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59章 徐叔叔,咱们这样不雅观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从洗手间回来,徐长洋已经拿着她的书包和外套站在包房门口等她。

    夏云舒怔了下,“徐叔叔,你吃好了?”

    “过来。”徐长洋。

    夏云舒走到他面前。

    徐长洋抖开大衣,披到夏云舒肩上,“手。”

    夏云舒脸微热,长黑的睫毛轻轻闪,乖乖的把两只手臂穿进了衣袖里。

    这时,她才听徐长洋,“被你恶心到了,吃不下。”

    “噗呲。”

    夏云舒一下就被逗笑了,杏眸里泛着光看徐长洋,“什么呀,难不成你们有钱人不上厕所么?”

    徐长洋嘴角微翘,腾出的大手握住夏云舒的一只手,牵着她朝餐厅外走。

    夏云舒快速瞄了眼他包裹着她手的大手,抿抿唇,从下往上看他,“你你这么牵着我,别人会不会以为你是我爸爸?”

    徐长洋立时恨恨瞪了眼夏云舒,一把丢开了她的手。

    “哈哈哈……”夏云舒又笑了,特别开心。

    徐长洋黑着脸,拎着她的书包大步向前走。

    夏云舒笑颠颠的跑着跟在他身后,“徐叔叔,要不我认你当我干爸爸吧?”

    “滚!”

    “哈哈~~”

    ……

    从餐厅出来,夏云舒还乐个没完。

    徐长洋压着长眉,拉开副驾座的车门,远远的把夏云舒的书包扔到了后车座上,偏身冷冷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笑嘻嘻的,步伐轻盈跳过去,正要弯身上车,胳膊肘却突地被从后拽了把。

    紧跟着副驾座的车门被摔上,而她也被“甩”到车身上,一团黑影顺时从上压了下去。

    夏云舒吓得脸登时变了个颜色,木呆呆的看着悬在她脸上的,那张阴绿绿的俊脸,呼吸压得很低很低。

    徐长洋一手擒握着夏云舒的胳膊按在车身上,另一只手撑在夏云舒的颈侧,高大的身躯俯压在夏云舒面上,两人的下半身密不透风的紧贴着。

    “笑啊,怎么不笑了?”徐长洋眯眼盯着夏云舒,声音凉凉的。

    夏云舒忐忑咽动喉咙,出口的声音带着颤,且声得不能更声了,“徐叔叔,这里是酒店门口,很多人。被,被人认出你来,对你形象不好。”

    徐长洋都快笑了,冷哼,“这个时候难得你还在为我着想。”

    夏云舒嘴角抽了抽,视线回避他,“有,有话好好。咱们这样,不,不雅观。”

    “满十八了么?”徐长洋突然问。

    夏云舒愣了下,抬眼看他。

    当看到徐长洋眼底忽明忽灭的火光时,夏云舒心下便是狠狠跳了几下,后背紧跟着往后缩,望着徐长洋的双瞳也多了警惕和恐惧。

    徐长洋呼吸灼浓,静悄悄又深沉的盯着夏云舒年轻柔嫩的脸,昂臧的身形在不断的往下压。

    夏云舒太阳穴突突跳起来。

    因为她明显感觉到贴着她的这具身体传来的异变。

    夏云舒呼吸也粗了。

    看着徐长洋的眼眸除却警惕和恐惧,又增加了迷惘和无助。

    她不太懂这样的变化,但又仿佛是明白的。

    十八岁,对男女之间的事,多数都处在似懂非懂的阶段吧。

    “你在发抖。”徐长洋浓黑的眼眸掠过一闪而过的怜惜,撑在夏云舒颈侧的大手轻抚向夏云舒微微战抖的脸,温和凝着她,轻柔。

    “……徐叔叔,我们上车吧,好么?”夏云舒不敢动,也有些怕这会儿的徐长洋,大眼闪动着浅浅的水光,软软看着他。

    徐长洋盯着她,大掌捧着她的脸,半响,他的手从夏云舒的脸撤离,往上,揉了揉她的脑袋,便从她身上退开,没有再给夏云舒开车门,而是立刻,大步朝驾驶座走了去。

    那样子,倒像是担心夏云舒发现了什么般。

    夏云舒两条腿抖着,双手撑着车身站直,原本微微透着白的脸,却在这时红了个透。

    徐长洋坐上车,灼暗的眸光便从后视镜一瞬不瞬的看着夏云舒,但并没有开口催促夏云舒上车。

    夏云舒足足缓了一两分钟,方深深吐息了两口,转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安全带。”徐长洋柔声提醒。

    夏云舒睫毛轻颤了下,抿着唇,拉过安全带自己系上了。

    徐长洋垂眼看了眼某处,亦是深吸了口气,才发动车子往前。

    徐长洋和夏云舒在酒店门口起码耗了一刻钟,但她们谁都没有发现,停靠在徐长洋那辆宾利车后的,一辆宝蓝色车里的女人,也盯着她们足足看了一刻钟。脸上的表情从始至终充满了惊奇和不可置信。

    待徐长洋的车驶远,女人脸上露出匪夷所思的笑,赶紧拿出手机快速拨出了一个号码。

    “婧婧。”电话很快接听,传来女人漫不经心的声音。

    谭婧坐直身,道,“林霰,你猜我在兰品海鲜餐厅前看到了谁?”

    “谁啊?”林霰声音淡淡的。

    “我看到了徐长洋。”谭婧提气。

    “现在这个时间长洋去兰品吃晚餐不奇怪啊。”林霰道。

    “他跟一个女孩儿在一起。”谭婧加重了声音。

    林霰的声音消失了几秒,后笑,“他跟一个女孩儿在一起怎么了?长洋这个年纪,身边有女孩儿很正常。”

    谭婧皱眉,“那个女孩儿看着很年轻,身上穿着校服,像是高中生。”

    “高中生?不会是相思吧?”林霰笑笑。

    “聂姐我见过,不是她。”谭婧道,“林霰,你知道么?徐长洋还帮那个女孩拿书包,从餐厅一出来,就,就……”

    “……就什么?”

    “就把那个女人压在车身上……”谭婧压低了声音,“十几分钟呢。”

    林霰那边没了声音。

    谭婧没听到林霰的声音,双眼轻转了下,,“徐长洋这么多年一直对你痴情不悔,虽然有不少千金名媛都向他抛过橄榄球,但他都不为所动。所以这么些年,他身边也一直没有女人出现过,我一直觉得,他是放不下你,在为你守身如玉……”

    “婧婧,这样的话以后别了。”林霰从手机里传来的声音透着严肃。

    谭婧眉毛挑了下,“林霰,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是明白的,徐长洋这么多年不交女朋友,是因为你……”

    “婧婧!”林霰愠怒,“你再这样的话,我要生气了。”

    谭婧抿着唇,有些不太高兴,“好好好,我不了。今天啊,我也不该给你打电话,跟你这个事,是我多管闲事!”

    “……你也别这么。婧婧,我现在是卿窨的妻子。长洋和卿窨是兄弟,老友。你这样,实在是不合适。你明白么?”林霰软和了声音。

    谭婧叹了口,“林霰,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慕卿窨而不是徐长洋。慕卿窨固然优秀,可他……唉,我总觉得,你要是跟徐长洋那样的清雅君子在一块,一定会很幸福,他这么喜欢你,肯定舍不得让你受委屈。”

    “我跟长洋只是好朋友。”林霰只。

    “行,你你只把徐长洋当好朋友那就是好朋友吧,我不多什么了。我跟朋友约了吃饭,就不跟你多聊了。”谭婧道。

    “嗯。改天到我家来,我亲自下厨招待你。”

    谭婧笑了笑,“这还差不多。挂了。”

    “嗯。”

    谭婧挂了电话,便下车朝餐厅走了去。

    ……

    盛林别墅。客厅。

    林霰握着手机坐在沙发里,画得精致的双眉微微拢着,眼眸亦透着思考。

    慕卿窨杵着拐杖从二楼下来,身后跟着替他拿着大衣的鬼影。

    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林霰眼廓缩了缩,抬眼朝楼梯方向看去,“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慕卿窨眼光淡柔看着林霰,轻颔首,“有事。你早点休息。”

    林霰从沙发里站起,拧着眉,狐疑的盯着慕卿窨,“什么事啊?”

    慕卿窨走下楼梯,“公事。”

    “什么公事?”林霰眼眸掠过急躁,抓紧手机问他。

    慕卿窨深邃的双眼凝向林霰,很是耐心,“塍殷从泰国回来了,刚打来电话,有要事跟我汇报,让我去封园。”

    封园是慕卿窨的家宅,也是他的大本营。

    林霰咬唇,“他为什么不过来直接跟你汇报?”

    慕卿窨笑了下,“你忘了,你过不喜欢我把公事带到这边。”

    “……”林霰哑口。

    慕卿窨便也不再什么,朝门口走。

    林霰拽紧手,目光紧随着慕卿窨,“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么?”

    慕卿窨没答话,换了鞋便出去了。

    鬼影紧随其后,赶紧上前,把大衣披到慕卿窨身上。

    林霰红着眼看着慕卿窨和鬼影出去,听着别墅外传来的汽车发动的轰鸣声,林霰蓦然坐回沙发,含着泪,涩苦低笑。

    ……

    期末考结束,夏云舒拉着聂相思去放松嗨皮,不想去银座唱歌,差点没能活着出来。

    虽然逃过一劫,不过夏云舒却“光荣”负伤在医院里躺了一个礼拜。且这一个礼拜,徐长洋真跟她监护人似的,夏镇候这个亲生父亲没露过一面,他倒好,直接跟医院陪她住了一个礼拜。

    夏云舒表面上混不吝的,但在心里,还是记下了徐长洋的“救命之恩”。

    同时,也对徐长洋这个人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好吧,她是被他赶到银座救她时的阴鸷模样吓到了。

    夏云舒是那时才明白,这个表面温雅润和的男人,其实也是个狠角色。

    也因此,夏云舒只要想起自己之前在他面前的张狂态度,就一阵心悸。咳咳,当时她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