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99章 徐叔叔,你能不能抱紧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是以,夏云舒放学回来看到徐长洋放松的坐在沙发里,有些愣住。

    毕竟徐长洋这段时间有多忙,夏云舒不是没看到。

    “回来了。”

    徐长洋清清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点点头,又盯了他一眼,才将书包放到鞋柜上,低头换鞋。

    徐长洋睨着她看了会儿,见她拿着书包朝楼上走,清眸微闪,,“我叫了吃的,你换了衣服就下来吧。吃了再复习。”

    “嗯。”夏云舒低应了声。

    徐长洋盯着她,长眉不觉微拧起。

    ……

    夏云舒上楼去房间,洗了把脸,换上舒适的家居服,在房间微微坐了会儿,才下楼。

    在客厅里没看到徐长洋,夏云舒明澄的眼眸轻闪过一抹疑惑。

    “餐厅。”

    清润的男声从一侧的餐厅传来。

    夏云舒抿抿唇,去了餐厅。

    叫的外卖已经送来,徐长洋将东西都一一摆了出来,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放在餐桌上,一手清闲的搭在大腿处,眼光浅柔的看着她。

    夏云舒走进去,坐在他对面,抬眼安静又乖巧的看他。

    徐长洋拿起筷子递给她,“吃吧。”

    夏云舒接过筷子,低头看着桌上她喜欢吃的各类重口味的菜,停顿了几秒方吃了起来。

    “多吃点,你最近复习很辛苦,多吃点补充体力和营养。”徐长洋嗓音清淡,但格外的柔和温馨。

    看着碗里他夹给她的菜,夏云舒睫毛轻闪,声,“你也多吃点。”

    她知道他最近为了兼顾他身边的人,有多累。

    这种累,有来自于身体的,也有来自于心里的。

    徐长洋听到,微微失怔,后嘴角轻卷起,望向夏云舒的双眸更是温柔,“嗯。有信心么?”

    夏云舒慢慢咀嚼,把嘴里的食物都咽下,,“什么?”

    “高考。”

    “……不知道。”夏云舒。

    徐长洋看着她,眸光清软,“我相信你。”

    夏云舒轻楞,片刻,道,“嗯。”

    徐长洋给她剥了只虾,放到她碗里时,“等你高考结束,我带你去出去放松下,散散心。”

    “再吧。”夏云舒皱眉道。

    她现在已经是拼劲了她全部的力气在应对高考,她不知道高考结束后,在短时间内,她还有没有力气去做其他的。

    徐长妍看着她,没再什么,只继续给她剥虾。

    ……

    高考前三天,夏云舒开始出现食欲不振,呕吐,以及严重失眠,做噩梦等等不良症状。

    她知道她自己是太过紧张,将高考看得太重,所以产生的一系列后遗症。

    她怕自己考不好,怕自己让聂相思失望。

    徐长洋第一时间发现夏云舒的异常,当即便替她跟学校请了假,叫来家庭医生给她查看治疗。

    家庭医生给夏云舒看过后,也是她思想包袱太重,压力过大,因此引发身体的各项器官运作失衡,而导致身体上的一些列问题。

    随后,家庭医生给夏云舒输了水,也开了药。

    但要想夏云舒尽量好起来,吃药和输水只是治标。

    而要想治本,主要还得靠夏云舒自己调节。

    医生的这些,夏云舒都明白,可她就是……做不到不紧张。

    医生离开不久,夏云舒便拿来错题集看她出过错的一些试题,焦虑清晰的印在她脸上每一根线条上。

    徐长洋端着温水进来,看到夏云舒拿着错题集看,眼眸便敛紧了。

    但他并未开口斥责夏云舒,上前。

    徐长洋将温水递给她,声音温和道,“先吃药。”

    夏云舒暂时放下手里的错题集,接过水。

    徐长洋拿起床头桌上,医生开的药,抠了两颗出来,瞥看了眼夏云舒,“张嘴。”

    夏云舒看了看他,张开了嘴。

    徐长洋把她喂进她嘴里。

    夏云舒立刻和水咽了进去。

    吃了药,夏云舒立马放下手里的杯子,拿起放在身上的错题集,蹙着眉看了起来。

    徐长洋盯着她,两片薄唇抿紧,“今天不看行么?”

    夏云舒目光凝了凝,视线没从手里的错题集移开,“还有两天就要高考了,我还有许多不懂和有疑惑的地方,我得抓紧时间,不然就来不及了。”

    “你生病了。”徐长洋坐到她床边,伸手握住她一只因为紧张本能攥着的拳头。

    夏云舒被他握住手的一瞬,手颤了下,卷翘的睫毛亦是轻然抖了抖,“医生给我输了水,现在又吃了药,没大碍的。”

    徐长洋沉静看她。

    夏云舒侧脸微绷着。

    她的双眼依旧在错题集上,但徐长洋知道她根本看不进去。

    她现在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焦虑焦躁紧绷不安。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如何能真正看得进去。

    “听着夏夏。”徐长洋眸光紧密盯着夏云舒,引得夏云舒的双眼情不自禁转到他身上,“我明白你的心情,也很理解你。但是,你这样不行。”

    夏云舒被徐长洋包裹着的手,抖动的弧度越大。

    徐长洋心尖微疼,从夏云舒另一只手里取下错题集,将她的双手都裹进他的双掌里,耐心且深沉的看着她,“你可以做好夏夏,你很努力,也有实力,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担心过你会搞砸,我对你百分百的信任。”

    夏云舒眼前发红,忐忑的望着徐长洋,“你现在觉得我会搞砸对不对?”

    徐长洋很快摇头,“我依然对你充满信心。可是夏夏,我对你有绝对的信心是不够的,你得肯定你自己,你得比我更相信你自己。若是连你自己都对自己这么的不安,不信任,旁人再多的信任有何用?”

    “……我,我。”夏云舒盯着徐长洋,眼角已经红得不能再红,“我好像没有别的退路。如果我考砸了,或是没有那么理想,我就没希望,就,全完了。”

    “且不论高考是不是唯一的出路,但你绝对不是没有别的退路,你还有我,你还可以复读,你有无数的选择。夏夏……”

    徐长洋凑近夏云舒,目光清绻穿过夏云舒,“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会一直在你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你。”

    永远……

    夏云舒恍惚的看着他,“永远不会离开么?”

    “是!”徐长洋道。

    夏云舒深深吸气,从眼角到下颌,有道湿痕滑过。

    徐长洋腾出一只手,轻捧起她的脸颊,“夏夏,我和相思都相信你。你能应付的对不对?”

    听到他提到聂相思。

    夏云舒鼻尖便是狠狠一涩,猩红的双眼涌出更多的湿气,声线哽哑,“对,我能,我,一定可以的!”

    徐长洋扯唇,在夏云舒眉心轻吻了吻,“真棒!”

    ……

    夏云舒尽全力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也感觉自己好转了许多,可晚上,夏云舒还是做起了噩梦。

    她先是梦到她在高考场上,拿起试卷开始做题的第一道题她就不会,她很挫败,也很焦急,她打算越过第一题,先做剩下的题,可她发现,每一道题她给出的答案她自己都不确定对错。

    最后,她胡乱做完了一套试题,因为对未知答案的恐惧,她很紧张,感觉心都快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可就在这时。

    余素华,夏镇候,夏阳,赵菡蕾甚至是伍瑜,谭婧,乃至林霰突然出现了,将她团团围在考桌四周,个个脸上都挂着轻蔑的笑,不约而同骂她笨,骂她蠢……

    后来,她又梦到赵婷姗和聂相思。

    她们没有像余素华等人那样骂她。

    可她很焦急很迫切的想跟她们对话时,她们谁都没有理她,用一种,夏云舒难受得想哭的悲伤和失望眼神看着她。

    夏云舒在梦里大口喘息,眼泪控制不住的下坠。

    梦里的画面很诡奇,最后,她被自己的眼泪淹到了鼻息,她扑腾着,却始终无法从困境中脱身。

    夏云舒想叫又叫不出来,绝望快要将她淹没,她感觉自己快死了,那种恐惧,刻骨的宛若现实。

    “夏夏,醒醒……”

    “别哭夏夏,我在,徐叔叔在呢。”

    “夏夏不怕,夏夏乖,醒来了。”

    “夏夏,夏夏……”

    “啊……”

    夏云舒陡然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

    她脸上全是汗,打开双眼的瞬间,眼皮甚至能弹出细汗。

    她张开嘴大口呼吸,真如溺水的人终于被救出那一刻,求生本能的促使下,贪婪的吸食新鲜的空气。

    下一秒。

    夏云舒整个人猛地被卷进一道宽阔结实起伏的胸膛,鼻息间涌入的男性气息,干冽,熟悉。

    夏云舒倏然伸手揪住他腰侧的睡衣,紧紧闭着眼,更迫切的呼吸。

    “宝贝儿,放轻松,放轻松……”

    徐长洋轻抚着她剧烈战抖的背脊,不住吻着她汗湿的耳畔轻声。

    夏云舒揪着他的睡衣往后扯着用力抱他,喉咙里溢出无法压抑的哑泣,“我不行,我不行……”

    “……”徐长洋眸光轻颤,心头随即奔涌出浓烈的心疼和酸涩。

    徐长洋一手拥紧夏云舒的背,一手用了些许力道从后托着她的后脑勺,往他胸膛摁,薄唇边绵密吻着她的头发和额头,边,“没事,没关系,这明不了什么,我们知道,你尽力了。夏夏,你尽力了!”

    夏云舒浑身猛烈颤抖,“徐叔叔,你能不能抱紧我……”

    徐长洋即刻收紧双臂。

    “你再跟我那句话。”

    徐长洋轻怔,垂看着夏云舒的双眼印着些些疑惑。

    “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夏云舒声音很轻很轻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