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98章 夏夏,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汪珮虽有犹豫,但想着徐长洋的话兴许对夏云舒管用,便去了。

    只是,她刚走到客厅,一阵汽车的引擎声适时从别墅外传了进来。

    汪珮轻怔,朝别墅门口望去。

    夏镇候眼皮子一跳,怔站在厨房门口,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别墅门口。

    随着汽车发动声消失,不到十秒,一道修长的男人身姿匆匆从门口跨了进来。

    看到来人。

    夏镇候和汪珮双眼都亮了亮。

    徐长洋看到汪珮,对她颔了颔首,鞋都等不及换,大步流星朝夏云舒的房间走了去。

    汪珮看见,眼眸奔涌上水光的同时,禁不住掩唇欣慰的扯动嘴角。

    夏镇候大喜过望,竟是端着托盘又走了回来。

    汪珮瞥见,轻摇了摇头,从他手里接过托盘,去了厨房。

    ……

    徐长洋推开夏云舒的房门,见她抱着自己蹲坐在床前的地板上,便是一阵揪心。

    皱紧眉。

    徐长洋关上门,阔步向前,一把将夏云舒从地上抱了起来。

    夏云舒身子微僵,缓慢抬起头看上去,虚妄的视线在徐长洋面上微微晃过,就又把头垂了下去。

    徐长洋稳稳抱着夏云舒,径直离开了房间。

    对此,夏云舒没有力气阻止,更不想话。

    客厅里。

    夏镇候得意扬起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收敛,徐长洋便抱着夏云舒风似的从客厅掠过,眨眼便消失在客厅。

    夏镇候愣住,迷茫的盯着别墅门口。

    直到听到别墅外拂来汽车轰然发动的声音,他才确定他刚才看到的并非错觉,而是真的有人路过。

    夏镇候怔楞了片刻,重而又笑了起来,握着拳,难掩喜悦的轻锤沙发,“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

    徐长洋载夏云舒去他那儿的路上打包了些吃的。

    到了住处,徐长洋抱着夏云舒,同时手里还提着一袋子的食物,费了些劲才将房门打开。

    这会儿,徐长洋倒是有些后悔没有安装指纹解锁器。

    进了房间,徐长洋抱着夏云舒上了楼。

    主卧。

    徐长洋先将手里的吃的放到床头桌,随后方动手轻柔的把夏云舒放进了丝绒的大床里,让她靠坐在床头。

    徐长洋拿过薄毯盖在她身上,站在床头桌前打开食袋,将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打开密封盒。

    端着清粥坐在床沿,徐长洋把粥拌凉了分,舀了一勺喂给夏云舒。

    夏云舒整个人很虚,丝毫看不出十八岁的少女该有的朝气,她眼皮只睁了一半,落到徐长洋脸上的目光都似飘浮不定的。

    “吃吧。”徐长洋轻声道。

    夏云舒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

    “听话。”徐长洋柔声哄。

    夏云舒眼皮往下垂了分,“我不想吃。你让我一个人呆着吧。”

    徐长洋盯着她,握着粥勺的手固执的伸到夏云舒嘴边,不收回。

    夏云舒拉着眼皮,呼吸细弱。

    “夏夏,你不是孩子。”徐长洋着,把粥喂到自己嘴里,倾身,伸手捉抬起夏云舒的下巴,低头封住夏云舒干燥的嘴,将口里的粥不容抗拒的一点不剩全喥进了夏云舒嘴里,强迫她咽下去。

    夏云舒吃得很狼狈,一口粥吃下来,险些让她背过气去。

    徐长洋松开她,面容几分残酷盯着她,“如果你非要用孩子不懂事的方式表达你的难过和痛苦,我不介意把你当成孩子。”

    徐长洋着,又往嘴里喂了口粥,便要堵过去。

    “我自己来!”

    夏云舒猛地把头撇到一边,愤然道。

    徐长洋便把粥塞给她。

    夏云舒端着粥,不看徐长洋,埋头往嘴里灌粥。

    灌得太急,来不及咽,她难受得直咳嗽,眼泪哗哗的掉。

    徐长洋冷眼旁观,盯着夏云舒苍白的脸,却猩红无比的双眼。

    夏云舒喝完粥,已是再难忍耐,猛地将手里的粥盒狠狠扔到徐长洋身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粥盒里少许没喝完的粥溅到徐长洋身上。

    他顾不上,只是看着夏云舒哭,心如刀绞。

    “啊……我好难过,我好难过,我好难过……啊……相思,相思……”

    “为什么?前不久我还跟她一起去产检,我们那么高兴,她看上去那么好,那么鲜活……我不相信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么没了,死了!我不相信……”

    “好疼啊……我好想她,好想见见她……我好想啊……”

    “为什么,为什么对我好的人,我在乎的人最终都会离开我……一定是我太糟糕了,是我不配……”

    听到夏云舒出这样自我厌弃的话,徐长洋知道不能再让她继续下去,想下去……

    伸手将夏云舒囊进怀里,低下头狠狠的封住她的唇,将气息强势灌进她口腔里,怎么野蛮怎么来。

    “呜唔……不……”夏云舒惊瞪眼,不料在这种时候他还这般欺负她,夏云舒恨恼,死命推他。

    无奈三天没吃饭,她整个人都气若游丝了,哪还有力气推开他。

    在他凶悍疯狂的进占下,夏云舒周身最后一丝气力也被抽干,无力的瘫在他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徐长洋见她没了力气,这才浅啄着她红肿的唇,从她唇上退离。

    大手怜惜的轻抚她丝毫不见润色的脸,深深凝着她哑然道,“再这种自暴自弃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云舒怨愤的瞪着他,只顾着喘气,一个字都不出来。

    徐长洋跟瓷娃娃似的心搂着夏云舒,不停的抚摸她的脑袋,脸,脖子以及手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其中不乏关于生死的文化,我们听过许多道理,可正当身临其境,面对生离死别,这些所谓的道理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并且,我们都不知道,这样的难过会持续多久。也许,长到没有尽头,只要想起就还是会心头一痛。”

    夏云舒眼泪翻涌,喘息更浓,看着他。

    夏云舒并不是看不出他的难过,他消瘦了,也没有以往出现在她面前时的讲究和一丝不苟,他这身衣服应是穿了几天了,衬衫衣摆和袖子布满皱褶。

    是啊。

    他怎么能不难过呢?

    他是看着相思长大,把她当成亲人的人啊!

    也许是找到了与她有相同感受的人。

    夏云舒闭上眼,放肆抽噎起来,“我没有妈妈,有爸爸却不如没有,现在,我连朋友也没有了……”

    “我现在不能想到相思,一想到她,我就觉得我自己心痛得快要死了!这几年,我跟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当初对我而言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残忍。因为每一点,都是我的痛点。”

    “徐叔叔,我不想让你们担心,可是我没办法,我没办法不难过……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失去她,我没有想过,根本没有准备,太突然了徐叔叔,太突然呜……”

    “我知道,我知道……”

    徐长洋轻抚夏云舒的脑袋,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我跟你一样悲痛。”

    夏云舒伸手抱住徐长洋的脖子,痛哭,“好难接受啊,真的好难……”

    徐长洋拥紧夏云舒,“你还有我。但是廷深却永远失去了相思,还有她们的孩子……”

    “别了,别了……”

    夏云舒哭得无法抑制,嗓子眼哑得不能更哑。

    徐长洋闭眼,用力抱紧夏云舒,声音沉沉,“夏夏,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

    聂相思大约能想到那些在乎她的人会因为她的“死”而难过伤心。

    可她绝想不到,这些难过和悲伤有多深沉多刻骨。

    多年以后,没给人都选择了对过去的痛彻心扉和歇斯底里轻描淡写,不是因为觉得不重要,忘了。

    而是更懂得珍惜,更明白取舍!

    ……

    因为聂相思的“死”,徐长洋近来忙得脚不沾地,一面放心不下战廷深,一面担心的丫头胡思乱想,一面得兼顾战老爷子的心情,一面还得监管战氏集团的事务。

    他忙得像一只陀螺!

    夏云舒一个礼拜后开始去学校复习,但去学校的第一天,上了不到半天她就回来了。

    她受不了每个同学都来询问她有关聂相思的事,哪怕是关心和善意,夏云舒都受不了。

    夏云舒每天都给聂相思发微信,开始她会一直等她的回信,总觉得她会回信。

    后来,夏云舒不再期盼聂相思回信,她也似乎找到了缓解悲伤的方法,那就是每天跟聂相思叙她今天发生的事。

    像是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像是,她能看到她给她发的消息。

    夏云舒为此,乐此不彼!

    慢慢的。

    夏云舒开始更拼命的复习,她几乎把睡觉吃饭上厕所以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复习了。

    她唯一的好朋友聂相思那么聪明,智商高达180都还在努力,她有什么好自甘堕落的。

    自此。

    夏云舒的身上,仿佛有了丝聂相思的影子。

    这或许,也是夏云舒纪念聂相思的一种方式。

    ……

    在夏云舒高考前一个礼拜。

    徐长洋操心的生涯才得以稍稍缓解。

    自从聂相思出事,徐长洋将夏云舒带到他这儿来,他便没让夏云舒再回夏家。

    白天夏云舒上学,他就顾着战家的大儿童,晚上夏云舒放学在家,他便赶回家陪着家里的儿童。

    总之,这段时间,徐长洋过得相当的“充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