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58章 坏家伙!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走到女人对面的卡座坐下,双眼淡静看着女人,“林霰,你不该是这样。”

    林霰蓦地没了声音,头歪靠着椅背,眯着眼,丝丝醉意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无疑是好看的,气质清雅,气度宽宏,她几乎,从未见过他真正发怒的样子。嗯,刚才那个,不算。

    “走吧,送你回去。再不回去,卿窨该担心了。”徐长洋。

    “担心?”林霰轻吸着气淡淡笑,眼眶却闪现一汪水色,“我都快不记得上一次他担心我是什么时候了。”

    徐长洋轻蹙眉,“你是他的妻子,你自然是他现在最挂心的人。”

    “呵。”林霰伸手薅了薅自己的齐耳短发,用力呼吸,讽刺的笑,“长洋,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听到此处。

    徐长洋黑睫微掩,,“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林霰端起桌上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徐长洋看到,每间的折痕深了深。

    “服务员,再来一杯。”林霰喝完,掀起醉意朦胧的双眼,高声道。

    “够了。”徐长洋沉眉,看着林霰。

    林霰双眼嚼着丝丝缕缕的水光,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痛笑,盯着徐长洋,好一会儿,她吸了口气,,“长洋,我让你来是陪我喝酒,不是来管着我喝酒的。如果你是来管我的,那你走吧。”

    林霰完,服务员便将酒送了上来。

    林霰端起酒杯就往嘴里灌。

    徐长洋眼底掠过一抹沉,“你再这样,我只好给卿窨打电话。我没资格管你,你的丈夫总有资格吧。”

    “今晚别跟我提他行么?”林霰看着徐长洋,滑到眼眶的泪,欲落不落。

    “他是你丈夫。”徐长洋。

    林霰埋下头,一只手轻撑着额头,许久,她哑着嗓子,“长洋,你知道么?我最近总在想,如果当初我选择的是你,我会不会过得比现在容易些?”

    徐长洋双眼快速闪过什么,看着林霰,浅声道,“你醉了。”

    “……是呀,我醉了。我要是没醉,我怎么可能跟你这样的话?”林霰放下额头上撑着的手,抬头,望着徐长洋疲倦的笑。

    徐长洋轻抿唇。

    ……

    盛林别墅。

    盛林别墅是慕卿窨和林霰结婚的新房。

    徐长洋开车送林霰到盛林别墅前,电话通知了慕卿窨。是以,车子抵达别墅时,慕卿窨握着一柄银色的拐杖早已等候在别墅门前。

    徐长洋停下车,眸光幽深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对徐长洋轻颔首,杵着拐杖下台阶。

    徐长洋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走到后车座,打开车门,将醉倒在后车座的林霰扯扶了出来。

    慕卿窨看了眼林霰,没什么表情,对徐长洋道,“辛苦了。”

    徐长洋把林霰交给慕卿窨,转身上车时,“她喝了不少酒,给她喂点醒酒汤。”

    “我知道。”慕卿窨道。

    徐长洋没再什么,上车,系上安全带,开车走了。

    慕卿窨站在原地看着徐长洋的车子驶远,遂才将目光收回,低头看着怀里的林霰,眼眸里的情绪深讳不明,“鬼影……”

    “阿窨,你抱我进去。”

    林霰突地抱住慕卿窨的脖子,脸埋在他胸前,声线柔哑道。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的大块头鬼影杵在一边,尴尬的看着慕卿窨,等他的指令。

    慕卿窨微顿了顿,把手里的拐杖丢给鬼影,弯身把林霰抱了起来,跛着左腿朝别墅里走。

    “阿窨,我是你的谁?”林霰抱紧慕卿窨,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低低问他。

    慕卿窨低眸看她,停顿片刻,,“你是我的妻子。”

    “我对你,是不是最重要的人?”

    “你呢?”

    林霰从他怀里仰起头,露出她喝得绯红的脸,眯着眼,朦朦胧胧看着慕卿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

    慕卿窨没什么。

    林霰盯着他,忽然,“你放了她。“

    慕卿窨看着前方,面色从始至终都很坦然平静。

    林霰等了许久,都没等到他开口,她自嘲一下,黯然垂下眼睫,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阿窨,你置我于何地呢?”

    ……

    眨眼间就要期末考了,这段时间,夏云舒整副心思都在备考这块,倒没有多少心思想其他的。

    离考试还有三天。

    这天放学,夏云舒如常挎着包从学校出来,朝公交车站走。

    走到公交车站,夏云舒趁着排队,摸出耳机准备听听英语听力,一辆深灰色的宾利车却突然听到了她排队一侧的马路边。

    夏云舒眼珠子定了定。

    就见那辆车副驾座的车窗缓慢的滑了下来。

    滑到一般,夏云舒通过副驾座的车窗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

    霎时。

    夏云舒嗖的背过身去了。

    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

    怎么是他啊?他怎么,又来了?

    不是让他别来了么?

    而且,他近段时间都没来找她,她还以为他是突然发现他们确实不合适放弃了呢?

    “夏夏。”

    夏云舒脑子里正七想八想的,男人醇越的声音突地从后飘了过来。

    夏云舒闭闭眼,装死没听见。

    “夏夏,你再不理我,我就要下车抓你了。”男人轻笑。

    “……”你妹啊!

    夏云舒咬紧牙,干脆放弃排队,跑了。

    哔——

    哔哔——

    夏云舒跑啊跑啊跑,可无论她往哪儿拐,身后总有道喇叭追着她。

    夏云舒抓狂,猛地停下,扭头狠狠瞪向那辆车。

    车子随即在她边上停下。

    夏云舒咬牙切齿盯着驾驶座那张挂着悠闲恣意的脸,恨不得冲上去,啪啪就是两巴掌!

    什么人啊这是!?

    徐长洋浅笑看着她,“还跑么?”

    “你到底想干么?”夏云舒暴躁。

    徐长洋见此,笑得更舒朗,“你虽然跑出了很远,但也可能碰到认识你的同学,不如你先上车,我再慢慢告诉你,我想干什么。”

    夏云舒捏紧拳头,眼珠子情不自禁往四周转悠。

    他得不错。

    虽然她跑了很远,但到底离学校还是挺近的,要是叫认识的人看到她跟一个开豪车的男人纠纠缠缠,她铁定要被扣上傍大款的标签,她才不要!

    想着。

    夏云舒走了回去,去拉后车座的车门,不想,拉了几次都没拉开。

    “坐前面。”徐长洋在这时开口。

    夏云舒……忍!

    噔噔走到副驾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一坐定,夏云舒就道,“你要干么?”

    徐长洋瞥她一眼,倾身给她系上安全带,后拍拍她的头,“马上要考试了,我来给你加加油。”

    “……”谁要你加油啊?

    夏云舒无语的盯着他,“谢谢你啊。不过不用了。没别的事我走了。”

    夏云舒着就要去解安全带。

    可不等她解开,车子便向前滑了出去。

    夏云舒,“……”

    “这么多天不见,想我了么?”徐长洋无视夏云舒要吃人的眼神,清眸温柔看了眼夏云舒,扯唇。

    夏云舒一个白眼翻车顶上去了,“呵呵。”

    “严肃点!”徐长洋低哼。

    夏云舒撇嘴,“我又不是没事干。”

    徐长洋皱眉,从后视镜看夏云舒,薄唇微微抿直了,“那看来是我在你面前的出镜率不够高,所以我得争取到你面前多露露脸才行。省得你连想都不想起我这号人!”

    夏云舒把脸转向徐长洋,突然一反常态对他露出八颗笑牙。

    徐长洋长眉轻动,妮子又耍什么花样?

    “徐叔叔,我劝您还是别白费时间了,我对您这样的大叔真的没兴趣。“夏云舒笑眯眯。

    徐长洋凉哼,“徐叔叔?行,叫吧,从现在开始千万别改口。”

    夏云舒双眼缩了下,轻皱眉看着他,“我要是改口了呢?”

    徐长洋蓦地狞笑,“弄死你!”

    夏云舒脸一白,漂亮水润的杏眸瞪大,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眯紧眼,保持着那副摄人的寒凛模样。

    过了好一阵子,夏云舒才吸口气,心虚的眨着眼睛,哼哼从他身上转开了眼睛。

    ……

    徐长洋带夏云舒去兰品海鲜餐厅吃海鲜。

    徐长洋给夏云舒剥虾挑蟹肉,夏云舒刚开始很不习惯,但后来觉得这样也蛮爽的,毕竟她只要负责吃就好了,还不用自己动手。所以也就欣然接受了。

    吃到最后,夏云舒才假模假式,“徐叔叔,你别管我了,你也吃啊。”

    徐长洋,“……”

    夏云舒呵呵笑了两声,起身。

    “干么去?”徐长洋盯她一眼,那模样,跟他是夏云舒家长似的。

    “我……”

    夏云舒刚一个字,一对黑眼珠子忽地转了下,手摸向自己的肚子转圈圈,对徐长洋,“徐叔叔,你不会想知道我去干什么的。”

    徐长洋皱眉看着夏云舒,几秒后,赏了夏云舒两个字,“恶心!”

    “哈哈哈……”

    夏云舒被骂了,反倒哈哈笑起来,捂着肚子朝包房外走。

    夏云舒走出包房好远,徐长洋都还能听到她的笑声从外飘来。

    徐长洋看着门口,原本皱紧的眉头慢慢舒展开,紧抿着的嘴角也一点一点往上卷了起来,软哼,“坏家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