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88章 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女人盯着徐长洋开车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秒,后将目光缓缓转向校门内。

    那一抹朝高中部疾走的纤细背影映入她眼帘的刹那,女人猛地捏紧了她手里的书包背带,眼角随之溢出浓浓的恨恶!

    ……

    聂相思怀孕没瞒几天就被她家三叔知晓,而在她好心办坏事弄了一出大乌龙后,聂相思也正式跟高三生活告别,在家过起了边养胎边复习的日子。

    聂相思不来学校,夏云舒在紧张的复习之余,偶尔还是有那么丢丢寂寞,是以她越来越勤的往徐长洋的住处跑。

    好吧。

    也不全是因为寂寞,大部分原因是,她每次去徐长洋那儿,徐长洋总有法子给她买各种好吃的东西,且每次买的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就是重口加好吃!

    除了有好吃的,还有一个原因……徐长洋不是人!

    她所有不懂的数学题和英语方面的知识,他都懂!

    不仅如此。

    物体化学生物,他都门精!

    所以夏云舒觉得他不是人,是大神!

    既有好吃的,又有免费的全能大神帮她辅导复习,她再不跑得勤快点,那她岂不是更不是人!

    这天。

    夏云舒又颠颠的跑了过去。

    跟自己家似的打开房门,自自然然的走进去,把书包摔到鞋柜上搁着,就开始换鞋。

    嗯。

    从她第二次来之后,她就发现鞋柜里多了几双女士拖鞋,尺码都是她的。

    而她最开始看到的那双女士拖鞋,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过。

    夏云舒换了鞋,拿起书包朝楼梯走。

    只是,夏云舒还没走到楼梯,眼角不经意扫了眼客厅。

    就是这一眼。

    夏云舒整个人登时诡异的僵住,杏眸睁大盯着客厅,表情略悬疑。

    而坐在客厅沙发里的一男两女同样用相同的诡异眼眸盯着夏云舒。

    场面……稍显滑稽!

    “云舒……”

    古向晚反应过来,起身看着夏云舒,“快过来。”

    沙发里坐着的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就是古向晚,而剩下的年纪稍长的一男一女,夏云舒并不认识。

    夏云舒讪讪的,“向晚姐……”

    “快来……”古向晚朝她招手。

    夏云舒懵得不行,慢吞吞走过去。

    一走近,古向晚便一把拉住夏云舒的手,对沙发里坐着的一男一女,“爸妈,她就是长洋的女朋友,夏云舒!”

    常曼和徐桓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都看向夏云舒。

    “还真有?”

    常曼惊喜的笑,连忙起身握住夏云舒另一只手,牵着她坐在她身边,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轻轻看着夏云舒的脸,喃喃自语,“向晚跟我长洋交女朋友了,我还不信呢。真好。”

    “哈哈……”

    徐桓恩突然哈哈大笑。

    夏云舒抿紧嘴唇,迷迷茫茫的看常曼和徐桓恩,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现在信了吧?你们啊,总我胡八道,现在人就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总不能再我尽些没有的话了吧!”

    古向晚拍拍手,一副“冤屈得报”的表情。

    常曼笑,也把古向晚拉着坐到了自己边上,“还呢,你要是早点带我们过来看看,我们不就相信你了么?”

    “得,你们都是大律师,论口才我是不过你们的。没带你们早点过来是我的错行了不?”古向晚哼哼道。

    常曼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口才还差了?”

    古向晚嘿嘿笑。

    夏云舒睁大眼看着古向晚,别光顾着笑啊,她这儿尴尬着呢!

    “丫头,你今年多大啊?”

    常曼笑眯眯看着夏云舒,细声细语的跟夏云舒讲话。

    夏云舒快速看了眼古向晚,也声回道,“十八了。”

    常曼看了看她身上的校服,“你是在蔚然上学?高几了?”

    “……高三。”夏云舒。

    “噢。”常曼笑着点点头。

    夏云舒不太自然的扯扯嘴角,又去看古向晚。

    不想古向晚是真的不靠谱,这会儿压根不管她,已经拿着一颗大苹果靠在沙发里享受的啃了起来。

    夏云舒满脑门的黑线。

    “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吧?”

    常曼看出夏云舒的不自在,看着轻声道。

    夏云舒摇头。

    常曼笑,握了握夏云舒的手,,“我是长洋的妈妈,我叫常曼。坐在你对面的老大爷是长洋的父亲,徐桓恩。”

    老大爷?

    “咳咳。”夏云舒同情的看了眼徐桓恩。

    徐桓恩徉怒盯了眼妻子,“我是老大爷,你就是老太太,你以为你摘得清?”

    “两个儿子都三十多了,我不是老太太是什么?就你一大把年纪还不服老!”常曼笑。

    徐桓恩看着妻子,半响,无奈笑了,望向怔怔看着两人“吵嘴”的夏云舒,缓声道,“丫头,你也看出来了吧,我们一家都很好相处,所以在我们面前,别拘谨。”

    我们一家都很好相处……

    夏云舒抿抿嘴唇。

    突然知道某人这性子像谁了。

    “云舒,相思也在蔚然念书,今年也到高三了,你认识她么?”常曼问。

    夏云舒点头,“我跟相思是很好的朋友。”

    常曼欣喜,“你跟相思是好朋友?”

    “嗯。”

    “难怪。”常曼笑眯眯道。

    “啊?”夏云舒没懂。

    常曼摇头,带着笑意,“伯母的意思是,你很好。”

    夏云舒脸一红,有丢丢羞涩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常曼和徐桓恩看到,彼此对看一眼,都忍不住笑。

    ……

    徐长洋是在夏云舒到他家一个时左右才回来。

    一进屋,就见常曼亲热握住夏云舒的手坐在沙发里热聊。

    徐桓恩则坐在两人对面的沙发喝茶看报,不时笑着看一眼常曼和夏云舒。

    古向晚软绵绵的窝在沙发里看,偶尔回一回徐长风给她发的微信消息。

    徐长洋看到常曼和徐桓恩三人,意外之余,清隽的面庞便飘上温笑。

    徐长洋不得不承认,一回家就看见家里如此温馨和谐的一幕,忙碌一整天的疲惫和沉闷便都消解开了。

    徐长洋清扬起眉峰,自若换了鞋,很自然的走了过去,坐到夏云舒身侧,伸手轻搂住她的肩,深深看了眼夏云舒,含笑道,“在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夏云舒回头看他,面若桃红。

    “嗯?”徐长洋盯着夏云舒,满目柔情。

    夏云舒脸更热,低头把他的手从她肩上推开。

    什么嘛?他爸妈还在呢,动手动脚的要不要脸?

    手被她从她肩上推开,徐长洋就顺势落到她腰上圈着,“问你话呢?”

    夏云舒想死!

    这人看来是真的不想要他那张老脸了啊!

    夏云舒涨红着脸慌忙抓他的手,抓开后,赶紧起身,坐到了另一张沙发里,深深埋着头,没脸见人!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竟是遗憾的高叹了声。

    夏云舒,“……”

    常曼徐桓恩以及古向晚都盯着徐长洋。

    就看徐长洋好不好意思!

    可最后。

    常曼三人都放弃了。

    因为他们觉得挑战一个热恋中的男人的脸皮,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古向晚嘶气,搓自己的手臂,“我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的惩罚!”

    常曼轻咳,瞥了眼完全没有自知之明,依旧盯着夏云舒不眨眼的徐长洋,,“长洋,当着父母的面儿,你就不能克制点?你以为我跟你爸的脸皮都跟你一样厚?”

    “还有我!”古向晚道。

    夏云舒无地自容矣。

    “这种事,岂是我想克制就能克制得了的?”徐长洋长眸微挑,睨着夏云舒,“夏夏,你是吧?”

    是你个大头鬼啊是!

    夏云舒不看他。

    常曼摇摇头,受不了的看徐桓恩,“老公,我们还是去吃饭吧,我怕我再多待一会儿,晚饭就吃不下了。”

    徐桓恩看看徐长洋,吸气,“别你,我也快吃不下了。”

    随即,常曼徐桓恩以及古向晚便离开了,徐长洋和夏云舒亲自送三人出门。

    三人一走,徐长洋扣住转身就要走的夏云舒,把人抱进怀里,低头就亲。

    夏云舒羞恼得捶他的胸膛,“徐长洋,你不要脸!”

    徐长洋抱起她,几步走到墙壁,将她抵在墙上,双手捉起她的手腕举高,桎梏在墙壁上,娟狂的索吻,“我怎么不要脸?”

    夏云舒感觉自己要被他压进墙壁里了,加之鼻息和嘴都被他堵住,呼吸不畅,她的脸,耳朵以及脖子都红了个透,屯足了氧气方哑颤着嗓音道,“你让我以后,以后怎么好意思面对你爸妈?你,你平时在我面前不正经也就罢了,你,你还不正经到你爸妈面前去了……”

    徐长洋从上往下沉沉看她。

    用一只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腕,腾出一只手从她的后背抚到腰眼。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碰过那里……他的手一抚到,夏云舒当即无法自已的低哼了声。

    看到夏云舒的反应,徐长洋深眸微闪,手上更是肆意起来。

    果不其然。

    夏云舒整个人在他怀里越来越软,呼吸也越来越密,甚至时不时还会抑制不住的轻哼出声。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眯着眼睛在他怀里,像猫一样哼唧,胸脯便是骤然一个起伏,弯身便将夏云舒扛抱了起来,阔步朝楼梯迈了去。

    夏云舒惊摄,就听徐长洋,“你以为我是故意让你在我爸妈面前丢脸?你设想一下,若我打进门开始就不搭理她,我爸妈会如何想?会不会认为我不够喜欢你?嗯?”

    夏云舒怔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