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74章 夏夏,我踹门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睫毛便是一颤,咬牙倔强盯着夏镇候。

    “夏云舒,你太不像话了!”夏镇候铁青着脸指着夏云舒痛批道。

    夏云舒抬着下巴,漠然冷笑。

    夏镇候大口喘气,双眼喷着火死死盯着夏云舒,“你去看看别人家的女儿,有像你这么对待自己的父亲的么?我已经足够容忍你,你最好别太过分!”

    话到此。

    夏云舒已经完全没有继续跟他争辩的心情。

    她猛地捏紧手,又蓦地松开,从沙发里站起,什么都没,大步朝书房门口走。

    “夏云舒,你给我站住!”

    夏镇候侧身瞪着夏云舒恼怒低吼。

    夏云舒没有理会他,打开门离开了。

    “你个不孝女!”

    走出书房的夏云舒听到这话,已是萧冷的双瞳又蒙上了一层寒冰。

    坐在客厅沙发的余素华看到从楼上往下走的夏云舒,禁不住讥笑道,“夏云舒,你真能耐!你爸爸疼爱你,所以给你买了车。你不感激也罢了,还把他气成那样……我很好奇,你知不知道孝道两个字怎么写啊?”

    夏云舒走下楼,没看余素华一眼,直直朝自己的房间走。

    余素华眯眼盯着夏云舒的背,满腔的不快和愤怒就这么散了。

    余素华挑唇笑,起身朝楼上书房望了眼,便到别墅外陪夏阳夏朵去了。

    ……

    夜里,十点过。

    星辰娱乐会所,预留的503号包房。

    麻将室。

    徐长洋,翟司默,闻青城以及楚郁先到,已经搓上了。

    战廷深最后才到,几人轮换。

    “怎么没把相思带来?我还给她准备了压岁钱呢。”翟司默边打边。

    战廷深垂眸看着面前的牌,“给我也一样。”

    翟司默翻白眼,“你都有钱成这样了,这点也贪?”

    战廷深轻扯唇。

    “话,我给云舒也备了。”翟司默“雨露均沾”,看了眼端方坐着,沉静看牌的徐长洋道。

    徐长洋淡淡颔首,“你有心了。”

    “切~”翟司默嗤,瞄徐长洋,“老徐,我早就想问你了,你上次把人姑娘拐到淮省,没做坏事吧?”

    听到这话。

    战廷深几人都朝徐长洋望了眼,很显然几只对此都相当感兴趣。

    徐长洋皱眉扫了眼四人,轻启薄唇,“关你们屁事!”

    战廷深扬眉。

    闻青城掩了下唇。

    楚郁挑高右眉,似笑非笑看着徐长洋。

    翟司默吃惊的盯着徐长洋,“老徐,你刚是爆粗口了么?”

    “出牌!”徐长洋。

    翟司默胡乱出了一张,“老徐……”

    “胡了!清一色。拿钱!”

    翟司默话还没完呢,徐长洋一把把牌推了,眯眼盯着他。

    翟司默,“……”

    “有意思!”

    楚郁摸着下巴,盯着翟司默幸灾乐祸。

    闻青城和战廷深眼带浅笑看着翟司默。

    翟司默吸口气,嘟囔着乖乖把毛爷爷数给徐长洋。

    徐长洋接过时,翟司默不放心道,“你再数数,别给多了。”

    “抠死你!”楚郁笑哼。

    翟司默一脸的无所谓,“你们四个都是有钱人,我是穷人,你们不懂!”

    楚郁摇摇头。

    几人搓麻将的规矩是赢的下。

    战廷深四人打牌时,徐长洋就站在闻青城身后抽烟。

    那烟一股股的从闻青城脑袋上方飘下,引得闻青城蹙紧了眉,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

    “呵……”楚郁就笑,但也不开口一下徐长洋。

    总归他熏的又不是他!

    翟司默也乐坏了,出一张牌就盯着闻青城笑一阵,也不开口。

    战廷深薄唇微微勾扯着,默默的看自己的牌。

    其实也不是他们四儿不。

    而是他们都看出徐长洋的情绪不对劲。嗯,他很少有不对劲。

    所以他现在这一不对劲起来,战廷深几人还挺重视的,咳咳,嗯,挺重视的!

    “胡!”

    闻青城胡了一个胡便把牌推了,赶紧给徐长洋让位,步履匆匆的朝洗手间“消毒”去了。

    徐长洋睨见,顿了顿,抿唇把手里的烟掐了。

    四人重开了一局,拿牌的时候,战廷深语调清淡,“现在的孩子,自尊心强,犟!”

    徐长洋眼波微晃,盯战廷深。

    “不能太顺着,也不能逆着。”战廷深道。

    徐长洋眯眼。

    战廷深抬眸看徐长洋,“该你出了。”

    徐长洋皱眉,低头扫了眼面前的牌,拿出一张出了。

    “特别喜欢讲道理。”战廷深。

    讲道理?

    徐长洋目光微微凝住。

    这时,闻青城从洗手间“消毒”出来了。

    徐长洋眼廓轻缩,看向闻青城,“青城,你来。”

    闻青城等人都看着他。

    徐长洋起身,对几人清然笑了下,“下次再陪你们打,走了。”

    “我靠老徐,好的决战到天亮呢?”翟司默瞪大眼。

    徐长洋拿起大衣,边朝门口走边,“下次陪你。”

    战廷深四人看着徐长洋走出麻将室,随即几人互相看了眼。

    闻青城坐到徐长洋的位置,看了眼面前的牌,长眉便禁不住一挑,三个杠子这么好的牌也等不及打完就走,是有多急?

    “廷深,你刚是在给长洋出主意么?”楚郁想不通,好笑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一副“不然呢”的自信表情看楚郁。

    楚郁暗自发笑。就是单纯觉得很搞笑。

    默想:就聂相思一闹他就什么办法都没有的状况,他到底哪来的自信给别人出主意?

    “哈哈……”

    楚郁越想越想乐,最后索性不憋,直接笑出声了,“有意思,真有意思,哈哈……”

    闻青城和翟司默都瞥了眼楚郁,这货是间歇性癫狂症发作了吧?

    战廷深抿唇,幽幽盯楚郁,凭他的智商当然知道楚郁是在“嘲笑”他。

    “想三缺一就直!”战廷深认真道。

    “别,别,三缺一什么的最吓人了!宝宝怕!”楚郁混不吝看战廷深。

    战廷深拧眉,决定不跟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楚某人一般计较!

    ……

    晚上十一点半左右。

    夏云舒洗了澡从浴室出来,坐在课业桌前的椅子上吹头发。

    吹头发的过程不经意扫到了放在桌上的车钥匙。

    夏云舒双眼定在那把车钥匙上。

    她知道,夏镇候之所以突然兴起给她买车,是因为他以为她和徐长洋去淮省那次便越了线。

    生米煮成熟饭,那么她和徐长洋的事就算是板上钉钉,成了。

    她和徐长洋在一起,就意味着徐长洋会出巨资帮助夏氏渡过难关,他的危机也就解除。

    只是夏镇候算盘打错了。

    她和徐长洋并没有越线,而她也没有决定就这么跟徐长洋在一起。

    这算什么呢?

    如果因为需要他的帮助才跟他在一起,他们之间便只是一场交易。

    这样的开始,令夏云舒排斥,甚至有些厌恶!

    叩叩……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将夏云舒的思绪拉了回来。

    夏云舒关了电吹风。

    叩叩……

    夏云舒看过去。

    她知道汪珮在十点左右就休息了,所以敲门的肯定不是汪珮。

    因此,夏云舒没有出声。

    “夏夏,我知道声音了,知道你没睡,开门!”

    清冽温柔的男声隔着门板就这么飘了进来。

    夏云舒愣住了,眼眸睁大盯着房门。

    她,她没听错吧?是……他?

    “夏夏,你再不开门,那我就要采取措施了。”男人。

    这下夏云舒听清了。

    的确是他……

    夏云舒一只手轻摁在自己的左心口,张着唇呼吸,看着房门。

    今天是大年三十,除夕夜,而且马上就要跨年的时间,他,来了?

    “我想我要是现在把门踹开,你父亲也不会什么的吧?”

    徐长洋道。

    夏云舒,“……”

    “夏夏,我数三声,你若再不给我开门,我就只好踹了!”徐长洋严肃。

    夏云舒抽抽嘴角,暗骂:无赖!

    “一……”

    夏云舒心跳加快,不自觉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二……”

    夏云舒头皮发紧,快步走了过去。

    “三……”

    刷——

    夏云舒飞快伸手拧开了门。

    而她刚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徐长洋微微抬起的脚。

    夏云舒太阳穴两边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

    所以,如果她真的不打开门,他还真就踹了是吧?

    看到鲜活出现在他面前的夏云舒,徐长洋禁不住长吸了口气,清眸深深盯着她,慢慢笑开,“开了。”

    夏云舒瞪他。

    徐长洋仍是深深看着她,那样的专注,仿佛浩瀚天地间,他那双眼睛,只能看到她。

    夏云舒眼神开始闪烁,掐着手心逼自己冷静,瞄了眼走廊一侧,见没人,才愠愠的盯徐长洋,“谁让你进来的?你这是擅闯民宅!”

    徐长洋就那么盯着她,温柔笑着慢慢朝她逼近,“是你父亲亲自迎接我进来的,不算私闯民宅。”

    夏云舒一张脸不争气的涨红,心跳快得她害怕,随着他的靠近,双脚不自觉的往后退。

    徐长洋进了门,反手就把门关上,落了锁。

    夏云舒听见落锁的声音,眼皮激跳,惊慌瞪徐长洋,“你,你干什么?谁让你进,进我房间的,出,出去!”

    徐长洋从一看到夏云舒,视线便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那种目光直接深沉的冲击,根本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招架得住的。

    夏云舒喘息,手足无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