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00章 他是她的归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心头大痛,那种痛直逼涌进他望着夏云舒的双眼。

    徐长洋深汲了口气,放在她脸上的手用了几分力,声线沉厚,“我徐长洋,永远不会离开夏云舒!”

    夏云舒喉咙里发出几道细碎的呜咽声,随即便没了声响。

    徐长洋细细凝着夏云舒在自己掌下的脸,心头如被细针轻扎的刺痛感长久不散。

    ……

    高考当天,徐长洋像家长一样亲自送夏云舒去学校。

    到了学校,徐长洋看了眼校门前打着的为高考学子加油打气的红色横幅,再扫过守在隔离线外等待的诸位家长,双眸轻眯,最后看向夏云舒。

    经过两天的调整和休养,夏云舒气色好了许多,只是眉头始终凝重的皱着,脸上的表情亦有些沉郁。

    徐长洋眼廓缩动了下,没有任何安慰的话,也没有一句鼓励的言语,只与平日一样,淡淡对她道,“去吧。”

    夏云舒含了口唇,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关上车门时,她透过车窗看徐长洋,眼神犹豫。

    “……“徐长洋挑动眉毛,”怎么?“

    “……你等我!”

    夏云舒道。

    这话完全是夏云舒风格的。

    没有拐弯抹角的婉转,而是直抒胸臆的直接。

    徐长洋看着她,“当然。”

    夏云舒,“……”答应得这么痛快!

    “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徐长洋盯着她的眼睛慢慢。

    夏云舒心间不期然涌出一股暖意,略意外的看着他。

    “你现在是我家的人,我相当于是你的家长。高考对你而言也算是一生中很重要的事,作为你的家长,我怎么能不守着你?”徐长洋这些话时,声线从头到尾很平淡,就好似,他这般做,真的是他对她应尽的义务,是他该做的罢了。

    夏云舒心尖翻过一波海浪,虽不剧烈,却是真真实实的翻涌过,令她无法忽视。

    夏云舒微微沉淀了下,道,“我进去了。”

    “嗯。”徐长洋语气依旧清淡。

    ……

    夏云舒高考两天,徐长洋整整陪了她两天。

    她在考场里考试,他便在考场外静静等待。

    夏云舒不得不承认,因为知道他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等着她,陪着她的。

    她的心,很宁静,很安然。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夏云舒从学校内出来,第一眼望向的,就是徐长洋的方向。

    徐长洋没有下车,但车窗开着,他就坐在驾驶座,透过车窗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怎么形容夏云舒此时此刻的心情呢?

    不清!

    但类似,归宿!

    徐长洋在这一刻起,对夏云舒而言,相当于归宿!

    她开始愿意相信,忍不住想去相信,徐长洋真的会陪她一辈子,永远都不会离开!

    夏云舒没有去想林霰,或者,她在刻意规避“林霰”这两个字。

    夏云舒微扯起嘴角,一步一步朝徐长洋的方向走了去。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脸上荡漾的笑意,清眸浮出些恍惚。

    哪怕是这点星的笑容,他已经有近两个月没有从夏云舒脸上看到了。

    徐长洋心下荡起温柔的同时,也有丝丝缕缕的疼痛。

    上了车。

    夏云舒正要去扯安全带,一只大手比她更快,替她系上了安全带。

    徐长洋扣上安全带,没有立即从夏云舒身前撤开,而是抬起头,吻住了夏云舒的唇,“你做到了!”

    夏云舒睁大眼,就近盯着徐长洋英俊非凡的脸庞,被他柔软的唇覆上的唇,不明显的轻战。

    徐长洋并未深入,只是贴着她的唇,细致而温柔的碾转过夏云舒的唇,便从她唇上退开了。

    夏云舒不自觉的抿住双唇,脸颊飘出两团红云,愣愣的盯着他。

    徐长洋勾唇,探手摸了摸她的头,“回家。”

    夏云舒眉心轻跳,垂了垂眼睛,隔了几秒,“嗯,你送我回家。”

    “回家?”徐长洋敏锐的察觉到,夏云舒的“回家”与他的“回家”,并非同一个地方。

    “……我好久没回去了,想回去看看我奶。”夏云舒声。

    徐长洋听话,就理解了。

    这么多年。

    夏云舒与汪珮相依为命。

    这次因为聂相思出事,他将她从夏家接走,一直到今天高考结束,夏云舒再未回过夏家。

    她担心汪珮,情理之中。

    而且。

    她开始担心其他人,就证明,她已经开始走出来了。

    这是好事不是么?

    徐长洋就道,“好,今晚让你在夏家住,陪陪老太太,明天我再过来接你。”

    夏云舒望着他。

    她总不能一直住在他那儿吧?

    徐长洋发动车子往前,从后视镜看夏云舒,“我已经习惯家里有你。你要是不在,家里空荡荡的,我会觉得我自己很可怜。”

    可怜?

    夏云舒抽抽嘴角,“那你以前怎么就觉得自己不可怜?”

    “以前没人我老!”徐长洋轻卷嘴角,哼。

    夏云舒汗。

    “我一想到我这么老,还一个人住,就忍不住同情我自己。”徐长洋还装可怜装上瘾了,声情并茂的。

    夏云舒黑线,不想接他的话,索性把脸转到了车窗的方向。

    徐长洋看了她几眼,也不再话。

    ……

    送夏云舒回夏家后,徐长洋便马不停蹄赶去了珊瑚水榭。

    夏云舒走进别墅,汪珮一见她,眼就红了。

    “奶。”夏云舒赶忙上前,拉住她苍老干枯的手,愧疚的看着汪珮,“对不起奶,我让您担心了。”

    汪珮摇头,含着泪上上下下看她,见她安全无恙,情绪也已好转,悬在心头的担忧这才慢慢放了下来,望着她,“你好好儿的,奶就什么都好。”

    夏云舒抓紧她的手,嗓音轻哽,“嗯,我好好儿的。”

    “姐姐,你回来了。”

    楼上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夏朵惊喜的软糯声音从二楼飘了下来。

    夏云舒和汪珮同时抬头,望向二楼。

    目光也几乎同时在落向夏朵时,转向站在夏朵身后的余素华。

    余素华也看着夏云舒。

    不知是不是夏云舒的错觉,她觉得余素华盯着她时,一贯带着的几分仇恨,竟是收敛得丁点都看不出。

    “朵儿,你最近一两个月总在问姐姐去哪儿了。现在姐姐回来了,你开心了吧?”余素华笑着,对夏朵道。

    夏朵狠狠点动脑袋,黑白分明的大眼裹着喜悦看着夏云舒,“姐姐,我好想你的。”

    夏云舒眉眼极淡,瞟了眼夏朵,便拉着汪珮转身,往她房间走。

    “姐姐……”

    夏朵上一秒还欣喜的双眼,在这时周骤然暗淡,巴巴盯着夏云舒的背影,失失落落的叫她。

    汪珮听到,就转头去看夏云舒。

    夏云舒面无表情。

    汪珮见状,便低低叹息了声。

    站在夏朵身后的余素华,望着夏云舒和汪珮背影的双眼,缓缓眯了眯。

    ……

    当晚,因为夏云舒回来,汪珮自作主张特意给夏云舒做了几道她爱吃的菜。

    菜量是汪珮平时准备晚饭的近一倍。

    余素华牵着夏朵到餐厅,看到餐桌上满满的一桌菜,禁不住双眼眯起,道,“我今晚怎么迟迟不叫吃晚饭,原来汪姨是准备大显身手呢。”

    汪珮听到,面上微微一僵,只尴尬的对余素华笑了笑,便快步走出了餐厅。

    夏云舒到餐厅时,汪珮已经离开餐厅,所以她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云舒,快进来坐。”夏镇候看到夏云舒,忙坐直身,精神抖擞的叫夏云舒。

    夏云舒扫了眼夏镇候四人,走了进去,坐在位置上。

    夏镇候温和看着夏云舒,“考得如何?”

    “还行。”夏云舒。

    “还行那就是很不错!好,很好!”夏镇候笑哈哈道。

    夏云舒盯他,眼神略带了分锐利。

    夏镇候脸上的笑,就那么僵了分。

    “爸,我今天也中考了,你怎么不问问我考得怎么样?”夏阳撇嘴,冷笑看着夏镇候。

    夏镇候登时皱眉,端出父亲的威严盯着夏阳,“你跟长辈就是这么话的么?是我平时太惯着你,没规矩了是吧?!”

    整个夏家除了夏云舒不把夏镇候看在眼里外,余素华夏阳和夏朵,在一定程度上都对夏镇候抱着一丝畏惧。

    毕竟夏镇候是夏家的经济支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而夏镇候在夏家无疑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是以夏镇候这样一开口。

    包括余素华在内的夏阳夏朵三人,都有些紧张的看着夏镇候。

    “……我错了。”夏阳。

    夏镇候丝毫没消气的迹象,眯眼怒哼道,“就你在学校的表现,还敢要我问你考得怎么样?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

    夏阳,“……”在年纪排倒数就烂泥了?

    余素华也不大高兴夏镇候骂夏阳是烂泥这么难听的话,皱了皱眉,斜了眼夏镇候,“阳阳还,以后的路还长……”

    “慈母多败儿!”

    余素华一开口,夏镇候突然就怒了,炸然指向余素华,大发雷霆道,“要不是你的一昧维护娇惯,夏阳也不至于变得如此不求上进,不务正业!夏阳日后若是走上歧路,那也都是你余素华的错,都是你害的!”

    夏镇候这话,可比他刚训斥夏阳的话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余素华先是被他吼得一懵,等她意识到夏镇候了什么时,整个人剧烈的抖了起来。

    夏云舒也没料到夏镇候会因为余素华一句话发这么大火,微讶的抬眸,望向夏镇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