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87章 徐叔叔,别生气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同楚郁等人吃完饭,徐长洋直接载着夏云舒去了他那儿。

    一路上夏云舒都在向徐长洋“讨债”。

    徐长洋只笑,就是不开口要把这钱归还给夏云舒。

    到了他家。

    夏云舒去二楼复习时,忍不住想柳玬几人结账时的反应,一定很精彩。

    夏云舒抿着嘴唇乐,不愧是她们家徐大叔,整人的段数就是高。

    夏云舒收回思绪,专心做了两道题,脸突然就红了。

    不自觉轻咬住下嘴唇,声嘀咕,“他才不是我们家的呢!”

    ……

    夏云舒复习到十点多,便收拾了收拾,提着书包下楼,看着坐在客厅沙发翻看文件的徐长洋道,“徐叔叔,我该回去了,你送我呗。”

    徐长洋闻言,抬眸看夏云舒,“今晚别回去了,就在这儿睡吧。”

    “……我要回去。”夏云舒盯着他。

    徐长洋朝她举了举手里的文件,“明天有官司要打,有个疑问我还没弄清楚,没时间送你,听话。”

    夏云舒想了想,“那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不行,我不放心。”徐长洋皱眉。

    夏云舒看着他,清明的双瞳浮着一丝别扭。

    徐长洋瞧见,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朝她走来。

    夏云舒双眼轻闪,“没关系的,我以前也经常这个时候独自回家,也没出什么事。”

    徐长洋站在她面前,听到这话长眉却是拧紧了,清眸沉然盯着她,“那是以前,现在你有我了。你神经大条马虎,我不能不为你考虑仔细。”

    “切……”夏云舒脸颊发热,撅嘴哼。

    徐长洋伸手从她手里拿过书包,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耳朵,眸光转柔,薄薄的嘴角几分戏谑的扬着,“明天的案子很重要,所以你尽管放心,我今晚是没精力想入非非。”

    “什么啊!”

    夏云舒红着脸瞪他。

    徐长洋俯身,在她侧脸亲了下,再来了个摸头杀,眼眸清绻盯着她,“知道卧房在哪儿吗?”

    夏云舒面上还是有些犹豫。

    可自己打车回去他不肯,坚持让他送她,又显得自己像个学生,很不懂事……

    “我送你上去,顺便哄你睡觉?”徐长洋笑。

    “……我又不是孩子!”

    徐长洋这话,倒像是打消了夏云舒最后一丝犹豫,从徐长洋手里一把拿回书包,转身,挺着腰杆大步朝二楼走了去。

    徐长洋将双手放进裤兜里,含笑眯眼望着边蹬蹬瞪上楼边拿眼角瞥看他的夏云舒。

    直到夏云舒俏丽的身影隐没于二楼,徐长洋方收回视线,大步走回客厅继续看文件。

    ……

    深夜近两点。

    徐长洋啪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到茶几上,起身将客厅的灯都关了,边解衬衫纽扣边朝二楼走。

    到了二楼主卧门前,徐长洋稍停顿了两秒,才微扬起长眉,伸手拧开房门。

    房门的一瞬,借助走廊昏黄的灯光,徐长洋往大床的方向望了眼,旋即眼廓便是一眯,将房门带上了。

    徐长洋站在门前,视线缓缓投向整个二楼唯一一间整理布置过的客房位置。

    眸光在那扇客房房门定格了片刻,徐长洋迈步走了过去。

    走到门前,徐长洋抬手握住门把拧动,不料他试着拧了几次,都没能将房门拧开。

    徐长洋微微一怔,意识到什么,他当即哼然低骂,“臭丫头,防我防得这么紧,真当我是流氓?”

    徐长洋恨恨咬牙,转身便要下楼拿备用钥匙。

    但行到楼梯口,徐长洋突地停下了,转头盯着那扇客房门,眼瞳幽深。

    最后,徐长洋在楼梯口站了三两分钟,便紧提了口气,压着眉“灰溜溜”回了自己的主卧。

    ……

    夏云舒向来起得早,醒来时不过六点。

    去洗浴室洗漱出来,夏云舒看了看房间,不知怎地就笑了笑,步伐轻快的朝门口走,伸手开门时,她又笑了下。

    下了楼,夏云舒去厨房,本打算煮点早餐什么的,不想打开冰箱一看,里面除了啤酒就是纯净水,连把面条都没有,便打消了做早餐的想法。

    之后,夏云舒就拿着化学公式本盘腿坐在沙发里背。

    七点。

    徐长洋从房间出来。

    夏云舒听到脚步声,明澈的大眼轻抬,朝二楼看去。

    好巧不巧的,就撞见徐长洋阴测测瞥她的一眼。

    夏云舒愣了愣。

    徐长洋瞥了她一眼后,就再也没看她,下了楼就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喝着出来。

    夏云舒盯着他硬邦邦活像她欠他钱似的脸,“徐叔叔,我惹你了么?”

    徐长洋冷笑。

    夏云舒,“……”

    徐长洋喝了一大半瓶水,便又上楼了。

    夏云舒嘴角没忍住一抽。

    约莫一刻钟。

    徐长洋穿着严正的黑色西装从楼上下来。

    夏云舒一对眼珠子禁不住在徐长洋身上定住。

    直至徐长洋下楼,走到玄关,换了鞋,目光清幽幽朝她瞥来,夏云舒呼吸一颤,才回过神来,忙把手里的本子塞到书包里,提着跑过去。

    ……

    尽管从早上一见着夏云舒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瞧,徐长洋在送夏云舒去蔚然的路上,还是没忘给她买早餐。

    夏云舒从他手里接过早餐时,还忍不住想,她会不会消化不良。

    事实证明,夏云舒没有消化不良,而且一点没浪费的将徐长洋买来的早餐好胃口的全吃光了。

    徐长洋给夏云舒买早餐本就是给她吃的,可见夏云舒胃口这么好,他脸色反倒更不好看。

    到了蔚然。

    夏云舒低头看了眼时间,见还有半时才上课,便没急着下车,抿抿嘴唇看徐长洋,“徐叔叔,祝你今天的官司一切顺利!”

    徐长洋脸转向车窗,没理会夏云舒。

    夏云舒身子往前倾,伸长脖子努力看他的侧脸表情,“徐叔叔,你以前每一次开庭前,都这样?”

    徐长洋,“……”

    “其实我是比较能理解你的,因为我每逢考试心情就不美丽,整个人特别暴躁。但考完以后就好了。都是因为压力太大的缘故我知道。”夏云舒开解。

    徐长洋慢慢转过脸,双眼冷清清盯着夏云舒,“没话了是吧?没话就滚学校去!”

    “……徐叔叔,我在开导你,你看不出来么?”夏云舒郁闷得两道秀眉都微微竖了起来。

    “想开导我?”徐长洋眯眼。

    夏云舒也是有脾气的好么。

    “我现在不想开导你了!你这人就不值得我开导!我现在就滚学校去!再见!”

    夏云舒哼哧着,扯开安全带便要去开车门。

    却。

    夏云舒手还没碰到车门,整个人便被拦腰卷住。

    下一秒。

    夏云舒已从副驾座转坐到了某人坚实的大腿上。

    夏云舒呼吸紧驰,脑子还是恍恍惚惚的,后颈被猛地从后勾住,拉扯了下去。

    紧接着,带着清冽气息的柔软堵了过来,将她的唇,强势封住。

    蓦地。

    夏云舒杏眸瞪圆,背脊骤然僵直得像是轻易便能折断。

    柔软与柔软真实的黏贴在一起的那刻,徐长洋缓缓长吐了口气,就觉得昨晚整夜,因为知道她就在与他隔了两间房的房间里酣眠而忍受折磨,一夜不曾真正合眼的恨恼才算化解了。

    徐长洋轻阖着眼,一面绵长不失激烈的吻着她,一面腾出手来将四面车窗都关上了。

    夏云舒心脏突突狂跳,脑子里一片浆糊。

    徐长洋一只手插进夏云舒柔密的长发里,更紧的捧着她的头往下压,却还是克制着没有太过激动狂烈。

    尽管他想这么做想得要命!

    夏云舒压根就忘了自己在学校大门前,不知是缺氧还是在她心房乱撞的那团火焰作祟,她整个人如软泥般瘫靠在他怀里,十根细白手指都几乎抓不住他的衣服。

    这是严格意义上来,两人第二次接吻。

    第一次接吻,夏云舒完全是木的,事后回想,除了眩晕,没别的感觉。

    而这第二次……太长。

    到最后徐长洋松开她时,夏云舒脸颊酡红,四肢无力,心跳失衡,呼吸湍急,就跟随时可能双眼翻白晕过去般可怕。

    徐长洋搂着她,心脏同样如雷鸣般轰响。

    许久。

    徐长洋握着夏云舒的腰往前按,引得夏云舒腰身乱颤,双眼夹着满满水汽盯着他。

    徐长洋暗深的双瞳朝她睨来时,竟带着几分虚弱。

    夏云舒干巴巴的咽了咽喉咙,手掌轻轻抵着他的肩,声音又又哑,“徐叔叔,我要迟到了。”

    徐长洋深深盯着她。

    夏云舒也看着他,眼波闪烁,却没有回避。

    两道视线每一次在空中对撞,都带着令人心悸的电火。

    夏云舒又低头看了眼他手上的腕表,见时间真的来不及了,她便主动软俯下身,羞涩又勇敢的在他嘴角亲了下,杏眸水光漪漪看着他,“别生气了。”

    徐长洋心一颤,忽的用力抱紧夏云舒,咬着她的耳朵恨恨道,“臭丫头,你还知道?”

    夏云舒红着脸,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抚了抚他后脑勺的短发,“还不是怪你自己,心术不正,老不正经。”

    “我要真是心术不正,你以为凭你那点聪明能躲得过去?”徐长洋在她背上拍了一巴掌,恼道。

    夏云舒轻怔,等明白过来时,眼眸里多了抹蜜意。

    徐长洋松了齿关,叹了声,“去吧。”

    夏云舒点头。

    徐长洋直接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将夏云舒从他腿上抱放了下去。

    夏云舒双脚沾地时,还觉得有些飘。

    伸手揉了揉通红的耳根,夏云舒深呼吸一口,才抓着书包朝校门口跑了去。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跑进校门口,薄唇轻翘,发动车子离开。

    而就在徐长洋的车驶出的一刻,一道女人身影缓缓从一颗大树后走了出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