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96章 徐长洋,我讨厌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心尖发紧,拳头暗暗攥着。

    清冽干爽的气息拂过夏云舒的鼻息,而后她听到安全带扣被扣上时传来的啪嗒声响。

    而后逼近身边的男人气息随之撤离。

    夏云舒脸颊滚烫,更朝车窗的方向转了转。

    徐长洋给自己扣上安全带,抬眼去看夏云舒,眼底的清寒在看到夏云舒耳尖飘浮的绯色时,蓦然消逝了几分。

    车子在车道行驶了约十多分钟,夏云舒咬了口唇,转头盯着徐长洋,清莹的双瞳隐隐藏着丝恼意,“你要带我去哪儿?”

    徐长洋抿紧薄唇,哼道,“老实坐着,我还能把你卖了?”

    “谁知道?”夏云舒怼道。

    徐长洋压着眉头。

    夏云舒不耐烦的瞥了几眼徐长洋,随即愤愤的一个抱胸,把背往椅背上靠去,又把后脑勺甩给了徐长洋。

    徐长洋俊脸上飘上几团黑云。

    ……

    徐长洋先是拖着夏云舒去了超市买了一大袋食材。

    毫不夸张。

    夏云舒在当下那一刻便有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一到他那家,徐长洋便指着一大袋食材,“趾高气昂”的命令道,“做饭去,我饿了!”

    “……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夏云舒瞪他,气得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徐长洋冷幽幽盯着夏云舒,面色坚定。

    夏云舒暴躁,“凭什么?凭什么?”

    夏云舒连问了两个“凭什么”。

    可想而知她的抓狂和愤怒!

    他到学校接她的目的就是奴役她给他做饭啊?她能不愤怒么?

    “凭你今日若是不把饭做好,就休想踏出这里半步!”徐长洋得跟真的似的!

    夏云舒各种用力各种角度瞪徐长洋,恨不得用她带着熊熊怒火的双眼在他身上狠狠戳出几个大洞来!

    徐长洋双手插进裤兜里,眯眼道,“还不快去!”

    “谁、爱、做、谁、做!”夏云舒咬牙切齿道。

    徐长洋盯着她,眼神冷静,片刻,他,“你不做也行,我做!”

    夏云舒重重哼。

    “但是,我做出来的东西,你必须全部吃光,否则,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徐长洋慢慢。

    什么?

    夏云舒惊怒盯着徐长洋,“你不是不会做饭么?”

    “谁做饭一定要会做才能做!”徐长洋理所当然。

    “……你不会做。你做出来让我全吃了?万一有毒呢?”夏云舒质问。

    “那我不管!”徐长洋道。

    “……”夏云舒嘴角狠实抽动,气鼓鼓的瞪着徐长洋。

    徐长洋气定神闲,“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做饭我打下手,或者我做饭你吃光,自己选一个!”

    “徐长洋,你比三岁的孩还幼稚!”

    夏云舒边愤愤地,边提起那袋子食材朝厨房走。

    不做能怎么办呢?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做一堆黑暗料理出来毒死她吧!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费劲拎着一袋子食材朝厨房走,清眸迅速染过一抹柔光,插着兜,慢悠悠的跟了去。

    ……

    夏云舒将一袋子食材扛到厨台放着,扭头就见徐长洋跟了过来。

    夏云舒磨牙,狠狠剜了他一眼。

    从袋子里翻出米,夏云舒去找锅煮饭。

    徐长洋进来,一样一样将袋子里的食材拿了出来。

    夏云舒煮好饭,见他站在那堆食材前,一脸拿它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模样,忍不住呲笑,“哎唷,这就是传中的,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啊!”

    徐长洋抿唇,盯夏云舒。

    夏云舒满脸骄傲,走过去,一把薅开他,“挪开挪开!”

    “……没大没!”被毫不客气薅到一边的徐长洋恨恨道。

    夏云舒撇撇嘴,“洗菜会么?”

    “我是白痴么?”徐长洋恼道。

    “知道自己是厨房白痴就别大声嚷嚷了,哪来的底气?”夏云舒白他一眼,。

    “夏……”

    “这个,这个,这个,都给我洗了,每样至少洗三遍,洗完我来检查!”夏云舒把几样菜拿出来,对徐长洋。

    徐长洋板着脸,看着夏云舒的双眼直冒寒气。

    还洗完来检查?

    当他是三两岁的孩子,洗个菜都洗不干净么?

    “愣着干什么,洗啊!”夏云舒催促。

    徐长洋,“……”他为什么要来给她打下手?!

    ……

    事实证明,徐长洋洗个菜还是洗得干净的。

    夏云舒检查完,也的确没有可挑的刺,便盯了眼徐长洋。

    却不想就见某人一脸被证明的模样挑眉看着她。

    夏云舒本来不想什么的,可见状,到底没忍住,,“三十多岁,才能把菜洗干净,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么?”

    徐长洋,“……”想把她那张嘴拿针线缝上!

    ……

    徐长洋大约是饿了,夏云舒在准备食材时,他便洗了个苹果站在她边上啃上了。

    夏云舒嫌弃的拐他,“你能不能靠后点?你碍着我了!”

    “我怎么碍着你了?我碰你了么?”徐长洋岿然不动,夏云舒走哪儿他跟哪儿,但确是如他自己所言,他没碰到夏云舒。

    夏云舒烦死他了。

    徐长洋吃完一颗苹果,竟觉得更饿了,便腻歪的靠近夏云舒,“还有多久呢,饿了。”

    夏云舒耳根红透了,拿锅铲的手腕都有些软,轻瞥他道,“你离我远点,兴许我还能快点。”

    徐长洋盯着她看了半响,直接走到夏云舒身后,从后环抱住她的肩,把下巴抵在她头顶上,“再不好,我就要吃人了!”

    夏云舒脸热得厉害,差点把菜都吵糊了。

    这人人高马大的,还这么油腻,真让人受不了!

    “我先吃了你的耳朵……”

    徐长洋低头,咬夏云舒红烫的耳朵,哑声道。

    夏云舒张唇轻喘,睫毛颤个不停。

    “徐长洋,你能不能走开点?你再这样,心我拿锅铲对付你!”夏云舒垂掩着睫毛,就连眼帘下被睫毛覆盖的肌肤都隐隐透着红。

    “先吃你的耳朵,再啃你的脖子,然后是肩,锁骨,胸……”

    “徐长洋!!!”

    夏云舒抓狂,挥着锅铲转身,要打徐长洋。

    徐长洋低笑,投降的“逃”出了厨房,“行了,不打扰你发挥厨艺!”

    “混蛋啊你!”夏云舒大叫。

    “哈哈……”

    “贱人!!!”

    “哈哈哈……”

    夏云舒气得要命!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混蛋的老男人!整个跟混世老流氓似的!

    简直拉低了同龄男性的成熟稳重指数!

    ……

    没有徐长洋捣乱,夏云舒顺利多了。

    不到半时就全部搞定了。

    菜上桌,两人围着餐桌坐着。

    夏云舒拉着脸闷头吃,大脑门上写着“拒绝交流”四个大字。

    徐长洋边看夏云舒边吃了碗米饭,吃第二碗时,才淡清清开口,“听某人最近因为跟我闹别扭,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甚至一度不能专心的投入复习,是真的么?”

    夏云舒怨念极重的抬起眼皮盯徐长洋。

    徐长洋挑眉看夏云舒,再次问,“是真的么?”

    “屁!”

    夏云舒喷出一个字!

    徐长洋,“……”

    “现在吃饭呢,能不能不这么粗俗?”徐长洋盯她。

    夏云舒混不吝的翻白眼,“我就是这么个粗俗的人,学不来高雅那套!”

    徐长洋嘴角抽动。

    两人吃了会儿。

    夏云舒忽然声音极道,“你听哪个王八蛋的,我夜不能眠,茶饭不思的?”

    王八蛋?

    徐长洋表情相当意味深长,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掀起眼皮一角看徐长洋,冷哼,“夏镇候?”

    “……”既然知道是你父亲,你还骂他王八蛋?

    “他本来就是王八蛋!我为什么不能骂他!”夏云舒像是知道徐长洋心里所想,哼道。

    徐长洋无奈了,幽幽问,“背着我你是不是也这么骂我?”

    “我当着你也骂!”夏云舒耿直。

    “你……”

    “谁也别想教训我!谁也不比谁好!没资格。”夏云舒阴着脸。

    徐长洋蹙眉,眸光转深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垂着眼皮不看他,但看得出来,夏大姐现在很不高兴!

    徐长洋握着筷子,看着桌子一桌子菜,沉默了好一会儿,,“把我当成跟你父亲一样的王八蛋了是吗?”

    夏云舒大大夹了一筷子菜往嘴巴里塞。

    “……你慢点。”徐长洋轻叹。

    夏云舒冷扯唇。

    徐长洋心尖微疼,静静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也不话,大口大口的吃菜。

    徐长洋提气,放下手里的碗筷,起身走到夏云舒这边,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夏云舒用力挣,“你干什么?”

    夏云舒嘴巴里塞得太满了,一激动就忘记了,开口时,饭到处喷。

    徐长洋也不嫌弃她,伸手给她擦嘴角的米粒。

    “你别碰我!”夏云舒含糊叫道,双眼早已通红,委屈和心痛已经蔓延到了她的嗓子眼,极难压制回去。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眼看着就要发洪水的殷红双眼,心头闷沉,弯身,强行将夏云舒手里的筷子拔下,扔到餐桌上。

    不顾夏云舒犟得更头蛮牛似的,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徐长洋,你王八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喜欢的人,还要来招惹她?

    他知不知道她有多难过,多恨她自己!

    她为什么要对他动心,她对他什么都不了解,就傻乎乎的动心了!

    “徐长洋,我讨厌你,都怪你,都怪你……”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不会变得这么不像她自己!

    她真的很讨厌他,可还是……喜欢啊!

    夏云舒眼角压抑的泪,在这瞬间,抑制不住的喷涌而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