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15章 魂牵梦萦,有求必应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很淡的看了眼徐长洋,便将目光转开了。

    车子从林霰身旁擦过的一刻,林霰身形明显僵滞了下,旋即才如常朝出租车走了过去。

    ……

    上午十一点,徐长洋和夏云舒的航班抵达潼市。

    从机场出口出来时,徐长洋,“我先送你去我那儿,我再去律所。”

    “我回家。”夏云舒道。

    徐长洋抿唇,看夏云舒,几秒后,他错开视线,倒也没什么。

    送夏云舒到夏家别墅前。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道,“下午我过来接你。”

    夏云舒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徐长洋,沉默了数秒,,“嗯。”

    徐长洋心头便熨帖了,伸手握住夏云舒一只手.

    夏云舒也没挣开,缓缓抬起眼看他。

    徐长洋轻叹,俯过身,抱了抱夏云舒的头,在她太阳穴亲了口,柔声,“这几天你累坏了,回去好好休息,等我来接你。”

    夏云舒盯着他,好一会儿,她才轻点了点头。

    夏云舒下了车。

    站在路边看着坐在车里的男人,眼神安静。

    徐长洋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握了握,“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

    夏云舒明净的双瞳快速晃过什么,了句“开车心”,便转身朝别墅的方向走了去。

    看着夏云舒的身影没入别墅,徐长洋盯着别墅门口,在车内坐了片刻,方才驱车离开了。

    ……

    夏云舒走进别墅,没有在客厅看到余素华等人,也没有见到汪珮。

    她也没有急着去见汪珮,而是先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夏云舒坐在课业桌前的椅子上,目光自然落到了桌面上一枚黑色的首饰盒里。

    那是上次去淮省,临离开前,伍瑜硬塞给她的“礼物”。

    她拿回来看了眼,便随意放在了桌上,再没管过。

    夏云舒眯眼,伸手拿过黑盒,打开。

    一条银色的项链便出现在夏云舒眼前。

    夏云舒将盒子放到坐上,从盒子里取出那条项链。

    其实这条项链单从外形看,不见得多精致特别,只能是好看。

    至少拿回来,夏云舒打开盒子,第一眼看到黑子里的项链时,是这样觉得的。

    但现在。

    夏云舒才发现项链的“特别”之处。

    因为她的吊坠,正是一枚钥匙!

    而林霰手里,有一条一模一样的钥匙。

    且她那条项链,是某人送的!

    夏云舒看着手里的项链,眼角眉梢不觉浮现一抹冷意。

    伍瑜与林霰是好友。

    所以伍瑜不可能不知道林霰手里有一条一模一样的。

    由此可见。

    伍瑜是故意的。

    她到底想干什么呢?

    是想她在看到林霰手里有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难受么?还是为了提醒她,林霰终究才是徐长洋最在意,最放不下的女人?

    如果伍瑜从那时起就预备让她狠狠难受一回。

    那么她势必也了解林霰,一定会在某个时候,拿出那条项链,故意让她看到。

    若是这样。

    那伍瑜的目的大约并非如此简单。

    她应该还想告诉她,林霰绝非她表现而出的那般没有私心和磊落。

    如果林霰真的把那条项链拿出来了,就明,林霰对徐长洋,根本就不是她所表现出的,仅仅只是将徐长洋当朋友。

    林霰恐怕,是真的想一直吊着徐长洋,把他变成她身后最牢固的一颗“备胎”!

    夏云舒之前兴许还有不确定,但这一刻,她对林霰的心思,可以已经很肯定!

    就算她已经结婚了,可她依然不舍得徐长洋对她的爱慕,她就是想牢牢的将徐长洋抓在手心里,让徐长洋一辈子对她魂牵梦萦,有求必应!

    夏云舒猛地抓紧手里的项链,胸口盘旋而上的怒火,无法遏制,咬紧牙关道,“徐长洋,你个老男人,怎么不蠢死你!”

    夏云舒都有些后悔,自己把一颗真心,交付给了这么一个“蠢”男人了!

    叩叩……

    夏云舒松开手里的项链,看向房门。

    “舒,是你回来了么?”汪珮的声音从外传来。

    夏云舒将项链放回盒子里,推到一边,起身快步走过去开门,“奶。”

    “真的回来了。”

    汪珮欣喜看着夏云舒。

    面对汪珮,夏云舒也露出笑颜,“奶,快进来。”

    汪珮伸手握住她的手,走了进去。

    夏云舒关上房门,赖靠到汪珮身上,“奶,我一走就是这么多天,留您一个人在这儿,您会怪我的吧?”

    “怪你?”汪珮笑着摇摇头,“你出去玩,奶高兴还来不及呢,哪会怪你?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夏云舒回想在古镇的几天,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在古镇的最后三天发生的事,脸泛起红光。

    怕汪珮看出什么来,夏云舒故意把脸往汪珮肩上蹭了蹭,,“就那样吧,还行。”

    汪珮拍拍她的肩,“你呀,就应该多出去玩,这才是你这个年纪该过的生活。”

    夏云舒和汪珮同挤到那张懒人沙发里,亲密的依靠着。

    汪珮慈祥看着夏云舒,“你年轻,就去过你年轻的生活,不要顾及奶奶。奶这辈子,该经历的都已经经历了,没什么遗憾。”

    夏云舒抱着汪珮的胳膊,冲她眨眨眼睛,“奶,您从来没跟我讲过,您年轻时候的事,您跟我讲讲呗。”

    汪珮很努力的想了半天,最后却只是无力的摇摇头,”奶没什么可讲的。奶从十多岁就到赵家,服侍你外婆,服侍你妈妈,再到照顾你。奶没什么可的。“

    汪珮一句话中有两句“没什么可的“。

    夏云舒心尖狠狠涩了下,更紧的抱着汪珮的手臂,“奶,您年轻的时候有喜欢过什么人么?”

    “没有。”汪珮握着夏云舒的手,看着前方。

    夏云舒鼻尖泛酸,什么话都不出口了。

    汪珮察觉到夏云舒情绪的变化,忙垂头看她。

    见她一双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登时紧张道,“你这孩子好端端的,怎么眼睛还红了呢?”

    “奶,您为我们牺牲得太多了。”夏云舒轻哽,扑过去,抱紧汪珮孱弱的身子。

    汪珮轻顿,明白过来。

    扯唇轻拍夏云舒的背,“我当是什么呢?奶啊,不觉得是牺牲,奶乐在其中。你外婆,你妈妈,都是好人,她们也为我做了很多。她们关心我,为我着想,比我那些所谓的家人还像我的家人。至于你,奶从来没见过比你更懂事更会体贴人的孩子。奶是真心拿你当我的亲孙女,只要你开心,只要你过得好,奶就知足了。”

    夏云舒险些泪崩,“奶。”

    “哎唷,好了好了。”汪珮无奈的笑,搓抚着她的背,“奶好着呢,你这孩子,少给奶身上加些苦情戏!”

    “噗……”

    夏云舒一下又笑了,撒娇的在汪珮怀里扭,“奶,以后等我有出息了,给你买大房子,我们两个一起住,我给您养老。”

    汪珮双眼轻闪,“好,奶等着。”

    ……

    下午近六点,夏云舒去厨房喝水,路过客厅,余素华和夏朵正在客厅看电视。

    夏云舒视线从余素华和夏朵身上扫过,便径直去了厨房。

    余素华从夏云舒出现,目光就一直追随着她。

    见她去了厨房,余素华挑挑眉,朝二楼望了眼,勾唇对夏朵,“朵,妈妈刚才看到你姐姐去厨房了。”

    “姐姐?”夏朵眼睛一亮,刷地望向厨房的方向。

    “你不是给你姐姐画了幅画么?趁现在你姐姐在家,赶紧拿去送给你姐姐吧。”余素华。

    “恩恩。”

    夏朵开心的去找自己的书包,急急忙忙的从书包里拿出那副画,蹬蹬的朝厨房跑了去。

    余素华看到,笑着将背慢慢靠到了沙发背。

    ……

    “……这是?”夏云舒一手握着水杯,一手拿着夏朵兴冲冲递给她的画,费解的看着夏朵道。

    夏朵垫脚去看,伸出一只手指头,费劲的指着那副画解释,“这个是姐姐,姐姐穿着白色的仙女服,手里拿着仙女棒,姐姐脚边的动物,都是姐姐用仙女棒变的,它们都喜欢姐姐,总是围着姐姐,就像朵一样喜欢姐姐。”

    夏云舒睫毛颤了两下,不动声色把手拿低了。

    夏朵双脚落地,心累的吐了口气,抿着粉嘟嘟的嘴看看夏云舒,再看看那副画,表情有些紧张。

    “我是仙女?”

    夏云舒挑挑眉毛,看夏朵。

    “恩恩。姐姐就是仙女,姐姐很漂亮,比我们幼儿园的老师还漂亮。”

    夏朵停了停,有神的大眼瞄夏云舒,继续,“姐姐的眼睛很好看,对着朵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好像星星在闪。所以姐姐要多对朵笑。”

    完,夏朵微微低下了头,搅动着两根白皙的手指。

    夏云舒吸气,双眼从画上错开,去看夏朵,“谢谢。”

    “……”夏朵抬起脑袋,惊讶的看着夏云舒,“谢谢?”

    夏云舒抿唇笑,伸手摸了下她的头,“谢谢你的画,我会好好保管的。”

    “姐姐很喜欢么?”夏朵掩饰着自己的兴奋,心翼翼问。

    夏云舒盯着夏朵,“没有人不喜欢被别人当做仙女的。”

    “嘿嘿。”夏朵捂着嘴笑起来,脸都笑红了。

    夏云舒望着夏朵,眼底的笑意,也晕夹着些许复杂。

    ……

    夏云舒拿着画,和夏朵从厨房出来,夏镇候难掩激动的声音从二楼飘了下来,“长洋,你今天特意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真是太惊喜了。”

    长洋?

    他来了?

    夏云舒轻皱眉,朝二楼望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