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02章 讨好你,拿下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静静靠着汪珮,默默听她话。

    汪珮又围绕这个话题了许多,夏云舒都没有接话。

    快十点。

    汪珮才终止这个话题,在心下轻叹了声,对夏云舒,“今天刚高考完,你也累了,别有太多负担,早点休息。“

    汪珮向来休息得早,听话,夏云舒松开汪珮,道,“奶,您先去洗漱吧,您洗了我再去洗。”

    “不用。”汪珮掩着睫毛,“你去洗,我回房洗就成。”

    夏云舒愣了愣,看着汪珮,“奶,您不跟我一起睡么?”

    “都多大了,还要人陪睡?”汪珮笑着抬头,望着夏云舒。

    夏云舒轻噘嘴,“都好了,您今晚跟我睡。”

    汪珮抿唇,“今天不行。”

    “……为什么?”夏云舒疑惑。

    汪珮支支吾吾的,,“厨房还没收拾好,奶得先去收拾厨房。等奶整理结束过来,你都睡了,怕打扰你休息。”

    “厨房还没收拾么?那我跟您一起去收拾吧。”夏云舒信以为真,将双腿从床上拿下,就要下床。

    “……算了,也没有多少可收拾的,奶一个人可以的。”汪珮按住夏云舒一条腿,盯着她道。

    夏云舒怔住,看向汪珮,莹润的双眼隐隐浮现狐疑。

    汪珮瞧见,笑了下,“你这孩子,今晚是非得跟我睡不可是不是?行,奶跟你睡。奶先去整理,待会儿就过来。”

    汪珮着,起身,一面朝门口走,一面,“你先去洗漱,奶收拾好就过来。”

    夏云舒看着汪珮的背影,眼里的疑惑便也算了,笑道,“嗯。”

    ……

    汪珮走出房门,将房门带上的一刻,蓦地捂住嘴,剧烈闷咳了起来。

    汪珮涨红着脸回头望了眼房门,担心夏云舒听到,她紧忙朝她自己的房间快走了去。

    回到房间,汪珮直奔床头桌,手轻抖的拉开抽屉,从里拿出一只褐色药瓶,拧开,抖出平日用药量的一倍,仰头闷塞进了嘴里。

    药片滑下咽喉。

    汪珮侧身,重重栽坐到床上,头靠在床头上,捂着心口急剧喘息。

    好几分钟后,汪珮的脸色才慢慢恢复。

    她看了眼门口,缓慢坐直了身体,垂眼盯着手里攥紧的药瓶,眼波复杂晃动。

    ……

    翌日。

    没等徐长洋上门接夏云舒。

    古向晚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过来,“云舒,昨天我的陶艺班新收了一个鲜肉,好帅好帅,你要来看吗?”

    夏云舒,“……”有想过她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亲亲老公徐长风么?

    “我把地址发给你,你赶快过来。“古向晚风就是雨。

    “我……”

    “云舒,我等你哦。”

    夏云舒刚开口,古向晚就道。

    完就把通话给撂断了,完全不给夏云舒开口的机会。

    夏云舒黑线。

    把手机从耳边拿下,古向晚便把陶艺班的地址给她发了过来。

    夏云舒,“……”

    ……

    抱着对陶艺艺术的好奇,夏云舒给徐长洋发了消息,告诉他,他亲爱的大嫂约她去她的陶艺班观赏,结束后她再联系他。

    当然,夏云舒肯定不会傻到跟徐长洋,古向晚是约她去她的陶艺班看鲜肉的。

    夏云舒跟汪珮了声,便出门,去了古向晚的陶艺班。

    到了陶艺班,夏云舒先站在门外看了看。

    陶艺班门前放着几排陶瓷艺术瓶,各式各样,各式花纹,瓶子里有规律的插着各种颜色的花,很美!

    单从外观看,整个建筑很古旧,房门也旧旧的,很有年代气息。

    好似推开这扇门进去,便会到达另一个世界。

    夏云舒扬扬眉。

    都人不可貌相,她以为以古向晚的性子,她的地方该是活泼精怪的。

    不曾想竟是这样的。

    看了会儿。

    夏云舒扬起笑,上前,推开房门。

    一打开房门,夏云舒就看到古向晚围着围裙坐在木凳子上,双手捧着泥巴色的陶泥做陶罐,神情温柔而专注。

    好似她面对的不是陶罐,而是她的情人。

    夏云舒微微愣了下。

    古向晚听到开门声,抬头看过来,仿佛知道是夏云舒,娴静的对她笑,“随便坐。”

    夏云舒抿了抿嘴巴,随便找了把凳子坐下,看着她做陶罐。

    “你来得太慢了,鲜肉都走了!”古向晚。

    夏云舒扯唇,“我来又不是为了看鲜肉的。”

    一阵风从门外吹来,将古向晚随意勾在耳后的几缕发丝吹散,飘拂到她白皙无暇的脸颊,她轻轻皱眉,噘着嘴吹了两下飘到她鼻子前的头发,抬眼似笑非笑的瞟夏云舒,“家里的老腊肉比鲜肉耐看韵味,当然对鲜肉不感兴趣。”

    夏云舒脸温热,“老腊肉哪比得上鲜肉。”

    “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古向晚啧啧的。

    夏云舒耳根也热了热,“难道不是么?老腊肉那么好,有些人看到鲜肉怎么就没克制住呢?我看挺兴奋的啊!”

    “……”古向晚怔了怔,待明白夏云舒话里藏的话时,噗呲笑了,红着脸盯夏云舒,”我跟你能一样么?我看我们家那块老腊肉都二十多年了,再不找块鲜肉看看,对比对比,我会出现审美疲劳,发现不了我们家老腊肉的好。我看鲜肉,就是为了凸显我们家老腊肉,证明我的眼光没有错。“

    得!

    这么歪的理由,不得不服!

    夏云舒黑线滚滚,“你赢了!”

    “哈哈。”古向晚得意的笑,因为笑,双手便也跟着抖了,这一抖,手里刚刚成型的陶罐就歪了。

    古向晚撅嘴,哼道,“看,都怪你!”

    夏云舒白眼一翻,“关我屁事!”

    古向晚,“……”盯着夏云舒看。

    夏云舒看着她,非常镇定。

    古向晚咽咽口水,悻悻,“你还真是……百无禁忌!”

    她是她未来老公的亲大嫂诶?

    她竟然敢在她面前粗话!

    就不怕惹她厌恶,在她未来公婆面前她坏话么?

    夏云舒撇撇嘴,看着古向晚手里把玩的陶泥,“你能教我么?”

    “不能!”古向晚“赌气”道。

    “不教算了。”夏云舒眼睛一瞥,。

    古向晚,“……“

    她不讨好她这个未来大嫂也就罢了,还这么傲慢,她是真的不想顺利嫁进来了是吧?

    古向晚怄气,故作凶恶的瞪夏云舒,“你得罪我了,你完了!”

    “哦。”夏云舒道。

    古向晚气哭,“你气死我算了!”

    夏云舒盯着古向晚,清亮的双瞳印出浅浅的笑意。

    古向晚仔细看才看出来了,这才明白,夏云舒只是故意跟她闹着玩而已。

    古向晚郁闷的白了眼夏云舒,“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夏云舒呼吸微滞,看着古向晚。

    好一会儿,夏云舒抿抿嘴唇,声音有些干,“你,你是受虐狂啊!“

    古向晚鼓鼓嘴巴,哼道,“你你,有人跟你喜欢,你就好好感谢和接受就行了,干么非要表现得这么别扭!”

    夏云舒眉毛动了动,没话。

    古向晚盯着夏云舒,似是叹了声,道,“过来吧,我教你。”

    “你不是你不愿意教么?”夏云舒得了便宜还卖乖。

    古向晚气得磨牙,狠狠瞪夏云舒。

    夏云舒轻勾唇,起身走了过去。

    在古向晚耐心教了近两个时,夏云舒终于完成了自己第一件手工艺作品,尽管丑丑的,但夏云舒看着,很是得意,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

    古向晚眯眼看夏云舒,却嘟囔,“就没见过你这么手残的女人!”

    夏云舒真的是手残党。

    手残到连最基本的打蝴蝶结都不会!

    她看过很多个教系蝴蝶结的视频教程,可就是系不出一个好看的蝴蝶结,这让夏云舒很沮丧。

    所以自己能亲手做出一件看得出是杯子的杯子,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摆脱“手残党”了。

    沾沾自喜还不到三秒呢,就听古向晚这么。

    夏云舒心情立马不美丽了,不服气的看古向晚,“你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么?!”

    “不吹牛,比你这件至少正十倍!”古向晚抬抬下巴,骄傲道。

    “牛都吹天上去了,还不吹牛!”夏云舒撇嘴。

    古向晚急了,“要不是我也不知道我做的第一件作品放哪儿了,我非拿出来跟你这个对比对比不可!”

    “那就是口水无凭咯?”夏云舒摊手。

    古向晚,“……”深刻觉得她们要是成为妯娌,肯定“合不来”!

    就没见过比她更能气人的!

    ……

    中午快十二点,古向晚突然,”我们该出发了。“

    夏云舒正把玩她的“艺术品”,咋听古向晚开口,迷惑的看着她,“出发?去哪儿?”

    “爸妈中午一起吃饭。”古向晚道。

    夏云舒,“……”

    古向晚冲夏云舒眨眨眼,“其实今天约你出来不是我的主意,是你未来婆婆的意思。”

    未来婆婆?

    夏云舒又囧又羞,看着古向晚,都不知道该什么。

    憋了好一会儿,夏云舒才吐出一句话来,“你,你怎么不早点跟我?”

    “噢,这个也是你未来婆婆的意思,她担心你害羞不肯出来,特意叮嘱我,约你的时候千万不要是她和爸想见你。”古向晚。

    夏云舒,“……”

    “要不是你正处高考冲刺阶段,长洋特意‘警告’过两老不许‘骚扰’你,否则哪能等到现在才通过我约你见面。我看爸妈是怕夜长梦多,儿媳妇跑了,等不及讨好你,收买你,笼络你……拿下你!”

    夏云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