霰看了看谭婧和伍瑜,温温柔柔,“好啦,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是我让我两个最好的朋友为我担心了,我对不起你们,并且跟你们保证,下不为例,这样可以么?”

    谭婧无奈看着林霰,“我还能你什么?你好好儿的我就谢天谢地了。”

    林霰握了握谭婧的手。

    “对了霰霰,你在电话里跟婧婧,这几天你都跟徐大哥在一起?”伍瑜低头瞧自己新作的指甲,装作不经意的问。

    “是啊。”林霰提气,“起来我怪不好意思的,因为我的任性,耽误了长洋不少事。”

    伍瑜快速瞄了眼林霰,道,“霰霰,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快跟我和婧婧呗。”

    林霰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很慢很轻的抚摸。

    伍瑜看到,瞳色蓦地一深。

    就听林霰扯唇轻柔,“我怀孕了。“

    谭婧、伍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