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63章 徐叔叔,手该松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看过去,一张脸绷到极点,被徐长洋扣住的那只手,因为太过用力的攥紧,骨节发白。

    徐长洋看着她赤红染怒的双眼,长眉轻锁。

    夏云舒叫徐长洋按住没能起身,但她扔三明治的动作,夏镇候余素华以及汪珮都注意到了。

    夏镇候压着粗重的呼吸,沉着眉看着夏云舒。

    汪珮则一脸的心疼和难过。

    而余素华见此,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盯着夏云舒嘲讽笑起来,“原形毕露了吧?徐先生,您都看到她脾气有多暴多差了吧?在场的可都是她的长辈,她却丝毫不放在眼底,动不动就摔东西。别要她知礼,就是最基本的尊重长辈孝顺长辈都做不到。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您?”

    夏镇候听到余素华的话,蓦地闭上双眼,俨然已经自暴自弃了。

    汪珮盯着夏云舒,眼泪直掉。

    夏云舒冷呲牙,双瞳玄寒盯向余素华,“你就这么怕夏镇候不要你么?你们俩不是真爱么?你至于草木皆兵么?还是,你也知道,你跟他的事业和钱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余素华脸色微变,眯紧眼,恨恨看着夏云舒,“我真不明白,你年纪心怎么就这么黑这么狠,那张嘴,怎么就那么刻薄狠毒?夏云舒,就算你瞧不上我,但夏阳和夏朵总也是你的弟弟和妹妹,你借此让镇候跟我离婚把我赶出夏家,就是要害夏阳和夏朵没有母亲的陪伴!难道你的目的,就是要彻底拆散我们这个家,毁掉我们这个家么?你真是不可理喻!“

    “你对了。我就是看不惯夏阳和夏朵有母亲,所以千方百计想分开你们。我就是看不了你们一家人整天在我面前秀和谐秀和睦,所以如果有办法能拆散你们,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做!”

    夏云舒在这番话时,尤其冷静,一张脸跟裹了一层寒冰般冷酷无情,“凭什么呢?我才三岁就被你和夏镇候害得没了母亲的陪伴。而夏阳十五岁,夏朵也五岁了,他们凭什么还能每天见到自己的母亲,享受着母爱。不公平不是么?我恨啊,恨极了。所以我背地里就阴暗的想啊,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你赶出夏家,让夏阳和夏朵也体会体会没妈的孩子是什么滋味?”

    “舒,你在胡些什么?”汪珮心痛的看着夏云舒,“你根本就没这么想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孩子,你为什么呀?”

    夏云舒吸气,像个勇士抬起下巴,将殷红的双眼转向徐长洋,嘴角冷勾,“只要有人能帮我实现我这个心理阴暗的人阴暗的愿望,无论是谁,无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徐长洋盯着夏云舒,眼眸里的情绪被他眼里的波涛冲得七零八碎,心尖微微揪着。

    “夏云舒,你无可救药了!你精神有问题你知道么?你就是个神经病!”余素华指着夏云舒厉斥道。

    夏云舒眨眨眼,双眼慢慢从徐长洋脸上移开,看向余素华。

    这时候,这个昔日里无所不用其极勾引她的父亲,害她母亲伤心欲绝,病重无心治疗,不到三十岁便撒手人寰的三。

    今天反倒一副高高在上,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谴责她批斗她。

    夏云舒忽然觉得很讽刺,很想笑。

    而她确实也笑了,随着这一声笑,夏云舒整个人好似在一瞬间也平静了下来。

    她看着余素华,“你知道我有神经病就好。以后离我远远的,别惹我,毕竟这个社会对神经病总是宽容些,神经病杀个人纵个火不用负法律责任。我个人很喜欢这一点。”

    “你……”

    “好了,早餐是不能好好吃了,你们随意。”

    夏云舒懒散的打断余素华的话,就要起身离开餐厅。

    可手依旧被徐长洋的大手抓着,夏云舒从位置上离开,整个人也不得不微微勾着,看着徐长洋,对他笑得甜美,“徐叔叔,手该松了。”

    余素华目光微颤,盯着徐长洋抓着夏云舒的手,嘴唇随之抿着。

    夏镇候和汪珮的视线也都落在了徐长洋身上。

    徐长洋只盯着夏云舒,不声不响,也不撒手。

    夏云舒等了几秒,见徐长洋始终不一言不发,抿抿嘴唇看着他,“不会吧徐叔叔,您可是赫赫有名的徐家人,将来不久又一个徐老板,您不会这么想不开,对我这种心里阴暗的神经病眷念不舍吧?或者徐叔叔您有特殊的癖好,就喜欢神经病?“

    “嗯。”徐长洋就回了个单音节。

    夏云舒顿住,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定格,清亮的眼眸露出一种类似迷蒙的情绪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垂垂眼,旋即从位置上站起,大手紧紧握着夏云舒被他握了这么久仍旧冰凉的手,望向都有些怔住的三人,”今天过来,让我对夏夏有了更深的了解。我发现我对她已经,喜欢得不得了了。“

    what?

    包括夏云舒本人,余素华夏镇候以及汪珮盯着徐长洋的双眼,无不是匪夷所思和惊诧。

    喜欢就喜欢吧?

    还喜欢得不得了?那是有多喜欢?

    徐长洋挑挑眉毛,看着脸上表情精彩的余素华,“这还得感谢夏太太。”

    余素华锁着眉毛,眼底的情绪不忿,“我?”

    “嗯。”徐长洋眯眯眼,浅浅看了眼身边的夏云舒,,“其实我刚开始对夏夏也只是有些好感,并非非她不可。但今天来这一趟,发现夏夏完全符合我心目中对未来伴侣的要求。”

    余素华抽动嘴角,讽刺的笑,“徐先生这话怎么?难不成徐先生就喜欢心里阴暗的?”

    “可以这么。”徐长洋道。

    余素华,“……”气得都想笑了!

    夏镇候和汪珮也都惊奇的盯着徐长洋。

    心里想的都是,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吧?

    夏云舒额头划出三根黑线:这位爷口味真重!

    “我仔细想了想夏太太方才夏夏的几点。心里阴暗,恶毒,刻薄,狠。您巧不巧,我对我未来妻子在性格方面的要求,就是如此。再后来,夏太太又,夏夏有神经病。嗯,这下就完美了。我未来的妻子是必须有神经病的,没有神经病坚决不能要!”徐长洋神态要多认真有多认真,得夏云舒都快信他就是喜欢神经病了!

    徐长洋完。

    房间一片寂静。

    谁都没有要开口点什么的打算。

    徐长洋顿了顿,颇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惆怅,蹙眉看余素华道,“夏太太不打算点什么么?”

    “……”她现在憋了一肚子的瘴气。

    听到徐长洋的话,余素华板着脸,只掀起眼皮看了眼徐长洋,没吱声。

    “夏太太可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徐长洋见此,长眉又是一扬,突然转开话题。

    余素华微怔,抬眼看着徐长洋,“……徐先生难道不是律师么?”

    徐长洋眯眼,笑了下,“原来夏太太是知道的。”

    余素华不解的望着徐长洋。

    不止余素华,夏云舒三人也都奇怪的看着徐长洋。

    “夏太太刚才当着一个律师的面,公然诽谤诬陷他人,人身攻击他人,言辞恶劣,嘴脸相当难看!”徐长洋声线蓦地拔高,清眸隐隐藏着锐利的盯着余素华。

    余素华一震,“徐先生……”

    “夏夏,我愿意当你终生的免费律师。”

    徐长洋不给余素华开口的机会,垂眸温和看着怔忪的夏云舒,低声。

    夏云舒眨眼,“啊?”

    她有些懵。

    徐长洋和煦扯唇,“你现在就可以行使你的权利。所以,你要起诉这个诬陷你诽谤你攻击你的人么?”

    “徐先生,你什么意思?”

    夏云舒还没回话呢,余素华就急了,还有些没缓过来般瞪着徐长洋道。

    徐长洋眼角冷冷捎带了眼余素华,看着夏云舒,“这是对你的名誉损害和人格侵害,你有权叫她赔礼道歉并且赔偿你的损失。”

    余素华瞪大眼,脸都憋得青紫了。

    夏镇候也是微皱眉。

    事情发展到此,汪珮也看出来徐长洋没有相信余素华的话,并且始终是站在夏云舒这边的,是以她整颗心都落了下来,并且对徐长洋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

    夏云舒盯着徐长洋的眼睛,好几秒过去,她才轻吸口气,转眼去看余素华,“如果你肯道歉,那这件事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索要精神损失费了。”

    “夏云舒,你自己刚刚也承认了,你就是那样!所以我的都是事实,根本就不是诽谤诬陷!”余素华大声道。

    “夏夏承认了么?我怎么不记得?伯父,你听到夏夏承认了么?”徐长洋嘴角微勾,轻然看着夏镇候。

    余素华提气,回头看着夏镇候,“镇候,你听到了对么?夏云舒她自己也承认了,她就是心理阴暗就是卑鄙!”

    夏镇候蹙眉看了眼余素华,犹豫都没犹豫,,“我什么都没听见!”

    夏镇候倒不全是因为徐长洋的原因,所以才睁着眼瞎话。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恼怒余素华不顾他的警告,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夏镇候!“余素华听到夏镇候这样,都疯了。

    夏镇候眯眼,脸上的表情坚硬冷厉,“给云舒道歉!”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