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64章 温暖、害羞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凭什么?我凭什么要道歉?”

    余素华瞪着夏镇候,拒不道歉。

    其实这样的结果,也在夏云舒意料之中。

    夏云舒对余素华而言,就像是赵婷姗的缩影,对夏云舒低头,就相当于对赵婷姗低头。

    赵婷姗还活着的时候,她都没对她低过头。

    现在赵婷姗死了,她更不可能对她低头!

    正如夏云舒恨余素华和夏镇候般,余素华也同样痛恨着赵婷姗。

    因为是赵婷姗让她认清,她深深爱着的男人,可以为了金钱地位而抛弃她!

    虽然赵婷姗与夏镇候结婚不过三年。

    但那三年,却是余素华最痛苦最不愿回首的三年!

    “凭什么?你捏造了那么多不实的话,对辈一口一个心理阴暗,一口一个恶毒刻薄,你还有理了?”夏镇候怒指着余素华,吼道。

    多惊险啊!

    他还以为,与徐家的婚事就要泡汤了!

    他看,他就是平时太纵着这个女人了,才造成她现在这般不分轻重肆意妄为!

    余素华眼泪挂在眼角,还是死死盯着夏镇候,“我的都是事实,她夏云舒就是如此!我不道歉,绝不!”

    “你……夏镇候猛地抬起手。

    爸爸,你要打妈妈么?“

    夏镇候手刚扬起,一道怯生生的声音适时响起。

    闻声。

    餐厅内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怔,朝餐厅门口看去。

    夏朵还穿着粉白色的睡意,光着脚丫子站在门口,脸煞白看着夏镇候。

    “姐。”汪珮提气,她竟然都没察觉到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夏云舒看到夏朵,嘴唇便轻轻抿住了。

    夏朵瞪着大眼睛,脸颤抖着,从夏镇候身上一一看过去,最终落到夏云舒身上。

    夏云舒盯着夏朵,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姐姐,我代替妈妈给你道歉好不好?你别让爸爸打妈妈了行么?”

    夏朵一把嗓抖得不像样,声音的。

    夏云舒喉咙滑动,硬生生把视线撇开了。

    “姐姐……”

    “朵儿,朵儿……”

    余素华冲向夏朵,一把把夏朵抱进怀里,另一只手揉着夏朵苍白的脸,哽咽,“不需要。妈妈不需要朵儿替我道歉,妈妈没做错什么,不需要道歉!”

    夏朵盯着余素华看了会儿,随即伸手胳膊抱住她的脖子,脸轻搁在余素华肩上,大眼直直看着夏云舒。

    汪珮看着抱着彼此的余素华和夏朵,恍惚看到了当年的赵婷姗和夏云舒。

    只是情境到底是不同的。

    因为当初的赵婷姗和夏云舒,是苦苦哀求夏镇候不要撇下她们母女,去找他所谓的真爱,余素华。

    何其讽刺啊!

    明明是夏镇候极尽手段骗取了赵婷姗的感情,赵婷姗方才同意和他结婚。

    可婚后,夏镇候却倒打一耙,怪罪赵婷姗拆散了他和余素华,因此厌恶冷落于她!

    赵婷姗是赵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姐,从顺风顺水,几乎没有受过委屈。

    嫁给夏镇候不过短短三年,却蹉跎得仿佛尝尽了一生的苦头和委屈,最终郁郁而终。

    赵婷姗和夏镇候的这段婚姻是不幸的,甚至可以是灾难。

    因为这段婚姻,赵婷姗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想到赵婷姗。

    汪珮便暗自叹息了声,抬眸看向徐长洋。

    她在想。

    夏云舒若是与徐长洋结婚了,是幸,还是不幸?

    察觉到投到他身上的目光。

    徐长洋眼廓轻缩,看了过来。

    视线与汪珮的目光对接上的一瞬,汪珮便匆匆移开了。

    但汪珮眼里浮现的复杂和忧虑,没有逃过徐长洋的眼睛。

    徐长洋抿了口薄唇,慢慢收回了视线。

    就在这时,他感觉手被往下拽了把。

    徐长洋凝目,低眸看向他握着夏云舒手的那只手背上多出的手。

    “你开车来的吧?”夏云舒。

    徐长洋睫毛快速掩了下,旋即抬眼看着夏云舒,“嗯。”

    “我要去一个地方,你能不能送我去?”夏云舒完,贝齿微微咬住了下嘴唇。

    徐长洋眼眸轻闪,似不经意瞥了眼余素华和夏朵,道,“好。”

    ……

    徐长洋和夏云舒前脚离开别墅,后脚余素华便叫夏镇候扯去了二楼书房。

    一到书房。

    夏镇候猛地将余素华往沙发上一扔,厉声道,“余素华,你丢人现眼!”

    余素华狼狈的从沙发里爬起,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夏镇候,满脸不甘和愤恨,“就算是丢人现眼,我也要揭露夏云舒的真面目!”

    “愚蠢!”夏镇候指着余素华大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自从我告诉你徐长洋喜欢上云舒,想跟她发展,你心里就已经不痛快不爽了吧?我看从那时候开始,你就琢磨着破坏了吧!你这个女人,居心叵测!”

    被戳中心事,余素华双眼心虚的闪了闪,绷着唇没话。

    夏镇候见她默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破口骂道,“头发长见识短的蠢货!“

    “……”余素华脸抽动,不服气的盯着夏镇候。

    夏镇候叉着腰,在书房里暴躁的来回走动,“你以为你只是阻挠云舒嫁进豪门的好事么?我告诉你,云舒若是和徐长洋成不了,我们一家就等着睡大街吧!”

    余素华怔了,看着夏镇候,“什么,什么意思?”

    夏镇候瞥她一眼,冷笑,“夏氏出事,你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么?”

    余素华脸白了白,盯着夏镇候看了会儿。

    反应过来,余素华吸着气几步走到夏镇候面前,握住他的胳膊,紧张道,“镇,镇候,是真的?夏氏真的出事了?”

    “不然呢?”夏镇候甩开余素华的手,“如果不是夏氏出事,我用得着这么上赶着把云舒推给徐长洋么?”

    余素华傻了,“我以为你是骗夏云舒,所以才公司出事了。”

    夏镇候阴鸷盯着余素华,严正道,“我告诉你,这次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让云舒答应跟徐长洋在一起。否则,夏氏不仅会破产,而且还会背负巨额的债务,更甚至,会坐牢。”

    “……”余素华脸色惨白,一颗心凉得透透的。

    ……

    车内,气氛微妙。

    夏云舒背贴着椅背,脸对着车窗,嘴唇浅浅抿合着,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抠着牛仔裤。

    徐长洋从后视镜瞥了眼夏云舒,清眸微微眯着,声线如常,“去哪儿?”

    “先,先去吃早餐吧。”夏云舒快速看了眼徐长洋,看着车窗外。

    徐长洋没什么,开车到一家出名的早餐店。

    到了早餐店,服务员送上早餐单。

    徐长洋挑眉,看着夏云舒,“你点吧。”

    “你早餐不是也没吃。”夏云舒声。

    徐长洋目光霎时凝了凝,盯着夏云舒。

    这丫头不会是看他没吃早餐,所以才提出先吃早餐的吧?

    夏云舒见他盯着自己,耳根飞烫,低低垂着绵密的长睫毛,轻噘嘴,“别想太多,我不是因为你没吃早餐才要吃的。“

    “呵……”

    徐长洋听话,没控制住,清清笑了声。

    夏云舒羞恼皱眉,挑起眼皮看徐长洋,眼神里的潜台词是: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她本来就……不是因为他没吃才要吃的!

    徐长洋倒也没跟夏云舒客气,接过早餐单点单,“你这么关心我,我当然不能辜负你的心意。所以我会多点一些,多吃点!”

    “我了不是因为你!”夏云舒面红耳赤。

    徐长洋柔柔睨她一眼,轻轻笑。

    点完餐把餐单还给服务员时,才眯着眼睛含笑看着夏云舒,缓声,“现在的情境让我想起一句俗语:此地无银三百两。”

    夏云舒脸红得跟包公似的,还死鸭子嘴硬,“我也想到一个成语:自作多情!”

    “哈。”徐长洋朗笑凑近夏云舒,双手捧起夏云舒的脸轻轻搓。

    夏云舒微僵,就近愣愣望着徐长洋笑弯的眼睛,喉咙紧张的缓慢咽动,一颗心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她看着这样的徐长洋,脑海里不由自主浮出两个字:美好!

    ——美好得让她觉得温暖、害羞!

    ……

    在一阵粉色泡泡中吃完早餐,徐长洋结账,牵着夏云舒从早餐店出来,“去哪儿?”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抓着她手的大手,低声回,“胡杨街。”

    徐长洋低头看她一眼,没有细问,而是,“还疼么?”

    “嗯?”夏云舒不解。

    “肚子。”徐长洋问。

    夏云舒眨眨眼,摇头,“不疼。”

    在银座ktv被踹的那一脚挺重的,所以尽管住了一个礼拜的院,但时不时还是觉得有点疼。

    不过这点疼,对她来不算什么,在她能承受的范围。

    徐长洋看了她几秒,没什么。

    ……

    到达胡杨街,夏云舒让徐长洋在路边停了。

    夏云舒自己解开安全带后,徐长洋已经下车走到副驾座替她打开了车门。

    看着伸到她面前的那只大手,夏云舒轻提口气,才把手放到他手里,由他牵着下了车。

    双脚刚从车里落到地面,一道惊疑高亢的男声突地从前飘了过来,“云舒……“

    夏云舒愣了下,视线从徐长洋身侧投向前方。

    当看到站在街道不远前的顾然哲时,夏云舒眉心跳了跳,一下把手从徐长洋手里抽了出来。

    徐长洋轻怔,随即一张脸,猛地黑沉了下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