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10章 你跟我的订婚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我该高兴么?”夏云舒挣开他,往前走。

    饶是再早熟再成熟,夏云舒也不过十八岁,她能在所有人面前伪装掩藏自己的真实情绪,但在面对她喜欢深爱的人时,她不想这样。

    她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她只是不想。

    徐长洋上前,握住她的手,“那不去了,行么?”

    夏云舒看他,眸光带着些锐利,“林霰做饭应该很好吃吧?”

    徐长洋盯着她。

    夏云舒站定,“你很想吃她亲手做的饭对么?”

    徐长洋眉宇轻拧,“夏夏,你扯太远了。”

    “是么?”夏云舒笑了笑,“原来是我扯太远了啊。嗯,我知道了。”

    “夏夏!”徐长洋甚至无奈的看着夏云舒,握着她手的力道微紧,“夏夏,我答应她的邀请,仅仅是以朋友的身份,无关其他。”

    “朋友?”夏云舒轻吸气,“你把她当成你的朋友,那她呢?她把你当成什么?”

    “从始至终,林霰也只拿我当朋友……”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认为!”夏云舒语气硬了分。

    她在感情上没有经历,不代表她没有分辨情感的能力。

    林霰的种种表现,看似磊落潇洒,细细想下来,已经嫁做人妇的她,非但没有与喜欢自己的男人避嫌,反而事事都表现得关心体贴,她是拿他当朋友,还是……备胎?!

    实则,夏云舒“备胎”两字已经滑到嘴边。

    可看着徐长洋的脸,夏云舒却没忍心出口。

    她知道这两个字有多伤人!

    因为,她现在的处境,不就相当于“备胎”么?!

    夏云舒轻闭了闭眼,心尖涩疼。

    看到夏云舒脸上浮现的晦暗和难过,徐长洋心头收紧,忙伸手握住夏云舒的肩,“夏夏,你是你,我是我,林霰是林霰,你跟我的事,仅仅事关你我,我不希望你总是把她扯进你我之间。因为我们的事,与她无关。”

    夏云舒心口有点沉,她慢慢抬起眼皮,望着徐长洋浅浅浮着焦灼的俊脸,“你是想让我自欺欺人,你现在还喜欢林霰的事实么?”

    “夏夏……”

    “别了。”夏云舒提气道,“别了。”

    夏云舒垂下眼睛,声音里有虚弱也有疲倦,“再下去,我怕我自己会后悔!”

    徐长洋猛地一震,紧迫凝着夏云舒,嗓音压抑放轻,“好,我们不她。”

    沉默了几秒。

    夏云舒如常抬头看他,“我去洗把脸。”

    “……嗯。”徐长洋慢慢放开她,双眼深深盯着她。

    夏云舒转身便去了洗浴室。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走进洗浴室,一双手,不自觉攥得很紧。

    ……

    山庄餐厅包间。

    林霰心情甚好,微笑给众人各自倒了杯红酒,“我已经好几年没下过厨了,希望我的手艺没有退步。”

    谭婧扯唇,目光闪着几分温柔看林霰,“你开始专门考了厨师证的,就算几年没有做饭,做出来的东西,也一定不会差。”

    林霰望着谭婧笑笑,轻偏头看夏云舒,“云舒,听你喜欢重口味的东西,所以我特意做了几道比较重口的菜,你尝尝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听她喜欢重口的东西?听谁?

    夏云舒微眯眼,对林霰点点头,“那我有口福了。”

    “长洋,你喜欢的。”林霰拿起公筷,夹起一块泉水豆腐就要往徐长洋面前的碗里送。

    “我自己来。”徐长洋。

    林霰僵住,尴尬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眼眸轻缩,却是拿起筷子给夏云舒夹了片水煮肉片。

    夏云舒瞄了眼林霰,也没什么。

    林霰收回筷子,把豆腐放到自己碗里,嘴角挽着笑,可一双眼垂得很低,瞧着倒有些强颜欢笑的意思。

    伍瑜瞥了眼,夹着酒杯轻轻晃了晃,送到嘴边抿了口。

    谭婧握紧筷子,蹙眉,双眼带着几分愤懑不平看徐长洋,“徐大哥,就算你有女朋友了,但也不用刻意这样对霰霰吧?”

    伍瑜听话,莫名其妙扯了下嘴角,抬起眼睛看徐长洋的反应。

    徐长洋眉眼淡淡的,轻看向谭婧,“什么意思?”

    “霰霰亲自下厨为我们做饭,还特意做了你和你女朋友爱吃的菜,讨好你们。而你呢,故意当着你女朋友的面儿冷落霰霰,一点面子也不给她,你这么做合适么?”谭婧打抱不平。

    夏云舒盯了眼谭婧。

    面子?

    她肯来吃她这顿饭就已经很给她面子了?她还想怎样?要她欢天喜地么?

    再,就算她是林霰的朋友,但徐长洋如何对林霰,跟她有半毛钱关系么?跳出来强刷存在感是么?!

    林霰脸红了,几分难堪的看谭婧,摇头道,“婧婧,你言重了。长洋他哪有冷落我?”

    徐长洋放下筷子,清眸无温看着谭婧,“不接受她夹给我的菜,就是没给她面子?难道我应该当着我未婚妻的面接受么?我要是那般做了,才是不合适吧!”

    “未婚妻”三个字一出。

    在做的四个女性都怔住了。

    夏云舒诧异望着徐长洋。

    她,她什么时候成他未婚妻了?

    林霰脸颊紧绷,瞳孔印着震惊盯着徐长洋。

    “……徐大哥,你们……订婚了?”谭婧惊愕道。

    徐长洋撤回目光,看身边同样讶异看他的夏云舒,嗓音清柔,“我跟夏夏已经决定要订婚。既然决定了,她现在就是我的未婚妻!”

    夏云舒,“……”她怎么不知道他们决定订婚的事?难道她不是当事人之一?!

    “你们才认识多久?”谭婧难以理解的盯着徐长洋,“而且她目前刚高中毕业,订婚不会太早了么?”

    “早?如果她愿意,就算现在领证结婚我都不觉得早!”徐长洋掷声道。

    谭婧登时语塞,刷地看向林霰。

    林霰察觉到,尽管她想表现得镇定泰然些,可脸上的表情依旧难掩僵硬。

    谭婧心一疼,绷紧唇,狠狠瞪向夏云舒,“夏姐年纪轻轻,手段倒是了得,我都不得不佩服了!”

    夏云舒还在为徐长洋突然订婚的事纠结惊讶呢,听到谭婧火药味十足的话,也只是轻飘飘看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

    毕竟,让一个人难受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搭理她!

    然。

    夏云舒“大度”不理会,可某人却不能装没听见。

    徐长洋眸光便微微沉了,“谭姐请注意对我未婚妻话的措辞和态度!”

    夏云舒眉毛挑了下,轻眨眼看徐长洋。

    林霰惊看着徐长洋。

    大约是没想到,徐长洋会用这样强硬不容置疑的态度对她的朋友!

    因为这在以前,从未有过。

    甚至。

    由于谭婧和伍瑜与她交好,他对谭婧和伍瑜的态度也都有别于对其他不相干的人,很是随和。

    谭婧亦是愣了愣,“徐大哥……”

    “你们吃吧。”

    不等谭婧完,徐长洋牵起夏云舒的手,豁然起身,转身便往餐厅外走。

    谭婧、伍瑜,“……”

    林霰眼皮狠狠一跳,猛地站起,握拳轻抵在餐桌上,看着徐长洋和夏云舒的背,声线微颤,“长洋,云舒,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这些菜,我辛苦准备了一上午。”

    夏云舒抿唇,看徐长洋。

    徐长洋眸光瞥向后,声音清泠,“林霰,你难道要让我委屈自己的未婚妻跟一个侮辱她的人继续在同一张餐桌上用餐么?”

    林霰脸狠狠一白,“……婧婧她不是故意的。”

    “不论她是不是故意,这顿饭都吃不下去了。抱歉。”

    徐长洋冷酷扔下这句话,便带着夏云舒离开了。

    林霰浑身轻颤,双眼已被逼红了。

    他竟然,竟然这么对她……

    他以前从来没有如此无情的对过她!

    可今天,他为了另一个女人,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

    “霰霰。”

    谭婧望着林霰惨白的脸,追悔莫及道,“对不起。”

    林霰转动殷红的双眼看谭婧,深深吸气,“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他,他是故意做给她看,做给我看的。”

    伍瑜听到,眼瞳里的波光快速一闪。

    ……

    徐长洋带夏云舒离开包间,先在餐厅前台点了餐,让做好了送到楼上房间,后才拉着夏云舒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

    “饿了么?”徐长洋神色无异,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双眼闪了下,摇摇头。

    徐长洋伸手摸摸她的头,两人走到沙发坐下。

    夏云舒玩着他的大手,好一会儿沉默后,道,“你没必要这样的。”

    “怎样?”徐长洋垂眼看夏云舒。

    夏云舒掩着长睫毛,撅了撅嘴,“故意在林霰面前那些话,还有当着她的面,那么不给她朋友面子……她多伤心啊!”

    徐长洋眼眸敛收,静谧盯着夏云舒。

    “……你,你不觉得你有点用力过猛了么?”夏云舒不是滋味。

    夏云舒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一向温和脾气好的某人,突然翻脸不认人,既他们已经订婚了,又态度强势的替她出头,是想证明给她看,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她,而非林霰!

    可恰恰也是他的强硬,让夏云舒觉得有些用力过猛。

    因为他越是这样证明,越是明,他在意林霰!

    “戏过了。“夏云舒撇撇嘴,补道。

    “时间已经订好了,下个月八号!”徐长洋不接夏云舒的话,而是。

    “嗯?”夏云舒皱眉,不高兴他的转移话题,看着他道。

    徐长洋眯眼,“你跟我的订婚宴!”

    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