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97章 我徐长洋,绝不负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看见,心下陡然一慌,加快脚步走到客厅坐下,一手轻抚她的背,一手捧着她的脸,清眸忧切盯着夏云舒,“夏夏,是徐叔叔不好,徐叔叔跟你道歉,不哭了,乖……”

    “谁哭了?你看错了!”夏云舒抬手,用手臂挡住自己的双眼。

    她觉得自己很丢脸,很没出息!

    徐长洋抵着她的额头,望着她的双瞳里藏着浓浓的疼惜和自责。

    夏云舒用另一只手推他,“你放我下去!”

    徐长洋搂着她背的长臂,只是无声的搂得更紧。

    夏云舒纤细的脖子,明显能看出隐忍的抽颤。

    徐长洋抚她的颈子,深深看着她,“夏夏,我们的感情只是我跟你之间的事,与其他人无关。你不要去在意其他人,你只管感受,感受我对你的心意。”

    夏云舒咬住下嘴唇,眼泪成倍的滑落她白洁的脸。

    徐长洋亲吻她脸上的泪珠,低声道,“答应我,相信我,我徐长洋,绝不会负你!”

    绝不会负……

    夏云舒挡在手臂下,黏湿的睫毛尖抖了抖。

    片刻。

    她慢慢拿下手臂,双眼红得像兔子,仿佛初入不可知的危险丛林,用那样迷茫徘徊不定的目光盯着徐长洋,“相信你?怎么相信你?”

    徐长洋在她后背的大手滑上,从后轻握住夏云舒的后颈,定定看着她,“我用后半生证明给你看,可以么?”

    夏云舒没有一点安心,反是更彷徨的看着徐长洋,“你还喜欢她么?”

    “……”徐长洋凝着夏云舒。

    夏云舒脸轻抖,“还喜欢对么?”

    徐长洋长吸气,用力抱住夏云舒,薄唇重重落在夏云舒眉心,声线微哑,“夏夏,这只是我和你之间的事,跟旁人无干。”

    夏云舒闭上眼,“你心里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惹我?你是觉得我背后没有靠山,好欺负是不是?”

    “不是!”徐长洋猛地收紧双臂,“夏夏,你给我一点时间,你帮我……”

    帮?

    夏云舒讽刺的笑,眼泪成串的往下掉,“徐叔叔啊徐叔叔,你是觉得我不会疼是么?我喜欢你你明白么?你要求一个喜欢你的人帮助你忘了你喜欢的那个人,不觉得残忍么?为什么?你为什么没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如果你告诉我了,我不会的,我不会像现在这样……”

    徐长洋背脊轻震,缓慢松开夏云舒,垂眸紧迫盯着夏云舒印着悲哀的双眼,“夏夏,我先好,我不容许你退缩,你别想打退堂鼓,离开我!”

    离开?

    夏云舒包满泪珠的双眼快速划过一抹脆弱。

    她现在倒是想潇潇洒洒的离开,可她内心深处却在抗拒,她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林霰已经结婚了不是么?

    夏云舒很坚强,性格个性独立。

    可是女人不都这样么?

    一碰到感情就变成了纸老虎,脆弱不堪一击。

    夏云舒也是可以狠狠心,在现在抽身离开。

    且不论徐长洋会不会就此放手,单单她自己,也是不甘心就像一个失败者灰溜溜的逃跑!

    如果她真的逃跑了,也只能,她并未对这段感情当真!

    可事实上。

    夏云舒当真了。

    而且,很当真!

    夏云舒不甘心放弃,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如他所去帮他……

    她被夹在其中,无计可施!

    徐长洋看着一言不发的夏云舒,从未有过的慌意直逼喉间,心脏沉沉跳动,“夏夏,你不可以!”

    ……

    最终,夏云舒也没给徐长洋答案,她需要想想,好好想想……

    可就在夏云舒考虑她和徐长洋的这段感情何去何从的这段时间,聂相思出事了!

    潼市漫天的报纸,新闻媒体,网络头条,随处都是聂相思在那起加油站爆炸中死亡的消息。

    夏云舒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没有出来过。

    这三天。

    夏云舒粒米未进,滴水未沾。

    汪珮心疼得不行,可又无计可施,她知道,她又钻进了牛角尖里。

    夏云舒不吃不喝也不去学校,不仅汪珮着急担忧。

    夏镇候和余素华同样焦灼紧张。

    眼看着一个月过去,夏氏至多还能顶两个月。

    他本以为夏云舒高考后,便能顺利将她和徐长洋的婚事定下来,到时候徐长洋便会出资帮助夏氏渡过难关。

    然。

    眼瞧着事情快成了。

    现下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不徐长洋和战廷深聂相思的关系多么好。

    就一直视聂相思为最好朋友的夏云舒,在聂相思尸骨未寒的情况下,恐怕也不会轻易同意和徐长洋订婚的事!

    夏镇候急得头发白了一大半!

    ……

    汪珮实在担心夏云舒的身子,特意花大半天熬了营养汤,精心烹煮了几道菜,端着送进了夏云舒的房间。

    夏云舒房间没有开头,窗帘都拉得死死的,照不进一丝光亮来。

    汪珮把灯打开,看到蜷缩躺在床前地板上的夏云舒的一瞬,双眼便狠狠一红。

    汪珮忍着泪,踱步过去。

    将东西放在地板上,颤巍巍伸手去扶夏云舒,哑声,“孩子,地上凉。”

    夏云舒软软的被汪珮扶起,就靠在了汪珮的身上。

    汪珮心疼的嘴唇直抖,为了支撑夏云舒的重量,汪珮只好也坐到地板上,让夏云舒的头靠在她的肩上,手轻轻摸她短短三天便消瘦了两圈,憔悴不堪的脸,哽咽道,“奶专门给你熬了汤,做了些你爱吃的菜,咱们先吃点行么?”

    “……奶,对不起,我不想吃,吃不下。”夏云舒声音哑得像是另一个人发出来的般。

    汪珮眼泪涌到了眼眶,怜惜的抱着夏云舒轻轻抚她的背,“舒,奶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你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看到你这样,奶心疼啊!”

    夏云舒脸色苍白得可怕,虚弱的缓慢撑开眼皮,看着汪珮。

    汪珮难过的样子让她喉咙生疼。

    “奶,你做了什么?”夏云舒努力坐直,盯着摆放在她眼前的饭菜,“看着真好吃。”

    汪珮忍着泪,伸手给夏云舒盛了碗汤,用汤勺舀着喂她。

    夏云舒看着汪珮喂到她嘴边的汤,胃里便是一阵翻滚。

    她抬了抬眼皮,看了眼汪珮,见汪珮期待的看着她,她只好张唇喝下了。

    汪珮见夏云舒喝了,心下既欣慰又疼,继续舀汤喂她。

    一碗汤喝尽,汪珮端起米饭要给夏云舒喂。

    “奶,我饱了。”夏云舒看着汪珮。

    汪珮听话,便又忧愁了下来,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闭上眼睛,靠在床边,“奶,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泪水,从汪珮眼角滑落。

    汪珮看着夏云舒,颤颤放下手里的碗,伸手轻轻握住夏云舒的手,“舒,这是意外,你别胡思乱想。”

    夏云舒不话。

    汪珮殇楚盯着夏云舒,“奶一直知道,舒很勇敢,很坚强,没有什么能打倒她。”

    夏云舒轻轻把头偏到一边。

    汪珮看到,抬手捂住自己的唇。

    她何尝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无论她什么,都没有办法减轻她半分难过和痛苦。

    在夏云舒目前能确定的亲密关系里,只有聂相思和她……

    现在聂相思遭遇不测她便如此,那若是……

    汪珮蓦地闭眼,不敢再想下去!

    ……

    汪珮端着纹丝未动的饭菜从夏云舒房间黯然出来,夏镇候就守在走廊入口。

    汪珮看到,眼眸里的光芒便又暗了分。

    “还是不吃?”夏镇候看了眼汪珮手上端的饭菜,蹙眉道。

    汪珮眼眶通红,点头。

    夏镇候焦躁扶额,咬着牙急不可耐道,“她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她到底想怎么样?”

    汪珮盯着夏镇候绷着怒意的脸,“先生,相思姐是舒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现在相思姐出了意外,舒她很难过……”

    “我不许她难过么?可再难过也要有个限度!不就是一个朋友而已么?噢,朋友意外去世了,她也不活了是吗?”夏镇候瞪着汪珮道。

    “……您,您怎么能这么?那是一条人命啊!”汪珮虽愤怒于夏镇候的话,可也畏惧他,所以出口的声音压得很低。

    “她要是再这样没完没了的下去,我们一家都得完蛋!”夏镇候重哼道。

    汪珮暗咬牙,对夏镇候,她已无话可,“我去厨房收拾。”

    夏镇候满脸凶恶,瞥了眼汪珮,什么都没。

    汪珮便端着手里的托盘朝厨房走。

    可她刚走到厨房门口,夏镇候突然叫住她,并疾步朝她走来。

    “等一下!”

    汪珮停住,抿紧唇偏头看他。

    夏镇候拉沉着脸走到汪珮面前,一把从她手里将托盘截过,,“你去给长洋打个电话,就跟他,云舒因为好朋友的死伤心欲绝,状况很不好……总之,把云舒现在的状况得越严重越糟糕越好!最好了,能让长洋立刻赶过来!”

    “……可是据我所知,徐先生最近也在为相思姐的事故忙碌,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舒的事,会不会惹他厌烦?”汪珮道。

    夏镇候想了想,“不会!如果长洋真的喜欢云舒,知道这个消息他就算不会立刻赶过来,但他总会不放心抽时间过来看看。再,长洋与战家交好,又是看着聂姐长大的。现在聂相思出事,他心下必定也不好受!如果知道云舒也因为聂姐的死而悲伤,他只会感同身受,对云舒更加怜惜心疼才是。听我的,去打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