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92章 想我就想我,克制什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两人彼此对视着,无声的较量。

    不到一分钟,徐长洋耐心全无,蹙着眉吻了下去。

    夏云舒瞳孔轻颤,没有躲避。

    徐长洋握着她的两只手腕固定在她身体两侧,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着,一丝缝隙也无。

    随着他吻得越深,夏云舒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夏云舒睫毛开始慌乱的轻抖,两只手握成拳头,身体越绷越紧。

    徐长洋闭了闭眼,薄唇微微从她唇上抽离了分,在她唇角浅啄着哑声道,“你再不,我就当做你默认我继续。”

    夏云舒一震,眼廓廓张盯着他。

    徐长洋眸光深浓,暗波潮涌,喷洒在她脸上的呼吸灼人异常。

    夏云舒轻张了唇,深吸了口气,看着他道,“我没事嗯……”

    夏云舒刚开口,他的身体便猛地朝她狠狠一撞。

    夏云舒眉心一阵抽颤,拽紧手指,“你以为只有你会想我么?”

    徐长洋微怔,盯着她。

    “……刚才那样,只是因为好几天没见你,又听到你……想我,所以才没控制住情绪。”夏云舒轻声。

    徐长洋双瞳清光流泻,擒着她的双腕的力度不自觉加重,沙哑的声线里带着分压抑不住的激动和怀疑,“你,你是因为想我,所以看到我才那样?”

    夏云舒抿唇,双眸乌清看着他,“我会想你很奇怪么?”

    徐长洋仍是带着分迷惑凝视夏云舒。

    夏云舒含紧双唇,硬着头皮与他对视。

    片刻。

    徐长洋蓦地哼道,”为什么要控住?“

    啥?

    夏云舒迷惑。

    “想我就想我,为什么要克制?”徐长洋话间,手滑下,将夏云舒的两只手裹进了掌心里。

    “……”夏云舒两腮微红,瞪他。

    徐长洋展颜,连续在夏云舒嘴唇和脸颊亲了好几下,随即从她身上翻躺在夏云舒身侧,把她搂紧进怀,眸光润和浅睨她,“想我为什么不过去找我?在我那儿也可以复习。”

    夏云舒垂着密睫,“天天去你那儿像什么?”

    “你是我的人,天天不去我那儿去哪儿?”徐长洋恼得揪夏云舒的脸颊。

    夏云舒不满的抓开他的手,“什么你的人,我是我自己的!”

    “臭丫头,都到现在了还不肯承认你是我的!”徐长洋摊开手掌揉她的脸。

    夏云舒无语的盯他,“徐叔叔,你是不是有多动症?”

    不然怎么一面对她,手脚就没停过,不是捏她的脸,就是揉,不是揉就是揪她的耳朵摸她的脑袋,烦不烦!

    徐长洋勾唇,一把把人揉进怀里,低头亲她撅高的嘴,“谁让你这么多天不让我见,我得把这几天你欠我的都补回来!”

    夏云舒脸照红,白眼照翻。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阵,徐长洋便带着夏云舒出去吃午饭。

    午饭后,夏云舒便提出要回家复习。

    徐长洋白了她一眼,直接将她载到了他家。

    到达目的地,夏云舒抱着椅背,死活不肯下车,非要徐长洋把她送回去,理由是,他这边没有她要用的复习资料。

    徐长洋好劝歹劝,夏云舒就是犟着不听。

    最后。

    徐长洋冷冷站在车外,不声不响的盯着夏云舒,那模样就跟大魔王附体,随时可能发飙把夏云舒生吞了。

    夏云舒这才有些怂了,绷着脸不甘不愿的下车了。

    徐长洋看着她步步的往前飘,脸黑得不像样。

    但还是打电话给许宴,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送一套高三权威试题袋和精编复习资料全套过来。

    ……

    在许宴将复习资料和试卷送来之前,夏云舒闷着没跟徐长洋一句话,徐长洋也不搭理她,都不高兴。

    许宴把资料送来后,夏云舒便拿着资料上楼,去露台复习。嗯,她发现她特喜欢这片露台,宽敞,安静,风景好。

    夏云舒在露台站了会儿,便坐在桌边,进入了复习状态。

    夏云舒复习期间,徐长洋几次上楼看她。

    每次无一例外,看到的都是聚精会神,好似已经进入另一个空间,完全不被影响的专注复习的夏云舒。

    夏云舒一直很努力,徐长洋是看在眼底的。

    他们家姑娘这么努力,他自然不会忍心打扰。

    所以每次上楼看到她这样,徐长洋都默默的下了楼。

    ……

    下午六点。

    夏云舒将做的一张英语试卷对完答案并理解了遍,终于伸了个懒腰,放下了手里的笔,起身站在栏杆前,仰着脸感受从墨林和海边吹来的带着微微湿润的风。

    “舒服啊!”

    夏云舒又伸了个懒腰,长长叹道。

    之后。

    夏云舒在露台活动了下,便要下楼去找徐长洋。

    不想刚走到楼梯口,往下迈了不到两步。

    就听到一道清柔的女声从楼下洒了过来。

    “华榕儿毕竟是我开经纪公司以来第一个签约到我公司的艺人,她现在出了这样的丑闻,她又到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求我,我总不能不管她,就让她自生自灭吧。“女人叹息。

    夏云舒顿住,眼角往下瞥。

    当看到与徐长洋相对坐在沙发两边的女人时,夏云舒眸光倏地紧了紧。

    是她,林霰!

    ”那你想怎么做?“徐长洋声音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跟他平时话一般无二,很温和。

    林霰看着徐长洋,咬了咬唇,“我当然是想帮她,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她,我没有头绪。”

    “华榕儿之前是不是跟一个男明星交往过。”徐长洋。

    “……这个你都知道。”林霰微讶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垂眼,“有那么点印象。”

    林霰看着徐长洋的脸,眼眸轻闪,扯唇道,“那是唯一一次榕儿曝光在大众面前的恋情。但她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分开了难道不可以复合么?“徐长洋眯眼。

    林霰怔了怔,“什么意思?”

    “如果是因为这个男明星的缘故,华榕儿备受打击,伤心欲绝下自暴自弃做出那样的事……大众会不会好接受一些?”徐长洋道。

    林霰双眼微亮,“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现在娱乐圈似乎都喜欢出国深造学习,不如就放华榕儿一个长假,让她休息一段时间。”徐长洋。

    林霰笑,“我知道了。长洋,谢谢你。”

    徐长洋摇摇头。

    林霰抿抿唇,盯着徐长洋,“长洋,这些年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每次我有困难,你总是第一个出现帮我解决麻烦,我伤心难过失意,也是你在我身边安慰我。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做的只是朋友间力所能及的事,不值一提。”徐长洋淡淡。

    “你总是这么轻描淡写你为我做的那些事。长洋,你知道吗?我有时候觉得连我的兄弟姐妹和家人都比不上你对我的好。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支撑和靠山一般的存在了。”

    林霰苦笑,“所以我才,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徐长洋微微沉默,轻蹙长眉,抬眸看着林霰,“林霰,你还有卿窨!卿窨是你的丈夫,你的靠山和支撑是卿窨不是我。”

    “……”

    林霰眼角蓦地红了,脸微微泛白,含着下唇盯着徐长洋,“我好像又了不该的话。”

    徐长洋淡扫过林霰发红的眼睛,皱眉垂下眼皮,“你最近不太对劲。发生了什么?”

    林霰抬手抚了抚眼角,涩楚道,“我也觉得我自己很不对劲,都有些神经质了。长洋,你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就疯了?”

    徐长洋敛眉。

    林霰咬紧嘴唇。

    徐长洋看着涌入她眼眶的泪,又被她强力逼回眼眶,眉间的折痕便深了许。

    林霰看了几眼徐长洋,深吸气提着包从沙发里站起,“我该走了。”

    徐长洋轻颔首,起身送她。

    林霰对他笑笑,转身朝门口走。

    走到门口换鞋时,林霰扫了眼摆放在玄关的女士板鞋,眼角亦快速往楼梯的方向斜了眼,突然勾着嘴角回头对徐长洋,“我放在这儿的拖鞋你该不会给我扔了吧?“

    徐长洋挑动眉毛,“你要么?”

    林霰又笑了笑,没再什么,换了鞋离开了。

    徐长洋看着林霰出去,方转身朝楼梯走。

    刚往前迈一步,徐长洋便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眼眸隐晦看着他的夏云舒。

    徐长洋怔了瞬,旋即对她扬唇,“下来,带你去吃饭。”

    夏云舒两道眉毛都往上挑了挑,下楼。

    路过徐长洋时,手被他握住。

    夏云舒瞥了他一眼,没什么。

    ……

    两人出去吃了晚饭,从餐厅出来,夏云舒便道,“这周各科老师都发了试卷,明天得交,我还有两张没做完,所以晚上我就不去你那儿了,你送我回去吧。”

    徐长洋牵着她上车。

    两人在车里坐定,都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前,徐长洋才开口,“那就先带你去拿你试卷,然后我们再回我那儿。”

    “太麻烦了。”夏云舒看着车窗,声音很轻。

    徐长洋从后视镜看她,薄唇轻合,“我不觉得是麻烦。”

    夏云舒皱眉,不再话。

    ……

    车子抵达夏家别墅。

    徐长洋和夏云舒从车里下来。

    夏云舒盯着他,“我今晚想在家里待着。你回去吧!”

    “你去拿试卷,我在这里等你。”徐长洋沉沉看着夏云舒道。

    夏云舒顿了顿,,“你回去吧。”

    完,夏云舒便要朝别墅的方向走。

    “你在跟我闹什么别扭?”徐长洋蓦地扣住夏云舒的手腕,眸光清冷盯着她道。

    夏云舒嗓子眼猛然一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