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18章 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医生拨通电话,将手机递还给夏云舒,对她点点头,便离开了。

    夏云舒睫毛焦灼闪动,垂在身侧的那只手,随着电话迟迟不被接听而越握越紧。

    直到连线即将自动结束,那端才接听了。

    “徐叔叔,我奶病重,我跟我奶现在都在医院,可是医生没有办法救我奶,要我们转院到大医院,这样或许我奶还有救。徐叔叔,你帮帮我吧好么?”电话一被接听,夏云舒立刻道,声音慌得厉害。

    然……

    “是夏姐么?”

    手机里传来一道陌生男人的嗓音。

    夏云舒瞳眸轻颤,努力将自己平复下来,可出口的声音仍旧不受控制的战抖,“你是?”

    “夏姐您好,我是许宴,是徐老板的助理。”许宴。

    夏云舒闭眼,两行泪从她眼眸里滑了下来,“我找徐叔叔,麻烦您让徐叔叔接接电话。”

    “……不好意思夏姐,徐老板这会儿不在律所,他的手机落在办公室了,我也不清楚老板去了何处。”许宴犹豫道。

    “这,这样啊。”夏云舒无措的抱了抱自己的手臂,睁开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我,我知道了,打扰了。”

    “夏姐,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么?”许宴问。

    夏云舒眼泪难以自持的在眼睛里汹涌翻涌,一颗接着一颗的跌出眼眶。

    她难受的咬紧下唇,望向汪珮所在的病房,“不,不用了,谢谢。”

    夏云舒挂了电话。

    没敢耽搁,抬手用力抹了把眼睛,快速拨出了夏镇候的号码。

    第一次夏镇候没有接。

    夏云舒接着打。

    连打了三次,夏镇候方接听了电话,“云舒,什么事啊,爸爸现在忙着呢?”

    听着夏镇候不耐烦的声音。

    夏云舒深吸气,沙哑的嗓音透着狠和恨,“夏镇候,我奶病得这么严重,你为什么不把她送到逸合医院救治?”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夏镇候哼道。

    “我现在要你立刻安排,把我奶送到逸合医院,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我奶!”夏云舒忍着啜泣,坚定道。

    “夏云舒,我是你父亲,不是你的下属,收起你命令嚣张的态度!还有,我对汪珮已经仁至义尽,这就是她的命!”夏镇候愠怒。

    “夏镇候,你要是不按照我的办,你休想从徐家拿到一分钱!”夏云舒双眼赤红,吼道。

    夏镇候那端沉默了几秒,再次开口时,嗓音隐约带了丝得意的笑,“云舒,看来你还不知道,长洋已经把钱投到了公司的账户里。”

    “……”夏云舒猛地捂住自己半边脸,裹着悲愤的眼泪肆意横洒,狠然哽声道,“那又怎么样?他既然能把钱投进公司,也能把钱撤回来!”

    夏镇候笑了,“我的女儿啊,长洋给我的钱可不是所谓的投资,他给我的钱,是你的聘礼!他要是收回这钱,就相当于退聘!你难道是想长洋跟你退婚吗?”

    “我跟他根本没有订婚!”夏云舒攥拳,“夏镇候,这是你和他的交易,跟我无关!你若是不安排我奶转院,我宁愿被退聘,也不会让钱落到你的口袋里!你别逼我夏镇候!”

    夏云舒此刻已是被逼到悬崖边,彻底没了办法!

    她觉得她现在离疯,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夏镇候那边一下没了声音。

    夏云舒胸腔满是悲泣之声,可她不能让这些声音从她嘴里发出来。

    她很想赵婷姗,很想相思……

    夏云舒手撑着自己的额头,狠硬道,“夏镇候,你了解我,我到做到!要是我奶因为你耽误了治疗,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好过!你记住,是这辈子!!“

    夏镇候,“……”

    ……

    夏镇候到底忌讳夏云舒的决绝,即便心不甘情不愿,还是着手安排将汪珮转到了逸合医院。

    并按照夏云舒的要求,嘱咐医院用最好的药和医疗设备,组织最好的医疗团队,不惜一切代价救治汪珮。

    当下,医院便组织权威医生团队就汪珮的情况调查收集,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救治方案。

    vip病房。

    夏云舒坐在病床边,双手轻握着汪珮一只手,看着汪珮的双眼已经肿成了核桃,“奶,之前那个医院的医生跟我,像逸合这样的大医院可以救您,所以您别怕,您不用有事的。”

    汪珮呼吸微弱,双眼也只能微微张开一条缝,一眨不眨的盯着夏云舒。

    “舒会一直陪着您,哪儿都不会去,就像从您一直陪着我一样。”夏云舒哑声。

    汪珮眼角沁出水光,脸庞轻轻的颤动。

    夏云舒拧紧眉,尽管她竭力掩藏压制,可她的双眼里,仍旧是满满当当的恐惧,“奶,您一定要坚强,一定要为了舒坚持住。舒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您的,您记住!舒不能失去您。如果,如果连您也不在了,舒会疼死的。”

    汪珮缓慢勘动嘴唇,想点什么,无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高考成绩出来了,我考了六百多分呢,我可以报任何我想上的大学。只要我继续努力,我以后一定会有出息,挣大钱给您花,给您享受。那时候,您再也不用看谁的眼色,再也不用起早贪黑的伺候人,再也不用那么心翼翼。奶,舒在努力,您也不要放弃好么?”夏云舒看着汪珮,那双眼睛里,即便是强烈的期望,也都带着几分无力和伤楚。

    汪珮轻轻眨动眼皮,想告诉她。

    她会努力活下来,可是,可是如果她不能,她的舒也要勇敢。

    “奶,我对不起,我对不起您。所以您一定不要死,不要死。”夏云舒忍不住哭了起来,满脸的恐惧和悔恨。

    她恨自己之前只顾着谈情爱,只顾着沉溺悲伤,而忽略了这个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自己的老人。

    夏阳得对,她就是狼心狗肺,她对不起汪珮!

    如果她多给她一点关心,多关注她一些,她不定便能早点发现她身体的异样,早点救治。

    她如今的病情,也不至于严重到如此地步!

    夏云舒很后悔,也很想要弥补。

    她绝不能接受汪珮也离开她!

    ……

    医生办公室。

    主要负责汪珮的医生与夏云舒分析汪珮的病情,“夏姐,汪女士多年来多种疾病缠身,没有过任何的调养和针对性的救治。在身体有恙期间,仍是大量操劳,致使汪女士如今的身体各项器官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严重损坏,有一部分器官甚至已经衰枯。汪女士的情况,可以十分严峻!“

    夏云舒十根手指用力的搅动着,“医生,我知道逸合医院目前是潼市最好的医院,我完全相信你们的医疗技术和水平一定能救我奶。钱不是问题,您尽管给我奶用最好的药,只要能治好我奶,我怎样都行。”

    “夏姐,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

    “您不是我奶体内的器官受损么?现在不是都可以换么?您给我奶换一个好的,行么?”夏云舒急迫道。

    医生看着夏云舒,无声叹息,也不把夏云舒当病人家属看,而是当晚辈,道,“姑娘,你先别急,听我。人的身体不是每个器官都可以换的。而且就算能换,如果病人的生命体征太弱,也并不适合做手术,强行做手术,病人很有可能在手术台上便撑不下去。”

    夏云舒心头狂颤,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医生的手,”不是没有别的办法的对么?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是么?“

    “唉。”医生摇头,“我们就汪女士的情况开了个会,商量了一整个下午,都没能商量出一套可行的方案。现在我们只能靠药物维系汪女士的生命,再想别的办法。”

    “……可是那个医生,逸合医院是大医院,你们肯定有办法的,他这么了。”夏云舒急得直抽噎。

    “姑娘,其他的我不敢给你保证。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救汪女士。”

    “……”

    ……

    夏云舒失魂落魄的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巴掌大的脸因为一直哭,整整肿了一圈。

    双腿似是被拴上了两条手臂粗的大铁链,铁链后方掉着两只千斤重石。

    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走一步,夏云舒便觉得脚踝疼得快断了!

    她走不动了,便抱着自己蹲在走廊一侧的墙壁下。

    开始只是默无声息的。

    后来,她的双肩开始弧度的抖动,然后是剧烈的颤抖。

    最后。

    她终是抑制不住满腔的绝望和无措,扯开嗓子,嚎啕大哭。

    汪珮倒下了。

    这时的夏云舒,彻底没了主心骨。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老天爷抛弃的可怜虫,孤立无缓!

    除了哭!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云舒恨自己不是医生,恨自己不够聪明,认识的人不够多,甚至她开始恨自己出生在这个世上……

    “啊……”

    夏云舒大哭。

    她该怎么办?有谁能帮帮她呢?她该怎么办啊,她该怎么才能留住这个一心只为她着想的老人,她该怎么办……

    毕竟是医院,尽管知道她也许是碰到了重大的生命打击,但护士还是不得不上前阻止她。

    夏云舒极快的止住自己痛哭的声音,双手撑在地板上,猛地便要站起。

    可因为用力过猛,她身子撑起一半便猝然朝前栽了过去。

    走廊上登时响起一阵抽气声。

    而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及时拽住了夏云舒的胳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