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53章 扫把星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镇候抿唇,略有不快看着夏云舒,“云舒,不管怎么,我是你爸爸。”

    “我你不是了么?”夏云舒盯着夏镇候,眼瞳里的讥嘲叫夏镇候心下更是不悦。

    夏镇候皱眉,“云舒,爸爸只是想跟你聊聊天,你对爸爸实在没必要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你这样让外人瞧见,还以为我是你仇人呢!”

    “聊聊天是么?”夏云舒轻吐气,望着夏镇候,“那行,聊吧。你想聊什么?”

    夏镇候看着夏云舒敷衍不耐的脸,脸也控制不住的绷着,“你是不是怪爸爸这些年忽略了你?”

    “没有期待过,怪从何起?”夏云舒低下头,漫不经心翻手里的英语范文本。

    夏镇候盯了眼夏云舒手里的范文,暗压着心头的怒火,沉着气,“爸爸是一家之主,肩膀上扛着咱们一家五口的生计,爸爸压力也很大。所以为了咱们一家人,爸爸平日工作忙了些,忽略到你的地方,你要给爸爸一点理解。”

    夏云舒没话。

    夏镇候眉头皱紧了,“云舒,你是爸爸第一个孩子,也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你从懂事,独立,坚强。这些爸爸都是看在眼里,欣慰在心里。爸爸逐渐老了,许多事开始力不从心。所以最近,爸爸总在想一件事。”

    夏云舒翻了页,盯着手里的范文看。

    “……”夏镇候很想将夏云舒手里的范文拽出扔掉,忍着,“你现在高三,过不了多久就要高考上大学。爸爸希望你报考商学院,学习金融和管理,等你毕业了,就到公司帮爸爸。到时候咱们父女同心,一定能把公司发展得更好。你呢?”

    夏云舒扯了扯嘴角,抬眼觑了眼夏镇候,“我啊,如果你是打算让我继承你的位置,把公司给我,那我倒是可以考虑报考商学院。你会让我继承公司么?”

    夏镇候,“……”登时语塞。

    夏云舒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冷笑,合上手里的范文本,盯着夏镇候,“我今天还要上学,就不陪您继续聊天了,我回去吃早餐了。”

    夏云舒完从夏镇候身侧错开,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镇候抿紧唇,侧身盯着夏云舒的背影,眯眼冷哼,“一个女流之辈,成天尽想些不切实际的,还想继承我的公司?我是没有儿子么?!”

    夏镇候哼唧完,双眼又眯紧了些,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

    夏云舒回到别墅,余素华夏阳和夏朵已经在餐厅吃早餐。

    看到三人,夏云舒睫毛闪了下,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刚换好衣服,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夏云舒抓过书包挎在肩上,走到门口打开门,“奶。”

    汪珮对她笑笑,把两个用白色塑料袋装着的包子和牛奶递给夏云舒,“带着路上吃。”

    “您吃了么?”夏云舒暂时没接,看着汪珮。

    汪珮点点头,“吃了。”

    “真的?”夏云舒问。

    汪珮笑,把袋子塞到夏云舒手里,“奶骗你干什么?”

    夏云舒抓着手里的早餐袋,单手抱住汪珮,,“奶,等我期末考完,我就去找兼职,挣钱了给你买好吃的。”

    “奶不要什么好吃的,你好好儿的就行。”汪珮道。

    “哟,大清早的演什么苦情戏呢?”

    一道尖酸的女声从前传来。

    汪珮忙轻推开夏云舒,紧张的看向站在走廊入口似笑非笑看着这边的余素华,颤颤道,“太太,您和姐少爷吃好了么?吃好了,我立刻过去收拾。”

    “可不敢劳您收拾,您可是老赵家的‘三朝元老’,大功臣,您那双手哪是干那种粗活的?”余素华这话貌似是给汪珮听的,可她话间,双眼却一直盯着夏云舒,眼神蔑然。

    汪珮抓着手,很无措,“我是夏家的佣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汪姨啊,您老了,让您整天干这些擦地打扫煮饭洗衣的活,我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再,汪姨您也该退休享清福了。要不我找个人回来替了您吧?省得您整天辛苦。”余素华笑眯眯盯着夏云舒道。

    “太太。”汪珮双眼猛地红了,央求看着余素华,沙哑道,“我不觉得辛苦,一点也不觉得辛苦。这些我都可以干,我都可以。您别找人替我。”

    “看您,都快哭了。”余素华竟是笑了声。

    汪珮低下头,整个身体都在抖。

    “呵呵。”

    一直没开口的夏云舒,突地连连冷笑出声。

    汪珮一怔,抬眼看向身畔的夏云舒。

    余素华脸上的笑瞬间僵住,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轻绷着唇眯眼冷盯着夏云舒,“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有人可笑。”夏云舒站到汪珮身前,双手微微抱在腹部,抬头看着余素华,“有些人贱性那是骨子里的,一朝得势就自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了,迫不及待就对旁人指指点点以彰显她了不起的身份。可实际呢,骨子里的臭味是喷多少香水都掩盖不了的,反而更让人觉得恶心!”

    “你什么意思?”余素华低哼。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慢慢体会去吧。”

    夏云舒话锋一转,声线蓦地变得凌冽,“你如果不是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最好对我奶客气些!我跟我奶不一样,我这个人记仇,有仇必报!你要是不信邪,大可试试,看我能不能让你继续过你无忧无虑的富太太生活!“

    这就是夏云舒,爱憎分明,永远学不来虚与委蛇那一套。

    与其跟她一大堆以她的智商不一定明白的话,倒不如干脆直接的表达她的态度。管她张狂不张狂!

    “舒……”汪珮胆战心惊的从后拉了拉夏云舒的衣服。

    她何必跟她对着干呢?最后受罪的不还是她么?傻孩子!

    “哈!”

    余素华怒极反笑,叉着腰瞪着夏云舒,“反了,反了!夏云舒,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话的么?你的教养呢?”

    “面对你,教养这两个字就自动从我字典里消失了!”夏云舒呲笑。

    “舒,你少两句吧。就当奶求你了。”汪珮颤颤。

    夏云舒心头一痛,暗握紧双手,回身看着汪珮,伸手轻轻握她战栗的肩,“是她先挑的事。”

    汪珮哽了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夏云舒盯着汪珮难过的脸,用力咬了口下唇,再次出口的嗓音到底还是哑了分,“我去上学了。”

    “……嗯。”汪珮抬手堵住眼角往下滑的泪,勉力勾起笑看着夏云舒,“去吧,啊。”

    夏云舒点点头,抽回手,转身朝前走。

    余素华气得浑身发抖,看着夏云舒走近,就要伸手拽她,“夏……”

    “干什么?”

    余素华手还没碰到夏云舒,夏镇候低喝的声音便从门口掷了进来。

    余素华手一顿,随即一脸委屈的快步朝夏镇候走去,“镇候,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云舒她怎么我。她我……”

    “你给我闭嘴!”夏镇候不耐瞪她。

    余素华一吓,面上浮出更深的委屈,“镇候……”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到么?”夏镇候又喝了声。

    余素华喉咙一颤,脸上除了委屈,多了抹羞辱。

    这是夏镇候当着夏云舒的面儿,第一次这么吼她!

    夏阳和夏朵站在餐厅看着夏镇候和余素华。

    夏朵一脸的惶恐懵懂,而夏阳则皱紧眉,满眼的愤恨。

    对夏镇候突然不站在余素华这边帮她,反而凶她,夏云舒也是有些意外的,是以她往门口走的双腿也微微停顿了下来,蹙眉看着夏镇候和余素华。

    夏镇候板着脸,一脸的严肃,盯了眼余素华后,便朝二楼边走边,“云舒,你等爸爸一下,爸爸换身衣服,送你去学校。”

    余素华,夏阳夏朵刷的看向夏云舒。

    余素华满眼不忿不甘,咬牙,“镇候,你去送她,夏阳和夏朵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么?”夏镇候道。

    余素华有些失控,瞪向已经走到二楼的夏镇候,“可是你答应了今天要送夏阳和夏朵上学!”

    这回,夏镇候直接没理会余素华,直接走进了主卧。

    余素华极度不甘,眼眶都红了,咬牙切齿的狠瞪了眼夏云舒,便急急朝二楼走了去。

    夏云舒垂着眼皮,在原地站了两秒,没等夏镇候,直接挎着包出门了。

    夏阳见状,冷冷哼了声,“扫把星!”

    夏朵听话,抿着嘴,抬起脑袋瞪了眼夏阳,甩着高高的马尾走开了。

    夏阳瞥了眼夏朵,不客气道,“你个缺心眼的丫头片子!”

    “我不想跟你话!

    “你以为我想跟你?”

    “哼!”

    “……”

    ……

    蔚然高中。

    夏云舒到教室,就见学霸聂相思已经到了,正在埋头做题。

    夏云舒把书包放桌上,坐了下来,深呼吸了两口,才把书包从课桌上拿下,放到腿上,打开书包,把昨天带回去的书本和试卷往外拿。

    “喏。”聂相思抽空从课桌底下拿出一只卡通饭盒,放到夏云舒桌上,“我给你带的早餐,张阿姨亲手做的。”

    夏云舒看了眼那饭盒,啥也没,把空包塞到课桌里,默默打开饭盒抓起一只香芋包吃。

    聂相思做了会儿题,见夏云舒始终没开口话,纳闷的停下笔,去看夏云舒,“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真希望明天就高考!”夏云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